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駱清銘﹕希望盡快啟動中國腦計劃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駱清銘﹕希望盡快啟動中國腦計劃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11-30 03:14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光明訪名家】

  光明日報記者 王曉櫻

  周日下午4點﹐記者如約來到海南大學。見到駱清銘時﹐他剛結束上一場活動﹐神情略顯疲憊。他親切地跟記者打招呼﹐並一再為晚到一會兒表示歉意。旁邊的老師解釋說﹕“校長從中午忙到現在﹐一直沒休息。”

駱清銘﹕希望盡快啟動中國腦計劃

  駱清銘近照 資料照片

  見有攝像機﹐駱清銘把剛摘下的領帶又拿出來﹐笑著問﹕“要不要帶上﹖我也不懂﹐聽你們的。”氛圍一下變得輕鬆﹑隨和。

  “任校長後對自己科研影響不小”

  11月22日中國科學院公佈了2019年新增院士名單﹐海南大學校長﹑教授駱清銘當選生命科學和醫學學部院士。

  說到這次當選院士﹐駱清銘說﹕“這是對自己20多年科研工作的肯定﹐同時也是一種責任。”駱清銘今年53歲﹐湖北蘄春人﹐生物影像學家。20世紀90年代﹐從事光電子研究的駱清銘在美國留學期間﹐在世界上首次用近紅外光學的方式成像檢測出了腦的活動﹐所發明的技術獲得了美國專利。1997年﹐駱清銘放棄國外優越的條件回到母校華中科技大學。2018年9月正式到海南大學任校長。

  “行政上﹐我從來沒有刻意去追求過。原來在華中科技大學做院長﹑副校長﹐我都是最後一個知道。從內心來說我更願意做一個學者﹐去培養學生﹐去做科研。我也不知道自己適不適合做校長﹐我祗能說盡力﹐人家說你行﹐我就盡力去做﹐按自己的方式去做﹐但我不會刻意為了做校長而做校長。”駱清銘說。

  他說﹐到海南大學任校長一職後﹐對自己的科研工作影響不小。“到海南已14個月﹐回武漢的實驗室僅7次﹐我們笑稱現在科研是業餘工作﹐因為祗能利用周末﹑節假日和晚上來做。上班時間全部用在行政上了﹐甚至還不夠。”

  “我每天都吃學生食堂”

  一路走來﹐駱清銘說自己一直堅持一個理念﹐那就是用心盡力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在海南大學這一年多﹐他說自己也是用盡了全力﹐每天都在想著怎麼把學校辦好。

  “我首先儘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瞭解這所學校。深入調研後我們提出﹐要實行綜合改革﹐建立一系列規章制度﹐優化現有的體制機制。現在取得了初步成效﹐大家達成了共識。”駱清銘表示。

  一方面建章立制﹐另一方面駱清銘以人為本﹐改革了一些比較僵化的政策。“祗要是符合規定的﹐就要人性化操作﹐為學生創造更為寬鬆的成長環境。”有一位學生因為申請專利時間晚了一周﹐在6月30日前學分沒拿到﹐結果沒拿到畢業證。學生拿到專利後找駱清銘反映情況﹐駱清銘立即找相關職能部門核實﹐並表示﹕這一規定需要修改﹐不能因為學生拿專利晚了一周﹐就不給畢業證﹐這會耽誤學生的。

  有學生畢業前發表論文數量不夠﹐沒有達到畢業條件﹐1個月後﹐論文發出來﹐又達到了畢業條件﹐可學位評定委員會會議要半年後才召開。駱清銘就挨個給老師做工作﹕“學生條件達到了﹐各位老師就辛苦一下﹐提前召開會議授予學位﹐這半年時間會影響孩子就業﹐他等不起。”

  而那些因為違規受處分的學生找駱清銘求情時﹐他從不網開一面。

  為瞭解學生所思所想﹐駱清銘祗要在海口﹐每天都會去學生食堂吃飯﹐學校幾個食堂他幾乎吃了個遍。他說﹕“我一到食堂就跟學生聊天﹐大家從生活聊到學習﹐有學生說熱水器不好用﹐有學生反映小語種少﹐我都一一交代辦公室去對接落實﹐盡可能去幫助學生。”

  為了方便學生見校長﹐駱清銘擬讓學校開發一套預約系統。“面對全校所有學生開放﹐祗要想見校長﹐就登錄系統預約。我有時間了就讓辦公室按照預約名單的先後順序給學生打電話﹐學生有時間就過來﹐學生如果那天沒時間﹐沒關係﹐等下次機會。”駱清銘說。

  談及這樣做的目的﹐駱清銘表示﹕“大學沒必要那麼行政化﹐我認為校長就是做服務工作的﹐要及時瞭解師生的需求﹐要讓師生能感受到學校對他們的關心﹐同時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為廣大師生提供幫助和支持。”

  “將在海南建實驗室實行錯位發展”

  說到自己的專業──生物醫學工程﹐駱清銘非常興奮﹐他說﹕“前幾年我們研發了一套設備﹐它可以把老鼠腦子裡面的每一條神經元﹐每一根血管都清晰地展現出來﹐繪製出鼠腦圖譜。”這套顯微光學切片斷層成像系統﹐于2010年底發表在《科學》雜誌上﹐並入選2011年度“中國科學十大進展”。

  “目前正在對更高級﹑更複雜的靈長類動物發起挑戰。海南自然條件優越﹐非常適合猴子的生存﹐下一步我們將針對海南的特色﹐在海南大學建立一個實驗室﹐與在武漢和蘇州的實驗室區別開﹐實行錯位發展﹐進行生物影像學靈長類動物的研究。同時利用海南特色﹐開展對海洋生物的研究。”駱清銘表示。

  “我們最終的夢想是做出人腦圖譜﹐這對促進兒童教育﹐推動人類對抑鬱症﹑帕金森﹑老年痴呆症等腦疾病的診斷治療都具有重要意義。”駱清銘說﹐繪製精細的人腦圖譜在技術層面沒有根本性障礙﹐主要面臨的是經費和機制方面的制約。

  “我們期待國家能夠像研製‘兩彈一星’一樣﹐盡快啟動中國腦計劃。目前這方面研究﹐我們還有若干個點走在國際前列﹐如果拖的時間一久﹐就真的是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駱清銘說。

  《光明日報》( 2019年11月30日 01版)

[ 責編﹕曾震宇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