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形象教材──評電視連續劇《可愛的中國》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形象教材──評電視連續劇《可愛的中國》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7-11 05: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仲呈祥(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張金堯(中國傳媒大學教授)

  當前﹐為筑牢信仰之基﹑補足精神之鈣﹑把穩思想之舵﹐全黨正在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活動。中央電視臺日前播出的電視連續劇《可愛的中國》﹐講述了紅十軍創始人方志敏投身革命﹐始終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中國人民解放事業無私奉獻一生的故事。該劇以精深的思想﹑精湛的藝術和精良的製作﹐強烈感染了廣大觀眾﹐在這次主題教育活動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入人也深﹑化人也速”的審美教育作用。可以說﹐電視連續劇《可愛的中國》是這次主題教育活動的生動教材。

  筑牢信仰之基。電視連續劇《可愛的中國》展現了中國共產黨人追求的堅定信仰。劇中方志敏接受馬克思主義﹐組織人民通過武裝鬥爭反抗外敵﹑翻身作主﹐體現了中國共產黨“為民族謀復興”的初心。這個初心和使命﹐是激勵中國共產黨人不斷前進的根本動力。中國共產黨人首先是堅定的愛國主義者﹐中國共產黨一經成立﹐就義無反顧地肩負起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使命。深入劇情﹐當毛澤東﹑方志敏﹑彭湃在珠江口參觀虎門炮臺的時候﹐我們感受到他們身上流淌著沸騰的熱血﹐因為這虎門銷煙的炮臺﹐展示出了中華民族反對外來侵略的決心。而這﹐與方志敏後來在獄中寫下的《可愛的中國》所作的深刻反思相契合﹕“我想﹐欲求中國民族的獨立解放﹐決不是哀告﹑跪求﹑哭泣所能濟事﹐而是喚起全國民眾起來鬥爭﹐都手執武器﹐去與帝國主義進行神聖的民族革命戰爭﹐將他們打出中國去﹐這才是中國唯一的出路﹐也是我們救母親的唯一方法。”正是有了這偉大而堅定的信仰﹐整部電視劇所展現的方志敏波瀾壯闊的一生﹐才有了真實可信的情感起點和信仰基石。他之所以在組織農民武裝﹑創建紅色政權﹑打土豪分田地﹑與敵人鬥爭中堅定不移﹑實事求是﹑以民為本﹑寬嚴有度﹑攻心為上﹑大義滅親﹐其動力和緣由皆在於此。方志敏形象的精神高度﹑文化內涵﹑藝術價值﹐值得稱道。

  補足精神之鈣。在向“兩個一百年”豪邁挺進的新時代﹐中華民族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接近實現偉大復興的目標。行百里者半九十﹐越是在這樣的歷史關頭﹐越是要回望來路﹑不忘初心﹐越是要牢記使命﹑砥礪前行。越是物質財富豐富﹐越要補足精神之鈣。“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不能沒有靈魂。文化文藝工作﹑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就屬於培根鑄魂的工作。”觀罷電視連續劇《可愛的中國》﹐我們不禁要問﹕方志敏從“兩條半”步槍﹐發展到工農武裝萬人之眾﹐靠的是什麼﹖靠的是他這個“農運大王”(毛澤東語)有廣大工農群眾的堅定支持﹐靠的是他的高尚精神和人格魅力﹐靠的是他在《可愛的中國》中噴發出的愛國主義情懷和在《清貧》中表現出的人格情操。正是這種源自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精神和人格﹐不僅贏得了民心﹐還征服和感化了中間分子乃至某些敵對營壘中人。劇中那位為了不讓方志敏受更大痛苦﹐悄悄給他換上較輕的腳鐐的獄警﹐就是一例。因此﹐民心所向﹐決定成敗。舉精神之旗﹐立精神之柱﹐建精神家園﹐離不開像《可愛的中國》這樣優秀的文藝作品。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人民是我們執政的最大底氣。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的一切成就﹐歸功於人民。祗要我們緊緊依靠人民﹐就沒有戰勝不了的艱難險阻﹐就沒有成就不了的宏圖大業。”試想﹐如果方志敏沒有勞苦大眾的支持﹐他的頭顱也許早就被人換成了響噹噹的銅板﹐他的手稿也斷難被送到魯迅先生處並得以保存和傳播。《可愛的中國》啟示我們﹐如果失去人民的堅定支持﹐任何美好的設想都是鏡中月﹑水中花﹐任何華麗的外表也是沒有精神之鈣的軀殼。

  把穩思想之舵。與方志敏《可愛的中國》齊名的還有他在獄中所作的《清貧》。他寫道﹕“潔白樸素的生活﹐正是我們革命者能夠戰勝許多困難的地方。”方志敏這一偉大思想直到今天仍然具有現實意義。當前﹐全黨以整治“四風”為突破口﹐著力解決黨內存在的突出問題﹐以雷霆萬鈞之力反對腐敗﹐剎住了一些過去被認為不容易剎住的歪風邪氣﹐克服了一些司空見慣的頑瘴痼疾﹐黨風政風明顯好轉。可以說﹐電視劇《可愛的中國》對於把穩思想之舵﹐對於把牢政治方向﹑嚴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對於堅持黨的領導﹑加強政治建設﹑堅持廉潔自律等要求﹐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

  “無情未必真豪傑。”電視劇《可愛的中國》以情動人﹐尤其是方志敏對於愛人繆敏和孩子的愛﹐更是感人肺腑。他說“心有三愛﹕奇書駿馬佳山水﹔園栽四物﹕青松翠竹潔梅蘭”。他將四個子女取名為柏﹑竹﹑梅﹑蘭。但丈夫的愛﹑父親的愛﹐都是以他對祖國母親的愛為基石。飾演方志敏的青年主演林江國用心﹑用情﹑用功塑造英雄形象﹐完成了至今熒屏上堪稱最為成功的方志敏藝術形象。而導演吳子牛對戲劇結構的精妙構思(以“發現遺骨”開篇並以“傳保遺篇”貫穿劇情)﹑對歷史氛圍的精心營造﹑對人物形象塑造的精雕細琢﹐尤其是既注重“像小鳥一樣在每個枝丫上跳躍鳴叫”﹐又注重“像雄鷹一樣從高空翱翔俯視”﹐既有生動豐富審美細節的藝術化表現﹐又有深刻的思想發現和哲學觀照。今天﹐我們可以告慰方志敏先烈的是﹐他的可愛的中國已經變為了現實﹕“朋友﹐我相信﹐到那時﹐到處都是活躍的創造﹐到處都是日新月異的進步﹐歡歌將代替了悲嘆﹐笑臉將代替了哭臉﹐富裕將代替了貧窮﹐康健將代替了疾病﹐智慧將代替了愚昧﹐友愛將代替了仇恨﹐生之快樂將代替了死之憂傷﹐明媚的花園將代替了暗淡的荒地﹗這時﹐我們民族就可以無愧色地立在人類的面前﹐而生育我們的母親﹐也會最美麗地裝飾起來﹐與世界上各位母親平等地攜手了。”“這麼光榮的一天﹐決不在遼遠的將來﹐而在很近的將來﹐我們可以這樣相信的﹐朋友﹗”

  《光明日報》( 2019年07月11日 02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