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真正的富有﹐是讓千千萬萬農民富起來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真正的富有﹐是讓千千萬萬農民富起來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6-27 02: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  

真正的富有﹐是讓千千萬萬農民富起來

──國家菌草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首席科學家林佔熺的菌草人生

  光明日報記者 高建進

  走進生機盎然﹑綠意濃濃的福建農林大學﹐來到校內的菌草園﹐“發展菌草業﹑造福全人類”的牌子﹐讓人眼前一亮。今年77歲的林佔熺依然是這裡最忙碌的人。這位“全國十大扶貧狀元”與菌草結緣已有50個年頭﹐而他的菌草扶貧之路也走過了33年的歷程。

  作為一名知識分子﹑一名科技工作者﹐他的扶貧之路極不平凡。“扶貧扶出一個領域﹐扶貧扶出一個產業﹐扶貧扶出一個學科。這就是我的扶貧之路﹐也是我的菌草人生。”林佔熺對記者說。

真正的富有﹐是讓千千萬萬農民富起來

5月4日﹐林佔熺(左一)來到福建省南平市順昌縣洋口鎮謝坊村指導村民種植巨菌草﹐助力鄉村振興。李晶攝/光明圖片

  從泥土裡“長出來”的初心

  坐在辦公桌前﹐身材敦實﹑臉龐黝黑的林佔熺像是一位充滿田野與陽光味道的長者。透過數十年扶貧歲月刻在他身上的痕跡﹐記者對這位國家菌草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首席科學家的敬意油然而生。“在扶貧路上﹐我祗是一個小兵。過河的卒子不回頭﹐要一直往前走﹗”林佔熺的話就像他培育出的菌草﹐實實在在﹑充滿朝氣。

  是什麼驅使著這位“過河的卒子”﹐在山區﹑在海島﹐在神州大地最艱苦的地方﹑在五洲四海最貧困的角落裡﹐摸爬滾打半輩子而無怨無悔﹖“對扶貧事業如此執著﹐是因為我小時候對貧困的體會太深了﹗”林佔熺這樣訴說自己的初心。

  林佔熺出生在福建連城縣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光腳丫上學﹑地瓜片充飢的童年時光﹐使他對山區的貧困生活刻骨銘心。農村的一草一木﹑農民的艱辛﹐從小在他的心裡留下了難以磨滅的記憶。早在小學讀書的時候﹐他就知道米丘林把蘋果北移而使農民獲得收穫的故事。他希望自己以後也能像米丘林那樣為人民作出貢獻。因此﹐後來報考大學﹐他所填的志願全部都是農業院校。“我是農民的兒子﹐農民是我的衣食父母﹐我能為他們做點什麼﹖”這個如同從泥土裡長出的念頭﹐經常縈繞在林佔熺心中﹐揮之不去。

  1970年10月林佔熺調到三明真菌研究所工作﹐從此開啟了他的菌草人生。到了80年代﹐食用菌生產已成為農民脫貧致富的一條捷徑。然而﹐當時無論國內還是國外﹐它所採用的原料都離不開闊葉林﹑小麥﹑米糠﹐其間存在的“菌林矛盾”“菌糧矛盾”是顯而易見的。這兩對矛盾不解決﹐食用菌生產就很難得到可持續發展。1984年﹐林佔熺隨福建科技扶貧考察團來到閩西山區長汀縣。長汀是福建水土流失的重災區。面對只長野草的荒山禿嶺﹐林佔熺認真思考﹕能不能變草為寶﹐以草代木栽培食用菌﹖

  說幹就幹。當時一無實驗場所﹐二缺科研資金﹐三少設備資料﹐林佔熺就貸款五萬元建起了第一個實驗室﹐開始了艱難的研究歷程。1986年10月﹐林佔熺的野草栽培食用菌技術終於面世。這項食用菌生產新技術很快受到社會的重視﹐連續獲得國際國內發明大獎。是用這項技術去辦公司掙大錢﹐還是把技術推廣到農村去﹐幫助農民脫貧致富﹖林佔熺毫不猶豫選擇了後者。“當時的福建省委書記項南曾對我說﹐‘雖然你的這項技術能讓自己成為千萬甚至億萬富翁﹐但這不是真富有﹔祗有讓千千萬萬的農民都富裕起來﹐你才是真正的富有’。我永遠記住了這句話。”林佔熺說。

  扶貧扶出新學科﹑新產業

  從此﹐林佔熺走上了一條以菌草技術為核心的扶貧之路。30多年來﹐他的足跡踏遍大江南北﹐到山區﹑海島﹑老少邊窮地區義務推廣菌草技術﹐帶動農民致富增收。福建尤溪縣聯合鄉連雲村是林佔熺技術推廣的第一站﹐林佔熺手把手地教當地農民草栽食用菌技術。為打消大伙的顧慮﹐他公開承諾﹕“賺錢歸你﹐虧了我賠。”菌草技術終於幫助這個小山村徹底告別貧困。“一年脫貧﹑二年致富﹑三年蓋新房﹑四年討媳婦。”當地老百姓用這樣的順口溜來讚美林佔熺“點草成金”。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此後﹐菌草技術先後被福建省政府列入科技興農計劃﹑福建省對口幫扶寧夏項目﹑智力支援新疆項目﹐還被列為國家星火計劃重中之重項目﹑中國扶貧基金會技術扶貧計劃首選項目﹐並被聯合國計劃開發署列為我國與發展中國家優先合作項目。春去秋來﹐如今﹐菌草技術已在全國31個省(區﹑市)的500多個縣(市﹑區)﹑全球100多個國家推廣應用﹐林佔熺也因此先後獲得“全國十大扶貧狀元”(1995年)﹑“全國脫貧攻堅獎貢獻獎”(2017年)等榮譽。

  林佔熺從事菌草技術研究30多年﹐是一個從破題到突破﹑從成熟到推廣﹐不斷深化拓展提昇的過程﹐如今已逐步上昇為系統的理論﹐涵蓋種植栽培﹑畜牧養殖﹑水土流失治理﹑生物能源等多個領域﹔技術的應用也從單純的推廣向產業化發展方向邁進﹐由此開創了“菌草學”這門新型學科﹐催生了“菌草業”這一新型產業。

  在林佔熺的辦公室裡﹐掛著兩張“作戰地圖”﹐一張是中國地圖﹐一張是世界地圖﹐地圖上滿滿地標上了紅五星。“這些地方都是我們菌草扶貧的重點地區。”林佔熺激動地站起身﹐在“作戰地圖”前向記者一一解釋每個重點項目。

  “習近平總書記3月6日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給我們帶來巨大鼓舞與激勵。越到最後越要緊繃脫貧攻堅這根弦﹐堅決打好這場硬仗。目前﹐我們主要把重點放在生態產業扶貧這一領域。”林佔熺介紹﹐30多年來﹐菌草技術在國內的應用推廣經歷了小農戶推廣﹑整村推進﹑區域發展﹑以生態建設引領產業發展等四個階段。黨的十八大以來﹐菌草技術的推廣進入了一個新的時期。隨著我國生態文明建設成為國家戰略﹐菌草技術的創新與推廣發生了質的飛躍。目前﹐全國已先後建立44個各具特色的菌草生態循環產業示範基地﹐分佈在福建﹑四川﹑湖南﹑海南﹑貴州﹑浙江﹑江西﹑內蒙古等地﹐成為我國各省﹑區﹑市菌草產業科研成果的孵化器﹐以及集成﹑轉化與輻射中心。

  林佔熺說﹐當前﹐已形成以生態建設為核心﹐以企業投資帶動技術推廣應用為特徵的扶貧新格局﹕國家菌草中心和產業示範基地為國內外近百家企業提供相關技術支持和理論指導﹐在生態脆弱地區以產業投資帶動生態建設﹐形成以菌草為核心的產業體系。“比如近年來﹐我們在貴州黔西南建立喀斯特石漠化區域菌草生態治理與產業發展示範基地﹐助力黔西南州建設‘西部草都’和牛羊肉﹑食用菌生產供應基地﹐通過示範基地服務一批企業和農業合作社﹐開展精准扶貧﹐成效十分明顯。”

  “今年是決勝全面小康之年﹐生態脆弱地區是脫貧攻堅的主戰場。我們要有敢啃硬骨頭的精神。”林佔熺說﹐今年﹐預計將在黔西南州種植巨菌草25萬畝﹐發展食用菌栽培和養畜業﹐並進行石漠化治理。同時﹐將在黃河兩岸及福建平潭﹑湄洲等海島開展菌草生態治理﹔在新疆和田﹑喀什﹑塔城﹐西藏林芝﹑日喀則﹐陝西延安和甘肅定西等地進行生態扶貧。近日﹐林佔熺所在的福建農林大學還與有關企業簽訂合作協議﹐依托國家菌草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探索菌草援外新機制﹐開展菌草業的長期國際戰略合作﹐更好服務“一帶一路”建設。

  技術扶貧觀﹕把技術門檻降得越低越好

  始終不渝地堅持以農民為中心﹑以農戶為導向﹐這位年近八旬的老“科技特派員”逐漸形成了自己的技術扶貧觀﹕把扶貧技術的門檻﹐降得越低越好。

  菌草技術猶如“離離原上草”﹐祗要一紮根﹐就有頑強的生命力。扶貧路上﹐林佔熺始終把農民﹑農村﹑農業當作自己紮根的大地。“別人說他不像教授﹐因為他總是把自己的菌草技術簡化再簡化﹐以致被人詬病技術含量太低。”國家菌草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副主任林冬梅評價。

  “要把論文寫在祖國的大地上﹐寫在農民的錢袋裡。”這是林佔熺最樸實的追求。為了讓貧困地區的老百姓人人都能最快地掌握菌草技術﹐他把自己發明的技術一再簡化﹐拆除一切技術壁壘﹐直到大家“一看就懂﹑一學就會﹑一做就成”。即使是最落後地區﹑最貧困群體﹐也都能因陋就簡﹑因地制宜進行生產﹐實現千家萬戶參與﹑千家萬戶發展﹐大大提振了農戶的自尊自信﹐激發了大家的積極性。如今﹐隨著菌草產業的發展﹐他又親手指導設計產業鏈﹐建立農戶導向的利益分配機制﹐保障了農戶是產業發展的最大受益者。

  悠久深厚的“農民情節”﹐讓林佔熺永遠站在農民的立場﹐瞄準脫貧攻堅最短板之處。到最貧困的地方去﹐到最艱苦的地方去﹐到生態最脆弱的地方去﹐到發展條件最差的地方去﹐開創出一條生態扶貧的嶄新大道。為了扶貧攻堅﹐他跋山涉水﹐在全國500多個貧困縣來回奔波勞累﹐幾次差點付出生命的代價。“數十年的扶貧路﹐他失去一位親人﹐斷掉兩條肋骨﹐讓三代人受累﹐遭遇四次生命危險。”人們這樣總結林佔熺的扶貧歷程。

  用草種菇﹑用草養牧﹑用草發電﹑用草治沙……視草如命的林佔熺﹐把自己的一個個夢想變為現實。三十多年如一日﹐憑藉著堅韌不拔的毅力和耕耘奉獻的精神﹐簡樸的他終於迎來今日的菌草青青﹐成為“真正最富有的人”。

  《光明日報》( 2020年06月27日 01版)

[ 責編﹕陳暢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