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時政頻道> 正文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2018-05-25 16:38 來源﹕光明網 
2018-05-25 16:38:40來源﹕光明網作者﹕責任編輯﹕白麗克孜‧帕哈丁

  編者按﹕在長期的革命戰爭年代﹑社會主義建設時期和改革開放過程中湧現出了無數的英雄烈士﹐他們是我們黨和國家的寶貴精神財富﹔在當今社會﹐那些在平凡崗位上做出了不凡事跡的人﹑那些以一己之力為社會公平正義做出突出貢獻的人依然是我們的道德楷模。他們所承載的精神價值﹐是中華民族共同的歷史記憶﹐是全體中國人民共同的價值追求﹐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源泉。

  5月21日─5月27日﹐光明網開啟特別眾籌﹐圍繞“我們家的報國故事”主題徵集網友投稿﹐作品可以是幾張照片﹑一首短詩﹑一段小故事等等﹐也歡迎大家運用短視頻﹑動圖﹑H5﹑微動畫等形式投稿。活動期間﹐光明網將對優秀作品進行集中展示﹐參與活動﹐並被光明網選用的作品﹐將有機會獲得50─500元不等稿酬。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點擊圖片進入活動專題

  本期刊載的﹐是湖北一戶普通人家幾代人在不同時期的特殊經歷﹐也見證了中國社會的變革與發展。

  作者﹕汪嚮明

  一份名字表

  立言在行﹐立范在學﹐立身天然﹐立信慎言﹐立群在德﹐立農在勤﹐立工在專﹐立人在新﹐立真在理﹐立業在精。

  這是一份哲人的勸世警言﹐也是一份十個兄弟姐妹們的名字表﹐他們出自湖北漢口的一個普通家庭﹐因為生活在一個特殊的時代﹐這個家庭也注定是不平凡的﹕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我外公郭(永慧)智清﹐世居湖北漢口鎮硚口﹐祖上曾有人在清代中過秀才﹐隨著19世紀後葉國道衰敗﹐家境也逐漸衰落了﹐到了他這一輩﹐也和大多數國人一樣﹐不得不面臨逃難。外公外婆有十個孩子。

  他們中的排行前五﹕立言﹑立范﹑天然﹑慎言﹑立群都是女性﹐郭立言是我母親﹐排行老大。她們都是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參加革命的。在勤﹑在專﹑在新﹑在理﹑在精排行後五。到全國解放前夕﹐他們中最大的尚未成年﹐最小的不足10歲。解放後﹐他們都先後響應國家的號召﹐奔赴山東﹑陝西﹑北京和福建﹐在祖國各地參加社會主義建設。外公一直秉持“國家需要就是郭家需要”的家風。

  一家人從抗戰時期起就走散了﹐一直沒有機會拍一張全家福﹐直到我外婆曾繁秀1976年去世﹐才有了一張勉強能稱作全家福的照片。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前排左起﹕海帆﹑王湞﹑海原﹑郭智清﹑海涵﹑海沙

中排左起﹕焰明﹑立范﹑在德﹑海晨﹑海晏﹑錦鳳﹑立言﹑天然﹑慎言﹑王虹

後排左起﹕嚮明﹑在新﹑在專﹑在理﹑在勤﹑在精﹑向榮

  其實十兄妹並非都是我外婆所生。天然﹑慎言﹑在並非外公親生的﹐他們仨都是外公弟弟郭永康(革命隊伍中用名郭力)的孩子﹐這是怎麼回事呢﹖

  郭力離家﹕兄弟夜來話別

  1937年秋﹐震驚中外的北京“盧溝橋事變”和上海“八•一三淞滬抗戰”剛剛過去﹐日本侵略者的鐵蹄踐踏了華夏大片國土﹐國家的危亡就在旦夕之間。  深秋的一個夜晚﹐湖北漢口鎮硚口一家石膏行的店舖裡﹐這個石膏行既是郭家的產業﹐也是我們地下黨的一個秘密聯絡點﹔郭智清(永慧)﹑郭力(永康)兩兄弟正在話別。他們便是我的外公和外叔公。

  郭力﹕“白天我已經和媽說了﹐我又要遠行﹐估計要走一段時間。媽說﹐走吧﹐別惦記家裡﹐國家需要總是大事。另外囑咐我跟你交代一聲﹐三個孩子……”

  郭智清﹕“你放心﹐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這幾天﹐我也看出來了﹐恐怕你要出遠門。那我加入組織的事﹐你替我問過了嗎﹖”

  郭力﹕“這件事﹐我和組織談過了。組織上的意思是你不要加入﹐一是因為我經常在外﹐家裡的產業﹐還有孩子和老人一大家子需要照顧﹔二是孩子們都這麼小﹐萬一出點什麼事嫂子一個人怎麼應對﹖你不在組織﹐許多事不必知道﹐這就省了許多麻煩。同時﹐你的情況組織都是清楚的﹐組織上也是信任你的﹐真正需要你的時候肯定會讓你出力的。”

  郭智清﹕“雖然我不是組織的人﹐但我的心是屬於組織的。好吧。你放心走吧﹐老人和孩子我都會照顧好的﹐別惦記家裡。”

  這是我外叔公去延安前和外公的最後對話。媽媽在世時多次與我提起﹐她參加革命就是受了叔叔的影響﹐參加了進步組織武漢青年救國團(以下簡稱“青救”)。(注1)

  外叔公郭力延安學習回來﹐被派往黃岡大別山主峰區域擔任大別山抗日武裝部隊供給處長﹐一開始還不時回家看看家人。1939年底在一次與敵人的遭遇戰後被捕﹐英勇不屈﹐最後慘遭活埋。外公得知後一直不敢跟自己的母親提起﹐後來﹐太奶奶想念自己的小兒子﹐經常哭﹐最後哭瞎了雙眼。

  解放後﹐上海市人民政府為外叔公頒發了有陳毅市長簽章的革命烈士證明書﹐外公交給兒子郭在勤保管。後來在勤離開上海去了山東濟南工作﹐1983年民政部重新換發革命烈士證明書時已經看不到陳毅元帥的簽章了﹐三姨郭天然一再堅持要求保留原件﹐但卻沒有成功﹐很是可惜。

  這個家庭從郭永康(郭力)開始接觸了共產黨人﹐逐漸瞭解了共產黨是為國家興亡民族獨立而奮鬥的組織﹐認識到共產黨是中國走向獨立﹑振興的希望﹐繼而堅信“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的真理﹐從此全家一個個追隨共產黨的革命事業﹐先後走上了革命道路﹐加入了共產黨成為共產黨人。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郭(永慧)智清(1937年)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郭(永康)力(1934年)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郭力革命烈士證明書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郭力革命烈士證存根聯

  立言離家﹕參加戰地服務團

  1938年2月﹐武漢的春天﹐乍暖還寒。剛從七里坪短訓班學習歸來的母親郭立言﹐就到武漢八路軍辦事處(以下簡稱“八辦”)要求工作﹐同時提出如有機會希望到延安去學習。沒過多久﹐適逢上海勞動婦女戰地服務團在武漢招收新團員﹐“八辦”就通知媽媽﹐問母親是願意到傷兵醫院去﹐還是願意參加勞動婦女戰地服務團﹖

  為了作出正確的選擇﹐媽媽找了曾經與叔叔一起工作的尹卜甄大姐(1945年與長篇小說《紅日》作者吳強結成終生伴侶)(注2)商量﹐同時請她協助做做家裡的工作﹐外公見到一直和弟弟郭力一起工作的尹卜甄﹐自然放心了便同意了。

  尹卜甄同時動員了自己的妹妹尹卜駒﹐對她說﹕“立言家裡把她交給我﹐她是剛從七里坪學習回來的。我想讓她和你﹑文南一起參加戰地服務團﹐你們都是“青救”介紹去的﹐她比你小﹐你要照顧她”。參加戰地服務團前﹐“青救”買了3張電影票﹐請尹卜駒﹑郭立言﹑周文南三人到漢口維多利亞影院看了一場蘇聯電影《血花》﹐反映的是蘇聯工人的3個女孩子到前線服務的故事。這就更加增強了媽媽她們參加服務團的決心。(注3)

  媽媽當時是湖北省立女二中的學生。早在“一二•九”學生運動席捲全國的時候﹐媽媽就在省學聯的組織下﹐上街遊行宣傳抗日救國﹐抵制日貨﹐散發抗日傳單﹐同時在活動中加入了“青救”﹐一直嚮往著能夠親身上前線投入到抗日救亡的行列中去。(注4)

  媽媽隨戰地服務團坐了幾天火車﹑汽車﹐來到皖南歙縣棠樾村。1938年4月﹐羅卓英部在安徽宣城﹑寧國﹑孝豐一線與日本侵略軍發生激戰﹐不少戰士受了傷﹐戰地服務團前往慰問﹐很多傷兵的傷口化膿感染﹐爬滿了蛆﹐還發出陣陣令人嘔吐的腥臭。媽媽和她戰地服務團的戰友們不避臟臭﹐輕輕地﹑仔細地為傷兵沖洗傷口﹐剔除蛆和腐肉﹐進行敷藥和包紮﹐一些重傷兵不能下床﹐就幫他們倒大小便。服務團團員還進行戰地宣傳﹐為傷兵表演諸如小話劇《活捉東洋兵》等許多節目。(注5)

  9月﹐羅卓英部接到保衛武漢的任務﹐媽媽便又隨服務團回到了武漢﹐還抽空回家看看奶奶和爸媽。還見到了尹卜甄大姐﹐大姐把周文南和媽媽一起叫到她家﹐然後分別與尹卜駒﹑周文南和媽媽談話﹐告訴她們已經通過任秀棠把你們三人在服務團的表現向武漢八路軍辦事處錢瑛大姐作了匯報﹐任秀棠說她們年紀雖小﹐但表現都非常出色﹐服務團沒有團的組織﹐是否能夠吸受她們入黨﹐在黨內教育培養她們。錢瑛大姐同意了任秀棠的意見。隨後﹐1938年10月1日﹐由尹卜甄﹑任秀棠二人介紹媽媽和尹卜駒﹑周文南一起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注6)

  1940年﹐鑒於國共兩黨的分歧逐漸明朗化﹐服務團的地下黨組織決定讓全體團員以探親的名義分批離開羅卓英部﹐媽媽在服務團抵達桂林的時候就由桂林“八辦”安排去了皖南雲嶺新四軍軍部民運部報到﹐開啟了新的革命生涯。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上海勞動婦女服務團撤到桂林合影(1940年11月﹐右前一為郭立言)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全國婦聯組織服務團重訪舊地于福州(1984年10月﹐前排居中扶拐者為胡蘭畦﹐其右為郭立言)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榮獲中國人民抗戰勝利60周年紀念章(2005年)

  立范離家﹕加入新安旅行團

  母親離家以後﹐二姨郭立范承擔了家裡的事務。保衛武漢時期﹐家裡的經濟狀況也急劇直下﹐在湖北省立實驗小學讀書的二姨郭立范﹑三姨郭天然先後輟學。二姨天天把家裡炒的一些花生﹑蠶豆之類的小零食﹐拿到戲院﹑車站叫賣來貼補家用。戰事越來越緊﹐武漢也失守了﹐外公祗得帶著全家人逃難﹐先到湖南常德﹑衡陽﹐後又歷經廣東曲江﹐最後又轉移至廣西桂林。

  這時已經是1940年的深秋﹐桂林天空上烏雲滾滾﹐山明水秀的名城﹐蒙上了濃郁的陰影﹐壓得人透不過氣來﹐蔣介石加緊反共﹐《新華日報》桂林版停刊了﹐進步書刊進一步被查禁。這時﹐一個影響二姨一生的進步團體──宣傳抗日救亡的少年兒童團體新安旅行團來(以下簡稱“新旅”)到了桂林。二姨得知這個消息後馬上就和外公提出要參加。

  二姨到“新旅”以後﹐與“新旅”團員們走遍了大江南北﹑長城內外﹐做抗日宣傳﹑演出工作。她參加了舞蹈家吳曉邦在“新旅”舉辦的舞蹈培訓﹐後還參加了大型歌舞劇“虎爺”“春的消息”等劇的演出。二姨因表現突出﹐漸漸成為骨幹﹐曾任女同志輔導員﹑工作隊隊長。1942年6月14日二姨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因年齡不足18周歲暫為青年黨員﹐年滿十八歲時即轉為正式黨員。在“新旅”﹐二姨還結識了被張愛萍將軍稱為“新四軍中的小畫家”的王德威﹐(注7)王德威後來就成了我的二姨父。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淮安“新旅”歷史紀念館的展板﹕“新旅”宣傳車進城

  二姨加入“新旅”就此參加革命﹐秉持的也是堅持認為共產黨就是民族希望﹑國家未來的信念﹐在“新旅”這個革命團體裡學習﹑鍛煉﹐最後成長為我們共產黨自己培養的新中國第一代高等美術院校的教師﹐為培養新中國的藝術人才奉獻了自己的畢生精力。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1946年4月全體團員在淮陰駐地合影(張愛萍攝)二排右四﹕郭立范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郭立范1971年在浙江美術學院(現中國美院)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毛主席給“新旅”回信手跡(1946年)

  天然﹑慎言離家﹕進入保育院

  確實正如我太奶奶所言﹐國家的事就是郭家的事。國家有難﹐郭家也免不了受難。

  下圖是1930年外公和他妻弟兩家在武漢一家著名的照相館拍的﹐從照片的拍攝和照片上的人物服裝也可看出這是一個殷實人家。到了1938年冬﹐隨著戰事日緊﹐原本還算過得去的生活完全被打亂了。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1930年攝于武漢 左起﹕郭立言﹑曾繁秀(外婆)﹑郭智清﹑郭立范﹑郭智清妻弟﹑郭智清妻弟媳﹑前者之子

  還在黃岡打游擊的外叔公﹐也不時利用回武漢匯報工作的機會﹐回家看看家人和孩子。考慮到家中部分親友曾積極公開參與抗日宣傳活動﹐及為了保護家人們的安全﹐規避家族遭遇更多不必要傷害﹐由外叔公與外公一起聯繫安排﹐將家中的低齡孩童﹐送往宋慶齡﹑宋美齡主辦的戰時兒童保育院﹐由國民政府負責將孤兒院的孩子們轉移到大後方﹐轉移路線為沿長江撤退到重慶﹐最終安頓到貴陽地區。就這樣﹐郭天然(10歲)﹑郭慎言(8歲)﹑郭在勤(6歲)和郭立范(12歲)﹑郭立群(7歲)一起送到了保育院。武漢失守以後﹐兒童保育院也和武漢市民一樣撤離了武漢。

   可是時局的每況愈下﹐家究竟在哪裡都不得而知﹐三姨四姨沒有等到外公接她們回家﹐都很失望﹐但在國破家亡的歲月﹐他們又能怎麼辦﹐祗好接受命運的安排了。

  在國共還合作抗日的情況下﹐三姨四姨在保育院的日子僅僅還祗有思念爸媽和家人之愁﹔隨著國共分歧逐漸明朗﹐他們日子就日漸苦楚了。保育員打飯菜時菜勺的故意抖動﹑不時找茬被罰站責罵﹐三姨四姨開始也不知為了什麼﹐後來隱約聽到說她們是“共黨崽子”﹐所以才常常受到歧視。

  外公帶著全家人一再逃難之後﹐家裡和三姨四姨就徹底失去了聯繫。三姨四姨就這樣在保育院漸漸長大﹐她們時刻記著自己是共產黨的孩子。從保育院出來以後﹐她們就一直尋找著自己的家人﹐同時也找尋著共產黨的部隊。

  三姨從保育院出來先是找到武漢﹐後通過外公的地下黨朋友知道外公在上海﹐才重新和外公一家會合。1952年土改結束﹐三姨因為工作成績突出保送上了上海交大(1952一1954)﹐再次回到上海。1954年畢業時﹐為支援國防建設﹐三姨主動要求到山西去。三姨入黨的事還頗受周折﹐單位或是質疑在戰時保育院的一段生活﹐或是懷疑革命烈士證明書是假的﹐先後多次去上海﹑杭州外調﹐三姨堅持自己的信仰﹐終於在1975年才如願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最後一直在太原江陽化工廠(五機部763廠)工作到離休。

  四姨從保育院出來後﹐在1949年5月25日終於找到了自己的部隊﹐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在43軍服役。1953年部隊要實行國防軍正規化﹐減員時女同志首當其沖﹐徵詢她們的意見﹐說是一部分轉業到地方工作﹐一部分學習深造﹐培養新中國自己的工程技術人員。四姨選擇了學習深造﹐經補習考入長春東北地質學院。畢業後四姨分配到二機部406地質隊﹐開始在祖國各地跋山涉水進行地質勘探﹐主要工作就是尋找製造原子彈的鈾。最後在河南開封離休。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四姨在保育院(胸牌上有“郭立信郭慎言”字樣)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四姨在立功後與戰友合影(1951年)

  立群離家﹕曲折多變的經歷

  小姨的經歷更是曲折多變﹐先是7歲就進了戰時兒童保育院﹐遭遇逃難又回到家中。在桂林時到“新旅”看二姨時想到逃難時二姐對自己的保護﹐又看到“新旅”有許多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團員﹐就向外公提出也要去“新旅”。這時﹐出於對“新旅”瞭解和信任﹐外公欣然答應了小姨的要求。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新旅”紀念館顧館長示意“郭立范﹑郭立群”

  小姨女兒王湞2018年4月4日重訪淮安“新旅”紀念館時﹐見到39年前父母王山(德乾)﹑郭在德(立群)和伯父王德威﹑伯母又是二姨郭立范在“苗壯果大”圖上的簽名﹐感慨萬千﹐沒有想到當年6歲的她在畫上也赫然有簽名。還應紀念館顧館長所囑﹐寫了幾句話﹐表達後輩傳承前輩良好家風的意願。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淮安“新旅”紀念館藏“苗壯果大”圖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王湞手指“苗壯果大”圖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王湞在淮安“新旅”紀念館與顧館長合影

  小姨在大連工學院讀的是機床設計專業﹐4年過後還沒有畢業就被內定為保送出國進一步深造的培養對象。1955年夏轉至北京外語學院出國預備班學習﹐當年8月被批准入黨﹐1956年9月進入了莫斯科機床工具學院研讀﹐次年又轉送蘇聯著名的莫斯科鮑曼工學院學習自動機械專業﹐成為該校第一位中國研究生。

  1960年因中蘇關係惡化﹐國家召回了所有留蘇研究生回國政治學習﹐小姨才開始了她大學教學生涯﹐先在西安交通大學﹐後在北京工學院(現北京理工大學)任教﹐直至離休。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左起﹕左林﹑王山(小姨父)﹑二姨﹑小姨﹑汪達之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上照背面

  小姨在回憶她的人生經歷時常說﹐我從小就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從事抗戰宣傳工作﹐成人後又是一再受到黨的教育和培養﹐是新中國最早的一批出國女研究生﹐所以我時刻牢記黨的需要就是自己的追求﹐把一生奉獻給了黨的教育事業﹐2015年中國人民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小姨榮獲了以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名義頒發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章。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小姨2015年榮獲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章留影

  舅舅們離家﹕奔赴祖國各地

  上海解放時﹐我父親汪祖棨曾帶在理舅到外灘﹑漢口路等處看喜迎解放軍進城的大遊行﹐意外看到二姨他們“新旅”的隊伍。我媽1945年抗戰勝利後經組織營救走出“上饒集中營”後輾轉來到上海﹐二姨隨解放大軍回到上海﹐三姨也雖經波折找到了上海。這樣﹐除四姨隨“四野”去了海南之外﹐十姐弟九位都匯聚到了上海﹐從此一大家子可以在繁華的大上海安居樂業了。可是不久之後﹐又因為各自的工作及學業原因﹐又分散在了四處。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小舅入伍照

  姐弟們一個個離開上海時徵詢外公意見時﹐外公總是尊重他們的選擇﹐秉持著國家需要第一就是郭家家風的理念。

  媽媽姐弟10人絕大多數都是共產黨員﹐外公雖然一生沒有加入共產黨﹐但他一直把自己當作是黨的人﹐凡認識他的共產黨員也都把他看作是組織的人。1948年﹐一名武漢的共產黨員為逃追捕到上海找到了外公﹐外公將他安排到安國路住下躲避一段時間﹐直到離開。在那白色恐怖的歲月﹐這樣的舉動雙方要有多麼充分的信任啊﹗

  外公1965年12月寫給小舅信中提到與堂弟見面後分手時寫過一首詩﹕

  十六年來一面緣﹐私懷未暢讓公先。約期有日退休後﹐再話衷情漢水邊。

【我們家的報國故事】私懷未暢讓公先

外公1965年12月13日給小舅的信

  最後我想用這首詩的第2句為文章作結。說得多好﹗個人小家的情懷未能舒暢﹐是因為要把國家的公事放在先啊﹐“私懷未暢讓公先”就是郭家幾代人處理自家小家和國家大家關係的真實寫照。

  注﹕

  1.福建人民出版社《青春在戰火中》1997年9月第2版157-158頁。

  2.文化藝術出版社《吳強傳》2006年3月第1版118頁。

  3.福建人民出版社《青春在戰火中》1997年9月第2版139-140頁。

  4.福建人民出版社《青春在戰火中》1997年9月第2版156頁。

  5.福建人民出版社《青春在戰火中》1997年9月第2版122-126頁。

  6.福建人民出版社《青春在戰火中》1997年9月第2版145頁。

  7.新四軍研究網頁《他們來自新安旅行團》林青(2007.6.14)

  投稿方式﹕

  1﹑將“英雄故事”或“英雄家書”以word文檔+jpg圖片附件形式發送至徵集郵箱zhengji@gmw.cn﹐郵件內請註明作者姓名及聯繫方式。

  2﹑註冊登錄光明圖片庫http://big5.gmw.cn/g2b/pic.gmw.cn/(高清組圖內容推薦通過光明圖片庫上傳)﹔

  在個人中心選擇上傳圖片﹐右側“參賽列表”中選擇“我們家的報國故事”﹐上傳組圖﹐撰寫圖片說明。

  歡迎參與“我們家的報國故事”主題徵集。

[責任編輯:白麗克孜‧帕哈丁]
獨家策劃

短視頻﹕2018年他們離開了 歷史卻不曾忘記

南京大屠殺的見證者正在凋零﹐血與淚的記憶卻不曾忘記。銘記歷史﹐珍愛和平﹗

【H5】國家公祭日﹕永矢弗諼 祈願和平

那些為和平而犧牲的人們就像化作歷史的星空中耀眼的星星﹐他們照亮了星空﹐照亮了和平。

互聯網時代讓生活“飛”起來

世界互聯網第五度開啟“烏鎮時間” 未來生活又添加了哪些新科技﹖

微視頻|50秒速覽進博會展品

“噸位”最大的展品“金牛座龍門銑”﹐全世界最小的心臟起搏器﹑最科幻展品“會飛的汽車”﹑最貴展品AW189型直升機……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