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伏案四百分鐘只為一堂思政課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伏案四百分鐘只為一堂思政課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7-11 05: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光明日報記者 陳建強 劉茜 光明日報通訊員 魏晉雪

  “超哥的《中國近代史綱要》課﹐我們班同學沒有不喜歡的﹗”

  “這學期上了一門需要搶座的課──去晚了祗能坐後排……”

  “超哥的課從來不點名﹐但是學生一個都不少。”

  這些社交媒體上的留言﹐是天津師範大學學生對思政課教師王雪超最真實的評價。他們口中的“超哥”﹐是一位年輕﹑有活力﹑愛創新的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在短短幾年時間中﹐王雪超獲得了全國最美思政課教師﹑全國高校思政課教師年度影響力人物﹑全國高校思政課教學標兵﹑天津市高校思政課青年教師基本功大賽一等獎第一名等榮譽和獎項。

  愛“找事”成了突破口

  王雪超在天津師範大學已經“火”了6年。2013年﹐剛剛博士畢業的他第一次登上講臺﹐為學生講授《中國近代史綱要》。“我想要把課講得不太一樣﹗”喜歡“折騰”的他不滿足于按照傳統授課方式來講思政課﹐經過深思熟慮﹐他將時事評論作為“突破口”。

  “課堂前十分鐘是我的‘找事’時間。”家事國事天下事﹐大事小事身邊事﹐他會找各種各樣的“事”帶到課堂上去談﹐漸漸地這一環節就成了他的“招牌”。“最近講了中美貿易戰﹑四川宜賓地震﹑電視劇《破冰行動》﹑高考這些話題﹐學生們很有共鳴。”王雪超告訴記者﹐他會選取最新最“熱”同時也是大學生普遍關注的話題﹐在課堂上與同學們互動。有時上午剛報道的新聞﹐下午他就在課堂上分析。6年來﹐“超哥時評”累計與學生們互動了上千個時事熱點話題。

  “超哥不光講時事熱點﹐還會帶著我們去分析﹑去思考。”聽過王雪超授課的馮心彥同學說﹐“評論時事王老師有自己的‘套路’──先告訴學生事件發生的背景﹑細節﹑原因以及本質﹐再分析事件與每一位同學的切身利害關係﹐最後提出自己的應對之策。”

  他勉勵同學們﹕“作為一名青年學生﹐必須有緊迫感和使命感﹐在當下首先要努力學習科學知識﹐掌握為國家和人民服務的本領﹐這才是應對當前問題的明智之策。”

  時間長了﹐同學們都很期待每節課的“超哥時評”﹐有的學生還會找他“點菜”。王學超也“希望通過這短短的10分鐘﹐幫助學生們建立起科學理性思考的習慣。”

  2016年王雪超設立了微信公眾號“超哥有話說”﹐把課堂上來不及講到的時事以短評形式推送給學生﹐“寫在高考日”“我的返鄉筆記”“聖誕節過不過”……一篇篇深刻分析社會熱點的文章﹐總能引發學生們的熱烈討論。

  “問題老師”是講故事高手

  內容老套﹑照本宣科﹐這是學生們對思政課頗多抱怨的頑症。王雪超對症下藥﹐在授課中探索出“問題教學法”。

  “疑點問題不敷衍﹑熱點問題不遺漏﹑敏感問題不迴避。”王雪超立足於教材﹐又不拘泥于教材﹐把課程的重點﹑難點﹐社會和學界的熱點﹑焦點﹐以及學生的興趣點和疑惑點有機結合﹐凝練成系列問題。

  提出問題引發學生思考﹐回答問題不說套話而是講故事。學生們都愛聽這個“問題老師”講故事。“1919年巴黎和會﹐我們高高興興地去了﹐結果被告知是三等戰勝國﹐中國提出的合理正義要求不但不被正視﹐並且還把戰前德國在山東的特權轉交給日本﹐把當時的中國人都給氣壞了﹗”課堂上﹐王雪超將歷史還原成一個個生動的故事﹐學生們聽著有意思﹐知識記得也牢固。

  “講好故事的前提是選好故事。”王雪超認為選故事應分三個層次﹕重要事件或人物注重評價﹐在價值判斷中消除疑惑﹐抵制錯誤思潮﹔一般事件或人物故事注重典型﹐從資料中尋找最具代表性的故事﹐增強課堂教學的新鮮感﹔個人故事注重共鳴﹐通過教師個人經歷﹐引發情感共鳴。比如在講“辛亥革命為什麼失敗”時﹐他選取了袁世凱﹑黎元洪﹑阿Q三個分別代表當時高層官僚﹑中層軍官和底層百姓的人物故事﹐引出辛亥革命不徹底的結論﹐達到了化繁就簡﹑通俗易懂的課堂效果。

  王雪超的思政課不是為了單純激發學生興趣講故事﹐那樣課堂就會淪為“故事會”。經過實踐﹐王雪超總結出講故事的3原則﹕有節奏﹑有細節﹑有分析。每15至20分鐘插入和內容相關的小故事﹐如同相聲抖包袱一樣﹐激起學生繼續聽課的興趣﹔故事有細節才會更形象﹑生動﹐讓學生有如身臨其境之感﹔最後還必須有分析﹐以故事為載體傳遞背後的道理。

  讓學生“愛上”思政課

  王雪超近幾年獲得了不少榮譽﹐但他最看重的還是學生的反饋──《中國近代史綱要》課連續6年獲“學生評教”第1名﹐許多已經畢業的學生遇到困惑時還會向他諮詢﹐一名學市場營銷專業的學生上了他的課後﹐準備考馬克思主義學院的研究生。

  每學期的最後一堂課﹐王雪超通常會讓學生用關鍵詞總結一學期的收穫。當看到許多同學寫下“價值觀”“信仰”“思辨”等詞語的時候﹐他都會感到作為思政課教師的“小小成就感”﹐“我希望用我的一點兒努力﹐讓學生們都‘愛上’思政課。”

  為了上好這門難度不小的課﹐王雪超在探索創新的路上﹐付出了許多精力和心血。從教學內容設計﹑課件製作到教學方法探索﹐哪怕是一則材料的取捨﹐一張圖片的選擇﹐他都精益求精﹑慎而又慎。“說真的﹐準備一學期的課程﹐不亞於我又寫了一篇博士畢業論文。”每一節45分鐘的課﹐背後凝結的是他400分鐘以上的教學準備。

  為增加課堂互動﹐最初王雪超讓學生上臺講課﹐但嘗試了一段時間後﹐他發現大多數同學因為不擅長課堂講授技巧﹐效果並不好。後來他又試著讓學生做微視頻展示﹐發現大家依然興趣不高。從去年開始﹐他開始讓學生們動筆──去年以“改革開放40年”為題寫家鄉的變化﹐今年則以“建國70周年”為題寫家庭故事。“許多學生寫的都非常好﹐有的寫姥爺家的院門從柵欄門﹑鐵門到智能門的變遷﹐有的寫自己祖輩父輩艱苦創業的故事﹐既生動又感人。”王雪超感覺自己“找到了大多數學生都能夠完成並且喜歡的一種互動方式”。

  思政課創新無止境。“今年召開的全國學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座談會﹐給了我們思政課教師很大的鼓舞﹐我一定要繼續努力探索﹐讓越來越多的青年學生愛上思政課。”王雪超對此很有信心。

  《光明日報》( 2019年07月11日 09版)

[ 責編﹕董大正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