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大江奔來 看綠意盎然(大江奔流──來自長江經濟帶的報道)

大江奔來 看綠意盎然(大江奔流──來自長江經濟帶的報道)

2018-08-18 16:57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大江奔流﹐晝夜不息。

  橫貫東中西﹐長江干流綿延6300多公里。長江經濟帶11省市經濟總量佔全國比重超45%﹐人口比重逾40%。

  “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也是中華民族發展的重要支撐。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必須從中華民族長遠利益考慮﹐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使綠水青山產生巨大生態效益﹑經濟效益﹑社會效益﹐使母親河永葆生機活力。”“當前和今後相當長一個時期﹐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2016年1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重慶召開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時強調。

  吹響新號角﹐踏上新航程。兩年多來﹐長江經濟帶各省市貫徹落實“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要求﹐堅定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

  20多個日日夜夜裡﹐記者隨“大江奔流──來自長江經濟帶的報道”主題採訪團沿江採訪﹐感人心正齊﹐見攻堅正酣。

  謀全局﹐爭主動

  三峽庫區﹐重慶巫山﹐全縣3000多平方公里的國土上﹐沒有一家化工污染企業。

  巫山的底氣﹐源自對生態的堅守。“綠色發展是大局﹐決不能讓污染企業進巫山﹑染長江。”

  這裡是長江上游。如今在重慶人的心目中﹐身居上游﹐就要強化“上游意識”﹐擔起“上游責任”﹐體現“上游水平”。加快建設山清水秀美麗之地﹐是重慶發展的重要定位。

  “絕不容許長江生態環境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上繼續惡化下去﹐一定要給子孫後代留下一條清潔美麗的萬里長江﹗”鏗鏘之聲宣示堅定意志﹐沿線省市深入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謀全局﹐爭主動。

  “沒有赤水河﹐就沒有茅臺酒。”茅臺集團負責人介紹說﹐公司上新的生產線前先上環保項目﹐並出資幫扶上游貧困山區建設垃圾收集處理設施。“守護好赤水河﹐酒香才能飄得更遠。”

  理念是行動的先導。長江支流赤水河畔﹐越來越多的釀酒企業主動參與生態保護。

  “晚動不如早動﹐早動早主動。”同樣讓人欣慰的轉變來自沿線群眾。

  烏江水面﹐漁民們拆除網箱﹐雖然蒙受損失﹐卻由衷感嘆“這次做對了”。

  江西武寧縣長水村﹐盧家村小組第十九次修改家訓﹐加了8個字﹕尊重自然﹑保護環境。放下砍刀﹐拿起廚刀﹐開辦民宿。“看樹不砍樹﹐關鍵能持續。”村民盧育明不再砍樹﹐照樣致富。

  江蘇長江經濟帶研究院院長成長春教授向記者表示﹕“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生態環境保護裡邊蘊含著無限的新需求。”

  事實也證明﹐共抓大保護並不影響發展速度。今年上半年﹐長江經濟帶11省市中﹐10個省市的經濟增速高於全國平均水平﹐其中貴州﹑雲南﹑江西分別以10%﹑9.2%﹑9%的增速位列前三。

  環保進﹐污染退

  長江的水在哪﹖在江﹐更在山。

  船行上游﹐鬱鬱蔥蔥﹐靠的是加法。天然林保護﹑退耕還林﹐讓長江上游持續增綠。

  金沙江畔﹐坐落著雲南玉龍納西族自治縣石鼓鎮﹐萬里長江在這裡拐出“第一彎”。可這裡的過往歲月著實難挨﹐旱季怕風沙﹐雨季怕洪水。

  7年時間﹐石鼓鎮林工站站長和朝明帶著同事們在江邊種活柳樹4萬多棵。柳樹駐守的金沙江畔﹐曾經肆虐的風沙已經低頭。

  長江岸線屬於誰﹖曾經分佈許多工廠﹑碼頭﹐如今重又還江。

  化工清零﹐岸線整治﹐做的是減法﹐讓生產岸線回歸生態岸線。

  曾經﹐長江湖北宜昌段200多公里的岸線上﹐分佈著總長上千公里的沿江化工管道﹐並形成宜昌第一個產值過千億元的產業。2016年﹐宜昌痛下決心﹐向“化工圍江”宣戰﹕沿江一公里範圍內化工企業3年全部“清零”﹗

  “保護長江責任重大﹐生態環保是我們的‘必答題’﹐不是‘選擇題’。”宜昌市委主要負責人表示。

  退的是化工企業﹐進的是環保事業。2017年﹐長江宜昌段水質從Ⅲ類提昇到Ⅱ類﹐長江﹑清江等重要河流的國家地表水考核斷面水質全面達標。

  湖南岳陽城陵磯新港區﹐11.9公里的長江岸線上﹐曾密佈著15家碼頭經營單位﹑47個泊位。湖南堅決推進長江岸線保護﹐去年全面關停39個非法砂石碼頭﹐收回岸線10余公里。

  上海崇明三島之一的長興島上﹐700多畝生態林將青草沙水庫與生活生產區隔離。這片相當於10個杭州西湖大小的水域﹐給一半以上的上海人口提供了清潔飲用水源。

  2017年2月﹐上海制定出臺《崇明世界級生態島發展“十三五”規劃》﹐不搞大開發理念更堅決﹐綠色發展導向更鮮明。崇明設立了全市最高的綠色發展門檻﹐一方面優化產業准入負面清單﹐另一方面引導本島產業向園區集中﹐發展符合生態環保要求的生產性服務業﹐建設綠色經濟的示範區域。

  離青草沙水庫不遠﹐就是長江口中華鱘自然保護區﹐孵化後順流而下的中華鱘幼魚將在此停留數月﹐適應咸潮後﹐游向海洋。

  “中華鱘的保護應該是在整條長江裡﹐而不祗是某個保護區。”長江口中華鱘自然保護區管理處處長劉健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