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交出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上海答卷”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交出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上海答卷”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12-02 04:14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光明日報記者 邱玥 孟歆迪

  第一架國產大飛機﹑第一臺出口歐美的大型醫療設備﹑第一款用於智能手機的人工智能芯片﹑第一個靶向腦-腸軸的阿爾茨海默病治療新藥GV-971……

  上海﹐一座創新湧動的城市﹐一批重大科技創新成果誕生於此﹐為上海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了澎湃動力。

  未來﹐上海如何進一步提昇影響力和競爭力﹖對標國際最高標準﹑最好水平﹐上海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動力在哪裡﹖習近平總書記在上海考察時強調﹐上海要強化全球資源配置﹑科技創新策源﹑高端產業引領﹑開放樞紐門戶四大功能。這為上海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指明了路徑和方向。

  牢記習近平總書記在考察上海時的殷殷囑托﹐上海正從奮力發展﹑快速發展﹐向轉型發展﹑創新發展轉變﹐書寫一份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答卷。

交出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上海答卷”

  筑牢策源“基地” 突破“卡脖子”瓶頸

  一座城市的創新底色﹐決定了其能級和核心競爭力﹐關鍵標誌是創新策源力。

  談到強化科技創新策源功能時﹐習近平總書記特別指出﹐要努力實現科學新發現﹑技術新發明﹑產業新方向﹑發展新理念從無到有的跨越﹐成為科學規律的第一發現者﹑技術發明的第一創造者﹑創新產業的第一開拓者﹑創新理念的第一實踐者﹐形成一批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的原創性成果﹐突破一批卡脖子的關鍵核心技術。

  “第一發現者﹑第一創造者﹑第一開拓者﹑第一實踐者﹐這四個‘第一’﹐對上海強化科技創新策源功能提出了更高的標準和要求。”上海社會科學院應用經濟研究所副所長李偉說﹐這是為推動上海建設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所提出的明確定位﹐這意味著要讓許多科學新發現﹑技術新發明﹑產業新方向﹑發展新理念在上海形成﹐從上海走向全國。

  然而﹐實現這一目標並非易事。作為一座國際化大都市﹐對標美國硅谷﹑紐約﹐英國倫敦﹐以色列特拉維夫等世界一流科創中心﹐上海目前仍有較大差距﹐一些高端製造領域的核心技術﹑關鍵環節仍面臨受制於人的隱患。

  怎麼辦﹖上海把目光投向強化基礎研究的厚度﹐實現關鍵核心技術突破。上海深知﹐沒有在重點領域持之以恆的“深蹲助跑”﹐就無法實現創新突破的“起飛跳躍”。越是國家急需﹑容易被人“卡脖子”的領域﹐上海越是需要率先謀劃﹑著力攻堅。

  甘露寡糖二酸(GV-971)﹐是上海原創的治療阿爾茨海默症新藥﹐去年10月﹐中國科學家首次報告相關臨床3期數據﹐在國際學術界引起轟動。全球約有4800萬阿爾茨海默症患者﹐但在此之前16年﹐卻沒有一款治療該病的新藥通過臨床3期試驗﹐全球幾大藥企研發紛紛遭遇滑鐵盧。這款新藥是由中國海洋大學﹑位於張江的中科院上海藥物所和上海綠谷製藥歷經21年技術攻關﹐聯合研發而成。用“國際首個﹑中國原創”來形容GV-971一點也不為過。

  基礎研究投入大﹑見效慢﹐但原始創新又需要基礎研究的突破﹐因此需要政府加大政策扶持﹐為核心技術研發營造良好的政策環境。

  為此﹐上海加大政策扶持﹐鼓勵企業開展原始創新。圍繞增強創新策源能力﹐聚焦基礎研究和關鍵核心技術攻關﹐集中力量解決集成電路﹑航空航天﹑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領域“卡脖子”技術問題﹐大力支持“張江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世界一流的大科學設施群﹑張江科學城建設﹐支持建設一批高水平功能型平臺和新型研發組織﹐全力攻克新技術。

  利用“上海光源”﹐科學家成功破解了生命科學領域最難解的“蛋白質之謎”﹔同樣誕生於上海﹑在全球科學界引發轟動的﹐還有世界首例體細胞克隆猴﹑世界首例人造單染色體真核細胞﹐以第一﹑第二的高票雙雙入選年度“中國科學十大進展”……在國家科學進展榜單上﹐“上海原創”從未缺席。近5年全國50項重大科技成果中﹐由上海牽頭或參與的達11項。

  據統計﹐目前﹐上海全社會研發投入佔GDP比例達4%﹐比五年前提昇0.35個百分點﹐這個比重甚至超越大多數發達國家﹔每萬人口發明專利擁有量達到47.5件﹐比五年前翻了一倍﹐綜合科技進步水平指數始終處在全國前兩位。

  打通轉化“堵點” 構建強勁“增長極” 

  有了科技之花﹐還要結出產業之果。

  談到強化高端產業引領功能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要堅持現代服務業為主體﹑先進製造業為支撐的戰略定位﹐努力掌握產業鏈核心環節﹑佔據價值鏈高端地位。

  “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上海不僅要在知識創造上有重大貢獻﹐還要有能力引領新興產業發展。”李偉認為﹐上海不僅要在前沿性原始創新與戰略性關鍵技術上大力佈局﹐還要不斷加大投入﹐積極搶佔全球產業鏈制高點﹐實現從跟隨式創新向引領式創新跨越。

  科技成果能否順利轉化﹐是邁向高端引領的一個關鍵。業內人士指出﹐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上海在科技創新和科技成果轉化方面還存在一些薄弱環節﹐制約了上海佔據國際最前沿的產業鏈制高點競爭。

  為解決科研成果轉化率低的世界性難題﹐上海明確將科技成果的使用權﹑處置權﹑收益權下放給單位和科研團隊﹐讓科研工作者享有更多的成果轉化收益。上海進一步深化實施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制度﹐解除了藥品上市許可與生產許可的“捆綁”﹐部分研發人員開始分享藥品上市後的利潤。

  與此同時﹐加強研發與轉化功能型平臺建設﹐優化機制﹑打通環節﹑消除堵點﹐建立完善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技術創新體系。目前﹐上海市已建或培育各類功能型平臺近20家﹐平臺服務功能持續提昇。

  走進張江科學城﹐誰也不會想到﹐一個昔日枯葦搖曳﹑草木叢生的百畝小島﹐如今已“變身”為國際人工智能高地。微軟﹑IBM﹑英飛凌等國際科技巨頭紛紛入駐﹐小蟻科技等國內獨角獸企業紛紛落戶。

  而在整個張江科學城﹐從1992年開園以來﹐已集聚2.2萬餘家企業﹐包括58家跨國公司地區總部和1002家高新技術企業﹔集聚人才約38萬人﹐其中包括諾貝爾獎獲得者﹑海外院士﹑中國兩院院士﹑海外高層次人才等450餘人﹐產業創新﹑協同創新在這裡蔚然成風。

  “上海既接近于產業腹地﹐同時又具有良好的科技創新積累﹐能夠實現直接服務于產業和市場﹐這也是中國在佔據國際科技和產業競爭前沿地位的過程中﹐最需要的一個方面。”李偉說。

  今天的上海﹐第三產業增加值佔GDP比重穩定在70%左右﹐達到發達國家水平﹔新產業﹑新技術﹑新業態等新經濟增加值佔GDP比重超過31%。現代服務業為主體﹑戰略性新興產業為引領﹑先進製造業為支撐的現代產業體系已初步形成﹐越來越多新的“上海製造”向“上海智造”轉化。

  在上海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曹文澤看來﹐目前﹐上海高校技術轉移體系已具雛形﹐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政策紅利逐步釋放﹐激發了高校科技成果轉化的動力與活力。

  打造創新生態 深化體制改革

  正如高原上才能產生真正的高峰﹐科技創新越要發展﹐越需要良好生態的支撐。

  科技創新板正式開板﹐數據無條件按序向社會開放﹐首提“用人主體自主權”……通過改革創新﹐新舊動能接續轉換﹐上海加速前行。

  “我在創業過程中得到了全程支持和資助﹐並且政府給予我們較大的自由探索空間。”上海大學教授蒲華燕表示﹐上海對科技創業企業關注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企業也在擁抱新技術。達而觀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陳運文說﹐來自政府的支持和肯定讓他們這些“技術宅”備受鼓舞。5月15日﹐包括陳運文在內的10人獲2018年度上海市青年科技傑出貢獻獎。

  科技創新之源﹐來自創新精英匯聚。上海大力推動國內人才持續培育的同時﹐進一步改革優化外國專家服務體系。截至9月底﹐共為227位外國人才辦理《外國高端人才確認函》﹐引進外國人才的數量和質量均居全國第一﹐3名外國專家榮獲中國政府“友誼獎”。2019年﹐上海連續7年在“魅力中國──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國城市”評選中排名第一。

  這祗是改革的一個縮影。上海科創22條﹑科改25條陸續出臺﹔《關於進一步擴大高校﹑科研院所﹑醫療衛生機構等科研事業單位科研活動自主權的實施辦法(試行)》火熱出爐﹐“放權鬆綁”讓科研人員“名利雙收”﹔《上海市推進科技創新中心建設條例》等立法工作正在積極推進當中……近年來﹐上海全力提昇體制機制﹐一系列支持舉措陸續施行。

  在科技創新與體制機制創新“雙輪驅動”下﹐上海經濟高質量發展之火已然燎原。雲計算﹑人工智能﹑大數據﹑網絡安全等戰略性新興產業﹐一批走在創新前沿的企業逐漸匯集在黃浦江畔﹐為新興服務業發展注入新動能。

  “上海作為一座開放的國際化大都市﹐能夠快速接受並融合新技術﹑新理念。目前﹐上海在科技創新方面具有基礎設施完善﹑產業基礎雄厚﹑科技創新活躍﹑高端人才集聚﹑區域協同互補等得天獨厚的優勢﹐助力我們獲得更多人才﹑市場﹑產業生態資源。”商湯科技聯合創始人﹑首席執行官徐立說。

  面向未來﹐上海還將全力落實好全面創新改革試驗方案﹐著力破除體制機制障礙﹐使各類資源更好地向創新集聚﹑在創新上發力。

  黃浦江畔﹐未來可期。

  (學術指導﹕上海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干春暉)

  《光明日報》( 2019年12月02日 11版)

[ 責編﹕李丹凝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