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一件羊皮襖的故事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一件羊皮襖的故事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16 06: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光明日報記者 胡曉軍 光明日報通訊員 王怡嵐

  江西省于都縣的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館的館藏文物中﹐有一件厚重而破舊的羊皮襖。無數遊客曾在這件羊皮襖前駐足﹐閱讀一段感人的長征故事。

  這件皮襖﹐屬於已故老紅軍戰士曾廣華﹐曾陪伴他爬雪山﹑過草地﹐經歷槍林彈雨。老人在世時一直將它視若珍寶﹐老人去世後﹐這件羊皮襖傳給了子孫。2014年﹐老人的後人將它捐贈給了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館。

  6月11日﹐在於都縣銀坑鎮平安村﹐我們見到了曾廣華老人的兒子曾昭梁。在66歲的曾昭梁口中﹐羊皮襖的故事充滿了溫度﹔曾廣華偉大而平凡的一生所留給子孫的精神財富﹐也通過曾昭梁的講述﹐傳遞給了我們。

  曾廣華是于都縣銀坑鎮琵琶村人。1932年﹐28歲的他在於都縣的“擴紅”徵兵中踴躍報名﹐成為一名光榮的紅軍戰士。一次戰鬥中﹐由於表現出色﹐曾廣華獲得一件羊皮襖﹐藏青色的棉布內是厚厚的羊毛﹐胸前系著釦子。他將這件羊皮襖當作自己的功勛﹐十分珍惜。

  “過雪山時﹐羊皮襖救了父親的命。”曾昭梁回憶著父親告訴他的往事﹐“當時﹐他在夾金山腳下遇到一位老人﹐老人得知他要翻越夾金山﹐就叮囑他﹐夾金山是座雪山﹐越往上越寒冷刺骨。翻山一定要多帶衣服﹐在山上絕不能說不吉利的話﹐再累再冷也不能停下來。”

  雪山殘酷的環境挑戰著戰士們的極限﹐不斷有戰士陷入積雪中﹐有同伴伸手施救﹐也跟著陷進去。一路上﹐不斷有戰友倒下﹐永遠地留在雪山上。曾廣華裹緊他的羊皮襖﹐再悲痛﹑再疲憊也不悲觀﹑不停步﹐他最終翻越了雪山。

  長征結束後﹐曾廣華留在延安﹐參加過南泥灣開荒﹐之後還參加了遼瀋﹑平津戰役。1950年﹐在外從軍18年的曾廣華復員回到了家鄉于都。

  “以我父親的經歷﹐當時復員是可以要求安置工作的﹐但是他覺得自己沒什麼文化﹐身上又有傷病﹐於是主動提出回于都老家種田。”曾昭梁拿出了曾廣華當年填報的復員軍人登記表──在“本人對今後工作意見”一欄中﹐端端正正寫著“復員回家種田”。

  這份復員軍人登記表﹐和父親的復員軍人證明書﹑革命傷殘軍人證一起﹐是父親留給曾昭梁最寶貴的精神財富。“我的父親將整個青春奉獻給了革命﹐卻從來沒有向組織提過要求。他用實際行動教育我們要勤勞﹑本分﹐老老實實靠勞動所得過日子。”曾昭梁說﹐“回鄉後的父親就是個最普通的莊稼漢﹐因為文化程度不高﹐連自己的革命故事也經常講不好。他常常教育我們不貪心﹑嚴律己。”

  曾廣華對自家人嚴格要求﹐卻總傾盡一切去幫助別人。曾昭梁講起父親當年借米的事情﹐至今印象深刻。

  “那是20世紀60年代的事﹐那個時候乾旱﹐大家都缺吃少穿﹐我父親因為復員軍人的身份每個季度能領到一點補助﹐比人家日子好一點。”曾昭梁回憶﹐“有一次﹐家裡也只剩兩升米﹐鄰居家來了客人向父親借米﹐他毫不猶豫就借出了一升。其他鄉鄰得知﹐也紛紛來家裡借米。我母親說什麼也不願意借﹐父親知道後卻做主把米借了出去。我父親說﹐他來想辦法找吃的。他的辦法就是去山上挖野菜﹐給一家人充飢。”

  1992年10月﹐紅軍老戰士曾廣華走完了他的一生﹐他留下羊皮襖見證崢嶸歲月﹐用一份復員志願書概括了平凡的一生。

  “我要把父親的革命故事講好﹐把父親老實本分﹑嚴律己寬待人的品質傳承給後代。”曾昭梁說。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16日 05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