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盧比奧其人其事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盧比奧其人其事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22 03:0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沈逸(復旦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副教授)

  隨著中美經貿摩擦的全面展開﹐人們獲得一個難得的機會﹐來全面而深刻地認識當下美國的政治生態。6月18日﹐美國參議員馬克‧盧比奧提出法案﹐要求修改美國國防授權法﹐禁止中國華為公司通過美國法院向美國企業索要專利費﹑尋求損害賠償。盧比奧此舉令輿論嘩然﹐“開始明搶”“變臉戲法”等批評之聲不絕。此前﹐盧比奧曾煞有介事地指責中國侵犯美國知識產權﹐他這種“無縫銜接”的雙重標準操作﹐讓各方大跌眼鏡。其實﹐熟讀馬克‧吐溫作品的人一定知道﹐盧比奧的這番神操作其實是在美國政壇生態的情理之中。人們之所以感到意外﹐相當程度上是對美國政壇生態以及盧比奧個人的背景缺乏瞭解──這類讓常人覺得刷新無恥下限的做法﹐于盧比奧來說﹐祗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善於鑽營且貪圖便宜的他﹐正是不斷如此翻雲覆雨﹐在日趨衰朽的美國政治生態中﹐攫取政治資本﹐得以步步爬高﹐風光至今。

  作為古巴裔美國人﹐盧比奧1971年出生於邁阿密的一個中下層古巴移民家庭。有點運動員天賦的他﹐有著陽光的笑容﹐乍看起來親和力不錯﹐且口才頗為了得﹔個人經歷中﹐也有靠出版名為《美國之子》的著作﹐賺個80萬美元的稿費﹐還清10萬美元的學生貸款﹐再買艘8萬美元的“豪華漁船”來改善生活﹑實現美國夢的勵志橋段﹔其在拉美裔選民中的人氣﹐也導致在年齡上屬於中生代政治人物的他﹐在當下的共和黨中炙手可熱﹐雖然參選總統的道路遭遇了橫空出世的政治素人的強勢狙擊﹐但其作為一個活躍政治明星﹐卻不甘就此黯然。

  盧比奧發跡道路上的一些細節﹐暴露出其陽光表面下的陰暗乃至丑陋﹕2011年10月20日﹐《華盛頓郵報》刊發了一篇文章﹐指出盧比奧為了撈取個人政治資本﹐篡改父母移民美國的時間﹐刻意塑造父母屬於那批古巴卡斯特羅革命之後移民美國的古巴流亡者群體﹐並將其堂而皇之地寫入了參議員個人官方頁面﹔但事實上﹐根據盧比奧父母的移民文件﹐個人社會保險號等官方文件顯示﹐盧比奧父母移民美國的時間是1956年﹐而卡斯特羅起義是1959年1月。這個時間差是至關重要的﹕佛羅里達的選民中﹐來自古巴革命後的流亡者群體有著特殊影響力﹐而對於這些群體來說﹐在革命前就已經離開古巴到美國定居的移民﹐通常被歸為某種另類。盧比奧政治生涯的起點﹐是成為佛羅里達州議會首位古巴裔發言人﹐這在很大程度上源自盧比奧修改父母經歷後﹐贏得的支持和聲望。在被指出與事實不符後﹐盧比奧才修改了個人頁面﹐但仍然不斷強調其父母在革命後仍然不斷往返于美國和古巴之間﹐企圖構建與流亡者群體的某種關聯﹐以鞏固政治資本。對盧比奧來說﹐真相﹐是時刻服從和服務于他攫取政治資本的需求。為了渲染自己童年悲慘的經歷﹐盧比奧可以不斷改變其祖父母去世的時間──2010年2月﹐在華盛頓保守主義政治行動大會上﹐他稱“(我的)父親6歲時就失去了母親”﹔7個月後﹐在他競選參議員時﹐他在一份悼念父親的公開信中卻稱“(我的)父親在9歲生日剛過時就失去了母親”。

  如果說記不清楚時間是記性不好﹐那麼公私賬務不分就不能簡單地歸結為記性的問題了。2015年11月﹐因為參選美國總統﹐盧比奧2005年至2006年在佛羅里達州期間的開支項目被披露在公眾面前。人們發現﹐只應該用於公費支出的﹑由共和黨募集的競選經費付賬的一張美國運通卡賬單裡﹐混入了盧比奧的私人支出﹐兩年內這張卡大概支出了11萬美元﹐其中有16000美元是與公務支出無關的個人花銷﹐而盧比奧其實是有他自己的萬事達信用卡的﹔其中2005年1月到2006年10月﹐盧比奧從公務卡里周轉了7200多美元﹐並在其後又給補上了。這一行為被佛羅里達州議會的倫理委員會定義為“過失”。也因為這一“過失”﹐盧比奧2015年遭遇了政治對手的強烈質疑和抨擊。

  當然﹐在美國政治常態化的利益輸送方面﹐盧比奧也是非常嫻熟的。2010年﹐盧比奧為傑克遜紀念醫院爭取到了2000萬美元的專項經費﹐其後盧比奧就被醫院聘請為顧問﹔2007年至2010年﹐佛羅里達州立法機構就是否要取消個人傷害保護這一汽車保險項目進行辯論﹐一般認為該項目太容易被用於欺詐﹐因此需要取消。盧比奧一開始讚同取消﹐但後來卻改變了立場。其間﹐盧比奧將一套2003年以17.5萬美元購入的1340平方英尺的房產在2007年以38萬美元賣出﹐買方一次性用現金支付了全部購房款﹐而且買方恰好是反對取消該項目的游說者的母親。從售價看﹐同一時期﹐距離盧比奧出售住房四個街區﹑面積在1400至1900平方英尺的房子﹐大致售價在33萬到37萬美元之間。其間的溢價究竟算什麼性質﹐耐人尋味。更耐人尋味的是﹐拿了賣房現款的盧比奧此後改變了立場﹐不再要求取消這個項目﹐最後這個保險項目被保留下來。到後來﹐佛羅里達州立法機構同意額外增加200萬美元的支出﹐用於審核這個被保留下來的保險項目﹐以預防欺詐。顯然﹐個人利益和公共利益哪一個應該放在前面﹐有著陽光外貌的盧比奧議員﹐心裡是有一把自己的小算盤的。

  進入美國參議院之後﹐盧比奧非常“活躍”﹐甚至忙得都難以履職。根據專門統計和研究美國立法機構議員相關信息和數據的Govtrack網站﹐從2011年1月到2019年6月﹐盧比奧在累計2420次唱名表決中缺席了275次﹐缺席率11.4%﹐其中2015年的缺席率是35%﹐2016年1月到3月的缺席率達到了89.5%﹐而美國參議院投票缺席率的中位數是1.5%。導致盧比奧頻頻缺席參議員投票的原因也不復雜﹐他忙著折騰自己的政治前途去了﹐選民交付的投票差事嘛﹐自然也就先放在一邊。也因為糟糕的出席表現﹐盧比奧在2015年即名列表現最差的參加總統選舉的三名參議員之一。

  所謂“管中窺豹”﹐這些細節﹐可以從一個層面讓人們更加深刻地瞭解盧比奧參議員。顯然﹐對他來說﹐在中國各個問題上的叫囂﹐在華為專利問題上令人瞠目結舌的變臉﹐其實是不適合用“有恥”與“無恥”來進行區分的﹔真正的問題在於﹐一位這個樣子的參議員﹐卻正在今日的美國政壇上混得風生水起﹐反映出的問題﹐遠遠超出了個人的範疇。曾經提出過歷史終結論的福山﹐在2016年共和黨總統提名人塵埃落定之時﹐探討過美國政治的衰朽與重生的問題﹐但隨即就諱莫如深﹐閉口不談。對中國來說﹐看到盧比奧這類愛貪小便宜又善於鑽營的投機型政客借中美經貿摩擦拼命撈取政治資本的行為﹐在憤怒﹑唏噓和感慨的同時﹐更應該對我們應對中美經貿摩擦以及中美戰略博弈的前景充滿信心。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22日 08版)

[ 責編﹕石佳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