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時政頻道> 國內> 正文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2018-07-03 15:17 來源﹕國家文物局 
2018-07-03 15:17:50來源﹕國家文物局作者﹕責任編輯﹕楊煜

  前不久﹐一款香奈兒2018早春系列絲絨脣膏﹐持“進口非特殊用途化妝品備案電子信息憑證”在上海口岸報檢﹐短短幾天就完成進口通關並上市銷售﹐幾乎與國外同步。從以前的5個月到現在僅5天﹐進口非特殊用途化妝品審批改革﹐讓中國人的“美麗消費”直追國際潮流。今年全國兩會後﹐這項改革迅速在廣東﹑重慶﹑四川等10個自貿區推開﹐從審批改備案﹐企業節省了可觀成本﹐消費者享受到更好體驗。

  這則消息沒有引起多大關注。改革開放40周年﹐中國的消費者早已適應了充斥市場﹑琳琅滿目的進口消費品。

  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中國進行改革開放﹐順應了中國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歷史要求。

  由1978年的3645億元﹐至2017年的82.7萬億元﹐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在40年間迅速躍升了200多倍。中國經濟總量已提昇到世界第二。2017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史無前例的25974元。40年來﹐豐碩成果惠及13億中國人民﹐讓廣大人民有了實實在在的獲得感。理解了民生方面的變化﹐才能正確地看出改革開放以來的變化。

  遠去的票證制度

  今天﹐當年輕人在超市選購琳琅滿目的商品時﹐很少有人知道﹐20世紀90年代以前﹐存在過一個特殊的“票證時代”。隨著改革開放給中國經濟和民生帶來的巨大變化﹐1992年﹐中國告別了長達40年之久的票證時代。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1972年天津市地方糧票(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北京市結婚傢具購買證(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四川省中江縣煤油供應票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在新中國建立初期的20世紀50年代﹐農業基礎落後﹐糧食等關係民生的日用品供需矛盾突出。國家于1953年對糧食等主要農產品實行了計劃收購和計劃供應﹐即實行統購統銷﹐人們要憑票證來限量購買糧食﹑油﹑布﹑煤﹑肥皂等生活必需品。最早實行的票證種類是糧票﹑食用油票﹑布票等票證。我國的票證種類數量堪稱“世界之最”﹐全國2500多個市縣﹐還有一些鎮﹑鄉都分別發放和使用了各種商品票證。此外一些大企業﹑廠礦﹑農場﹑學校﹑部隊﹑公社等也印發了各種票證。

  各地的商品票證通常分為“吃﹑穿﹑用”三大類。吃的除了各種糧油票外﹐還有豬﹑牛﹑羊肉票﹑雞鴨魚肉票﹑雞鴨蛋票﹐各種糖類票﹐各種豆製品票及各種蔬菜票等等。穿的除了各種布票外﹐有化纖票﹑棉花票﹑汗衫票﹑背心票﹑布鞋票﹑棉胎票等等。用的有手帕﹑肥皂﹑手紙﹑洗衣粉﹑火柴﹑抹布票﹑煤油票﹐各種煤票﹑商品購買證﹑電器票﹑自行車票﹑手錶票﹐還有臨時票﹑機動票等﹐五花八門﹐涉及方方面面。總之﹐大多數商品都是憑票供應的。什麼樣的商品就用相應的票證去購買﹐對號入座﹐缺一不可。一些當時的貴重物品﹐如電器﹑自行車﹑手錶﹐更是一票難求。

  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工業和農業迅速發展﹐糧食和其他日用品日益豐富。80年代初﹐禽蛋蔬菜價格逐漸放開﹐一些工業品也逐步達到了供需平衡。於是從1984年開始﹐以布票為首的各種票證逐漸離開流通領域。到1992年﹐隨著中國最後的一種票證──糧票被取消後﹐票證最終結束了它長達40年之久的特殊身份﹐老百姓從此告別了票證所代表的物質匱乏時代。

  幾乎與此同時﹐1993年3月﹐八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通過《憲法》修正案﹐將《憲法》第15條關於國家實行計劃經濟的規定修改為﹕“國家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

  從填飽肚子到吃出健康

  改革開放40年中﹐中國老百姓感受最深的莫過於自家餐桌的變化。從計劃經濟憑票購物﹐到各國料理珍饈食之不盡﹐國人餐桌的變化折射出中國社會的巨大變革。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1984年深圳取消糧油額定供應﹐人們在園嶺糧店排隊購糧(深圳博物館供圖)

  1950至1980年代﹐百姓祗能憑糧票﹑油票﹑肉票等才能購買食品。門市部﹑供銷社是商品供應的主要渠道。由於食品物資的匱乏﹐供應的時間僅有幾天﹐每逢年關或節假日前夕﹐供應點就會簇擁著大量憑票購物的人們﹐購物長隊成為那個年代的一大街景。副食也同樣匱乏﹐在北方的冬天﹐人們把白菜﹑土豆﹑蘿卜儲存醃製﹐以備過冬。

  隨著改革開放﹐物資開始慢慢豐富起來﹐商品市場逐漸活躍。1981年4月12日﹐中國第一家超市──廣州友誼商店自選超級商場開張。超級商場最初開辦時﹐普通市民需要持外匯券才能購買貨品。由於廣州是僑鄉﹐不少人拿著外匯券湧入超市﹐一時間商場被擠得水洩不通﹐商場祗好限制人流。

  到1983年﹐由國家統一限量供應的祗有糧食和食用油兩種。1984年﹐深圳市在全國率先取消一切票證﹐糧食﹑豬肉﹑棉布﹑食用油等商品敞開供應﹐價格放開。老百姓的餐桌也在悄然發生改變﹐品種漸漸豐富﹐蔬菜﹑瓜果﹑蛋﹑禽﹑肉類擺上了貨架﹐粗糧食品逐漸淡出﹐細糧成為餐桌上的主角。80年代後期﹐全國實施了菜籃子工程之後﹐徹底解決了副食供應緊張的局面。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1980年開業時(右)與現在的北京悅賓飯館

  1980年9月30日﹐北京市東城區﹐中國美術館附近的翠花胡同被擠得水洩不通。一家個人開辦的名叫“悅賓飯館”的餐館吸引了無數圍觀者﹐改革開放後中國第一家個體飯館──悅賓飯館應運而生。當天《北京晚報》就登出一篇巴掌大的文章﹐標題是《中國第一家個體飯店開張》。當時大家都想去嚐嚐“第一家”﹐飯店每天到了午飯和晚飯時間﹐飯店門口都擠滿了人。一天下來﹐女老闆劉桂仙數著面額不一的紙幣﹑硬幣﹕38元﹐這差不多是當時一個高級工人的月收入。美國合眾國際社在一篇報道裡稱﹕“在共產黨中國的心臟﹐美味食品和私人工商業正在狹窄的胡同裡恢復元氣”。慕名而來的外國使館人員越來越多﹐飯店包桌居然排到了68天之後。1981年春節﹐國家領導人姚依林﹑陳慕華來到劉桂仙家拜年﹐告訴他們“不用怕”。就這樣﹐北京陸續又有第二家第三家個體飯店﹐經營環境開始越來越好。

  到了90年代初﹐進餐館嚐鮮已不再是遙不可及的事情﹐誰家有喜慶事﹐都願意在飯店擺一桌。那時候剛時興自助餐﹐許多人都好奇要去嚐一嚐。再往後﹐魚翅﹑鮑魚﹑海參等高檔食材開始出現在人們面前﹐經營粵菜﹑生猛海鮮的餐館生意都很火爆。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1987年﹐肯德基北京前門店開業後﹐排隊吃肯德基的場面

  1987年11月20日﹐肯德基在北京前門正式開啟中國第一家餐廳。開業那天﹐顧客幾乎需要2小時才能等到一個座位。眼看著門口排隊的人群快要擠爆﹐不得不求助警察來幫忙維持秩序。祗要到周末﹐光餐廳外排起的隊伍就有400多米﹐必須分段分時放人進來。前門肯德基變成了北京城裡的“網紅店”﹐上肯德基吃西餐變成了一件時髦的事﹐甚至成為北京旅遊的一大景點。很多來到北京的人﹐必定要去肯德基嘗一下﹐然後與門口的山德士上校人像留影紀念。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1990年麥當勞深圳光華餐廳開業以後﹐生意非常紅火

  1990年10月8日﹐中國內地第一家麥當勞餐廳──光華餐廳在深圳市羅湖區東門商業步行街盛大開幕。按照當地的風俗﹐舞獅﹑點睛﹑採青﹐一樣都不能少。開業當日﹐深圳光華餐廳就創下了當時全球麥當勞有史以來的單店單天營業額與顧客光臨數的記錄。

  自此﹐洋快餐加快了進入中國市場的步伐﹐這不僅帶給中國人進食口味上的不同﹐還有飲食文化﹑管理模式﹑用餐觀念等的改變。

  恩格爾系數是指購買食物的人均支出在消費總支出中的比重﹐它是用來判斷國民生活水平的國際指針。1990年﹐中國城鎮和農村居民恩格爾系數分別是54.2%和58.8%。到2000年﹐中國城鄉居民恩格爾系數首次低於50%﹐進入小康水平。

  到了21世紀﹐飲食的極大豐富導致了大量肥胖﹑疾病的產生﹐人們開始尋求健康飲食。人們的飲食習慣﹐由原來的飽餐型向營養型﹑新鮮型﹑簡便型轉變。外賣行業發展如火如荼﹐各色飲食都可以通過網絡輕鬆下單﹐快速便捷地送到顧客手中。

  從黑灰走向時裝個性化

  改革開放前的中國﹐人們買衣服要憑布票﹐色彩和樣式單調。映入眼簾的﹐千篇一律的是灰色中山裝或藍色解放裝﹐被形容為“藍色的海洋”。“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是那個年代的金科玉律。稍微顏色亮麗一點的衣服根本沒人敢穿﹐一不小心就會引來指責。當時百姓生活水平有限﹐衣服的數量也很少。用當時的話講﹐叫“艱苦樸素”﹐說到底還是供應緊張。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20世紀80年代﹐北京﹐穿喇叭褲的青年

  40年過去﹐中國紡織工業取得了全方位﹑開創性的發展。1978年﹐紡織工業實現工業總產473.2億元﹔2017年﹐規模以上紡織企業主營業務收入達到68935.65億元﹐約為1978年的140多倍。紡織品服裝出口2745.1億美元﹐是1978年的127.4倍。1978年﹐中國人均纖維消費量僅有2.9公斤﹐是世界平均水平的38%。2017年行業規上企業服裝產量287.81億件﹐相當於為世界人口(按76億計算)每人提供6.89件衣服。

  老百姓服飾的春天開始于改革開放。一些西方的服飾進入中國並且形成了一種社會潮流。20世紀80年代初﹐戴蛤蟆鏡﹑穿喇叭褲成了一種大街小巷的時尚。隨後﹐“港褲”“燕尾服”等各種新潮的服裝相繼湧現。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1979年﹐皮爾‧卡丹在北京民族文化宮的內部時裝秀

  1979年3月﹐法國時裝設計大師皮爾‧卡丹應邀來華﹐他是第一位來華的國際級服裝大師。他率領12個外國服裝模特在北京民族文化宮舉辦了一場法國時裝表演。當年的中國﹐湧動街頭的還是一片“藍色的海洋”。服裝表演會的入場券被嚴格控制﹐只限於外貿界與服裝界的官員和技術人員“內部觀摩”。皮爾‧卡丹回憶說﹕“第一次去中國時﹐我到了許多地方。我是第一個讓中國人瞭解什麼叫時尚的西方人。我很像馬可‧波羅﹐因為我們都具有冒險精神。”

  皮爾‧卡丹帶來了“時裝”和“品牌”的概念﹐講究穿衣服要穿“牌子貨”。皮爾‧卡丹也成了中國“時尚”的啟蒙者﹐一波比一波繁華的時裝潮流﹑一個比一個華麗的奢侈品牌就前赴後繼地來了。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改革開放初期的模特

  服飾的變化是一個人精神面貌的最重要體現。20世紀80年代穿著“的確良”白襯衫的女青年顯得那麼單純﹐和那個時代一樣。隨後﹐80年代中期﹐城市裡開始流行紅裙子﹐女孩子脫去了暗淡的外衣﹐穿著色彩鮮艷的編織毛衣﹐留住美麗﹐一場時裝的革命正在悄然而來。時髦的男青年一邊跳著霹靂舞﹐一邊穿著喇叭褲﹑戴著蛤蟆鏡﹐這就是那個年代的“時尚”。喇叭褲﹐包緊了臀部﹐褲腳管很大﹐像喇叭﹐兼具掃地功能。隨後﹐連體褲﹑哈倫褲﹑健美褲﹑蕾絲裙﹑中性套裝﹑露臍裝……你方唱罷我登場﹐各領風騷幾個月﹐時尚﹐就是一陣風﹐是一個時代的印記。

  90年代以後﹐中國服裝至少在高端人群中已經實現了與世界的同步。人們的生活向小康過渡﹐思想觀念更為開放。人們的服飾在急速變化﹐穿衣打扮講求個性和多變﹐很難用一種款式或色彩來概括時尚潮流﹐強調個性﹑不追逐流行本身也成為一種時尚。

  從“蝸居”到“廣廈”

  改革開放初期﹐我國的住房制度是福利分房﹐絕大多數城鎮居民的房屋是租賃單位或者房屋管理部門的﹐祗有少數居民擁有屬於自己的房屋。“住房靠國家﹐分房按等級”﹐房子面積分配的大小要根據級別和家裡人口的數量。一般是一家三四口人﹐甚至老少三代一起吃﹑住﹑生活。人口多﹑住宅面積小是當時最常見的普通居民生活狀況。1978年﹐全國城鎮居民人均居住面積僅3.6平方米﹐缺房戶達869萬﹐佔城市總戶數的近一半。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待拆遷的長沙東二環筒子樓

  1980年4月﹐鄧小平指出﹐住房改革要走商品化的路子﹐由此開啟了住房制度改革的大幕。此後﹐我國房改大致經歷了試點售房﹑提租補貼和以售帶租等改革階段﹐以及全面推進住房市場化改革的確立(1994─1997年)階段。而房改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文件則是1998年7月國務院發佈《關於進一步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設的通知》﹐該文件宣佈全國城鎮從1998下半年開始停止住房實物分配﹐全面實行住房分配貨幣化﹐同時建立和完善以經濟適用住房為主的多層次城鎮住房供應體系。

  黨的十八大以來﹐城鎮居民人均住房建築面積由2012年的32.9平方米提高到2016年的36.6平方米﹐6000多萬棚戶區居民“出棚進樓”。

  從60年代的平房﹐70年代的筒子樓﹐80年代的單元樓﹐90年代的二室一廳﹑三室一廳到跨入新世紀的小高層﹑複式住宅﹑躍層﹑別墅﹐從“居者憂其屋”到“居者有其屋”再到“居者優其屋”的變化﹐深刻地體現了時代的進步。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20世紀80年代﹐深圳房地產公司建起怡景花園高級住宅區(深圳博物館供圖)

  1998年﹐房改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新的住房時代開始了﹐擁有一套新住房成為人們的新追求。21世紀﹐人們居住的選擇更多了﹐有高層住宅區﹐有複式樓﹐有花園小區﹐甚至還有單門獨院的特色別墅。隨著人們的生活水平的提高﹐裝修也成為熱點﹐在追求寬敞的同時﹐還在追求著居住環境的各種配套設施﹐要住得舒服﹐住得開心。

  2016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的定位。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並舉的住房制度﹐讓全體人民住有所居。

  在中國人的觀念裡﹐房子是頭等大事﹐這造就了房地產的黃金時代﹐房價高企﹐令多少適婚買房一族望房興嘆﹖不過另一方面﹐中國住房建設的巨大成就是不爭的事實﹐一年一個樣﹐三年大變樣﹐城鄉居民住房條件的進一步改善是必然的趨勢。

  從“自行車王國”到說走就走的旅行

  20世紀70年代末﹐剛剛從“文革”走出來的中國老百姓﹐絕不會夢想有一天會開上私家車。

  40年前﹐中國是名副其實的“自行車王國”﹐自行車是主要的交通工具。購買自行車要憑票﹐每年一個單位最多能分到十幾張購車票﹐能有幸分到票的人自然不多。當時人們上下班的交通工具﹐除了公交車外﹐絕大多數都騎自行車或步行。永久﹑鳳凰﹑飛鴿等品牌的自行車開始風靡中國。那時﹐有一輛自行車的感覺不亞於現在有輛轎車﹐騎“永久” 就像開奔馳一樣有面子﹐而一輛“鳳凰”就像現在有一輛寶馬一樣。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1982年﹐北京街頭停放的自行車

  20世紀80年代﹐摩托車開始逐步成為人們的新寵。那時﹐摩托車是家庭富裕的象徵﹐騎著一臺摩托車遊走于大街小巷會引來不少羨慕的眼光。1984年﹐珠江電影製片廠的喜劇電影《雅馬哈魚檔》熱播全國。這一時期﹐越來越多的老百姓喜愛上了摩托車。當時廣州一些比較大的商店﹐像華僑大廈﹑友誼商店等﹐都有摩托車賣﹐雖然都是雅馬哈﹑本田﹑鈴木等進口車﹐價格比較昂貴﹐但一般市民也開始光顧了。

  1994年﹐國務院公佈了第一個《汽車工業產業政策》﹐其中說﹕“國家鼓勵個人購買汽車”。這年年底﹐北京國際家庭轎車研討會在國貿中心召開﹐全球各大汽車公司送來各自的家庭車型參會。配合研討會的車展也在北京引起轟動﹐從此﹐中國有了第一批車迷。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1990年第一屆北京車展﹐長城汽車工業公司二分廠生產的轎車﹐人們新奇地圍在車旁

  1995年以後﹐合資生產的桑塔納﹑捷達﹑富康﹔引進技術生產的天津夏利﹑長安奧拓以及易貨貿易進口的小型車﹐私人購買量在北京以及深圳﹑廣州﹑溫州等沿海經濟發達城市日益增多。

  2001年12月﹐中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中國老百姓對於轎車被壓抑多年的需求急劇釋放。今天﹐越來越多的尋常百姓把轎車當作自己的生活﹑出行﹑謀生的現代化工具。一到節假日﹐各大旅遊景點人滿為患﹐車流滾滾。春暖花開時節﹐去賞花休憩﹐或者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成了很多私家車主的假日選擇。而私家車太多﹐停車難又成了大問題。

  今天的我們﹐外出可以用共享單車低碳出行﹐可以坐時速高達350公里的“復興號”高鐵﹐可以坐豪華輪船周遊列國﹐坐飛機比當年騎自行車都常見。據《寧夏日報》報道﹐即使在經濟相對不發達的甘肅固原﹐從固原啟程﹐乘飛機飛至銀川出差﹑飛至西安購物﹑飛至福州旅遊﹐當地越來越多的群眾開始習慣于打“飛的”。

  “四大件”的興衰

  四大件﹐又名“三轉一響”﹐是中國在20世紀50年代後期以後出現的一個名詞﹐指的是當時為各個家庭所希望擁有的四件家庭物品。這四件家庭物品分別為﹕收音機﹑自行車﹑縫紉機及手錶。這幾乎是一個家境非常好的人才能夠擁有的奢侈品。這“四大件”會讓上了年歲的人如數家珍﹐在其頭腦中打下了不可磨滅的烙印。一塊手錶曾經就是她的嫁妝﹐而一輛嶄新的“飛鴿”或“永久”也許使他當上了新郎。

  進入20世紀80年代﹐隨著憑票供應時代的終結﹐取而代之的是新“四大件”的誕生﹕黑白電視﹑電冰箱﹑洗衣機﹑錄音機。電子時代的到來極大地豐富和改善了每個家庭的家居生活。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上海無線電十八廠飛躍牌9寸黑白電視機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20世紀80年代東芝錄音機

  新“四大件”走入家庭沒多久﹐就由流行走向了沒落。黑白電視的魅力哪裡比得上彩色電視﹖錄音機和“家庭影院”放在一起﹐明顯就相形見絀了。還有家用電話﹑空調﹑電腦﹑微波爐……

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 40年﹐改革開放與我們的生活

  1994年﹐廣州﹐手持“大哥大”手機的市民

  改革開放進入20多年之後﹐家電逐步由奢侈品轉變為日用消費品﹐國內家電進入到消費的黃金期﹐普及型消費市場已經形成。最近的10年﹐中國家電產業厚積薄發﹐開啟了全面超越外資品牌的征程。特別是在互聯網時代家電智能化過程中﹐中國家電企業明顯走在全球產業的前列。2008年國內家電銷售金額為4345億元﹐10年後的2017年銷售金額幾乎翻了一番﹐達到8120億元。

  人們在盡情享受高科技帶來的便利和舒適的同時﹐也懶得總結什麼“四大件”了。新生事物的層出不窮﹐使人很難從中選擇出哪種商品與你息息相關﹐稱得上真正意義的“大件”。

  部分圖片來源於網絡 編輯﹕郭曉蓉

[責任編輯:楊煜]
獨家策劃

圖解|"八大行動"讓中非各領域合作遍地開花

《中非合作論壇-北京行動計劃(2019-2021年)》對未來3年和今後一段時間中非各領域務實合作進行了規劃﹐重點實施“八大行動”。

圖解﹕中非並肩戰鬥力爭實現共同富裕

近3年來﹐隨著中非減貧惠民合作計劃深入實施﹐很多非洲國家民眾的生活正發生著巨大改變。

圖解|中非雙贏﹗讓中國夢和非洲夢相融相通

中非是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合作共贏的利益共同體﹐雙方互有需要﹑互有優勢﹐中國的發展給非洲帶來更多機遇﹐而非洲的發展也將為中國發展增添動力﹗

圖解|中非基建合作讓非洲獲得感實實在在

近年來﹐中非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開展了一系列重大合作。中國為改善非洲國家人民生產生活條件作出了實實在在的貢獻。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