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讓中小學教師潛心教書﹑靜心育人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讓中小學教師潛心教書﹑靜心育人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11-28 02:59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光明時評】

  作者﹕閻岩(媒體評論員)

  據報道﹐近日﹐在教育部新聞通氣會上﹐教育部教師工作司相關負責人表示﹐國家將出臺有關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意見。立德樹人﹑教書育人是中小學教師的主責主業﹐嚴格清理規範與中小學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讓中小學教師潛心教書﹑靜心育人﹐是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的題中應有之義。

  從給學生減負到給教師減負﹐這一教育減負政策的變化﹐反映出黨和國家對教育的高度重視﹐在回應民眾關切的同時﹐遵循教育規律﹐引導和規範學校教育主體責任不斷回歸。從學校教育的內部系統來說﹐它是“教育主管部門─學校─學生─教師”各要素共同構建的教育結構體系﹐施教者和受教者在教育實施過程中是一對直接作用關係﹐教師負擔過重﹐尤其是與教育教學無關的負擔過重﹐難免會對學生產生影響。有樂教﹐才有樂學。一位壓力山大﹑心情糟糕的教師﹐很難教出心情愉悅的學生。因此﹐教育減負﹐不祗是對學生減負﹐教師也需要減負。當然﹐減負減的是不合理﹑不規範﹑不必要的負擔﹐而非崗位職能和職業責任﹐也不是對職業道德﹑職業素養要求的放鬆。

  稍作思考﹐我們不難找到造成教師負擔過重的根源。一是公眾對教育﹑對教師的關注和期待越來越高﹐已經超越和掩蓋了教育職能和教師職責﹐這是造成學校和教師隱性心理負擔﹑責任壓力的重要因素。二是一些地方教育主管部門管理失度﹐營造良好教育環境的辦法不多﹐限制性﹑約束性措施出臺頻繁﹐放大了教育的職能範圍和教師的職責邊界﹐當服從長官意志取代了服從教育規律﹑服從教育制度時﹐教師不得不操與教育無關的心﹑做與教育無關的事。三是一些政府部門以“負責”之名行“避責”之實﹐一方面讓“防患於未然”成為一種冠冕堂皇的繁縟形式﹐另一方面使學校和教師在頻繁的被動應付中逐漸失卻了教育職責。

  學校教育的公益性決定了學校並非託管機構或者企業單位﹐教師並非全職保姆或者兼職父母﹐並不承擔全部責任和無限責任。我們的教育從來沒有忽視過教育對象﹐但如果不顧及教育主體責任者──學校和教師的承受力﹐生搬硬套“一切為了學生﹐為了學生的一切﹐為了一切學生”的理念﹐勢必會造成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之間正常教育關係的斷裂。“為孩子負責”﹐本無可厚非﹐但是家長為了孩子就時刻緊盯不放﹐管理部門為了孩子就動輒檢查督導﹐說到底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負責”。這種對教師的不信任﹑不放心﹐反倒是對教育的不負責任﹑對孩子的不負責任﹐表面上看是對教育教學秩序的負面影響﹐實質上說是對教育制度和基本規範的挑戰。

  教育有法亦有規﹐教師有法亦有規。教育是心與心碰撞交流的過程﹐學校是放“心”的地方﹐良法善治是“放心”的保障。科學的學校教育秩序﹐是以科學的“制度”說了算﹐亦如交通管理﹐交規在那裡﹐人車自然各行其道﹐即便車水馬龍也能井然有序﹐即便有擁堵違章也能疏導有方。意見的出臺﹐與其說限制的是與教育無關的事權﹐不如說是對教育法規﹑制度的有效維護和保障。把教師當成萬能者﹐把學校當成萬花筒﹐施以無限責任﹐不但不會結出滿天桃李﹐還有可能會適得其反﹐背離教育的初衷﹐偏離教師的主業主責。祗有給教師清淨﹐還校園寧靜﹐方能讓教師堅守為黨育人﹑為國育才的初心﹐擔負立德樹人﹑教書育人的使命。

  《光明日報》( 2019年11月28日 02版)

[ 責編﹕曾震宇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