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夜間經濟﹐如何點亮城市夜色﹖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夜間經濟﹐如何點亮城市夜色﹖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7-11 05: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經濟界面】

  光明日報記者 魯元珍

  夜色之下﹐城市燈火璀璨。繁華的步行街﹐來來往往的人群毫無倦意﹔夜場的影院和劇場﹐觀眾們興致高昂﹔酒吧聚會﹐朋友聚餐……隨著人們夜生活的日漸豐富﹐火熱的“夜間經濟”開始釋放它巨大的潛能。

  當前﹐我國夜間經濟正在崛起﹐方興未艾﹐各地紛紛抓住契機﹐推出鼓勵夜間經濟發展的政策﹐進一步促進城市消費增長。在這個過程中﹐如何突出城市文化特色﹐提高城市配套管理水平﹐創新豐富多元的夜間經濟業態﹐成為一道道值得思考的“命題”。

  1.豐富的“夜生活”釋放居民消費潛力

  今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傳統生活方式已經漸漸遠去﹐夜晚的購物﹑餐飲﹑旅遊﹑休閑娛樂﹑文化消費等構成了繁榮生長的夜間經濟。

夜間經濟﹐如何點亮城市夜色﹖

夜幕降臨﹐遊人在青島奧帆中心遊玩。新華社發

  年輕群體生活方式的變革使其成為夜間消費的“主力軍”。中國旅遊研究院的研究數據顯示﹐“80後”“90後”在夜間旅遊消費中的佔比分別達到40.0%﹑19.8%。對年輕人來說﹐一天忙碌的工作之後﹐夜晚是消解壓力﹑放鬆休閑的最佳時機──熱映電影的午夜場常常格外火爆﹔音樂劇﹑劇場演出大多安排在夜晚上演﹔越來越多的夜宵需求讓不少餐飲店作出了營業時間調整﹔主題樂園紛紛開啟夜場﹐將娛樂活動延伸到夜晚……這些生活方式的變化﹐讓夜晚成為拉動經濟消費的“黃金時期”。

  據統計﹐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夜間消費的比重早已佔到全天消費的50%以上。商務部相關報告顯示﹐60%的消費發生在夜間﹐大型商場每天晚上18-22時消費額佔比超過全天的一半。這一情況在24小時全天候營業的電商平臺上表現更為明顯﹐來自樂信旗下分期樂商城數據顯示﹐該平臺夜間即晩上7點至次日凌晨6點的下單金額佔全天下單額的36%﹐訂單主要集中在晚7點至11點﹐但即便是凌晨5點交易最低峰時也有0.3%的用戶在下單﹐而且夜間時段的平均客單價格要比白天高出三成左右。

  “深夜食堂”的興起形成了城市夜晚的一道風景﹐特色餐區的商戶們營業到深夜﹐滿足人們吃夜宵﹑夜間聚會的餐飲消費需求。酒吧﹑KTV﹑俱樂部等以夜間活動為主要業務的場所也蓬勃發展﹐成為更具社交屬性的休閑娛樂方式。遊客也在白天旅遊之餘﹐紛紛開啟了“夜間活動”──走上水濱的景觀步道﹐感受城市的生活文化﹔登上地標性建築﹐欣賞城市的夜景燈光﹔來到文化街﹑步行街﹐感受當地的特色美食。

  針對遊客們的“夜遊”需求﹐越來越多夜遊項目被推出。北京古北水鎮的星空夏季活動﹑上海的夜遊黃浦江﹑重慶兩江夜遊﹑西安的“大唐不夜城”﹑西雙版納的“瀾滄江湄公河之夜”都格外火爆。近年來廣受好評的山水實景演出項目將實景與燈光完美融合﹐成為遊客夜晚活動的佳選。2018年﹐驢媽媽帶有“夜遊”標籤產品的訂單數同比增長9.0%。

  夜間經濟正成為衡量城市活力和居民生活質量的重要指標。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付一夫指出﹐人們夜晚的消費熱情高漲﹐有助於擴大內需﹐釋放居民的消費潛力。同時﹐夜間經濟也為城市居民提供了更多就業崗位﹐帶動了相關行業的成長﹐促使城市不斷完善基礎設施﹑交通﹑公共服務。

  2.讓夜間經濟與城市文化深度融合

  夜間經濟也是一座城市生活文化的窗口。北京的三里屯﹑上海的新天地﹑南京的秦淮河﹑成都的春熙路……這些地方繁華熱鬧的夜晚已然成為一座城市的亮麗名片。無論是燈火輝煌的“夜上海”﹐獨具古典風情的秦淮河﹐還是韻味十足的天津曲藝﹐富有地方文化特色的夜生活讓人們領略到不一樣的城市魅力。

  然而﹐走過多個城市的人們會發現﹐我國大多數城市的夜間經濟尚未形成自己的特色﹐很多城市都有夜市﹐但大多都是賣相似的小吃和紀念品﹐業態相似﹐存在同質化發展的問題。

  中國旅遊研究院院長戴斌指出﹐發展夜間經濟應充分挖掘本地夜間休閑資源﹐結合自身文化特點﹐打造休閑娛樂項目﹐如天津的相聲曲藝文化﹑蘇州的評彈文化等。夜間經濟要與城市歷史文化深度融合﹐體現城市的文化底蘊﹐打造城市特色品牌﹐為居民和遊客提供差異化﹑多元化的夜生活。在中國旅遊研究院對遊客夜遊體驗需求的調查中﹐文化節市活動﹑文化場所參觀等活動佔比位居前列﹐這也說明夜間經濟在提昇特色文化優勢方面有很大發展空間。

  目前﹐不少城市正在為提昇夜間經濟文化內涵﹑塑造具有城市文化特色的夜間體驗項目進行探索。在哈爾濱﹐五彩的冰燈讓夜間冰雪旅遊項目成為城市招牌﹔廣州結合自身的夜茶文化﹐推動了夜間休閑餐飲的發展﹔在海河之濱的天津﹐“夜遊海河”“夜賞津曲”“夜購津貨”等多元化夜間消費品牌日漸火爆﹔在成都﹐夜遊武侯祠﹑金沙太陽節﹑夜遊草堂等活動將歷史文化和生活文化結合起來﹔濟南市則以“老街巷”為吸引元素﹐發展夜間曲藝演出﹑文化博物館﹑非遺傳承人工作坊等“打卡”景點。

  更多夜間經濟的豐富業態正撲面而來﹕深夜影院﹑深夜劇場﹑深夜書店﹐以及音樂俱樂部﹑美術館﹑博物館的夜間場等﹐可以滿足居民的精神文化消費需求。如北京﹑長沙﹑杭州等地推出的“夜宿博物館”活動﹐將夏令營和親子游結合﹐深受孩子們的喜愛﹔夜晚燈火通明的三聯韜奮書店﹐也成為一個現象級的“城市風景”。發展夜跑﹑健身﹑競技等項目﹐可以引導居民走出家門參加體育活動﹐西安的城牆周邊夜跑已成為大量夜跑愛好者“熱身”的最佳選擇。

  3.做強做優離不開規範化發展

  儘管部分城市的夜間經濟發展已經頗有特色﹐但總體上﹐我國夜間經濟發展目前仍處於起步階段。相對於不斷生長的旺盛需求﹐大多數地區尚不具備發展夜間經濟的條件和能力﹐消費場景相對匱乏﹐夜間經濟業態並不豐富。

  “目前我國城市夜間經濟多以餐飲﹑購物為主﹐企業相關投資﹑產品和服務供給數量等仍較白天有很大差距﹐需要相關政策引導和扶持。”戴斌指出。中國貿促會研究院國際貿易研究部主任趙萍認為﹐我國夜間消費結構需要進一步優化﹐逐漸由商品消費向服務消費昇級。

  近年來﹐看到夜間經濟的巨大潛力﹐各地紛紛推出支持夜間經濟發展的政策文件。2017年年底以來﹐先後有南京﹑天津﹑上海﹑濟南等城市發佈了推進夜間經濟發展的實施方案﹐積極佈局城市發展夜間經濟功能區域﹐促進多種消費業態發展﹐同時也推出了環境改造﹑亮化工程﹑增加休閑配套﹑加強公共服務配套等措施。

  與蓬勃發展的經濟相比﹐也有一些當地居民對夜間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較為擔憂。如在喧鬧的酒吧街等地﹐噪聲﹑光污染的問題可能對周邊市民的休息造成影響﹔夜市的垃圾處理﹑食品衛生存在管理是否能到位的問題﹔還有不少市民擔心安全﹑消防等方面的隱患﹔夜晚出行的人們可能遭遇“打車難”“停車亂”等問題……這些因素無疑都對城市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中國旅遊研究院調查顯示﹐在限制遊客夜間體驗的因素中﹐受訪者擔心安全問題佔比49.4%﹐擔心夜間交通不便的佔比25.8%。

  對此﹐專家指出﹐除了商家相應延長營業時間外﹐基礎配套設施﹑公共服務也需要配合到位﹐更需要交通﹑消防﹑公安以及市場監管等各部門的聯合推動。如開通更多夜間交通公交線路或延長公交運營時間﹐適當延長垃圾清運時間﹐增設安全巡邏﹐嚴格監管食品安全﹑商品價格等﹐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

  借鑒國際上已有經驗﹐濟南和上海出臺的政策文件中都提出了建立“夜間區長”和“夜間生活首席執行官”的制度﹐分別由各區分管區長和有相關行業管理經驗的人出任﹐統籌和管理夜間經濟的發展。同時﹐各地也要求科學規劃城市功能片區﹐打造夜生活集聚區﹐形成具有地標性的品牌區域﹐盡量不擾民。

  在各地不斷打造多形式夜間消費新業態的嘗試下﹐城市的夜晚不再是一座靜悄悄的“睡城”﹐絢爛多彩的夜色讓城市煥發出新的活力。

  《光明日報》( 2019年07月11日 11版)

[ 責編﹕董大正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