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高校思政課 話語有講究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高校思政課 話語有講究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18 05: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編者按

  習近平總書記在學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座談會上強調﹐思想政治理論課是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關鍵課程。

  這一關鍵課程該如何去講﹑如何講好﹐值得我們持續探討﹐不斷摸索。

  話語是思想政治教育系統的重要因素﹐思想政治教育作為一種語言實踐活動﹐話語的表達方式直接影響思想政治教育的實效性和針對性。特別是在新媒體迅猛發展的條件下﹐信息內容的海量化﹑碎片化對教育者的話語供給提出了新的要求。積極推進新時代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話語創新﹐提高高校思想政治教育話語的解釋力﹑生命力和感召力﹐是滿足新時代青年大學生對話語內容的多樣化訴求﹑拓展青年大學生思維理解的“接受域”﹑消弭他們對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認知“鴻溝”的重要途徑。

  從理論話語向生活話語轉換

  思想政治教育話語作為一種理論意識形態的表達和傳播形式﹐固態化﹑抽象化和規範化表達的理論話語較多﹐理論色彩較濃﹐思想性較強。如果不進行話語轉化﹐直接以學術化表達的理論話語進行教學﹐在實踐中就容易出現理論與現實脫節﹐導致思想政治教育話語的生命力減弱﹐做好思想政治工作的生氣不足。為此﹐必須努力實現思想政治教育理論話語向現實話語的轉化﹐著力當好教育對象的“翻譯”﹐增強思想政治教育的話語生氣和話語魅力。

高校思政課 話語有講究

北京理工大學珠海學院的思政課堂。光明圖片

  一是要結合豐富鮮活的現實生活闡釋抽象理論。馬克思說過﹕“‘思想’一旦離開‘現實’﹐就一定會使自己出丑。”實際上﹐正是思想政治教育中的“思想”“政治”與經濟基礎以及人們現實生活關係之間的交互作用﹐才構成了延綿不絕﹑豐富多彩的歷史過程。思想政治教育一旦離開了這一現實基礎﹐就會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這就要求思想政治教育從大量的社會生活中搜集大眾化教育的素材和題材﹐將抽象理論所蘊含的大道理滲透在鮮活真實的生活事例中﹐使原本深奧枯燥的政治理論通過講故事﹑說案例的話語方式變得形象﹑直觀﹑具體﹐展示出解讀現實﹑解讀生活的強大動力和鮮活魅力﹐充分發揮思想政治教育話語傳播真理﹑解疑釋惑﹑凝聚共識的作用。

  二是要以個體現實生活為邏輯起點進行價值建構。毛澤東說﹐“空洞抽象的調頭必須少唱﹐教條主義必須休息”。思想政治教育要轉變從理論到理論的工具化施教方式﹐避免應用晦澀難懂的學術話語進行說理﹐而是要採用教育對象熟知的話語內容解釋專業的學術思想﹑科學理論﹐將理論的宏大敘事與教育對象個體的具體經歷相結合﹐使具有工具理性的思想政治教育理論話語能夠滿足教育對象的社會生活需要與個人生活體驗﹐幫助解決教育對象的現實生活問題﹐為教育對象接受抽象的思想道德規範並自覺內化為理想信念和價值理念﹑道德觀念提供動力。

  三是要以生活敘事的方式進行話語表達。思想政治教育要擺脫理論話語書面化的表達方式﹐以句式簡短﹑相對靈活﹑現場感強的口語化語言﹐將規範化的理論話語轉化為大眾願意聽﹑能聽懂的家常話語﹑通俗話語﹐改變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學“曲高和寡”的現象﹐進一步拉近與教育對象的心理距離﹐使教育對象人人能理解﹑人人能傳播﹐真正做到讓教育對象真心喜愛﹑終身受益。

  從傳統話語向時代話語轉換

  隨著社會的劇變和文化生態的變遷﹐諸如新媒體中的網絡話語﹐市場經濟實踐中的商務話語﹐社會生活領域中的公共話語等形成多元話語形態並存的局面﹐潛移默化地引導和調控人們的認知方式和思維方式。在以異質化﹑多元化為特徵的現代社會﹐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必須在傳統的﹑抽象的﹑普遍的﹑純粹意識的話語體系基礎上﹐融入現代新型話語內容和形式﹐以表達新的體驗並能夠解釋社會變遷。

高校思政課 話語有講究

北京石油化工學院的思政課實踐活動。光明圖片

  要建設專業化的思想政治理論課網絡教學平臺。近年來﹐一些高校以移動互聯發展為契機探索建設了思想政治理論課專業教學平臺﹐這類思想政治理論課專用教學平臺是解決課堂學生數量大﹑討論問題難的有效探索。平臺通過移動通信和數字多媒體協同創新的模式推進全員同步互動模式的實現﹐形式上豐富了“彈幕”“點讚”等網絡話語﹐能夠使思想政治理論課課堂“活”起來﹐既拉近了師生距離﹐吸引學生的注意力﹐又強化了課堂互動﹐同時提供了平時成績考核的量化數據依據﹐為探索更加科學化的學生課程考核模式創造了條件。

  要恰當運用新型網絡話語。高校思想政治理論教育必須適應信息社會發展的要求﹐認真研究﹑辨別﹑分析﹑判斷當代網絡流行話語背後隱藏的價值取向﹑態度立場﹐找到教材話語同網絡流行話語之間的結合點﹑共通點﹐主動學習﹑吸收和借鑒網絡話語開放性﹑平民性和拼貼性等優點﹐對教材話語進行重新“網絡編碼”﹐將網絡話語滲透于思想政治理論課的教學過程﹐打造青年大眾喜聞樂見的話語表達方式。

  要注重思想政治理論的視覺化表達。依托新興教學技術平臺﹐藉助圖片﹑視頻﹑聲音等各種語言象徵符號﹐把學術化表達的教材話語中蘊含的理想信念﹑價值理念﹑道德觀念等內容﹐轉化為聲音和視覺圖像來表達和傳遞﹐以契合教育對象對聲音和視覺圖像的心理偏好﹐激發教育對象的邏輯思維想象力﹐通過強化教育對象的視覺觀念提昇思想政治教育的實際效果。當然﹐我們應注意規避過分注重“感性快感”和“眼球效應”所催生的意識形態教育話語“異變”及“感性轉向”﹐不能一味為了尋求關注度﹑提昇接受度﹐而不加分析地將網絡段子當作教育的論據﹐使思想政治教育話語走向庸俗化﹑媚俗化﹑低俗化。

  從單向話語向互動話語轉換

  傳統政治說教主要由思想政治教育者來承擔。實際上﹐話語作為人際交往的中介﹐意義在於溝通和交流﹐促進參與者各方與世界發生聯繫﹐通過“理解”這種“行為合作化機制”﹐達成共識而促成理性的信任﹐使個人實現個性化與社會化的統一。因此﹐思想政治理論教育必須由獨白勸導性的單向話語表達方式轉向平等互動的教學話語﹐著力發揮教育對象的主體作用﹐提高思想政治教育話語的感召力。

  要營造和諧﹑平等的話語場域。思想政治教育者要將教育對象看作平等的話語主體﹐摒棄居高臨下的姿態﹐改變“你應該這樣做”“你最好那樣做”的單向勸告﹑單純訓導的話語表達﹐充分關注教育對象的思想狀況﹑內心疑惑和個體差異﹐喚起學生的主體意識﹐實現從傳統的教學控制者﹑支配者向真誠平等的對話者角色轉換。祗有這樣﹐教育者與受教育者才能消除身份的藩籬﹐敞開心扉進行真誠的交流﹐這是提高思想政治教育話語影響力的心理建設前提。

  要充分尊重學生的話語表達意願。教育者要認真聽取大學生對思想政治教育文本﹑自身道德行為和生命意義的理解與解釋﹐使教育對象能充分闡明自己的觀點。同時教育者要站在對方立場進行換位思考﹐以貼近教育對象生活的話語與之展開對話﹐為大學生提供可資信服的道德論據﹐通過思想的碰觸﹑意見的交換﹑心靈的融合﹐一步步啟發教育對象自我覺悟與自我反思﹐引導學生“自己想明白”而非教師“自己講明白”﹐以培養教育對象獨立思考﹑獨立分析﹑獨立判斷的能力﹐使之自覺感知真理﹑領悟真理。

  要融注真誠的情感。講理從來不是乾巴巴的說教﹐要使教育對象在思想上被打動﹐就必須使其在情感上受感動。思想政治教育者要通過表情﹑姿勢﹑聲調和語氣的變化將話語中蘊含的情感表現出來﹐以聊天式﹑談心式的親近話語﹐給予教育對象積極的人文關懷和心理疏導﹐達到感化人﹑教育人和引導人的教育效果。

  作者﹕黃傳慧(中南民族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湖北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研究中心中南民族大學分中心研究員)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18日 14版)

[ 責編﹕石佳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