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蔣子龍﹕“生活就是最好的小說”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蔣子龍﹕“生活就是最好的小說”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18 05: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光明訪名家】

  光明日報記者 劉茜 陳建強

  和記者見面這天﹐蔣子龍格外繁忙。有一場談讀書的沙龍等著他﹐緊接著是一場面對大學生的講座﹐主題是“文化”。儘管如此﹐他還是很熱情地接待了記者﹕“我訂了一份光明日報﹐是你們的讀者。光明日報一直很認真地研究著一些學問﹐沒有跟風地去炒‘熱詞’﹐這很可貴。在媒體轉型的當下﹐希望光明日報堅持下去﹐給紙質媒體光明。”

  面前的蔣子龍﹐看不到“傳說”中的批判﹑執拗和憤世嫉俗。他熱情﹑親切﹐樂於傾聽﹐認真思索﹐表達誠懇。長期關注著急劇變化的社會﹐如今78歲高齡的蔣子龍依然保持著創作的狀態。

  在寫小說之外﹐蔣子龍還致力於雜文與散文的寫作。雜文是針砭丑惡﹑張揚美善的文體﹐講究的是觀點鮮明﹐短小精悍﹐刺刀見血﹐這種乾脆利落﹑是非分明的文體﹐與蔣子龍的性格簡直有著天然的契合。農村的城鎮化﹑城市的工業發展﹐環境的污染與保護……這些都是他雜文的題材。

  “年紀越來越大﹐銳氣沒有了。60歲之前﹐我想寫﹐很快就能寫出來。現在小說特別是長篇小說寫得少了﹐但看到一些現象和信息﹐腦子裡常常會冒出很多感受和思考﹐所以寫的散文和雜文多。”

蔣子龍﹕“生活就是最好的小說”

蔣子龍近照。資料照片

  談起長篇﹐蔣子龍有些壓力﹐不過他覺得﹐搞文學創作﹐一定還是要寫長篇的。蔣子龍的小說多涉及現實﹐他說﹕“生活的本來面目就是最好的小說”。

  2018年年底﹐黨中央﹑國務院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表彰的百名改革先鋒中﹐蔣子龍是唯一健在的作家。

  蔣子龍的成名作是工業題材小說﹐這依然是生活賦予他的。

  1975年秋天﹐國家第一機械工業部系統學大慶會議在天津賓館召開﹐天津重型機器廠是一機部所屬的大廠﹐蔣子龍作為該廠的代理工段長參加了會議。就是在這個會場上﹐《人民文學》編輯部主任找到蔣子龍﹐希望他能為《人民文學》寫一篇小說。蔣子龍正被大會上一些先進人物的事跡所感染﹐於是就在開會的賓館裡﹐沒日沒夜地寫了起來﹐短篇小說《機電局長的一天》由此誕生。

  《機電局長的一天》小說的主人公霍大道﹐原型就是蔣子龍所在的天津重型機器廠廠長馮文彬﹐以及蔣子龍在會議期間瞭解到的南京汽車廠的一位副廠長。蔣子龍運用文學的手法﹐把兩個原型人物的人格與事跡揉搓成了雷厲風行“抓生產”的霍大道。現在再讀這篇小說﹐小說中隨處流露著工廠職工渴望發展生產的願望﹐真實地反映了當時人們生產生活的狀態。

  1979年﹐蔣子龍又在《人民文學》上發表了短篇小說《喬廠長上任記》。“蔣子龍”這三個字﹐從此烙在了當代文學的史冊上。

  《喬廠長上任記》講述了“文革”後﹐某重型電機廠生產停頓﹐人心混亂﹐老幹部喬光樸主動出來收拾爛攤子﹐大刀闊斧地進行改革﹐從而扭轉工廠被動局面的故事。小說塑造了改革家喬光樸的光輝形象﹐被認為是“改革文學”的開山之作。當時﹐蔣子龍只花了三天時間﹐就寫出了這篇名作。但“喬廠長”這個人物﹐在蔣子龍的心裡已經描摹了上百遍。後來﹐在不同的場合﹐蔣子龍都會被人評價為“改革文學”的開創者。每當這時﹐直爽的蔣子龍常說﹕“其實我至今也搞不清楚‘改革文學’的概念﹐作家是不可能按照‘改革’的定義去創作文學作品的。而祗有當‘改革’劇烈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時﹐才能讓作家有激情把虛構的人物和故事融于真實的生活旋律之中。”

  蔣子龍始終認為﹐現實生活永遠大于文學藝術﹐任何一個時期的文壇﹐現實題材的創作都不可缺席﹐文學作品祗有符合生活真實才能存在。

  回顧蔣子龍的文學生涯﹐他的幾乎每一篇作品問世﹐都會引起社會上的一次甚至數次爭論。經歷了太多的風風雨雨﹐蔣子龍的文學創作就在這樣的一次次錘打與磨礪中走向成熟。他感慨道﹕“磨礪總是最具有積極意義﹐走過那樣一段漫長而坎坷的文學道路﹐回過頭去看如同一次遠游﹐一個遠游的人歸來﹐總會有故事可說﹐於是就又寫下來了。仍然還有是非﹐還有風波﹐寫作成了保持做人尊嚴的手段。”

  蔣子龍把他的文學觀念﹐牢牢地定位在了“真實”兩個字上﹕真實的世界﹐真實的困難﹐真實的人物﹐真實的感情……儘管真實並不總是討人喜歡﹐但人們卻無法逃避它﹐祗能正視它﹐聆聽它。蔣子龍說﹕“我相信﹐任何讀者的心﹐都能夠向真實打開。”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18日 04版)

[ 責編﹕李伯璽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