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創造符合時代精神氣質的文藝精品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創造符合時代精神氣質的文藝精品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11-06 07:14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新時代‧新創作‧新文論】

  作者﹕孫學峰(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

  在五年前舉辦的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文藝工作者應該牢記﹐創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務﹐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靜下心來﹑精益求精搞創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糧奉獻給人民。這是對文藝工作者的諄諄囑托﹐也是殷切期望﹐明確了文藝工作和文藝工作者的中心任務。

  優秀作品是衡量作家藝術家和一個時代文藝成就的重要坐標。創造文藝精品是文藝工作者的基本職責﹐也是神聖使命。就像評價一個農民的勞動成果﹐關鍵是看他種的莊稼長勢如何﹑收成如何﹐評價一個文藝工作者的藝術成就﹐關鍵是看他的作品成色如何﹑品質如何。以作品說話﹑以優秀作品說話﹐這是作家藝術家的本分所在﹐也是底氣所在。

  紮根生活是文藝精品誕生的必由之路

  文藝精品不是“一不小心”﹑抱著玩兒的心態就可以造就的﹐也不是僅憑靈感滾滾而來就可以催生的。好的作品是從生活的土壤之中拔節生長出來的﹐是對人民偉大實踐﹑偉大創造進行提煉和昇華促成的。所以說﹐文藝創作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還是紮根人民﹑紮根生活。文藝工作者祗有深入生活﹑感受生活﹐捕捉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凝聚生活中蘊含的樸素道理﹐才能讓文藝作品成為有源之水﹑有本之木﹐也才能反過來服務于生活﹑作用於生活﹐引發廣大人民群眾的情感共鳴﹐為社會提供思想動力和精神滋養。

  被評為“改革先鋒”“最美奮鬥者”的作家路遙說過﹕“為了保持生活的逼真感﹐常選擇在和作品很相似的環境中寫作﹐這樣可以隨時將作品的細節帶到環境中去印證﹐需要的時候可以立即到生活中去補充。”他舉例說﹐寫作中篇小說《人生》時﹐他住在陝北一個小縣城的招待所﹐出城就是農村。有一天晚上﹐他正好要寫德順爺帶著加林和巧珍去縣城拉糞的片段。為了逼真地表現這個情節﹐他當晚一個人來到城郊的公路上﹐走了很長時間﹐然後回到書桌旁﹐直接將剛才捕捉到的鮮活印象融入作品之中﹐“這比想象得來的印象更新鮮﹐當然也更可靠”。《人生》是路遙的代表作之一﹐是盤點新時期文學創作無法繞開的一部作品﹐“高加林”這個名字代表著一個群體﹐甚至已經成為一個社會現象﹐引發持續關注和討論。而路遙的創作過程充分表明﹐好的作品從生活現場中來﹐是帶著現實生活體溫和氣息的﹐同時好作品之所以“好”﹐還在於作品重新回到生活中﹐其成色和質地能經受住生活現場的嚴格檢驗。通過這樣的來回和反復﹐作品才立得住﹑站得穩﹑傳得遠。

  在繪畫領域﹐寫生作為記錄畫家個人感受和藝術構思最為有效的手段﹐成為古往今來畫家們的一項基本功課。傅抱石對寫生有著獨特的感受﹐並總結出“游”“悟”“記”“寫”四個步驟。“游”﹐即深入﹑細緻地觀察生活﹑醞釀立意﹑激發熱情﹔“悟”﹐也就是透過外在的紛繁蕪雜﹐實現由表及裡﹑去蕪存精﹐思考應該畫什麼﹑強調什麼﹑表達什麼﹔“記”是指必要的記錄﹐儘管不求形式上完整﹐但需要速寫其形象﹐描繪其特徵﹔“寫”﹐則是將生活中的優美情趣﹑深刻意境和高尚主題通過筆墨表現出來。20世紀60年代﹐他帶領寫生隊伍﹐到祖國各地飽覽大好河山﹑體味風土人情﹑緬懷歷史勝跡﹐領略新中國社會主義建設的成就﹐為期三個月﹐行程兩萬三千里。在革命聖地延安﹐他以寶塔山為中心﹐從多個角度精心速寫﹐經營多幅草稿﹐最終完成《延安》圖卷﹐以半俯瞰的角度﹐生動展現陝北黃土高原遼闊﹑壯美的風光和偉岸﹑磅礡的精神品相。

  文藝創作的基本道理是相通的﹐不論是何種藝術門類﹐也不論是哪個時代。在長期的書法教育教學中﹐歐陽中石總結出“作字行文﹐文以載道﹐以書煥採﹐切時如需”的創作理念。多年以來﹐他勤勤懇懇﹐認真體察生活﹑感悟自然。在老家泰安﹐他感嘆于泰山拔地而起的高大﹑巍峨﹐傾心于樹木的豐茂﹑蔥鬱﹐也深刻認識到它自古以來作為五嶽之首的獨特象徵意義﹐命筆寫下“青松鬱鬱千年翠﹐碧岳蒼蒼萬世尊。立地橫空擎日月﹐支天轉斗俯乾坤”的《泰山頌》。2013年﹐他從歷年歌頌大好河山﹑國賢志士的詩作中精選《時代頌》《泰山頌》《長城頌》等九篇輯成《中華頌》﹐然後創作成書法作品﹐謳歌新時代的風貌﹐表達對祖國﹑人民的深厚摯愛之情。由於這部作品基於作者的親身感受﹐又生長在時代的新鮮空氣中﹐一經問世就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

  這些都充分證明﹐有火熱的現實生活打底子﹐文藝作品就有了根基﹐有了來源﹐有了氣色﹐有了魂魄。

  力戒浮躁﹐敢下苦功夫

  文藝表達最忌諱的就是直接的吶喊和生硬的說教。每一個文藝門類都有一整套成熟的技術表現體系﹐藝術家需要長期沉浸其中﹐經過刻苦訓練和細心揣摩﹐才能確保文藝作品傳情達意的準確﹑妥帖﹑雅致和蘊藉。那些不關創作本身的無聊表演與炒作﹐那些不加節制的人情吹捧﹐在強大的時間長河面前必將黯然失色﹐唯獨留下那些安靜﹑踏實﹑苦乾的身影。

  京劇表演藝術家奚嘯伯一直用功頗勤。如果條件允許﹐他堅持每日清晨﹐從北京安定門二條的家到安定門外的護城河邊喊嗓子。冬天﹐如果遇上大雪﹐他還會帶上一把笤帚﹐自安定門邊掃邊喊﹐一直走出十三個城垛子﹐再掃著雪走回來。所以﹐曾經流傳這樣一個說法﹕北京城安定門外往東第十三個城門垛子的一塊磚﹐都被奚嘯伯喊得凹進去一塊。直到晚年﹐他早起刷牙時﹐仍會把腿放在痰盂旁邊耗一會兒來鍛煉腿功。從一個藝術家畢生對自我近乎苛刻的追求中﹐可以看到他的藝術情懷和對藝術生命的珍愛。

  真正的文學創作也需要持之以恆的辛勞與付出。作家李洱的長篇小說《應物兄》﹐有80多萬字﹐他前後足足寫了13年。2005年春他就開始動筆﹐當時住在北大西門的暢春園﹐每天寫作8小時﹐進展頗為順利。但由於生活變故被迫中斷創作。他說自己多次想過要放棄﹐但最終還是堅持了下來﹐“在後來的幾年時間裡﹐我常常以為很快就要寫完了﹐但它卻仿佛有著自己的意志﹐不斷地生長著﹐頑強地生長著”。《應物兄》成功獲得第十屆茅盾文學獎﹐這是對作家為奉獻文藝精品保持不懈鬥志的犒勞﹑安慰與敬意。寫作是一項體力活﹐更是向精神高地進發的艱辛跋涉。

  在具體的文藝創作過程中﹐作家藝術家還需要對作品進行精心的構思﹑細緻的斟酌和仔細的修改﹐以實現脫胎換骨的效果﹐甚至是鳳凰涅槃式的提昇。同時還需要通過對生活的深入理解﹐來嫻熟地運用自己掌握的基本技能。為了達到這一目的﹐有時會表現得近乎執拗和苛刻。在電影《中國女排》中﹐演員鞏俐飾演主教練郎平。為了真實呈現出郎平的個性和神態﹐鞏俐堅持到訓練場感受女排精神﹑領略賽場氛圍﹐以貼近﹑貼近再貼近的方式﹐觀察郎平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不僅力求形似﹐還努力追求神似。如果稍有心得﹐還細心地做筆記﹐為自己在鏡頭前的表演積累素材﹑定下基調。鞏俐的創作態度贏得一片點讚﹐讓人對這部尚未上映的電影充滿期待。文藝工作者就應該走正途﹐敢於拿出時間﹐耐得住寂寞﹐甘於下苦功夫﹑硬功夫﹑笨功夫﹐把生活規律和藝術規律摸准﹑摸透。

  志存高遠﹐勇攀文藝“高峰”

  優秀的文藝作品﹐要麼使人激昂﹐要麼使人怡悅﹐要麼使人深思﹐重在發掘積極向上的正能量﹐體現個人的健康生活﹑高尚節操和理想追求﹐強調人﹑自然與社會的和諧共生和持續繁榮﹐激勵國家﹑民族的進步與正義事業﹐表現人對自身﹑宇宙萬物的終極關懷。

  要實現這樣的宏偉目標﹐作家藝術家應該具備豁達的境界襟懷和高遠的理想志向。清代詩評家沈德潛說過﹕“有第一等襟抱﹐第一等學識﹐斯有第一等真詩。”“第一等襟抱”與“第一等學識”﹐是創造文藝精品的支柱和根基﹐讓文藝創作過程始終能保持正確的方向﹐擁有一個明亮的未來。

  其實﹐這裡說的是文藝作品的立意問題。“意”儘管產生於寫作之前﹐卻是在創作過程中逐步確立﹑明晰和提昇起來的。優秀文藝作品﹐都著力反映生活的本質和主流﹐遵循自然和社會發展規律﹐更加深刻地指引歷史的前進方向。身處新時代的作家藝術家﹐理當用心用情用功凝視我們身處的這個時空﹐以深厚的思想底蘊和高超的藝術創造﹐生動書寫人民的火熱生活﹐一鼓作氣﹐精雕細琢﹐為民族寫史﹑為時代立傳﹑為人民放歌﹐致力於創造符合時代精神氣質﹑彰顯出信仰之美與崇高之美的文藝精品﹐勇攀文藝“高峰”﹐實現藝術理想與人生理想的完美結合﹐追求個人價值和社會價值的高度統一。

  《光明日報》( 2019年11月06日 14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