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中國科技期刊現狀﹕科技期刊不是由科學家說了算

中國科技期刊現狀﹕科技期刊不是由科學家說了算

2018-09-25 08:28來源﹕科技日報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戴著“行政化”腳鐐跳不了“市場化”的舞

  ──中國科技期刊現狀調查(三)

  本報記者 操秀英

  科技期刊發展是中國科技界心中的一根刺。

  近期的一次香山會議再次聚焦“中文科技期刊”。記者十多年前第一次參加全國兩會報道時﹐委員們就在討論這一話題。近幾年﹐從政府主管部門到出版社﹐再到科技界﹐召開過各種會議﹐希望推進中國科技期刊發展﹐但收效甚微。

  “我們也想改變啊﹐可哪有那麼容易。”來自中科院某所期刊聯合編輯部的文傑(化名)道出了大家的無奈。為什麼會“原地踏步”﹖在業內人士看來﹐行政化管理是制約中國科技期刊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

  科技期刊不是由科學家說了算

  “我們研究所有3種期刊﹐幾年前就在考慮將它們分成不同層次﹐分類發展滿足不同受眾需求。但報到上面不同意﹐不是編輯部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文傑說﹐有關部門對期刊的管理甚至細緻到每個編輯每年要有多少個小時的業務培訓﹐而且培訓內容都有嚴格規定。

  “我感覺國內科技期刊的壓力近幾年越來越大。”一家中文核心期刊的編委陳冬(化名)告訴科技日報記者﹐“究其原因還是期刊沒有自主權﹐這就導致層層管理和限制﹐幾年前我們就考慮出英文期刊﹐但由於領導意圖﹑審批等原因﹐這件事現在還沒做成。”

  正如陳冬所說﹐長期以來﹐我國科技期刊實行主管﹑主辦和出版的三級管理體系。“很長一個時期﹐行政化配置刊號資源﹐考慮部門需要多於考慮學科發展和期刊產業需要。辦刊過程中沒有充分發揮科學家的作用﹐還存在一些不太必要的行政干預﹐連改個刊期都要層層報批。”科學出版社副總編輯胡昇華告訴科技日報記者﹐所謂的質量管理則停留在編輯規範層面﹐比如錯別字﹑印刷錯誤等﹐重點不是學術把關。

  辦刊人員缺乏積極性 質量堪憂

  “通常在這些掛靠單位中﹐期刊部門是最不受重視的﹐工作人員也沒什麼動力把期刊做好。”陳冬坦陳﹐“以前主管部門對期刊有一定撥款﹐但現在這部分經費基本沒有了﹐基本都要自負盈虧﹐有些甚至要求盈利。”

  他說﹐在行政化管理讓市場化運作受限的背景下要求賺錢﹐這讓期刊管理團隊疲于應對。“很難靜下心來思考下一步怎麼做﹐怎麼吸引好的稿源﹐祗能做好眼前的事。”

  “我們的主管部門是要求期刊上繳利潤的﹐而且每年的指標都在增長。”一份材料領域核心期刊的負責人周木(化名)告訴科技日報記者﹐“在我們這裡﹐期刊被當成一個創收的部門。”

  受行政管理和利潤指標雙重約束的期刊很難放開手腳發展。“像我們這樣的雜誌收入主要靠版面費﹐但也不太可能一直提高版面費﹐這樣就更難吸引到稍微好點的稿源了。現在這種狀況下﹐更不太可能擴充團隊﹐去做更多事情﹐祗能得過且過。”周木說。

  周木所在的這類期刊雖艱難﹐但大多依托一個行業或掛靠在掌握一些資源的院所﹑行會下面﹐尚能勉力維持﹐還有一部分大學學報類期刊的質量和生存更是堪憂。

  “中國大概有500種大學學報﹐這類期刊在中國知網分類體系裡被歸為科技綜合類刊。歷史上看﹐它們主要功能是為所屬高校服務﹐專業定位模糊﹐往往成為教師晉陞﹑研究生畢業借用的工具﹐要提高它們的質量很難。還有刊名為‘地域+科技’這類期刊﹐也是同質化嚴重﹐很難辦出特色。”胡昇華告訴科技日報記者。

  “這類期刊的誕生有其歷史背景。上世紀80年代﹐國家為了落實知識分子政策﹐解決出書難﹑發表成果難的問題﹐創辦了一批這類期刊。它們現在已經完成歷史使命﹐如果一些期刊論文質量和辦刊經費都難以為繼﹐應該設計合適的退出機制。”胡昇華認為。

  生難死也難 期刊難以集群發展

  但期刊退出並不容易。“前兩年一直都說轉制﹐成立獨立出版社﹐但好像剛開始就結束了﹐我們去年就準備了材料﹐後來就沒動靜了。”周木說。

  “因為刊號需要嚴格審批﹐所以它成為一個稀缺資源。很多質量差的期刊不願意退出。”胡昇華分析﹐有些期刊將刊號或版面轉包出去﹐而承包這些期刊的人當然是以賺錢為目的﹐搞起了買賣版面的交易﹐根本不看論文質量﹐錯誤百出。

  更有甚者﹐造假情況也不少見。“我們曾經申報一個叫《建築遺產》的期刊﹐我們還在做創刊準備時﹐社會上就有不法分子假冒該刊編輯部﹐大張旗鼓開始賣版面﹑出假刊﹐有不少人上當。”胡昇華覺得這樣的問題能夠出現﹐說明市場秩序非常混亂。

  胡昇華介紹道﹐近年來每年獲批的新刊約50種﹐遠不能滿足學科發展需求。“想辦刊的不一定辦得了﹐辦不好的也死不了。生也難﹐死也難。”

  “刊號成為稀缺資源﹐有的人想辦期刊﹐有熱情﹑有能力﹐但就是申請不下來刊號。”中國科學技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武夷山告訴科技日報記者﹐辦得不好的期刊﹐可以把刊號有償利用起來﹐將期刊經營權“轉讓”出去﹐一樣可以賺錢。

  武夷山認為﹐國內科技期刊品種的數量增長與科技論文產出量的增長嚴重不匹配。他說﹐根據中國科學技術信息研究所去年統計結果﹐中國科技人員在中國科技論文統計源期刊上發表了49.42萬篇論文﹐在SCI收錄期刊上發表了32.42萬篇論文﹐即國外發表量佔國內發表量的2/3左右。

  “假定我們的科研人員一篇稿子都不往國外期刊上投﹐假定每種期刊的平均發文量不變﹐則國內質量較高的科技期刊總量要比原先增加約2/3才能滿足科研人員的發表需求。但在目前這種期刊管理體制下這是不可能的。”武夷山說。

  胡昇華分析﹐市場化不足嚴重制約了我國科技期刊集團化﹑規模化發展道路。

  據此前發佈的《中國科技期刊發展藍皮書(2017)》統計﹐我國科技期刊的主管﹑主辦和出版單位較為分散﹐5020種期刊共有1375個主管單位﹑4381個出版單位。平均每個出版單位出版1.15本期刊﹐僅出版1種期刊的出版單位就有4205家﹐佔期刊總數的84%。

  “期刊都有主管﹑主辦﹑出版單位﹐且受屬地化管理﹐刊號資源流動極為困難﹐尚未形成優勝劣汰的動態調整機制。”科學出版社總經理彭斌舉例﹐他們出版社曾經想與中國科學院一家外地研究所合作﹐對該所一份科技期刊進行昇級改造﹐要將期刊出版單位變更為“科學出版社”﹐卻遭遇阻礙。

  “期刊是屬地管理﹐我國相關規定要求出版單位與主要主辦單位必須在同一地區﹐出版單位不是當地單位怎麼行﹖”彭斌說﹐這份合作祗能擱置。

[責編﹕張璋]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中國科考隊為出征南極內陸做準備

  • 【藝術公益大講堂】馮雙白﹕自信的文化能夠穿透壁壘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12月9日﹐部分新書在首發式會場陳列展示。當日﹐“不忘歷史 共鑄和平──2018年系列圖書首發式”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舉行﹐《和平之旅──東瀛友人口述史》《從城祭到國祭》《南京大屠殺史實展》等三大類﹑十多本新書共同首發。
2018-12-10 13:14
在記者與時間賽跑﹑搶救性拍攝記錄的同時﹐幸存者也在不斷離世﹐僅2018年初至今﹐已有20位幸存者相繼去世。記者經過梳理﹐將這些歷史的影像重新組合﹐表達悼念。新華社記者韓瑜慶﹑李響﹑季春鵬攝影報道
2018-12-10 13:13
12月9日﹐在亞美尼亞首都埃裡溫﹐尼科爾‧帕希尼揚(左)在投票站投票。亞美尼亞9日舉行新一屆議會選舉投票。這是今年10月尼科爾‧帕希尼揚宣佈辭去總理職務﹑議會自動解散後﹐亞美尼亞提前舉行的議會選舉。
2018-12-10 13:12
巴蒙王國是喀麥隆西部一支傳統部族﹐擁有600多年歷史。古恩社團代表用巴蒙語陳述國王過去兩年來的功績與失誤﹐隨後法官宣佈﹐國王可保留王位﹐但須記過3次。古恩社團代表用巴蒙語陳述國王過去兩年來的功績與失誤﹐隨後法官宣佈﹐國王可保留王位﹐但須記過3次。
2018-12-10 13:11
伍秀英﹐1933年5月25日出生。1937年﹐日軍進攻上海時﹐伍秀英參軍的哥哥隨著部隊前往上海﹐再也沒有音訊。1937年12月﹐日本兵攻進南京城﹐燒殺搶掠﹐伍秀英一家跑到南京五臺山一處難民營避難﹐家裡的房子被炸毀。
2018-12-10 12:45
12月9日﹐救援人員山體滑坡現場搜救。當日下午﹐四川敘永縣分水鎮一山體發生滑坡﹐導致部分房屋垮塌。截至9日20時﹐已挖出5人﹐其中1人在送醫途中死亡﹐目前搶救工作仍在進行中。當日下午﹐四川敘永縣分水鎮一山體發生滑坡﹐導致部分房屋垮塌。
2018-12-10 12:43
拼版照片﹕上圖為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景洪城全貌(資料照片)﹔下圖為瀾滄江兩岸的景洪城一角(11月30日新華社記者江文耀使用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發  拼版照片﹕上圖為1994年景洪港動工建設的場景(資料照片)﹔下圖為景洪港及瀾滄江兩岸(11月30日新華社記者江文耀使用無人機拍攝)。
2018-12-10 12:43
12月7日至9日﹐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縣肇興﹑佳所等侗寨的侗族同胞身著節日盛裝﹐與賓朋歡聚一堂﹐通過盛裝巡游﹑鼓樓對歌﹑侗戲展演﹑舞龍﹑打年粑等特色民俗活動﹐歡度侗年。
2018-12-10 12:42
在內蒙古興安盟阿爾山市境內﹐牛群在“不凍河”中飲水(12月9日無人機拍攝)。在內蒙古興安盟阿爾山市境內﹐哈拉哈河有一段河段嚴冬從不封凍﹐被稱為“不凍河”。據地質專家考證﹐這裡集聚著豐富的地熱資源﹐流經此地的河流﹐在嚴冬零下40多攝氏度的氣溫下也不結冰。
2018-12-10 12:42
12月9日﹐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科威特埃米爾(國家元首)薩巴赫﹑卡塔爾外交國務大臣蘇爾坦﹑阿曼副首相法赫德﹑沙特國王薩勒曼﹑巴林國王哈馬德與阿聯酋副總統穆罕默德(從左至右)出席第39屆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海合會)首腦會議。
2018-12-10 12:41
近日寒潮襲來﹐宏村迎來入冬首場降雪﹐粉牆黛瓦的徽派古民居銀裝素裹﹐宛如一幅淡裝素雅的水墨畫。 新華社發(施亞磊 攝)  12月9日拍攝的安徽黃山黟縣宏村雪後美景(無人機拍攝)。
2018-12-10 12:41
12月9日﹐一夜大雪後﹐江西廬山瓊枝玉葉﹐粉妝玉砌﹐皓然一色。當日﹐罕見的瀑布雲從小天池俯沖而下﹐在峽谷之間奔湧激蕩﹐氣勢磅礡﹐蔚為壯觀﹐如夢如幻。王劍/文 李敏/攝  罕見的瀑布雲從小天池俯沖而下﹐在峽谷之間奔湧激蕩﹐氣勢磅礡﹐蔚為壯觀﹐如夢如幻。
2018-12-10 12:40
中國“彩虹魚”2018馬里亞納海溝海試與科考團隊首席科學家劉如龍在“沈括”號上工作(12月8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建松 攝  “彩虹魚”著陸器在近6000米深的西太平洋海底捕獲的鉤蝦(12月4日攝)。
2018-12-10 11:31
12月9日﹐一夜風雪過後﹐杭州西湖的楊公堤上銀裝素裹﹐景色格外宜人。湖邊的古建築﹐搭配上雪景﹐讓人仿佛置身仙境。
2018-12-10 11:31
12月9日﹐模特在展示意大利時裝設計師Giovanni Clemente的時裝作品。12月6日至10日﹐2018絲綢之路國際時裝周在西安舉行﹐中國以及來自意大利﹑俄羅斯﹑印尼﹑新加坡等國家的設計師發佈了多款時裝作品。
2018-12-10 11:30
12月9日﹐南京迎來降雪天氣。在南京紅山森林動物園猴山上﹐獼猴迎風戲雪﹐自得其樂。在南京紅山森林動物園猴山上﹐獼猴迎風戲雪﹐自得其樂。在南京紅山森林動物園猴山上﹐獼猴迎風戲雪﹐自得其樂。
2018-12-10 11:29
12月9日﹐寧波市奉化區供電公司溪口供電所搶修人員在溪口鎮周家嶺村清理山林毛竹。當日﹐受寒潮降雪天氣影響﹐浙江省寧波市奉化區溪口鎮周家嶺村因冰雪傾壓山林毛竹﹐導致供電線路跳閘。
2018-12-10 11:22
近日﹐受強冷空氣影響﹐黃河山西河津段30多公里的河道全線出現流凌﹐大小不等的流凌順流而下﹐場面壯觀。當地黃河河務局已正式啟動防凌運行機制﹐展開防凌24小時值班﹑凌情觀測﹑工程防守等工作。
2018-12-10 11:22
12月9日﹐松溪縣鄭墩鎮萬前村農民在“百年蔗”製糖車間加工紅糖。新華社記者 張國俊 攝  12月9日﹐松溪縣鄭墩鎮萬前村農民在裝卸“百年蔗”。新華社記者 張國俊 攝  12月9日﹐遊人在松溪縣鄭墩鎮萬前村“百年蔗園”參觀。
2018-12-10 11:20
12月9日﹐部分新書在首發式會場陳列展示。當日﹐“不忘歷史 共鑄和平──2018年系列圖書首發式”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舉行﹐《和平之旅──東瀛友人口述史》《從城祭到國祭》《南京大屠殺史實展》等三大類﹑十多本新書共同首發。
2018-12-10 09:36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