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垃圾分類﹕牽著民生﹐連著文明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垃圾分類﹕牽著民生﹐連著文明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22 03: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生態建言】

垃圾分類﹕牽著民生﹐連著文明

  6月3日﹐重慶市紅旗小學開展“美麗中國 我是行動者”主題教育活動﹐五(7)班學生按序投放“垃圾”。 陳仕川攝/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垃圾分類是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親自部署﹑著力推動的“關鍵小事”。2016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四次會議﹐強調要加快建立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的垃圾處理系統﹐形成以法治為基礎﹑政府推動﹑全民參與﹑城鄉統籌﹑因地制宜的垃圾分類制度﹐努力提高垃圾分類制度覆蓋範圍﹐這為垃圾分類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近日﹐習近平總書記對垃圾分類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調推行垃圾分類﹐關鍵是要加強科學管理﹑形成長效機制﹑推動習慣養成。這就進一步闡明了垃圾分類對社會文明﹑生態文明的重大意義﹐明確了重點方向和長遠目標。

垃圾分類﹕牽著民生﹐連著文明

  石家莊市鹿泉區獲海路鹿城1號小區內﹐一位小學生在智能垃圾分類回收箱前扔廢紙盒。郝憲華攝/光明圖片

  進展與成效

  兩年多以來﹐我國垃圾分類工作從點到面﹑由表及裡﹐取得了積極進展和初步成效。

  首先﹐垃圾分類的法治基礎逐步夯實。垃圾分類是一項細緻入微的社會治理工作﹐其成效高低和進度快慢﹐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社會的法治化水平。在國務院常務會議近期通過的《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修訂草案)》中﹐首次將生活垃圾分類制度以法律形式固定下來﹐要求加快建立生活垃圾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系統。46個生活垃圾強制分類試點城市均結合各自城市特點﹐制定了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其中近30個城市已經出臺了垃圾分類相關條例或管理辦法﹐使垃圾分類工作有法可依。上海﹑廈門﹑寧波﹑杭州等垃圾分類先行城市已經針對單位或居民“不分類”﹑企業“混收混運”等問題﹐依法採取了拒絕收運﹑罰款等約束性措施。

  其次﹐政府統籌推動力度不斷加大。垃圾分類是一項複雜艱巨的系統工程﹐涉及諸多部門﹐必須在政府層面上統籌協調﹑系統謀劃﹑部門聯動﹑全面推進﹐不能像過去一樣由環衛部門“孤軍奮戰”。目前﹐越來越多的城市已經建立了政府統籌﹑部門聯動的垃圾分類綜合性協調辦事機構或機制﹐一些城市以黨建為引領推動垃圾分類工作﹐黨政一把手親自抓﹐層層落實責任﹐強化監督考核﹐大大提昇了垃圾分類工作的推進效率與效果。

  再次﹐全民參與的文化氛圍正在形成。垃圾分類重在全民參與﹐而人人動手﹑養成習慣﹐需要正確的輿論引導﹑走心的宣傳教育和紮實的組織動員。目前﹐中央單位﹑駐京部隊和各省直屬機關已全面開展垃圾分類工作﹐發揮了良好的示範引領作用和輻射帶動作用。各種傳統媒體﹑新興媒體關於垃圾分類的調查和報道越來越豐富﹑專業﹑深入﹐帶動了垃圾分類社會關注度的不斷昇溫。相關數據顯示﹐各重點城市開展生活垃圾分類入戶宣傳覆蓋家庭已超過1900萬次﹐居民垃圾分類的知曉率和認可度逐漸提高。

  最後﹐分類處理設施的能力持續提昇。分類處理設施是生活垃圾分類處理系統的硬件核心。2018年﹐我國城市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率達到了98.2%﹐衛生填埋和焚燒發電並舉的技術格局基本形成。儘管與理想狀態的分類處理設施相比還有較大差距﹐但已經為普遍推行垃圾分類制度奠定了基本的硬件基礎。離開了這個硬件基礎﹐垃圾分類對處理系統的減量﹑提質﹑增效作用將成為空中樓閣。對標歐美一些發達國家﹐目前我國垃圾分類處理設施的突出短板在於高標準的焚燒發電﹑規範化的回收利用與全鏈條的生物處理能力不足﹐結構欠優。目前﹐北京﹑上海﹑深圳﹑廣州﹑寧波﹑蘇州等經濟發達城市乃至蘭州﹑銀川等西部經濟欠發達城市﹐都已經有針對性地啟動了分類處理設施補短板項目的規劃與建設﹐也帶動了我國其他城市垃圾分類處理設施的規劃與建設。

  總體而言﹐過去兩年多來﹐我國垃圾分類在“夯實基礎﹐建立制度﹐明確責任﹐補齊短板﹐打通鏈條﹐提昇效能﹐構建體系﹐形成模式”的道路上已經開了一個好頭﹐取得了階段性的進展。

垃圾分類﹕牽著民生﹐連著文明

  北京市東城區崇外街道新怡家園社區啟用新型智能垃圾分類再生資源回收設備。光明日報記者郭俊鋒攝/光明圖片

  如何行穩致遠

  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推進垃圾分類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相關部門與社會各界應進一步從“個人文明”“社會文明”“生態文明”的高度﹐端正﹑提昇和深化對垃圾分類的認識﹐保證垃圾分類工作能夠朝著“加強科學管理﹑形成長效機制﹑推動習慣養成”的目標行穩致遠。

  首先﹐以垃圾分類為載體﹐以習慣養成為目標﹐提昇個人文明水平。節約資源﹐保護環境﹐人人有責﹐也需要人人盡責。對個人而言﹐不管有多麼高遠宏大的環保理念﹐都可以從舉手之勞的垃圾分類開始踐行。作為現代社會公民﹐如果連垃圾分類這點小事都不肯做或做不到﹐那麼空談環保理念﹑抱怨環境污染又有什麼意義呢﹖提昇公民素養和個人文明離不開教育。教育家葉聖陶說﹕“教育是什麼﹖往簡單方面說﹐祗有一句話﹐就是養成良好的習慣。”垃圾分類就是居民履行環境責任﹑踐行環保理念﹑培養良好習慣的有效載體﹐本身就是公民教育﹑文明教育的重要方式。當前﹐我國部分垃圾分類先行城市已經基本具備了垃圾分類處理能力﹐前端居民分類投放參與率低﹑準確性差﹐已經成為制約後端分類處理設施穩定運行併發揮效益的主要矛盾──在這種情況下﹐強調居民切實履行源頭分類投放責任﹐進而養成良好習慣﹐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從國際國內經驗來看﹐一切脫離居民意願的以源頭分類投放責任推動垃圾分類的行為﹐祗能是“為分類而分類”“假裝在分類”﹐都有悖于垃圾分類的初心﹐實際上不可能持續。祗有真正將居民的源頭分類投放責任落到實處﹐讓更多居民在親力親為參與垃圾分類﹐將分類的意識轉化為自覺的行動﹐才能形成垃圾分類的長效機制。

  其次﹐以垃圾分類為載體﹐以城鄉精細化管理為目標﹐提昇社會文明水平。縱觀世界各國﹐垃圾分類推進力度和成效高低跟各國經濟發展水平和社會文明程度基本呈正相關關係﹐這說明垃圾分類是經濟發展和社會文明的產物和標誌。我國已經到了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決勝階段﹐推行垃圾分類也是經濟發展和社會文明進入新時代的要求。垃圾分類牽一發而動全身﹐事關千家萬戶﹐涉及諸多部門﹐包含諸多環節﹐關乎民生公益﹐考驗城鄉精細化管理的水平﹐也是城鄉精細化管理的重要抓手。對政府部門而言﹐要做好居民垃圾源頭分類投放工作﹐本質上就是做好群眾工作﹐如此既有助於密切黨群關係﹑幹群關係﹐也有助於營造親密和諧的鄰里關係。要構建環環相扣的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的完整鏈條﹐形成政府﹑居民﹑企業等利益相關者分工合作的責任體系﹐必須法治建設﹑制度建設﹑文化建設﹑設施建設齊頭並進﹑多管齊下﹐而這離不開法治保障和科學管理﹐離不開頂層設計和基層創新﹐也離不開部門協作和社會共治。因此﹐推進垃圾分類﹐實際上就是推進城鄉“法治”“精治”“共治”﹐提昇社會文明水平。

  最後﹐以垃圾分類為載體﹐以綠色發展為目標﹐提昇生態文明水平。垃圾分類是垃圾處理的一種先進理念和高級模式﹐有利於提昇垃圾處理系統效能與二次污染控制水平﹐有利於垃圾的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處理﹐但其意義遠不止於此。垃圾分類還可以促進相關法律﹑法規﹑政策﹑制度﹑標準的逐步完善﹐通過轉變發展模式與調整產業結構﹐通過推行清潔生產與循環經濟﹐將垃圾處理的重心前移﹐扭轉目前“大量生產﹑大量消費﹑大量廢棄”的局面﹐在生產過程和消費環節減少垃圾產生。居民通過持續參與垃圾分類﹐在“撤桶並點”“定時定點投放”等管理措施帶來的相對不便利中﹐可以不斷強化環保意識和環境責任﹐從源頭減少垃圾產生。祗有越來越多的人養成垃圾分類的好習慣﹐垃圾分類才能由“盆景”變成“園林”﹐進而匯成“森林”﹐帶來巨大的生態效益﹐推動綠色和可持續發展。

  總之﹐垃圾分類是個人文明的培養基﹑社會文明的試金石﹑生態文明的助推器。每個居民都應該成為垃圾分類的行動者而不是旁觀者。各級政府應該將垃圾分類作為一項常態化﹑制度化的工作來落實﹐不宜抱著“應急”或“應試”思維﹐採用“運動式”或“表演式”的方式來推動。社會各界應該充分理解垃圾分類是一個循序漸進的動態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一勞永逸。所有這些都需要我們以求真務實的態度和釘釘子的精神投身其中﹐齊心協力﹑持之以恆加以推動。

  (作者﹕劉建國﹐系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固體廢物控制與資源化教研所所長)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22日 10版)

[ 責編﹕楊煜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