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頻道> 要聞> 正文

63%受訪者呼籲互聯網眾籌做好信息公開和財務公開

2017-03-21 08:20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7-03-21 08:20:46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責任編輯﹕袁晴

  日前﹐零壹財經發佈《2016年中國互聯網眾籌年度報告》稱﹐2016年年末國內已上線608家眾籌平臺﹐其中倒閉﹑跑路﹑歇業等問題平臺和已轉型平臺至少達到271家﹐正常運營平臺僅剩下337家﹐近半數互聯網眾籌平臺出局。作為互聯網新生事物﹐眾籌吸引了很多人參與﹐但也存在很多風險。

  近日﹐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通過問卷網﹐對2003人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6.8%的人參與過互聯網眾籌項目﹐參與最多的類別是產品眾籌(43.5%)。在受訪者看來﹐目前互聯網眾籌項目存在的兩大問題是﹕眾籌平臺信譽難以保證(48.2%)﹐和投資人缺乏充分瞭解項目和發起人的渠道(47.6%)。63.3%的受訪者呼籲眾籌項目做好信息公開和財務公開。

  受訪者中﹐32.2%的人來自北上廣深﹐21.0%的受訪者來自其他一線城市﹐28.9%的人來自二線城市﹐16.9%的人來自三四線城市。00後佔0.7%﹐90後佔18.7%﹐80後佔53.5%﹐70後佔20.3%﹐60後佔5.3%﹐50後佔1.3%。

  53.2%受訪者根據平臺口碑決定是否參與互聯網眾籌項目籌款

  劉瑤在海南一所大學學財務專業﹐她曾參與過一些公益類的眾籌活動。“我參加過電影的眾籌﹐出資幫助電影拍攝和製作﹐在電影上映後還可以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參與眾籌的名單上”。除此之外﹐劉瑤偶爾也會參與音樂專輯的眾籌項目。

  濟南市民李薇曾參與過一個養生茶壺的眾籌項目。“商家說參與眾籌的人每人只需花100元就能享受到市場價200多元的養生壺”。

  調查中﹐76.8%的人參與過互聯網眾籌項目﹐32.3%的受訪者發起過互聯網眾籌項目。進一步調查顯示﹐受訪者參與最多的項目類別是產品眾籌(43.5%)﹐其次是債權眾籌(33.4%)﹐其他還包括捐贈眾籌(32.9%)和互聯網非公開股權融資(29.1%)等。

  “我會根據活動的內容和自己興趣來決定要不要參與。”劉瑤對記者說﹐參與電影眾籌項目前﹐她看過電影的介紹﹐非常喜歡﹐覺得這種活動比較有意義。

  調查顯示﹐對於是否參與某個互聯網眾籌項目﹐影響受訪者決策的最大因素是籌款平臺的口碑(53.2%)﹐其次是項目內容是否吸引自己(49.5%)﹐其他因素還包括項目發起人的信息(40.5%)﹑項目回報率的高低(34.6%)﹑參與眾籌的門檻高低(29.3%)﹑是否有熟人出資支持了該項目(26.6%)和自己之前是否參與了類似項目(10.5%)等。

  劉瑤表示﹐她通常會參加熟人參與﹑發起的眾籌項目。“像一些公益捐獻類的眾籌﹐如果有我熟悉的朋友或者是有比較有公信力的人物參與進來﹐我可能就會獻出愛心”。

  63.3%受訪者呼籲眾籌項目做好信息公開和財務公開

  對於自己參加的養生茶壺眾籌項目﹐李薇有些不滿。“說好的眾籌結束後1個月發貨﹐等了半年才收到。雖然最終用到了這個產品﹐但一直不發貨總讓人懷疑是不是拿著大家的眾籌款去做了別的事情”。

  有了這次不愉快的經歷﹐李薇再也沒有參與過產品類眾籌活動。“雖然這種活動初衷不錯﹐但我覺得多少有點不靠譜﹐缺少對於眾籌方的約束。如果是投資類的眾籌﹐我覺得還是直接選擇理財產品更為穩妥﹐畢竟從運營到監管都更為成熟”。

  調查顯示﹐45.3%的受訪者信任網上發起的眾籌項目﹐回答非常信任和比較信任的受訪者分別佔7.6%和37.7%。15.8%的受訪者不信任﹐38.9%的受訪者回答不好說。

  “眾籌公司不景氣主要是因為一些發起人圈錢﹑跑路或者經營不善。”河北石家莊某百貨公司員工李宏辰從不參與眾籌項目﹐在他看來﹐目前的互聯網眾籌項目缺乏契約和誠信精神﹐也存在一些漏洞。“比如一些為病人籌款的項目﹐缺少對信息的核實﹐參與者也不知道眾籌款最終的去向和用途﹐就有可能打著慈善救助的名義﹐實際上在消費大眾的同情心”。

  調查顯示﹐受訪者認為目前互聯網眾籌項目存在的兩個最大問題是眾籌平臺信譽難以保證(48.2%)﹐和投資人缺乏充分瞭解項目和發起人的渠道(47.6%)。其他問題還包括﹕沒有好的退出渠道(41.4%)﹑項目信息和財務狀況不透明(41.4%)﹑存在詐騙風險(41.2%)﹑投入的時間長(36.5%)和缺乏法律法規監管(31.1%)等。

  “之所以會出現參與債券型眾籌卻沒有按時收到回報﹐或參與公益性眾籌受騙的現象﹐是因為相關的規則和程序還不健全。”山東財經大學區域經濟研究院院長董彥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一方面﹐社會誠信體系和社會信用制度尚不健全﹐另一方面﹐投資者成熟度也不夠﹐缺乏風險意識。“目前互聯網眾籌行業缺乏對信息披露的約束和統一規範﹐對籌款平臺的運行資質也缺少一定的限制”。

  李宏辰認為﹐互聯網眾籌雖然存在各種問題﹐但也不能因此斬斷這條路﹐“比如慈善類眾籌項目﹐畢竟對於真的身患重病急需用錢的人來說﹐用互聯網平臺發起籌款快捷﹑有效”。

  要規範互聯網眾籌的發展﹐調查中﹐63.3%的受訪者呼籲眾籌項目做好信息公開和財務公開﹐57.3%的受訪者希望法律規定眾籌計劃要有充分的風險提示﹐49.3%的受訪者認為應該明確開辦眾籌平臺的條件﹐43.7%的受訪者認為應該控制募集資金的上限和人數﹑範圍﹐35.2%的受訪者建議完善退出機制。

  “股權融資要受公司法和證券法的約束。下一步需要完善監督和治理機制﹐提高項目運營過程和結果的透明度﹐加強懲治詐騙的力度。同時也需要加強投資者的風險教育﹐提高辨別不同規模﹑不同類型眾籌的能力。”董彥嶺指出﹐互聯網眾籌是一個新興行業﹐無論是創業者還是監管者﹐都缺乏相關經驗和可以遵循的先例。“新生金融業態都有一個優勝劣汰的過程。生存下來的公司會贏得信譽﹑吸取經驗教訓﹐經營會變得健康穩健﹐監管者也會以此來完善規則﹑積累經驗”。

  實習生 孫山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周易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17年03月21日 07 版)

[責任編輯:袁晴]
獨家原創

鋼鐵煤炭農業輪著來﹐原來你是這樣的供給側

2017年是供給側結構改革的深化之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成效如何﹐未來發展的重點在哪裡﹖

總理記者會十大亮點你不得不知﹗

3月15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與中外記者見面並回答提問。作為全國兩會的“收官重頭戲”﹐總理記者會釋放了哪些“強”音﹖

習近平5年下團組去了哪兒?哪些詞語年年提?

2013年至2017年﹐習近平“下團組”都去了哪兒﹖哪些詞語年年提﹖

2017年全國人大立法工作有何看點﹖

3月8日下午3點﹐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在人民大會堂作關於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的報告。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