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頻道> 要聞> 正文

考試幾千元輕鬆包過 “最嚴駕考”反成部分駕校謀財之道

2018-07-12 08:23 來源﹕經濟參考報 
2018-07-12 08:23:11來源﹕經濟參考報作者﹕責任編輯﹕袁晴

  近年來﹐隨著全國機動車數量的快速增長﹐駕考標準也在逐步提高。2017年10月﹐被稱為“史上最難駕考新規”的新《機動車駕駛人考試內容和方法》正式落地實施後﹐各地甚至出現“掛科潮”。然而﹐《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在內蒙古呼和浩特市調查發現﹐駕考難度昇級的同時﹐個別“神通廣大”的駕校考場卻暗地裡為考生提供包過服務﹐祗要花費數千元﹐就能在考試現場提供“技術支持”﹐大玩潛規則牟取利益。

  掏錢不排隊保證順利過關

  日益龐大的駕考市場背後﹐隱藏著一些黑色利益鏈條。在當前高標準﹑嚴要求的監管下﹐依然有人可以掏錢就不排隊﹐且保證順利過關。

  由於平日裡工作繁忙﹐呼和浩特市市民周暢(化名)很難抽出時間去駕校練車﹐報名已經一年有餘﹐卻只通過了科目一考試。去年10月1日﹐公安部新修訂的《機動車駕駛人考試內容和方法》開始實施﹐駕考難度再次昇級﹐讓周暢心裡更沒了底。

  在駕校教練楊某的多次催促下﹐周暢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報考了科目二考試。考試前﹐楊某私下向他透露﹐如果沒有把握考過﹐可以幫他托關係花錢買過﹐過一門考試的價格是2500元﹐四門考試全程包過1萬元﹐並保證即使零基礎也能百分百過關﹐如果不相信可以事後付款。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調查中瞭解到﹐呼和浩特市申請機動車駕駛證﹐早在多年前檢驗駕駛員實操水平的科目二﹑科目三考試就都安裝了紅外線測試技術﹐還建立了遠程監管平臺﹐對待考室學員秩序﹑考生考前身份驗證核對﹑考中車內音﹑全程視頻監控﹑考後成績核對等內容進行實時監管。在如此高標準﹑嚴要求的監管水平下﹐仍然存有漏洞﹐不禁令人生疑。

  考試當日﹐記者跟隨周暢來到順誠駕校的科目二考點﹐候考室中早早地聚集了100多人。考試速度很慢﹐一個小時僅能考10餘人。早晨周暢不到8點便趕到考場﹐直到下午4點仍未排到。

  與周暢在同一個駕校學車的王建軍(化名)有些坐不住了﹐接連出去打了幾個電話﹐事情似乎有了進展。周暢悄悄地對記者說﹕“剛才王建軍決定花錢買過了﹐花了錢的人的名字會被排在前面﹐而沒花錢的就祗能繼續等著。”

  果然﹐很快便輪到王建軍考試﹐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他興高采烈地從考場走了出來﹐科目二順利通過。周暢則沒那麼順利﹐在等待了約10個小時後最終沒能通過。

  考試現場給學員發技術指令

  對於花錢買過的學員﹐每臺車都有專人從旁提示。考試場地內的多個攝像頭﹐以及負責全程監督的執法人員﹐顯然沒有起到監控考場秩序的作用。

  為了盡快順利過關﹐一個多月後﹐周暢決定通過教練楊某託人花錢買過。第二次考試當日﹐記者再次跟隨他來到順誠駕校的科目二考點。周暢向楊某反復詢問駕駛中的注意事項﹐楊某直言﹐花了錢就把心放到肚子裡﹐已經聯繫妥當﹐確定安排在中午時段考試﹐進了考場會有人聯繫接頭。

  中午12點半左右輪到了周暢考試﹐一位自稱姓馬的男子走至車前﹐詢問了周暢的駕駛水平後﹐告訴他考試過程中要一直聽他指揮﹐不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操控車輛﹐祗要聽話就能過關。

  當車內的語音裝置提示科目二第一項倒庫考試開始後﹐馬某立即在車旁大聲發佈指令﹕“直行﹐停車﹐方向盤向右打一圈半﹐向左回半圈……”按照他的熟練提示﹐周暢所駕駛的皮卡車穩穩地倒入指定位置﹐語音提示倒庫順利通過。

  在馬某的提示下﹐周暢駕駛著考試車輛一路輕鬆過關﹐很快便完成了科目二考試的所有內容。考試結束後﹐馬某還與周暢在車旁攀談起來﹐當得知他交納了2500元包過費用時﹐馬某說﹕“你記下我手機號﹐以後再有朋友想花錢買過﹐可以介紹他們直接聯繫我﹐能省去中間人的費用﹐過一門只收1800元。這錢是眾人分的﹐監考的考官拿大頭﹐駕校抽一部分﹐其實我才掙一二百塊。”

  周暢告訴記者﹐與他同時段考試的其他三位學員也都選擇了花錢買過﹐每臺車都有專人負責從旁提示。雖然考試場地內安裝了多個攝像頭﹐且考場中有呼和浩特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駕駛員考試中心的執法人員負責全程監督﹐但是顯然並沒有起到監控考場秩序的作用。從外部來看﹐該考場處於全封閉狀態﹐進出口均有人嚴格把守。記者多次嘗試走近都遭到驅趕﹐考場之外的人根本無法知曉其中具體的考試情況。

  最終經過確認﹐周暢科目二考試成績合格﹐教練楊某讓其將2500元通過微信方式轉賬﹐由他來轉交給所托的人。當周暢提出能否當面答謝時﹐楊某拒絕說﹕“這錢都是駕校管理人員和駕考中心的考官分﹐我祗是從中牽線搭橋﹐你當面給人家誰敢要﹖”

  駕考越難“包過”生意越好做

  一位在駕校從業多年的教練透露﹐隨著駕考難度的不斷昇級﹐花錢包過的生意越來越好﹐“最嚴駕考”反倒成了部分駕校的生財之道。

  《經濟參考報》記者又採訪到了多位通過花錢包過的方式成功取得駕照的市民﹐他們表示﹐駕考花錢包過的“潛規則”由來已久﹐如果考生的駕駛技術難以達標﹐駕校都可以暗中提供此類服務。

  記者隨後致電負責管理駕考秩序的呼和浩特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駕駛員考試中心﹐政秘股股長周某表示﹐花錢買過是決不允許的﹐現在的考試電子評判標準非常嚴格﹐人為根本無法干預﹐而且考試過程都有駕考中心的監考人員在現場進行監督﹐考試的視頻監控也都會保留三年以上﹐買過的情況應該是不存在的。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認為﹐在日趨嚴格的駕駛員考試中仍然存在花錢包過的行為﹐大致可以分為兩種情況﹕一是部分熟悉駕考規則的非法從業者﹐鑽取制度漏洞﹐借機大肆賺錢﹔二是駕校與考試中心的監考人員合謀牟利﹐駕校負責從中招攬花錢買過的考生﹐監考人員則利用權力保證過關﹐駕考包過的行為既是對《道路安全交通法》的隨意踐踏﹐更對社會和公眾安全構成嚴重威脅﹐這樣的不正之風不可長﹐相關管理部門需標本兼治﹐根除此類頑疾。

  劉俊海表示﹐從治標而言﹐無論是非法從業者﹐還是駕校和駕駛員考試中心﹐一旦發現存在駕考包過的行為﹐相關管理部門應予以嚴厲打擊﹐情節嚴重者可追究刑事責任。同時﹐公安機關和其他執法部門需對駕駛員考試中心的監考行為和駕校培訓行為展開全方位排查﹐如果發現此類問題﹐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從治本的角度來看﹐監管部門需反觀自身工作中暴露的死角和盲區﹐出臺專項管理的規章制度﹐從根本上切斷黑色利益鏈條﹐營造風清氣正﹑公平公正的駕考生態。

  “駕駛員考試中心級別雖然不高﹐但是權力卻很集中﹐如果與部分駕校達成權錢交易的共識﹐將會危害無窮﹐是典型的基層貪腐行為。”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院長薛瀾說﹐駕校在其中充當了考試中心利益輸送的掮客﹐長此以往會導致駕考生態的惡化﹐使得正規駕校生源減少﹐而提供包過服務的駕校卻生意火爆。此類權錢交易隱蔽性很強﹐難以從外部發現蛛絲馬跡。相關部門可建立巡查暗訪機制﹐對駕考市場進行隨機排查﹔同時設立舉報平臺﹐發揮群眾的舉報監督力量﹐讓腐敗行為無所遁形。

  相關專家認為﹐需進一步提昇技術監管能力﹐減少駕考過程中人為干預。同時﹐要加安全通警示教育﹐讓廣大學車者不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助長花錢買過的風氣。(記者 彭源)

[責任編輯:袁晴]

[值班總編推薦] 40多萬天價賬單上的輿論味道

[值班總編推薦] 習近平﹕加強領導科學統籌狠抓落 ...

[值班總編推薦]

獨家策劃

圖解|"八大行動"讓中非各領域合作遍地開花

《中非合作論壇-北京行動計劃(2019-2021年)》對未來3年和今後一段時間中非各領域務實合作進行了規劃﹐重點實施“八大行動”。

圖解﹕中非並肩戰鬥力爭實現共同富裕

近3年來﹐隨著中非減貧惠民合作計劃深入實施﹐很多非洲國家民眾的生活正發生著巨大改變。

圖解|中非雙贏﹗讓中國夢和非洲夢相融相通

中非是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合作共贏的利益共同體﹐雙方互有需要﹑互有優勢﹐中國的發展給非洲帶來更多機遇﹐而非洲的發展也將為中國發展增添動力﹗

圖解|中非基建合作讓非洲獲得感實實在在

近年來﹐中非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開展了一系列重大合作。中國為改善非洲國家人民生產生活條件作出了實實在在的貢獻。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