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古陂新田打勝仗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古陂新田打勝仗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16 06:0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光明日報記者 靳昊 徐丹鹿 王清彬 孫晶晶

  “十月裡來秋風涼﹐中央紅軍遠征忙。星夜渡過於都河﹐古陂新田打勝仗。”這是陸定一同志在紅軍長征突破敵人第一道封鎖線後寫下的戰鬥詩篇。

  詩中所寫的新田﹑古陂兩地﹐位於江西贛州信豐縣。6月15日上午﹐記者一行從信豐縣城出發﹐沿鄉間公路驅車近90分鐘﹐才趕到新田鎮百石村──一個山坳裡的小村莊﹐中央紅軍在此打響長征第一仗。

  圍岽嶺﹐一個百米多高的土山。當年敵軍挖下的500余米長的戰壕仍在﹐裡面長滿了灌木﹑雜草。長征路上中央紅軍犧牲的第一位師長──洪超烈士﹐就葬在山上。

  1934年10月20日﹐中央紅軍主力渡過於都河﹐時任紅三軍團第四師師長的洪超所部作為先頭部隊由贛縣向百石村挺進。百石村作為信豐與贛縣交界處的小圩場﹐是國民黨軍第一道封鎖線的前沿據點﹐由信豐“鏟共團”的一個中隊駐守。

  21日上午﹐紅軍摸索前進時被守敵發覺﹐遭到火力阻擊﹐戰鬥提前打響。紅四師第十團集中火力發起衝鋒﹐搶佔制高點﹐向敵人猛烈射擊。紅軍戰士冒著槍林彈雨﹐向敵人衝過去。守敵見勢不妙撤離戰壕﹐蜂擁躲進山下一個叫“萬人祠”的堡壘﹐陷入紅軍重圍。傍晚時分﹐紅軍用炮火將堡壘擊破﹐全殲不聽勸降的頑敵200餘人。至此﹐紅軍取得長征首戰的勝利。不幸的是﹐在前線指揮作戰的洪超被流彈擊中﹐生命定格在25歲。

  “那時祗知道犧牲的是紅軍將領﹐不知道這就是紅軍師長洪超。”今年已77歲的陳澤民告訴記者﹐當年正是他的父親陳觀音幫助紅軍戰士把洪超烈士掩埋了起來。從此﹐每逢清明﹑端午﹐陳觀音都會帶著孩子前來祭拜。後來﹐陳澤民當了村小學的校長﹐他每年又會帶著學生們前來掃墓。

  在百石村中央紅軍長征第一仗陳列室裡﹐保留著當年紅軍留下的紅纓槍頭﹑煤油罐﹑油紙傘和行軍用的火把簍等。其中﹐一盞精緻的馬燈尤為引人注目﹐玻璃燈罩厚實透明﹐鐵質燈架雖有些鏽跡﹐但其上的德文字母清晰可辨。這盞馬燈是當年紅軍戰士送給村民劉聲亮老人的。

  劉聲亮的兒子劉文生告訴記者﹐自己家的老宅就是當年百石戰鬥時紅三軍團的臨時指揮部。戰鬥結束後的兩天時間裡﹐村裡住下了很多紅軍戰士﹐他們對老百姓都非常和氣。劉文生說﹐當時父親劉聲亮祗有7歲﹐由於家裡窮﹐經常上山割松油點燈看書。“紅軍戰士看到父親聰明好學﹐就送給他一盞馬燈﹐希望能給這個家帶來光明。”如今﹐老宅仍然屹立不倒﹐“共產黨是工人農民的政黨”的紅軍標語依然可見。

  百石戰鬥後﹐中央紅軍還先後經過了金雞戰鬥﹑古陂戰鬥﹑安息戰鬥﹑贛縣王母渡戰鬥等。10月25日﹐中央紅軍主力順利渡過信豐河﹐突破敵人第一道封鎖線。

  劉文生說﹐父親一直珍藏著這盞馬燈。後來他捐出來﹐就是希望這盞馬燈能讓後人感受到中央紅軍長征第一仗的歷史功績﹐照亮我們一代代新的長征路。

  (光明日報贛州6月15日電)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16日 03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