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創新發展理念 推進鄉村振興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創新發展理念 推進鄉村振興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7-11 05: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廣東省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 執筆﹕馬華

  推進鄉村振興是新時代黨中央立足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發生轉化的客觀實際﹐著眼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進程中農業農村現代化這一重大命題而做出的戰略安排。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進行第八次集體學習時強調﹐鄉村振興戰略是黨的十九大提出的一項重大戰略﹐是關係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全局性﹑歷史性任務﹐是新時代“三農”工作總抓手。

  新時代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既要體現鄉村建設的歷史延續性﹐又要重點補齊和解決當前農業農村發展面臨的短板和問題﹐堅持強基礎﹑固根本﹐大力整合﹑盤活既有資源﹐解決好重大民生關切﹐在此基礎上謀劃鄉村振興的新藍圖。

  努力實現鄉村產業興旺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在廣大農村地區這一矛盾更為凸顯。解決這一矛盾的關鍵是為農業農村發展尋找新動能﹐徹底改變長期以來農村簡單的保障型農業生產經營模式﹐進而轉向發展型農業生產經營模式。同時﹐祗有產業興旺才能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和生活富裕提供物質基礎﹐也才能從根本上為農業農村現代化鋪平道路。

  要以更大氣力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通過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農村產業發展由低端供給向中高端供給﹑從單一供給向多樣供給﹑從零散供給向規模供給轉變。第一﹐農村產業從低端供給轉向中高端供給的關鍵是不斷提昇農村產業發展質量﹐大力實施農產品品牌戰略﹐從以數量獲取效益逐步轉變為以質量獲取效益。第二﹐農村產業從單一供給轉向多樣供給的關鍵是合理進行農村產業佈局﹐規劃建設農村產業發展主體功能區﹐大力發展農村生態產業﹐不斷豐富農村發展業態﹐推動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第三﹐農村產業從零散供給轉向規模供給的關鍵是調優調順供給渠道。要以適度規模化經營增強市場競爭力﹐重點是培育壯大農業龍頭企業﹑農業專業合作社﹑家庭農場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

  要提高農民群眾的獲得感和幸福感﹐切實增加農民收入﹐提高農民生活品質﹐生活富裕是落腳點。實現農民生活富裕是解決長期以來城鄉二元結構造成的城鄉差距的主要目標﹐也是解決農村發展不平衡不充分這一時代問題的根本之策。但是﹐必須要清醒地看到﹐實現農民生活富裕的原則和方向是共同富裕﹐祗有堅持共同富裕目標﹐才能保證鄉村振興戰略不會製造新的發展不平衡和不充分問題﹐才能回歸到解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主線上。所以﹐實現農民生活富裕﹐堅持共同富裕是前提。

  必須凸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理念

  鄉村振興戰略提出的生態宜居目標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突破了農村人居環境建設的路徑局限。鄉村生態宜居是實現農村農業現代化的基本要求﹐是人民對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內涵﹐既包括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理念的軟環境建設﹐也是追求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本質回歸。

  鄉村生態宜居﹑美麗鄉村建設要凸顯人與自然和諧關係﹐以鄉村生態文明建設打通生態中國建設的“最後一公里”。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將生態建設擺在更加突出位置﹐生態宜居從戰略高度契合了國家“五位一體”總體佈局。生態宜居目標包含兩個方面的內涵﹕一是生態建設。美麗中國根在美麗鄉村﹐中國的生態底色在農村﹐鄉村生態建設是中國生態建設的根基。鄉村振興戰略首次從國家層面將鄉村生態建設納入國家戰略﹐充分說明了國家戰略向基層社會的延伸和拓展。二是宜居建設。宜居的前提是生態優良﹐祗有具備良好的生態環境﹐鄉村才能真正成為宜居宜業的場域。從這個意義上而言﹐生態宜居建設既要深度契合於國家“五位一體”總體佈局中的生態建設﹐又要結合鄉村實際﹐以鄉村生態建設為農民提供更加宜居的環境﹐將國家戰略與農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相融合。

  全面推動鄉村治理“三治融合”

  鄉村治理有效是推進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保障。推進鄉村振興要避免“政府管﹑幹部干﹑群眾看”﹐要堅持“群眾事﹑群眾議﹑群眾辦”﹐從根本上要相信群眾﹑依靠群眾﹑發動群眾﹐有效激發鄉村振興的內生動力﹐保障鄉村振興各項事業的可持續發展﹐實現這一目標關鍵是要推進鄉村有效治理。

  要以涵育文明鄉風淳化鄉村社會生態。當前﹐農村改革發展進程中﹐鄉村社會一些優良傳統逐漸弱化。涵育文明鄉風﹐倡導重視親情﹑勤儉質樸等優秀鄉村傳統文化﹐能夠凝人心聚人氣﹐為推進鄉村振興創造良好的社會文化環境。鄉村社會自身蘊藏著豐富的優秀傳統文化資源﹐祗要善於精心挖掘與整合﹐並加以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必將有助於涵育文明鄉風﹐淳化社會生態。

  要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治理體系。推動鄉村治理“三治融合”﹐既要辯證看待鄉村治理體系所蘊含的傳統價值﹐又要著眼於推進鄉村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要堅持深化村民自治實踐﹐探索村民自治有效實現形式﹐構建村民自治“四權同步”運轉機制。要堅持依法治村底線思維﹐讓鄉村治理有法可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積極探索“一村一顧問”等法律下鄉機制﹐真正讓農民群眾懂法﹑守法﹑用法。要堅持德治為輔﹐尊重農民生產生活習慣﹐結合鄉土特性﹐充分發揮傳統道德價值觀念的潤滑劑作用﹐為鄉村社會提供有效的秩序支持。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關鍵要加強農村基層黨建引領﹐發揮基層黨組織核心作用﹑中樞作用﹐為“三治融合”提供支撐和保障。

  《光明日報》( 2019年07月11日 05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