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田野考古中走出來的學問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田野考古中走出來的學問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12-02 03:29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學者手記】  

田野考古中走出來的學問

──在夏商考古中辨識商代早期和夏代甲骨文

李維明(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館員)

  甲骨文發現與研究經歷120年學術歷程﹐經幾代學人傳承﹐以甲骨文與殷商史為主要研究對象的甲骨學進入全面發展﹑深入研究時期。

  1928年以來的殷墟科學發掘﹐不僅增加了甲骨文材料﹐而且為甲骨學研究提供了地層和共存遺物等參照依據。北京大學教授鄒衡認為﹐考古發掘出土的古文字屬於考古學文化遺存﹐應看作考古材料分化出來的古文字材料。

  鄒衡先生是著名的考古學家。20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我有幸跟隨鄒衡先生讀研究生﹐學習夏商周考古。鄒衡先生十分重視田野考古。他先後安排我在山西省曲沃縣天馬─曲村﹐河南省密縣曲梁﹑鄭州岔河﹑固始平寨古城﹑方城八里橋﹑淅川雙河鎮等遺址參與田野考古調查與發掘﹐接受嚴格的田野考古基礎訓練。上世紀90年代初﹐我受鄒先生指派在鄂豫皖三省交界地域歷時424天﹐行程約10500公里﹐察看340處遺址出土的陶器標本﹐對三處遺址小規模發掘﹐為我日後的考古學術研究奠定了良好基礎。

  鄒衡先生還要求學生學習古文字﹐多讀一些中國古代文獻﹐尤其是漢晉以前的古代文獻。他在讀研究生時﹐受張政烺老師的影響﹐對甲骨文﹑金文下了很大的功夫﹐甚至想終身從事甲骨文研究﹔受顧頡剛先生古史辨的影響﹐讀了大量古代文獻。由此可以瞭解到他在夏商周考古研究中能夠熟練運用古文字和古代文獻材料的原因。

  在夏商周考古研究領域﹐我對鄭州青銅文化研究投入精力最多﹐取得一些研究成果。重要的學術收穫是在鄭州二里崗出土的牛肋骨刻辭中補識出一個“乇”字﹐為鄭州商城是商代第一都──乇(亳)都找到商代早期甲骨文證據。鄭州商城遺址出土16件骨刻字符﹐把商代甲骨文的時代上限從商代晚期的殷墟文化前推至商代早期的二里崗文化。

  二裡頭文化早於二里崗文化﹐年代進入文獻記載中的夏代。對於二裡頭文化﹐我做過一些田野考古發掘和研究﹐曾經在鄭州岔河遺址齊腰深的蒿草中逐段觀察斷崖剖面﹐找到二裡頭文化四期與二里崗下層直接疊壓打破的地層單位。根據其中包含陶器類的統計﹐判斷二裡頭文化與二里崗下層屬於不同性質的考古學文化。

  二裡頭文化有沒有文字﹐這是學界關注的一個重要問題。我在二裡頭文化遺存材料中發現5件骨刻字符﹐由於材質﹑施灼﹑字符造型與鄭州早商文化﹑安陽晚商文化同類骨刻辭傳承關係明顯﹐其性質當屬甲骨文字。其中密縣黃寨遺址二裡頭文化牛肩胛骨刻辭中有一個字形從目(或頁﹑首)﹐從又(手)﹐我試讀為“夏”﹐為二裡頭文化是夏文化的學術論斷添加了文字例證。二裡頭文化甲骨文的發現﹐將甲骨文出現的時代上限由商代早期進一步前推至夏時期。

  考古學是以古代人類文化遺存為研究對象﹑探討古代社會歷史的一門學科﹐這一學科性質決定了考古學研究立足於實物﹐講求真憑實據﹐務實求真。研究應從微觀基礎起始﹐逐步走向宏觀大勢。商代早期甲骨文上的“乇”字和夏代甲骨文出土後﹐分別經歷50年和17年才被學者注意到﹐這一事實說明﹐雖然科技手段﹑學科理論﹑團隊合力能夠為相關學術研究提供一定的優勢﹐但學術前賢所堅持的青燈殘卷﹑耐得冷寂的治學境界﹐竭澤而漁般收集材料的方法﹐學無止境的求索精神﹐至今仍需傳承。

  (項目團隊﹕光明日報全媒體記者 李曉﹑王斯敏﹑蔣新軍﹑康薇薇)

  《光明日報》( 2019年12月02日 07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