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國際戲劇節﹐大小涼山皆為舞臺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國際戲劇節﹐大小涼山皆為舞臺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12-02 03:29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光明日報記者 周洪雙

  “山湖之間﹐你我有戲。”為期12天的首屆中國西昌‧大涼山國際戲劇節1日在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落下帷幕。8個國家﹐300多場演出﹐數十場論壇﹑學術交流和戲劇工坊﹐在邛海邊上次第展開﹐整個城市都沉浸在戲劇節的濃厚氛圍中。

  大涼山國際戲劇節﹐由濮存昕﹑吉狄馬加﹑廖昌永﹑阿來等23位中外文藝家共同發起﹐旨在通過戲劇展演﹑戲劇孵化﹑戲劇教育﹑戲劇旅遊﹑戲劇生活五大著力點﹐實現戲劇創作﹑戲劇欣賞的社會化和大眾化。

  “通過戲劇節﹐我們請來了全世界最優秀的劇團﹑最優秀的藝術家來這裡演出﹐吸引更多的戲劇愛好者來到西昌﹑來到大涼山。”濮存昕說。

  把戲劇送到群眾家門口

  戲劇節期間﹐共有來自8個國家的300多場戲劇在火把廣場﹑聽濤小鎮﹑建昌古城等全城各地展演﹐觀眾每天都有看不完的戲──既有《蘭陵王》《安魂曲》《原野》等國內外知名的經典戲劇﹐也有《反求諸己》這樣的新昆劇﹐還有《誰是麥克白》等實驗戲曲。以色列默劇《石頭》在露天劇場演出﹐觀眾席地而坐﹐跟著戲劇回顧了一段真實的歷史。

  “第一次在家門口看到這麼多戲劇﹐驕傲又滿足。”西昌市民陸強說。

  區別于中心城市殿堂劇院的戲劇呈現﹑小眾精英的戲劇消費﹐以及小眾先鋒的戲劇表達﹐大涼山國際戲劇節的宗旨是“回歸與凝望”﹐希望回歸戲劇初心﹐凝望生命本真﹐實現戲劇創作的社會化和消費體驗的大眾化。

  戲劇節的眾多發起人將目光鎖定在大涼山這個中國最貧困的地區之一﹐就是要讓戲劇走出深閨劇場﹐走進普通群眾。戲劇節發起人之一﹑日本鳥之劇場創始人中島諒人說﹕“觀賞戲劇並且通過戲劇給一個社區帶來活力﹐是舉辦戲劇節的價值所在﹐必須將它表達出來並推廣。”

  本屆戲劇節是一個全民狂歡的節日﹐街頭也成為舞臺。民族歌舞﹑街頭巡演﹑彝族年集市﹑彝家千人宴﹑非遺工坊等活動同期舉行﹐為市民和遊客帶來了多元的文化體驗。

  “我感覺大涼山國際戲劇節是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的﹐因為你們讓市民也參與到了節日的發展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戲劇協會總幹事托比亞斯在西昌看到很多人走進劇院﹑走進廣場去欣賞戲劇﹐看到整個城市都沉浸在戲劇節的氛圍裡﹐他很受觸動。

  托比亞斯說﹐戲劇等所有表演藝術都是屬於各行各業的人們的。他認為﹐大涼山國際戲劇節是一個純粹的戲劇節﹐在大涼山這樣一個不太發達的地區﹐表達出了戲劇的本真﹔同時﹐通過舉辦戲劇節﹐也給大涼山帶來更多的人流﹑知名度﹐讓涼山有更新﹑更好地發展。

  續寫“大涼山文化現象”

  戲劇節期間﹐民族歌劇《彝紅》作為東道主涼山出品的重點劇目﹐迎來了第100場演出。這場再現“彝海結盟”﹑再現“彝紅”情深的民族歌劇﹐既詮釋了紅色經典﹑弘揚了主旋律﹐又融合了獨特的彝族藝術魅力和濃郁民族風情﹐讓觀眾為之震撼﹐全場觀眾起立鼓掌﹐掌聲經久不息。

  “這是我第一次觀看《彝紅》﹐這是一次震撼的演出。”以色列駐成都總領館副總領事崔梧蕤說﹐《彝紅》讓他對“彝海結盟”的故事印象深刻﹐他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夠觀看到這部優秀的民族歌劇。

  作為涼山州首部本土原創歌劇﹐《彝紅》在2014年創排﹑首演﹐早已榮登國家大劇院﹑中央黨校禮堂﹐並在全國進行巡演﹐一直維持高熱度﹑高人氣和高口碑。編劇李亭是大涼山國際戲劇節的發起人之一﹐她說﹐大涼山有豐富的少數民族文化和獨特的自然地理環境﹐有適宜文藝創作的肥沃土壤。

  這也是眾多發起人的共識。濮存昕說﹕“涼山本地擁有豐富的少數民族文化和自然資源﹐當地的少數民族群眾能歌善舞﹐他們保持良好的原生態生活已成為當代中國文藝創作的沃土。對世界來說﹐這種文化有著獨特的吸引力。”

  今天﹐大涼山已經是中國民族文化藝術的高地之一﹐14個世居民族保存良好的原生文化成為當代中國文藝創造的豐厚寶藏。中國美術界﹑攝影界許多經典作品誕生於涼山﹐涼山民族歌舞享譽全國﹐涼山的音樂﹑影視﹑文學﹑舞臺藝術作品源源不斷﹐如電影《我的聖途》﹑電視劇《彝海結盟》《索瑪花開》﹑中美音樂劇《當愛》等﹐“大涼山文化現象”已經成為業內關注的熱點。

  戲劇節歷時12天﹐300多場活動吸引了大批國內外藝術家和藝術愛好者前來感受涼山風采﹑體驗戲劇魅力﹑尋找創作靈感。涼山文旅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不同的文化在這裡碰撞交流﹐精彩的劇目在這裡激情上演﹐不僅讓涼山本土文化藝術得到集中展示﹐更為“大涼山文化現象”續寫了新的篇章。

  涼山戲劇未來可期

  在大涼山國際戲劇節重磅活動戲劇盛典上﹐濮存昕和孩子們一道說起了繞口令﹐孩子們還唱起了彝族原生態民歌。“看到那麼小的孩子們﹐努力完成那麼精彩的一次舞臺表演﹐這讓我感動落淚。”托比亞斯說。

  放眼全球﹐年輕受眾的流失﹐是戲劇藝術正面臨的困境。在本屆戲劇節上﹐與會專家驚喜地發現﹐演員和觀眾都有很多年輕的面孔。俄羅斯波羅的海大劇院藝術總監瑪麗娜‧貝利亞耶娃說﹕“我特別高興看到了很多年輕的觀眾﹐因為我們所做的事情都是為了你們﹐而且以後這些事情要由你們來做。”

  “他們的專注和投入﹐他們的活力和熱情﹐讓我在他們身上看到了涼山戲劇的明天。”托比亞斯說﹐大涼山國際戲劇節要看重年輕人市場﹐在創作戲劇的時候﹐要將他們這個群體放在首位﹔同時﹐要做好教育和引導﹐幫助年輕人學會如何去理解和欣賞戲劇﹐要讓他們懂得舞臺上正在發生的事情﹐讓他們融入戲劇之中。

  戲劇節期間﹐一場懇談會在西昌舉行﹐來自上海音樂學院﹑武漢音樂學院演藝學院﹑四川大學藝術學院﹑四川音樂學院﹑雲南藝術學院戲劇學院等全國知名藝術高校的負責人紛紛表示﹐十分樂意推動學校教育資源的分享與轉化﹐助力涼山州藝術教育高水平發展。

  隨著懇談會交流的深入﹐與會人員達成了共識﹕要努力實現地方藝術實踐與高校藝術教育之間的互動與轉化﹐將文藝作品創作積極融入高校藝術教育中﹐高校要為民間藝術的傳承搭建平臺﹐培養富有激情和創造力的藝術人才﹐從而使民間藝術資源的挖掘應用和傳承保護與高校藝術教育之間形成雙贏的局面。

  涼山州教育和體育局負責人表示﹐大涼山有十餘個世居的能歌善舞的少數民族﹐群眾中很多有表演藝術天賦的人才亟須挖掘和培養。本土藝術實踐和高校教育資源的互動與合作﹐必將助力涼山戲劇的發展﹐涼山戲劇未來可期。

  《光明日報》( 2019年12月02日 04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