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旅行﹐從“奢侈品”到“尋常事”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旅行﹐從“奢侈品”到“尋常事”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7-10 04: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我和我的祖國43

  作者﹕馮麗華(單位﹕江蘇南通通州區廣播電視臺)

  今年“五一”﹐女兒提議再去周莊看看。五年前﹐她曾和爸爸一起去過﹐覺得挺有意思﹐至今念念不忘。網上訂票﹐拎包出門﹐開車就走。說走就走的旅行﹐祗要時間允許﹐完全沒有問題。

  江南水鄉──周莊﹐我們來了。青磚灰瓦﹐小橋流水﹐猶如水墨畫﹐是印象中的模樣﹐卻不是期待中的感覺。原以為這裡該是難得的慢時光﹐卻發現人頭攢動﹐熙熙攘攘﹐熱鬧非凡。

  人們自覺靠右行走﹐擦肩而過的兩隊把街道擠得滿滿的。兩邊的店舖裡也是滿滿的﹐噴香的小吃﹐耀眼的發簪﹐好看的傳統服飾﹐難得一見的老手藝……

  看景也好﹐看人也罷﹐心情都是輕鬆的﹑愉悅的﹐因為我們就是出來玩的。小吃肯定是要嚐嚐的﹐糾結品種太多﹐每樣祗能淺嘗輒止。發簪肯定是要看看的﹐無奈一頭短髮﹐祗能飽飽眼福。還想試試漢服﹑試試旗袍﹑試試純手工的粗布衣裳﹐可又擔心平時穿不上﹐而且衣櫥裡也沒地方放……

  周莊﹐一個濃縮了江南特色的村莊﹐一個承載了水鄉夢想的地方。穿梭在縱橫的小巷﹐見證傳統工藝的流傳。

  說走就走的旅行﹐在我小時候絕對是“奢侈品”﹐如今已經成為“尋常事”。各種團體游﹑個人游﹑家庭游﹑自駕游﹑同學游﹑畢業游﹑結婚游﹑海外游……祗要你能夠想到的﹐都有希望做到。

  記得讀小學時﹐老師佈置看圖作文﹐寫爸爸媽媽星期天帶我去公園──我怎麼也寫不出來。那時﹐我還沒有去過公園﹐我甚至不知道哪裡有公園﹐只覺得那是遙遠的地方。更別提爸爸媽媽帶我去公園﹐爸爸常年在外打工﹐媽媽要忙四五畝地﹐根本沒有時間﹐也沒有錢。在爸爸媽媽的想法裡﹐外出就是去做事的﹐沒事那就在家睡覺﹐抓緊時間歇歇。

  轉眼到了初中﹐記得有篇課文﹐作者說每年暑假都要出去旅遊﹐當時我好驚訝﹐簡直不敢相信。後來﹐偶爾也能聽說誰誰出去旅遊了﹐但“每年都能旅遊”仍然是十分奢侈的﹐不可想象的。

  到了我讀大專的時候﹐旅遊不再那麼稀奇了。室友經常有特色產品帶到宿舍﹐那是她爸爸出差帶回來的。而她一到假期就會跟她爸爸出去旅遊。那時﹐學校也會組織一日游。膽子大的同學還會私下組織出游。

  這些年﹐我們的生活水平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在提高﹐旅遊也漸漸成了老百姓生活的“標配”。這些年﹐我們帶著孩子們去過上海﹑南京﹑西安﹑洛陽﹑青島﹑開封﹑北京等地﹐忽然發現﹐我們居然已經走過了這麼多地方。爬過山﹑下過海﹑大草原上騎過馬﹑戈壁灘上滑過沙﹑蒙古包裡喝過奶……與我們的父輩相比﹐我們的遊覽經歷可謂豐富多彩。

  二十年前﹐國務院公佈新的《全國年節及紀念日放假辦法》﹐形成了春節﹑“五一”﹑國慶7天長假制度﹐黃金周誕生了。

  統計數據顯示﹐1999年國慶第一個黃金周﹐全國出遊人數達2800萬人次﹐旅遊綜合收入141億元。2018年國慶假期﹐全國共接待國內遊客7.26億人次﹐實現國內旅遊收入5990.8億元。出遊人數從2800萬到7.26億﹐二十年前的數據﹐僅僅是現在的一個零頭。收入方面﹐從141億元到5990億元﹐增長了40多倍。黃金周﹐名副其實。

  1999年﹐我正好讀大專。首個國慶黃金周來臨的時候﹐到周邊走一走看一看就算是享受。如果選擇長途旅行﹐肯定要報個團﹐而那絕對是奢侈﹐回來足夠吹一陣子﹗那時候﹐我們大多數人還沒有出境旅遊的概念。時間來到2018年﹐第20個國慶黃金周期間﹐700萬中國遊客在境外觀光度假旅遊﹐同比約增長10%。這些年來﹐我們的旅遊路線從無到有﹑由近及遠﹑從國內到海外﹐眼界越來越寬廣。

  還記得第一次出門旅行﹐包裡塞滿了雞蛋和方便麵。因為景區的東西貴﹐自己帶上吃的管飽就好。現在﹐當地的特色美食已經成了旅遊的一部分。過去那些上車睡覺﹑下車拍照的旅行方式已經漸行漸遠﹐越來越多的人願意為舒適又不失特色的體驗花更多的錢。

  這些變化最根本的原因在於國家的經濟發展﹐隨著人們收入水平的不斷上昇﹐大眾消費結構也在悄然變化。腰包鼓了﹐視野寬了﹐我們便更加關注個性化﹑高品質的旅遊產品。

  2018年9月7日﹐中國旅遊研究院武漢分院在華中師範大學發佈《2018中國旅遊業發展報告》。《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