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頻道> 國內> 正文

深度丨黃河防汛﹕新時代的綜合考量

2018-07-03 15:16 來源﹕中國水利網 
2018-07-03 15:16:19來源﹕中國水利網作者﹕責任編輯﹕楊煜

  “水”來了﹐怎麼調度﹖“沙”來了﹐放在哪裡﹖

  新時代﹐各方訴求的綜合考量﹐讓黃河防汛調度的“參數”增多﹑難度“加碼”。

  黃河防汛調度﹐猶如排兵布陣﹐牽一發而動全身﹐必須在防洪減災﹑除害興利的戰役中處理好洪水與泥沙﹑防汛與抗旱﹑眼前與長遠﹑局部與整體﹑風險與效益的關係﹐祗有謀定全局﹐方可決勝千里。

深度丨黃河防汛﹕新時代的綜合考量

  防汛調度難點之洪水調度

  家住原陽縣陡門鄉黃河灘區仁村堤村的李大爺最近有點忙﹐每天都要到河邊轉轉﹐看著水臨村邊﹐他愈發擔憂起來﹕“有了小浪底水庫﹐下游還會來大水嗎﹖”

  李大爺的想法代表了黃河下游灘區大多數群眾。黃委防汛辦公室副主任魏向陽說﹕“目前﹐大家對水庫運用的期望值過高﹐‘一庫定天下’的想法普遍存在。”

  近年來﹐受畸形河勢影響﹐黃河主溜直逼仁村堤村﹐國家投入大量資金多次對護灘壩垛除險加固﹐險情得以控制﹐但潛在的危險一直存在。“黃河上小水也會出大險﹗這涉及村裡2000多人生命安全﹐我們要加緊巡查﹐不能掉以輕心。”原陽河務局防汛巡查人員告訴記者。

  “目前﹐黃河下游灘區人口多﹑淹沒損失大仍是制約水庫調度的最大難題。發生大洪水特別是高含沙大洪水時﹐如果保灘﹐水庫出庫流量小﹑庫水位高﹑淤積量大﹑庫容損失快﹐下游灘區淹沒損失小﹔如果保庫﹐水庫出庫流量增大﹑庫水位降低﹑淤積量減小﹑庫容損失慢﹐但下游灘區淹沒損失增大。”黃河設計公司教授級高工劉紅珍表示﹐“黃河洪水調度的難點﹐關鍵是怎樣處理保灘與保庫﹑近期與遠期﹑個體與全局的關係﹐要全面考慮各種影響因素及其不確定性﹐多方面權衡各方案利弊。所以說﹐洪水調度是複雜的多目標決策過程。”

  洪水調度是一道綜合運算題﹐既要防災減災﹐又要維護黃河健康生命﹔既要防洪保安﹐又要兼顧灘區發展﹔既要確保水庫運行安全﹐又要為水資源短缺儲備水源﹔既要延緩小浪底水庫使用壽命﹐又要考慮減輕黃河下游河道淤積……諸多不同的需求和矛盾交織﹐防汛調度難在取捨﹐難在權衡﹐難在抉擇。

  黃河中下游干支流水庫三門峽﹑故縣﹑陸渾水庫因當時建設條件的限制﹐水庫“瘸腿”運行﹔河口村水庫調度作為今年水庫聯調的“新兵”﹐尚在磨合期。如果發生較大洪水﹐干支流水庫蓄水攔洪﹑庫水位昇高﹐三門峽﹑故縣﹑陸渾水庫庫區百姓必須緊急轉移。小浪底水庫是黃河防汛的一張“王牌”﹐在黃河中下游“五庫聯調”中居核心地位。自1997年10月大壩截流至2018年4月﹐小浪底水庫累計淤積泥沙33.3億立方米﹐佔水庫設計攔沙庫容的44%。

深度丨黃河防汛﹕新時代的綜合考量

  延長小浪底水庫“壽命”﹐保持長期有效庫容不容忽視﹐這直接影響黃河下游防洪﹑供水安全﹐決定著樞紐企業的生存命脈。一旦“王牌”打完﹐泥沙﹑洪水的危害依舊存在﹐盛水的“盆”卻沒了﹐黃河防汛工作將不可避免陷入新一輪困境。

  “黃河上能夠建設大型水利樞紐的地方屈指可數﹐大型水利樞紐一旦進入攔沙後期﹐就像人進入老齡化階段﹐不可能再像年輕時那樣能拼能扛﹐意味著不可再生的水利樞紐壩址資源剛性縮減。”黃河水利科學研究院副院長江恩慧呼籲﹐“保持水庫長期有效庫容不僅僅是流域職能部門職責﹐也是樞紐企業的責任﹐更是全社會都應該重視的事情。”

  水多憂﹐水少亦憂。

  黃河屬於資源性缺水河流﹐年際年內來水量分佈不均﹐7~10月降下全年6成的雨量﹐主要以洪水為主﹐含沙量較大﹐攔蓄利用困難。

  而全河農業用水高峰期為3~6月﹐用水佔全年的一半﹐而來水僅為2成。隨著沿黃兩岸工農業經濟的發展﹐水資源需求急劇增加﹐供需矛盾日益突出。

  魏向陽表示﹕“黃河防汛調度必須始終堅持以人為本的理念﹐通盤統籌局部與整體﹑當前與長遠﹐權衡利弊﹐開准‘藥方’。”

  黃河防汛實時調度﹐取決於洪峰流量﹑洪量大小及含沙量﹑泥沙粗細等﹐取決於上下游﹑長短期天氣預報﹐取決於減災與興利的權衡﹐每一次求解過程﹐都是對科學決策水平的考驗。

深度丨黃河防汛﹕新時代的綜合考量

  防汛調度難點之社情變化

  歷史上黃河下游決口改道頻繁﹐流經之處良田沙化﹐生態環境遭到極大破壞。歷史上著名的“黃泛區”﹐經過長達半個多世紀的艱苦努力﹐昔日的茫茫沙丘才變成如今的平原綠洲,黃河故道的生態環境得到徹底改善。

  黃河曾經奪淮入海﹐讓淮河流域苦不堪言。泥沙淤積使淮河水系發生重大變化﹐至今“頑症”未得到有效解決。

  人民治理黃河以來﹐黃河下游堤防不決口﹑不改道﹐僅防洪效益累積達到4萬億元以上。黃河的安瀾﹐是工農業發展的“定盤星”﹐是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壓艙石”。黃河的安瀾﹐關乎流域人民福祉﹐關乎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等國家大局﹐關乎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隨著經濟社會快速發展﹐與河爭地的情況時有發生。年年“水”不來﹐也讓沿黃幹部群眾的防洪意識淡薄了。

  儘管今年沿黃省(區)強調防汛責任﹐組織實戰演練﹐但堤防﹑人防都久未經歷大洪水“洗禮”。

  目前﹐黃河中游黃土高原部分小水庫和淤地壩帶病運行﹐下遊標準化堤防還未全部建成﹐局部河道整治工程仍不完善﹐一些重要支流堤防防洪標準偏低。

  更為重要的是﹐黃河下游灘區還生活著189萬人﹐多年灘區不上水﹐灘區經濟社會穩定﹐群眾一方面固定資產增多﹐一方面避險常識缺乏。農村“空心化”現象﹐讓傳統的防汛搶險組織動員模式難以跟上形勢發展需要。

  東平湖和北金堤滯洪區作為滯蓄大洪水﹑特大洪水的應急手段﹐一旦投入使用﹐必將給滯洪區帶來巨大的經濟損失和長遠的生態影響。

  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兩岸財富聚集﹐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令黃河防汛調度的擔子越來越重。

深度丨黃河防汛﹕新時代的綜合考量

  防汛調度難點之泥沙調度

  俟河之清﹐人壽幾何。

  黃河泥沙與洪水形影不離。洪水的危害是短期的﹐而泥沙的影響卻是長期的﹑深遠的。事實上﹐祗要黃河穿過黃土高原﹐其多泥沙的本色就不會改變。

深度丨黃河防汛﹕新時代的綜合考量

  目前﹐國內外大江大河通過運用水庫群聯合調度削峰減洪﹐取得很多成功的案例﹐但多泥沙河流的水沙調度卻鮮有可借鑒的實戰經驗。魏向陽強調﹕“黃河防汛調度的複雜性來自泥沙調度﹐需要知道來沙源區﹑來沙顆粒級配﹐還要考量泥沙放在哪裡及長遠的影響﹖”

  小浪底水庫運用以來﹐黃河下游河道過流能力從1800立方米每秒提高到4200立方米每秒。如果把巨量泥沙沉積到河道裡﹐致使泥沙淤積下游河道﹐讓多年苦心塑造的黃河下游中水河槽“一朝回到解放前”﹐而河槽的淤積﹐進一步加劇下游的懸河之勢﹐這也是各方都不願看到的。

  針對黃河下游“二級懸河”依然嚴峻的情勢﹐江恩慧擔憂地說﹕“近些年黃河下游河槽過流能力上下游河段的差異極大﹐一旦黃河發生大洪水﹐進入下游河道以後﹐夾河灘以上漫灘水量與小浪底水庫運用前相比﹐會大幅度減小﹐洪水會快速向下游推進。夾河灘以下﹐特別是高村至孫口河段灘區大量進水﹐峰現時間提前﹐洪峰流量增加﹐東平湖啟動分洪的概率增大﹐灘區災情增加﹐大堤安全也受到極大威脅。”

深度丨黃河防汛﹕新時代的綜合考量

  黃河泥沙的特殊性﹐也給黃河下游搶險帶來麻煩。曾參與國內外多河流搶險的河南河務局搶險專家耿明全指出﹕“黃河下游是遊蕩型河道﹐善淤善徙善決﹐加上黃河大堤土質鬆軟﹐陡增搶險的難度。”可見﹐黃河上搶險﹐猶如中醫治未病﹐早預判﹑早發現﹑早搶險﹐最好防患於未然。

  “雖然經過多年不懈努力﹐但黃河水少沙多﹑水沙關係不協調的治理癥結沒有改變﹐黃河資源性缺水的基本河情沒有改變﹐黃河流域旱澇並存﹑旱澇交替﹑旱澇急轉的特性沒有改變。”黃河防總總指揮陳潤兒在2018年黃河防汛抗旱工作視頻會議上強調﹐“黃河新老問題交織疊加﹐必須時刻繃緊防汛抗旱這根弦。”

  黃河從來無小事。

  面對綿長的河道和世界之最的泥沙﹐一庫畢竟難以承擔起萬里黃河水沙調控的重任。與小浪底水庫聯手運用的三門峽﹑萬家寨水庫﹐因庫容小﹐後續動能不足﹐黃河水沙調控效應難以充分施展。

  如何塑造協調的水沙關係﹐減少黃河下游河道泥沙淤積﹐破解懸河之憂﹑洪水之患﹑泥沙之繁的難題﹐實現黃河長治久安﹐解憂黃河之困﹐時勢呼喚中游水沙調控體系的新引擎。

  古賢水利工程因優越的地理位置﹐超大的攔沙庫容﹐強勁的調控能力﹐成為黃河治理的下一個關鍵性工程。古賢水利工程能夠早日上馬﹐將為母親河安上新的強勁心臟﹐與小浪底水庫聯合調控水沙﹐發揮“1+1〉2”的效果。

  目前﹐黃河已經進入汛期﹐流域省(區)及流域管理部門不僅要更加重視﹐還要有防範風險的先手﹐更要有應對和化解風險挑戰的高招。從最壞處著眼﹐做最充分的準備﹐打好防範和抵禦風險的有準備之戰﹐也要打好化險為夷﹑轉危為機的戰略主動戰。

  來源﹕黃河報‧黃河網

  記者﹕都瀟瀟 實習記者﹕李娜 傅廣澤

  圖片來源﹕資料圖

[責任編輯:楊煜]
獨家策劃

圖解|"八大行動"讓中非各領域合作遍地開花

《中非合作論壇-北京行動計劃(2019-2021年)》對未來3年和今後一段時間中非各領域務實合作進行了規劃﹐重點實施“八大行動”。

圖解﹕中非並肩戰鬥力爭實現共同富裕

近3年來﹐隨著中非減貧惠民合作計劃深入實施﹐很多非洲國家民眾的生活正發生著巨大改變。

圖解|中非雙贏﹗讓中國夢和非洲夢相融相通

中非是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合作共贏的利益共同體﹐雙方互有需要﹑互有優勢﹐中國的發展給非洲帶來更多機遇﹐而非洲的發展也將為中國發展增添動力﹗

圖解|中非基建合作讓非洲獲得感實實在在

近年來﹐中非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開展了一系列重大合作。中國為改善非洲國家人民生產生活條件作出了實實在在的貢獻。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