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面對疫情如何開學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面對疫情如何開學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2-14 04:4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面對疫情如何開學

──專家呼籲建立“校園環境管理的安全標準與指導手冊”

光明日報記者 陳鵬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國31個省份均推遲了開學時間﹐多個省市推遲到2月17日後﹐內蒙古﹑湖南則明確表示春季開學時間為3月初。

  疫情終歸會過去﹐新學期總要開始。

  到底什麼情況下﹐才能正式開學﹐用什麼標準衡量﹖疫情之後的新學期﹐學生﹑家長﹑教師應該做哪些準備﹖應當採取何種具體措施保證校園安全衛生﹖誰又能為他們提供指導﹖

  量身定做指南﹐覆蓋全學段﹐多關口動態防控

  2月6日﹐河南省教育廳發佈了《河南省學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南及流程圖》(以下簡稱《指南》)﹐要求全省各級各類教育單位參照執行。

  河南是教育大省﹐各級各類學校5.34萬所。河南省教育廳疫情防控工作聯絡員高根立回復記者稱﹐學生處於發育階段﹐自身抵禦能力弱﹐精神情緒易不穩定﹐校園聚集性強﹐集體活動多﹐彼此接觸時間長﹑頻度高。各級各類學校公共衛生應急防控能力相對薄弱﹐制定相應防控措施尤其重要。

  《指南》按照學校的層次將防控流程分為高校﹑中學﹑小學﹑幼兒園﹐時間覆蓋開學前﹑開學當日﹑開學後﹑疫情控制後﹐內容覆蓋對學生本人﹑教職工和家長的防控措施。以開學後防控為重點﹐做好入學前的疫情接觸情況調研﹑入學當日的疫情排查﹑開學後的疫情排查以及疫情控制後的防控等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和保護易感人群的措施。

  河南省教育廳疫情防控技術專家組組長﹑新鄉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院長吳衛東是這份《指南》的主要起草人﹐“專家組花了6天時間﹐基於公共衛生的基本理念和病毒傳播的基本規律﹐根據不同階段學生的生理特點量身定做了這份‘全學段覆蓋﹐多關口防控﹑動態防控’的《指南》。”

  吳衛東介紹﹐按照學校正常的運轉規律﹐《指南》設計了開學前2周﹑開學(或返校)當天和開學後的多關口防控策略。目的是倡導多方參與﹑實行多維度科學防控。

  傳染源﹑傳播途徑和易感人群是傳染病防治的三個關鍵因素。記者注意到﹐在流程圖上﹐明確排列了學生﹑教師﹑家長等人在不同時間段﹐應該履行的具體防控措施。例如﹐在開學當天﹐建議學生們盡量不乘坐公共交通﹔不聚集為主要措施。開學後﹐班主任﹑輔導員﹑宿舍管理員均要落實環境消毒﹐學校應保持教學區域環境整潔﹐定時通風換氣。

  除了指導學生﹑家長﹑教師的日常行為規範﹐在學校運行的各個環節﹐《指南》都有較為詳盡﹑具體的意見。

  《指南》要求對食堂餐具用品進行高溫消毒﹕煮沸﹑蒸汽消毒保持100℃作用10分鐘﹔紅外線消毒一般控制溫度120℃﹐作用15─20分鐘。

  看到這份《指南》後﹐新鄉市某小學校長劉藝“鬆了一口氣”。此前﹐她一直擔心﹐一旦開學﹐日常防疫工作無從下手﹐“現在至少有可參考的依據”。

  盡快制定安全標準﹐為返校決策提供依據

  近期﹐教育部連續召開多次會議﹐部署教育系統疫情防控工作﹐決定“停課不停學”。2月7日﹐教育部特別指出﹐未經學校批准學生一律不准返校﹐而且對學生公寓實行封閉管理。

  “雖然﹐疫情集中出現時﹐已進入了寒假假期﹐但隨著開學返校日期的逼近﹐提出有效且具有前瞻性的應對之策迫在眉睫。”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副教授羅燕說。

  2月12日﹐教育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王登峰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什麼時候開學﹐第一是由各地根據當地疫情發展的情況來制定﹐上海相關地區已經發出了2月底之前不開學的通知。”

  但是﹐不管是教育部門還是衛生防疫部門﹐沒人能說清楚﹐符合什麼樣的標準﹐學校才能正常開學。

  羅燕坦言﹐“現在看﹐何時開學仍然是一個關乎社會穩定的重大決策﹐亟須我們制定疫情下學校環境的安全標準﹐為學生的返校決策提供依據﹐這既可以有效降低社會恐慌﹐也可以作為今後學校面對傳染病時﹐可供借鑒遵循的既成法則。”

  目前﹐河南﹑江蘇等地已經出臺針對學校的疫情防控指導手冊﹐但是在國家層面﹐並未出臺統一針對學校的“指導手冊”。

  2003年“非典”疫情後﹐教育部先後制定和下發了《教育系統突發公共事件應急預案》等一系列法規性文件。截至目前﹐與校園安全相關的法律法規已有4部。其中﹐2006年頒佈並實施的《中小學幼兒園安全管理辦法》較為系統全面﹐並對校園安全的管理制度做了界定。我國各校針對學生及其家庭成員的疫情信息採集﹐便是依據此管理辦法中的“學生安全信息通報制度”進行。

  “但是﹐部分現有法規存在明顯不足。注重事後問責﹐而缺乏實踐指導性”﹐羅燕指出﹐缺乏針對大規模傳染性疾病疫情下的校園安全管理措施的條款﹐各項學校安全管理制度並無實施的具體標準。

  因此﹐羅燕呼籲﹐盡快制定並出臺我國大規模傳染疾病疫情下“校園環境管理的安全標準與指導手冊”﹐既為當前學校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提供制度依據。同時﹐也為完善正在制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校園安全法》有所助益。

  然而﹐對於是否由國家層面統一出臺“校園環境管理的安全標準與指導手冊”。吳衛東卻給出不同意見﹐如果國家層面出臺統一的“安全標準和指導手冊”﹐可能會側重搭建框架﹐提出一些原則性問題﹐而容易忽視各地經濟基礎條件﹑教師素質和城鄉差異等實際情況。如果要做到防控精准施策﹐他建議﹐在恪守防控基本原則的前提下﹐因地制宜﹐由省級教育主管部門制定適合本地區的“指導手冊”。祗要“指導手冊”能有助嚴防疫情進校園﹐守護學生身心健康﹐就達到相同的目的了。

  北京科技大學環境暴露與健康研究中教授段小麗認為﹐雖然一些地方措施先行﹐但是大多數地區還是希望看到出臺國家文件作為依據。國家層面的“指導手冊”可能無法做到細緻詳盡﹐但是應該在頂層設計上做好分類指導。

  建議教育與衛生部門聯合發佈﹐為學校留有適當處置權

  疫情發生之後﹐廣州大學粵港澳大灣區社會發展與教育政策研究院常務副院長謝愛磊﹐發起成立“痛擊新冠肺炎教育專題小組”﹐對英國﹑愛爾蘭﹑美國以及加拿大各級主管部門所頒發的傳染病疫情防控指南進行比較研究。

  謝愛磊告訴記者﹐通常情況下﹐這類“指導手冊”由教育部門和衛生部門聯合制定。這既考慮了教育管理系統的組織特徵﹐同時考慮到公共衛生領域傳染病防控的專業要求。

  這樣的“指導手冊”應該面向學生﹐即在內容上能夠體現傳染病防止的基礎性知識﹐傳播的基本路徑以及如何通過呼吸衛生﹑咳嗽禮儀和洗手程序阻斷傳播﹔面向學校﹐即要涵蓋傳染病疫情監測﹑匯報和控制的一般程序﹔面向主管部門﹐即要確定教育行政部門傳染病疫情分級防控的組織原則﹑應急保障和協調機制。

  “指導手冊要體現防控結合的精神。”謝愛磊說﹐在預防上﹐要明確不同類型和規模的教育機構應當達到的公共衛生基礎設施標準。具體來說﹐就要明確要求不同類型學校廁所和公共洗手設施的配備情況﹐限制應急情況下使用的手套和防護服的最低數量。

  事實上﹐愛爾蘭《學校傳染病管理》手冊﹐清晰地提出了教職工和學生免疫的要求和指導意見﹐區分單個案疑似和確診病例﹐以及群體疫情暴發的情況﹐明確兩類情況下匯報和處置的一般程序和部門責任。

  對此謝愛磊認為﹐制定“指導手冊”還要注意留給學校﹑教師和校醫適當的處置權。除及時向教育和衛生部門進行匯報外﹐教師和管理人員應具備一定的停工﹑停課等隔離處置權。

  謝愛磊建議﹐“指導手冊”要能夠為教師進行合適處置提供精確和充足的傳染病防控參考信息﹐可結合對校園環境內常見傳染病的已有研究﹐以指南彙編附錄的形式說明其傳播模式﹑症狀﹑潛伏期﹑傳染期信息。對於配備了校醫的學校﹐要結合校醫的專業判斷做出實時處置。沒有條件和尚未配備校醫的學校﹐則要在主管部門的協調下和合格的醫院建立合作關係﹐在需要時由專業醫務人員協助做出判斷。“畢竟處置傳染病還是要依靠專業的醫護力量”。

  《光明日報》( 2020年02月14日 09版)

[ 責編﹕孫滿桃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