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妻兒眼中的王繼才﹕一生要幹兩件事﹐一件實現了一件失約了

妻兒眼中的王繼才﹕一生要幹兩件事﹐一件實現了一件失約了

2018-09-13 20:32來源﹕軍報記者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船出燕尾港﹐迎著颯颯的海風﹐我們的目的地是開山島。

  12海里的航程﹐說近不近﹐說遠也不遠。海波蕩漾﹐記者的思緒也在起起伏伏﹕

  開山島﹐黃海前哨﹐不守住它﹐國門就會洞開──1939年﹐侵華日軍就是在此集結登陸上岸﹐屠戮了連雲港地區萬餘民眾。殷鑒不遠﹗

  開山島﹐毗鄰大陸﹐不守住它﹐罪惡就會滋生──偷渡﹐走私﹐黃賭毒﹐不少犯罪分子可是盯著這塊“寶地”呢。

  何況﹐島上還有大片戰備工事﹑營房﹐諸多水文﹑氣象﹑大地測量儀器需要有人看護值守……

妻兒眼中的王繼才﹕一生要幹兩件事﹐一件實現了一件失約了

  遠眺開山島。 王志國提供

  守島﹐沒有問題﹐問題是怎麼守得住﹑守得好。要知道﹐開山島可是一個荒島﹐要啥沒啥﹐當地人曾稱之為“水牢”。“想當年﹐一個年輕小夥子﹐剛剛娶妻生女﹐好日子才開了個頭兒﹐他怎麼就能克服孤獨﹑寂寞﹑艱苦﹐在這個荒島上紮下根來﹐一守就是32年﹖王繼才是咋想的﹖”今天網友們的各種“不可思議”﹐也是記者心頭始終翻湧的問號。

  傍晚﹐一道殘陽鋪在黃海海面上﹐映得開山島一片橘紅。隨王繼才遺孀王仕花和他的兒子王志國走了一遍巡島路﹐再坐在以前王繼才親手種下的無花果和冬青樹下﹐細細聊著他們眼裡心中的丈夫﹑父親﹐一個個問號慢慢變成了感嘆號﹗

妻兒眼中的王繼才﹕

一生要幹兩件事﹐一件實現了一件失約了

■中國軍網記者  任 旭

  王仕花﹕王繼才說﹐他一生要幹兩件事﹐要守一輩子島﹐要把我當個寶﹐捧在手心裡直到80歲﹐他實現了前一個諾言﹐可是對我失約了……

  32年前﹐我可能是村裡最後一個知道王繼才去守島的人了。他臨走前﹐告訴我好好上班﹐說要外出執行任務一段時間。

  可是左等也不回﹐右等也不見人影。我再三問婆婆﹕王繼才到底去哪兒了﹖  

  實在瞞不住了﹐婆婆才說﹕守開山島去了。

  去沒水沒電沒人煙的“水牢”啦﹖我當時就蒙了﹗前一陣子上去幾個民兵﹐沒守上幾天就都回家了。

  武裝部政委也姓王﹐是他找的王繼才。王繼才剛接到任務時也為難過﹐但王家的長輩對此卻沒啥二話。

  王繼才的舅舅曾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老人說﹐“我們那時候去打仗﹐一仗下來活下來的沒有幾個﹐去守島算什麼困難﹖好歹還有命﹗和我們一起去參加戰鬥的很多十幾二十歲的戰友﹐很年輕﹐命都沒了﹐啥都沒留下﹗”

  王繼才的父親是解放前就入了黨的老黨員﹐當年打過游擊﹐後來大部隊來了就做後勤﹐是支前力量。他也說﹐“我們這一輩人遭遇了戰爭﹐最後勝利了﹐很多人都犧牲了﹗活下來的是幸運的﹐但也要為死去的人負責。死去的很多連後代都沒留下﹐活下來的後代就更要去守護這份勝利﹗平時總說愛國﹑報國﹐別一動真格的就慫了﹗”

  王繼才當時是民兵營長﹑生產隊長﹐受老輩人影響﹐一直想參軍入伍﹐但沒能實現願望。現在﹐為國家守島這個擔子落到他肩上了。王繼才就答應了﹐再難也先去守守看。

  但守這個島確實難啊﹗說是島﹐就是一個只長了些蒿草的石頭山﹐蚊蟲遍地﹐這麼長(一筷子長)的老鼠才是島上的主人。

  48天后﹐我終於隨武裝部的船上島了。王繼才又黑又瘦﹐鬍子拉碴的﹐髒衣服胡亂堆著﹐地上扔了一地空酒瓶﹑煙頭……

  我眼淚唰就下來了﹐向來煙酒不沾的人﹐這是咋了﹖

  王繼才說﹐抽煙能解悶兒﹐實在無聊。他還有心情跟我開玩笑說﹐剛上島﹐整個山裡就一個人﹐瘆得慌﹐就想著喝酒壯膽﹐但沒想到根本就喝不醉。

  我說﹐別人不守﹐咱也不守﹐回家吧﹗他說﹐你不守﹐我不守﹐終究還要有人守。我已經答應了﹐咋能說了不算數呢﹖你自己回吧。

  他這個人啊﹐唾口唾沫都是釘﹐我知道勸不動他了。但是看他在島上的模樣太可憐了﹗把他一個人丟在島上﹐他怎麼過活啊﹖回去後﹐我一狠心把民辦教師的職給辭了──我要帶著女兒王蘇上島﹐去陪他爸。

  孩子才兩歲。婆婆說孩子太小﹐在島上面有個頭疼腦熱的怎麼辦﹖我來帶吧。

  王繼才見我上島﹐又高興又生氣﹐說你辭職這麼大事咋不跟我商量商量呢﹖

  我白了他一眼﹕你來守島跟我商量了嗎﹗

  那天晚上﹐跟今晚這樣晴﹐滿天星星。我們倆躺在房頂上望著天﹐他說天上這3顆星就是“董永”挑著兩個孩子﹐這邊這個亮的就是織女星﹐中間就是“黃河”。我前些天琢磨﹐就是這12海里呀﹐把我和你們母女倆隔開了﹗

  他瞎編著﹐愣把“銀河”說成“黃河”﹐把“牛郎”說成“董永”﹐我就笑著。

  我說﹕這真是一座“水牢”呀﹗

  他搖頭說﹐這哪是“水牢”﹖水牢至少還有幾個人陪著呢。這兒就我一個。你來了就好了﹐就是家了﹗明天咱們開始種樹﹐種菜﹐還種花﹗守島就要守好﹐要讓國旗飄起來﹗讓島像家一樣﹐讓島上一片花香﹐夏天要能在樹下乘涼﹐秋天鄉親們來了能有甜甜的果子嘗……

  唉﹗哪有那麼容易啊﹖為了種樹﹐我們託人從岸上捎土﹑種子﹑樹苗﹐直到兒子王志國出生了﹐樹都沒活上一棵﹗但這個孩子的出生給我們帶來了希望﹗老王說﹐人能活﹐樹就能活﹗等孩子會爬時﹐終於種活了第一棵苦楝樹﹐就是西邊最大那棵﹐現在有30歲了。

妻兒眼中的王繼才﹕一生要幹兩件事﹐一件實現了一件失約了

  王繼才在開山島種植的苦楝樹和無花果樹。任旭攝

  也不怪樹不願意在這兒紮根﹐冬天島上又潮又冷﹐我倆手腳都有凍瘡﹐身上是成片的濕疹﹐後來還有風濕﹑腰椎間盤突出各種毛病……

  我們兩個人守島﹐不像以前海防連守島那樣有充足的後勤保障。送了幾回水﹐王繼才說太貴了﹐不用送了﹐就吃雨水窖裡的水。他把泥鰍放進去﹐吃水裡的蟲子﹐淨化水。有時候﹐海況不好﹐船上不來﹐島上就斷糧了。最嚴重的一次﹐吃的燒的都沒了﹐王志國餓得不行﹐祗能吃生海蠣子﹐又腥又臭的﹐才5歲大的孩子哪吃得下喲……

  我在島上養了幾隻雞和羊﹐雞被老鷹給叼走過﹐還有兩隻連帶著小羊﹐一場颱風都給卷進了海。

  這12海里呦﹐有時候就是卡住我們全家脖子的繩索﹐讓你喘不過氣來。小志國出生時﹐就是因為颱風來﹐我下不了島。在島上﹐老王給接生的。他把剪子用火燒一燒﹐剪的臍帶﹔把背心用熱水燙了燙﹐當紗布用。我又疼又難過﹐直捶他﹕守島﹗守島﹗我們娘倆的命可能就交待到你手裡了。好在我們母子沒事。接生完﹐他透了一身汗﹐也癱在地上了。

  小女兒王帆2歲時﹐我倆在山上修路﹐她和哥哥一起玩﹐結果摔暈了。我找了件紅衣服﹐拼命向附近的漁船呼救。當時﹐孩子頭都軟了﹐醫院不肯收治。最後在鹽場工人醫院﹐我跪下了﹐我說治不好也不怪醫院﹐再轉院耽擱﹐恐怕沒救了﹗王帆命大啊﹐撿回了一條命﹗

  島上生存真的太難了﹐那時候晚上靠點蠟燭﹑煤油燈照亮﹐僅有的電器就是手電筒﹑廣播。聽收音機也基本是聽新聞和評書。

  最對不住的就是孩子了。大女兒王蘇小學畢業就不得不輟學照顧弟弟妹妹了﹐奶奶年紀大了。女兒有怨呀。直到有一天﹐她上島送煤﹐看到他爸就著咸黃豆喝酒﹐哭了。她看到了爸爸的不容易﹐慢慢也就理解了。

  大女兒輟學﹐我們內疚一輩子。這麼說吧﹐雖然看上去這個島是我們倆在守﹐但其實﹐離不開王家一大家子人的支持。婆婆幫我們帶了好幾年孩子。後來﹐大女兒又輟學帶弟弟妹妹﹐所以﹐是一家三代人在守這個島。

  在守島的第8個年頭﹐兒子王志國6周歲﹐該上學了。我就讓老王去找武裝部把這個差事給辭了﹐收拾好了行李準備下島。他回來後﹐坐在臺階上不吭聲。我問﹕“辭了嗎﹖”

  “沒有。”

  “你下島不就是辦這件事去了嗎﹖別人最長的才呆十幾天﹐咱們都8年啦﹗”

  “王政委病了﹐我去醫院看他﹐癌症晚期﹐沒多少日子了。沒等我開口﹐他定定地看著我說﹐小王啊﹐我聽說了﹐你把島守得很好。你要好好守﹐你不幹可能就沒人幹了。我相信你﹐別給咱老王家丟臉﹗王仕花哎﹐你沒看見王政委那信任的眼神兒﹗我沒張開辭職的口啊﹗我答應政委了﹐要守下去﹗”

  王繼才是個守信的人﹐我們答應了組織﹐還對一個快去世的人承諾了﹐就不能說話不算數。

  “王仕花哎﹐抓緊起床嘞﹐昇國旗嘍﹗”王繼才總是這樣喊我﹐這一喊﹐就足足喊了32年。直到現在﹐有時候早上醒來﹐我好像還能聽到他在喊呢。

  他還說過要把我當個寶﹐捧在手心裡一輩子﹐直到80歲……可是他才58歲……他﹐失約了……

  他對我是真的好。重活兒都是他干。一次巡島﹐他掉到海里去了﹐差點兒淹死﹐幸虧一個大浪又把他衝到礁石上。他後來就找一根背包繩﹐是怕我掉水裡去。他也挺細心的﹐我個子小﹐上灶臺炒菜費勁﹐他就做了一個墊腳臺子﹐就是你在廚房裡看到那個。有他在﹐我沒覺著活得有多苦。 

妻兒眼中的王繼才﹕一生要幹兩件事﹐一件實現了一件失約了

  夫妻倆在巡邏時用一根背包繩互相拴住防止發生意外。王志國提供

  可是他﹐真的吃了太多太多的苦了﹗苦吃盡﹐他也突然走了。

  他走後﹐來了一場颱風﹐無花果樹﹑苦楝樹還有葡萄樹刮壞了不少﹐原來樹蔭好大呦。這都是我們倆種的﹐它們也捨不得王繼才吧﹗

  今年﹐桃樹結了不少桃子﹐他摘了一大盆﹐上島的人吃了都誇甜。老王特別開心﹐說這是咱開山島的桃。

  咱們巡島的路上你們都看到了﹐一路上有小菊花﹑蝴蝶花﹐還有各種樹木﹑爬山虎﹐開山島變綠了﹐花果香了﹐這兩年的生活條件也改善多了﹐有長用電了﹐大家送了很多電器。32年前﹐老王在房頂上﹐望著星空﹐跟我說的那個夢﹐真的實現了呢。可惜這一輩子﹐他沒享上幾天福……

  2

  王志國﹕起初我對爸爸不祗是怨﹐而是又怨又恨﹗等後來慢慢地能理解他了﹐我就只想著讓他為我感到自豪一次。

  本來不想讓我媽上島﹐這段時間她太難過了﹐昨天還說夢見我爸了﹐告訴她那些治風濕和股骨頭的藥﹐別忘吃了。一上島﹐她馬上就活過來了﹐一刻不閑也不累。

  她跟我爸真是苦了一輩子﹗看她現在走路一瘸一拐的我就心疼。為這﹐我沒少跟我爸吵。爸爸親手接生出來的孩子﹐全世界也不多吧﹖我算一個。但這得是多麼無奈啊﹗

  6歲前我一直在島上﹐最深刻的記憶就是“餓”﹗當時我們家有一些工資沒發到位﹐我們守島﹐不出海打魚﹐也沒什麼別的收入。我把這都歸咎于爸爸守島。他如果肯下島陪我們﹐賺錢養家﹐一家老小怎麼會這樣﹖﹗

妻兒眼中的王繼才﹕一生要幹兩件事﹐一件實現了一件失約了

  記者在開山島採訪王繼才的兒子王志國。 宋朋非 攝

  我姐那時候才十二三歲﹐就要照顧我和妹妹﹐又負責賣些海貨﹐往島上捎米和煤等生活物資。漲潮時間不定﹐漁船出海時間也不定。她一個小姑娘﹐總是要提前摸黑兒去海邊兒等﹐看哪條船會路過開山島﹐就求人家往島上捎東西。

  有時是夜裡11點﹑12點﹐甚至凌晨1點也說不定﹐她自己一個人害怕﹐就領我去。讓我先睡一會兒﹐也沒個鐘錶﹐看差不多了﹐就叫醒我﹐提前去海邊等人家。她一手拎米袋子﹐一肩扛個煤球兒袋子﹐深一腳淺一腳的……

  開家長會﹐也是我姐去參加。同學們都笑話我沒爸媽﹐後來我堅決不讓我姐去了。她去貨站給別人分揀海貨賺點錢補貼家用﹐自己捨不得花﹐給我和妹妹買衣服﹐怕我們穿得太破被別人笑話。真像那首歌唱的﹐軍功章有我的一半﹐更有姐姐的一半。姐姐這麼多年又當姐姐又當爹娘﹐是我們家的大功臣──其實﹐她就比我大三四歲啊﹗

  姐姐結婚時﹐一心盼著爸爸能給她個驚喜﹐突然出現在家門口﹐不斷地往窗外張望。但爸爸正好執行戰備任務﹐終是沒來成。姐姐化一次妝哭花了﹐再補妝又哭花了﹐就這樣哭哭補補好幾次。

  那些年﹐我對姐姐的敬愛有多深﹐對爸爸的怨恨就有多重。我吼他﹐我不是你兒子﹐你就一個兒子﹐就是開山島。他也不解釋﹐說等我長大就理解他了。

  小時候﹐爸爸總在島上一面畫著毛主席和雷鋒像的牆前﹐給我講毛主席﹑講雷鋒的故事。這可能是我兒時最美好的回憶了。上山下山巡島﹐他也帶著我﹐倒是給我練出一副好身板。就連在後山的峭壁上﹐我也能上下如飛。

  我初中畢業﹐上高中要交五千塊錢的擇校費。這點錢對別人家可能不算多﹐但對我家來說就是天文數字了。我自己收拾了幾件衣服﹐已經準備好外出打工了。我爸告訴我說﹐要繼續上學﹐知識才能改變命運﹐學費的事不用愁。

  後來姐姐對我說﹕“弟弟啊﹐你可要好好學習呀﹐咱爸高息借了四千七百塊錢給你讀書。”為了還這筆錢我親眼看見11月份了﹐爸爸還下到冰冷的水裡撿海蠣子。冬天﹐他就和媽媽吃自己曬的小瓜干﹑醃的芥菜疙瘩和便宜的蘿卜﹑雪裡蕻。我知道他的力量就這麼大了﹐他已經盡力了。

  那年﹐他生了重病﹐醫院下了幾次病危通知。病床前﹐他告訴我可能熬不過去了﹐讓我扛起一個男人的擔子。看著他蒼老的樣子﹐我心酸了﹐就不再恨他了。我噙著淚說﹐你瞅我也沒用﹐我是不會去替你守島的。你要放心不下你的島﹐就趕緊好起來﹗每天從他肚子裡抽出那麼多血水﹐最後竟奇跡般地挺過來了──他是真的放不下開山島啊。

  研究生畢業後﹐有幾家單位要錄用我。我們姊妹一商量﹐想去一家待遇比較好的研究所。我把這件事告訴了爸爸。

  “爸﹐我畢業了﹐得找工作了。”

  “你想找什麼工作。”

  “我想找個掙錢多點兒的工作。”

  “你才剛剛邁開進入社會的第一步﹐就一心想著掙錢嗎﹖如果這就是你的理想﹐我不知道將來你會變成什麼樣。”

  “當初讓我上學﹐不是你說知識改變命運嗎﹖那你說我該干點什麼好﹖”

  “有的吃﹑有的穿﹑有的住就行了。我看你現在有必要先去部隊鍛煉兩年﹐讓自己踏實一些。”

  後來﹐我媽告訴我﹐參軍是我爸年輕時的理想。就這樣﹐我入伍成了武警某邊檢站的一名警官。

妻兒眼中的王繼才﹕一生要幹兩件事﹐一件實現了一件失約了

  王仕花母子在開山島上。 宋朋非攝

  我爸聽了高興啊﹗說兒子守邊防﹐他守海防﹐都是在為國防作貢獻。那天﹐他要我跟他一起喝點酒﹐說我長大了。這是頭一次讓我喝酒。鼓勵我早點兒獲嘉獎。

  可是工作一段時間﹐我發現太單調了﹐就向他發牢騷。他說你還嫌單調﹖先看看我和你媽吧﹐我們守這個島20多年了﹐你還能有我們單調嗎﹖

  我一聽他這樣說﹐就直接將了他一句﹕現在科技這麼發達了﹐直接裝個監控﹐就不用你和我媽在上面了﹐你那兒何止單調﹐還沒有意義。

  他有點生氣和失望﹐說別人不理解我和你媽守這個島有什麼意義﹐你是我兒子﹐你都不能理解﹐我挺傷心的。你太久沒回島上了﹐回來一趟吧﹗

  那天﹐正巧趕上颳大風﹐氣象測量儀壞了。在電話指導下﹐他很快修好了﹐然後指著我﹐“你那兩個攝像頭會修理儀器嗎﹖別人來偷東西﹑幹壞事﹐它能制止嗎﹖別以為我和你媽在島上沒事兒可干﹐我們每天維護國防工程﹐小破小補﹐將來就不會嚴重破損﹐需要啟用時馬上就能投入使用。我們每天昇國旗宣示主權﹑霧天敲盆子給過往船隻報警避免觸礁﹐種樹﹑種菜﹐忙得很﹗我是在為國家守島﹐在完成組織交給我的使命。”

  “你忙﹗別人給你什麼了﹖” 我又回了他一句。

  他停頓了一下﹐說﹐“不要管別人怎麼對待你﹐你管不了別人﹐但要對自己做的事有個判斷﹕是不是對國家對社會有用﹖等到自己老了﹐值不值得回憶﹖我沒給你們留下什麼錢﹐但是希望能告訴你們一個生活的態度。”

  爸爸這番話﹐我聽進去了。有時候我覺得他落伍于時代﹐這時候又不覺得他落伍了。

  一年多後﹐我因為全年工作成績突出﹐年終榮立了三等功。前不久﹐立功嘉獎通知書寄回來了﹐可惜爸爸不在了。

  我爸這個人吧﹐常人可能很難理解。“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孔子曾經稱讚自己的學生顏回。我覺得我爸也是如此﹗你說他“痴”(當地人說“傻”的意思)吧﹖顏回就是這樣的。我爸信守承諾﹐為國家守海島﹐真的當成家來建。他自己在礁石上撿點海蠣子﹐賣不了幾個錢﹐但節衣縮食﹐買點水泥﹑沙子﹐維護島上的營房和水泥路﹐被國防部評為以勞養武典型。他不肯捨棄這兒﹐說這是國家的島。就像古代的那個愚公﹐寧可移山也不搬家﹐大概也就是這個意思吧。你說他是“愚”呢﹖還是忠和信﹖

  他所做的﹐我覺得算不上什麼轟轟烈烈的大事﹐誰都能做。祗是﹐別人或許沒想去做﹐或堅持不下來罷了。他曾告訴我﹐有了理想﹐還要踏踏實實地去干。他給我們做出了榜樣。

  3

  記者﹕山不在高﹐水不在深。因為有了王繼才夫婦﹐曾經普通的開山島如今變得不再普通。一條12海里的水路﹐背後是中國人代代傳承的家國情懷……

  海浪拍打礁石﹐發出嘩嘩的響聲。不知道是落潮﹐還是漲潮﹐只想起老人們曾說﹕寧上山﹐莫下海。大海啊﹐困難和危險不可測。

  陳舊的行軍床﹐一翻身就吱吱咯咯地響。志國時而打鼾﹐時而翻身﹐可能被記者的無眠攪得也沒睡安寧。

  不知是睡是醒﹐一會兒腦子裡是王繼才巡島的身影﹐一會兒又變幻成一個挑石頭的老頭兒﹐一會兒仿佛又看到了動畫片裡荒島求生的魯濱遜──魯濱遜是努力逃生﹐可王繼才卻是紮根荒島﹑不離不棄。驀然覺得王繼才的身影跟抗震救災裡逆襲的身影一樣清晰起來。不由得想起一位老邊防的話﹕我們不搬家﹐家園在哪兒﹐國境線就在哪兒﹗再去琢磨王繼才的犟勁兒﹐心頭釋然。

  此時﹐回首巡島路﹐心頭又有了新的滋味﹕

  這12海里水路﹐使開山島孤懸海外﹐風浪起時﹐有糧斷水絕之險﹐這是一條生命之路。

  這12海里水路﹐隔離了小島的孤寂與沿海城市的喧囂﹐成了一條問心之路。

  這條路﹐在有些人眼裡是孤獨和絕望﹐在有些人眼裡卻是家國和擔當。山不在高﹐水不在深﹐32年間﹐島上有了生命和綠色﹐不起眼兒的小島如今為外界熟知。這裡有一對充滿家國情懷的民兵﹐他們用一生踏出的巡島小路﹐成為令人欽佩的星光大路﹐成為無數人爭相前來的“朝聖”之路。

  睡眼蒙眬﹐感覺天光放亮了。

  耳畔似乎聽到王繼才輕輕的呼喚﹐語調與王仕花說話時一樣──帶著濃重的當地口音﹕

  “王仕花哎﹐抓緊起床嘞﹐昇國旗嘍──”

妻兒眼中的王繼才﹕一生要幹兩件事﹐一件實現了一件失約了

  國旗飄揚在開山島上空。王志國提供

  編輯﹕張曉君﹔

  編審﹕任旭﹔

[責編﹕張悅鑫]

閱讀剩余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沈錫純中國畫作品展在福建省美術館開幕

  • 北京﹕花團錦簇迎佳節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如何在新變局中應對新挑戰﹖如何在新格局下推動新發展﹖在剛剛閉幕的第十二屆夏季達沃斯論壇上﹐來自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2000多名人士﹐把脈國際形勢新趨向﹐探尋世界發展新方向﹐求解全球合作新走向﹐其中﹐最引人注目的關鍵詞是“創新”。
2018-09-22 09:08
9月21日﹐彩色燈籠裝扮香港利東街夜景。
2018-09-22 08:32
這是9月21日在2018中國國際通用航空博覽會拍攝的飛行表演。當日﹐為期4天的2018中國國際通用航空博覽會在石家莊開幕﹐此次展會將舉辦航空器靜態展﹑特技飛行表演及飛行演示等系列活動﹐為中秋佳節期間市民出行提供了一個好去處。
2018-09-22 08:30
近日﹐北京天安門廣場及長安街沿線花壇佈置工作正加緊進行。
2018-09-22 08:21
醉美的秋日﹐大自然一不小心打翻了顏料盤﹐祖國大地﹐大江南北﹐稻田泛黃﹑田野鋪金﹐一幅幅色彩斑斕的美麗畫卷徐徐展開。
2018-09-22 08:20
新疆﹕18年不變 老味道月餅又迎中秋
2018-09-21 19:53
迎豐收 曬豐收 慶豐收
2018-09-21 19:52
9月20日﹐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張建軍(前右)與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夏淑琴(前左)一起做月餅。社會愛心人士﹑學生代表等在紀念館職工食堂與他們一起做月餅﹐表演文藝節目﹐共迎佳節。
2018-09-21 10:11
韓國總統文在寅20日結束對朝鮮訪問返回首爾後﹐在新聞中心發表對國民報告時表示﹐美朝重啟對話的條件已經成熟﹐希望美方能夠換位思考﹐早日重啟與朝鮮的對話。 新華社記者 王婧嬙 攝  9月20日﹐在韓國首爾﹐韓國總統文在寅在新聞中心發表講話。
2018-09-21 10:03
當日﹐安普里奧‧阿瑪尼品牌在米蘭時裝周發佈2019春夏新品時裝。當日﹐安普里奧‧阿瑪尼品牌在米蘭時裝周發佈2019春夏新品時裝。當日﹐安普里奧‧阿瑪尼品牌在米蘭時裝周發佈2019春夏新品時裝。
2018-09-21 10:03
9月20日下午﹐D4083次列車緩緩開出敦煌站﹐駛往千里之外的甘肅省省會蘭州﹐這標誌著蘭新高鐵與敦煌鐵路成功“牽手”﹐敦煌沒有動車的歷史自此終結。 新華社記者 范培珅 攝  9月20日﹐在敦煌火車站﹐乘坐首趟動車組列車的旅客從車窗內向外拍照。
2018-09-21 09:50
時值金秋﹐地處世界“黃金水稻帶”緯度範圍的吉林省各水稻產區陸續開始收穫﹐黑土地上稻浪滾滾﹐金黃遍野﹐田間地頭一片忙碌的豐收景象。 新華社記者許暢攝  在吉林省吉林市萬昌鎮﹐農民駕駛收割機收割水稻(9月18日無人機拍攝)。
2018-09-21 09:40
9月20日﹐邱婷在家中對巨幅剪紙作品《中國農民豐收節》進行修飾。該作品長2018厘米﹐內容以二十四節氣物候特徵為主線﹐農耕文化﹑民間風俗等貫穿其中﹐寓意農民幸福安康﹐共慶豐收。
2018-09-21 09:36
9月19日﹐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亞﹐“中國防務”展區亮相第十屆非洲航空航天與防務展。為期5天的第十屆非洲航空航天與防務展19日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亞開幕。為期5天的第十屆非洲航空航天與防務展19日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亞開幕。
2018-09-21 09:35
9月20日在廣州長隆野生動物世界拍攝的熊貓寶寶“隆仔”。“隆仔”于7月12日由大熊貓“隆隆”在廣州產下﹐目前體重已超過6斤﹐生長發育情況良好。“隆仔”于7月12日由大熊貓“隆隆”在廣州產下﹐目前體重已超過6斤﹐生長發育情況良好。
2018-09-21 09:31
9月20日﹐在美國東部馬里蘭州哈福德縣﹐哈福德縣警長傑弗裡‧加勒(前)在記者會上介紹槍擊案情況。當日﹐哈福德縣一處企業園區發生槍擊案﹐當地警方說槍擊案造成數人死亡﹐另有數人受傷。
2018-09-21 09:30
9月20日﹐在奧地利薩爾茨堡﹐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中)﹑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右)和奧地利總理庫爾茨出席新聞發佈會。此次峰會主要討論了移民﹑內部安全和英國“脫歐”等問題。此次峰會主要討論了移民﹑內部安全和英國“脫歐”等問題。
2018-09-21 09:29
這是廣南縣八寶鎮壩龍村的稻田景色(9月20日無人機拍攝)。雲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廣南縣八寶鎮今年種植優質水稻22000余畝﹐秋收季節﹐田野裡一片金黃﹐景色如畫。雲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廣南縣八寶鎮今年種植優質水稻22000余畝﹐秋收季節﹐田野裡一片金黃﹐景色如畫。
2018-09-21 09:29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