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祖國萬歲﹕種在島上﹐刻在心底
首頁> 時政頻道> 國內 > 正文

祖國萬歲﹕種在島上﹐刻在心底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2019-06-11 12:2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中建島缺水﹑缺土壤﹐在艱苦環境中﹐守島官兵與茫茫大海做伴﹐與人跡罕至的小島為伍﹐望著漫天繁星入眠。許多年輕戰士初上島﹐都寂寞地偷偷流淚。

  但艱苦的生活﹐讓他們漸漸蛻去稚嫩和嬌氣。他們用熔鑄的樂觀品質﹐與島上的單調枯燥抗爭。

  守島20年的老兵邱華﹐話語充滿深情﹕“守著守著﹐中建島成了故鄉。你知道嗎﹖每天迎著朝陽﹑晚霞站在這裡﹐我們內心有多麼自豪。”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祖國萬歲﹕種在島上﹐刻在心底

  ──走進海軍西沙水警區中建島守備營官兵的精神世界

  ■解放軍報記者 陳小菁 衛雨檬 特約記者 鐘魁潤 通訊員 張懋瑄

  中建島守備營官兵環島巡邏。蔡盛秋攝

  有一種表白﹐熾熱無比──

  藍天碧海﹐白沙灘﹐面積約2900平方米的五星紅旗圖案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在珊瑚礁風化而成的“南海戈壁”上﹐海軍西沙水警區中建島官兵用海馬草種出的“祖國萬歲”﹐猶如噴薄的滾燙熱血﹐訴說著赤誠的心聲。

  一次次被颱風捲起的沙海掩埋﹐一次次重新栽種……為了讓“祖國萬歲”絢麗如初﹐官兵們用青春和汗水澆灌“祖國萬歲”﹐也將這4個大字刻進心底。

  有一種表白﹐含蓄而內斂──

  中建島缺水﹑缺土壤﹐在艱苦環境中﹐守島官兵與茫茫大海做伴﹐與人跡罕至的小島為伍﹐望著漫天繁星入眠。許多年輕戰士初上島﹐都寂寞地偷偷流淚。

  但艱苦的生活﹐讓他們漸漸蛻去稚嫩和嬌氣。他們用熔鑄的樂觀品質﹐與島上的單調枯燥抗爭。

  守島20年的老兵邱華﹐話語充滿深情﹕“守著守著﹐中建島成了故鄉。你知道嗎﹖每天迎著朝陽﹑晚霞站在這裡﹐我們內心有多麼自豪。”

  年輕的守島戰士們說﹐島是祖國的島﹐海是祖國的海﹐守島就是守國﹐這樣的青春更有意義。歌裡不是唱了嗎﹖“你不認識我﹐我也不寂寞﹐你不熟悉我﹐我也還是我﹐假如一天風雨來﹐風雨中會顯出我軍人的本色……”

  這是回蕩在天涯島礁的旋律﹐也是守島官兵發自內心的獨白。

  這裡是伸手就夠得到夢想的地方

  西沙石島老龍頭﹐有一塊刻有“祖國萬歲”的礁石。

  這裡是西沙最著名的“景點”﹐也是海島上的精神坐標。每一名剛上西沙的新兵﹐都會來到這裡﹐領略西沙之“魂”﹔每一名即將離開西沙的官兵﹐也會來到這裡﹐留下自己的西沙之“照”。

  然而﹐“祖國萬歲”這幾個大字怎麼來的呢﹖鮮有人知。

  中建島守備營教導員劉長文告訴記者﹐這4個大字是一位駐守中建島多年的老兵﹐在離開西沙時刻下的。他系著繩索在這塊懸崖上前後挪動﹐精心雕刻而成。在他離隊後﹐一茬茬守島官兵都會用紅色油漆描摹這4個大字﹐“祖國萬歲”因此異常醒目﹐始終絢麗如新。

  在守護祖國安寧的歲月裡﹐這位老兵在中建島留下了青春的足跡﹐播下了夢想的種子。

  幾年前﹐從軍校畢業的鄒旭昶主動要求回到中建島。有人不解﹐勸他“再想想”。他笑笑說﹐中建島很苦﹐但這裡有我的夢。

  從新兵入伍登上中建島﹐鄒旭昶就把根紮在了這裡。7年間﹐從一個地方青年成長為通信班班長﹐他不斷追逐自己的青春夢想﹕在烈日下拿下武裝越野考核冠軍﹐先後熟練掌握機槍﹑通信﹑雷達﹑油機等多個專業﹐能擔負島上所有值班崗位。

  一個超強颱風來襲的夜晚﹐他和戰友在碉堡內值班﹐險些被海浪卷走……想起那次死裡逃生的經歷﹐鄒旭昶守島的決心更加堅定。

  從決定回到西沙那天起﹐鄒旭昶心中又種下一個新的夢想──他希望成為駐守西沙時間最長的軍人。

  在中建島﹐官兵們的夢想是具體的﹐每一個都看得見﹑摸得著。官兵們總是笑著說﹕“這裡是伸手就夠得到夢想的地方。”

  今年﹐直招士官汪通即將服役期滿。一天﹐他接到遠在家鄉安徽一位同學的電話﹕“我有一個項目﹐你回來我們大幹一場。”電話這頭的汪通說﹕“我要留隊﹐已經遞交了留隊申請書。”那位同學一聽﹐急忙勸他﹕“社會發展這麼快﹐你那裡與世隔絕﹐繼續待下去就跟不上這個時代了……”

  那天晚上﹐汪通獨自一人坐在海邊﹐思緒如波濤翻騰。他的班長﹑四級軍士長張孝偉默默坐在他身旁﹕“有時候﹐夢想可以很遠﹐也可以很近﹐關鍵是能不能抵禦誘惑﹐守島其實也是守心。”

  許多人對戍守西沙的軍人充滿好奇﹕經年纍月守著波濤﹑望著星空﹐他們會不會感到孤獨寂寞﹖這樣讓青春流逝﹐到底值不值得﹖

  來到中建島﹐走進守島官兵的精神世界﹐這些問號被一一拉直。

  篝火晚會上﹐時而悠揚﹑時而動感的音樂聲中﹐守島官兵盡情地唱著跳著﹐年輕稚嫩的臉上綻放著澄澈的笑容。此時此刻﹐萬頃波濤中﹐這座天涯孤島跳躍著歡樂與光亮﹐遠在祖國大陸的人們﹐又何嘗能體會守島官兵內心的熱鬧與幸福﹖

  臨別之際﹐記者接過年輕戰士送上的一枝秋海棠﹐與他擁抱道別﹐這名戰士腼腆地笑著說﹐“不好意思﹐我身上都是汗。”一瞬間﹐守島官兵的質樸與純真擊中心房﹐讓人熱淚盈眶。

  我們的身後是偉大的祖國

  老兵退伍的日子﹐是守島官兵最不願提起的日子。

  去年﹐四級軍士長張建雄服役期滿。老兵離島那天﹐四級軍士長郭丹陽正在值班。他站在頂樓哨位上﹐默默地看著與自己同年上島﹑並肩守島14年的好戰友登上直升機﹐心裡“覺得少了很多東西”。

  隨著機翼的盤旋聲漸漸消逝﹐望著載著戰友的直升機漸漸遠去﹐變成天邊一個“小黑點”﹐郭丹陽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淚水……

  身處天涯小島﹐注定有辛酸有淚水。但官兵們說﹐從不會感到孤單﹐因為身後就是偉大的祖國。

  在島上堅守14年的老兵張孝偉﹐這樣解釋堅守的意義﹕“遠方的母親牽掛著我們﹐祖國母親在我們心中。”

  在守備營榮譽室﹐一個玻璃櫃裡擺放著上千封來自全國各地的信件﹐其中有退伍老兵寫來的﹐更多的是社會各界群眾寫來的。劉長文說﹐信息時代﹐更多關愛來自網絡互動和電話熱線。每到過年過節﹐他的手機總能收到來自全國各地的問候﹐也有詢問通信地址的……無論是幾句貼心祝福﹐還是寄來一包家鄉特產﹐都代表著人們對海島﹑對守島官兵的拳拳關愛。

  那年中秋節前夕﹐一位學俄語的北京女大學生﹐在電視上收看了中建島守島官兵的故事﹐感動不已。她買了9個月餅﹐並附上一封情意濃濃的信﹐一並寄到中建島。

  在那個年代﹐由於交通不便﹐等包裹寄到時﹐已經兩個月過去了。雖然月餅已經不能吃了﹐但那封信卻讓官兵們開心了好幾天。午飯後﹐官兵們聚集到營院內的涼亭裡﹐一字一句地讀﹕“中建島的兵哥哥﹐祖國邊防有你們在﹐是我們的幸福……”

  守島愛島﹐即使離開了中建島﹐也割舍不下心中那份特殊的記憶。

  這兩年﹐一些中建島轉業﹑退伍的軍人建立了一個“中建人”微信群﹐其中年齡最大的有20世紀70年代入伍的老兵。平時﹐大家聊得最多的是對守島歲月的懷念﹐對當下生活的滿足﹐以及對未來的憧憬和夢想。“從中建島走出去的老兵﹐性格都非常樂觀﹐很少有抱怨人生的。”劉長文說。

  在守備營營區﹐一株3米多高的銀毛樹﹐半沐陽光﹑半沐陰涼。40多年前﹐老兵巫瑞孔在中建島栽下這棵“中建第一樹”。

  去年﹐已經62歲的老兵巫瑞孔﹐通過自己的女兒聯係上劉長文﹐想完成一個心願──再為自己當年種下的那棵“中建第一樹”澆一次水﹑再交一次特殊黨費。巫瑞孔的女兒說﹕“這麼多年過去了﹐中建島一直是父親魂牽夢縈的地方……”

  遺憾的是﹐由於身體原因﹐巫瑞孔始終沒能如願。但劉長文卻把這件事記在了心上﹕他和戰友採下幾片“中建第一樹”的葉子﹐曬乾脫水後﹐用透明薄膜塑封﹐製作了一個精緻的樹葉標本。今年﹐一位下島探親的戰士專程把標本送到了巫瑞孔的家。那天﹐望著幾片樹葉標本﹐巫瑞孔激動不已﹐不停地用手反復撫摸……

  一位在西沙守島多年的老領導﹐退休後對西沙有太多的不捨。每年春節﹐他都會給守在這裡的戰士寄上幾大包生活用品和食品。接受採訪時﹐他給記者講起中建島的往昔與今朝﹐他說﹕“對於守島官兵來說﹐祖國安寧就是他們的守島夢。也正是懷著這樣的夢想﹐中建人的青春永遠不老。”

  身處天涯之遠﹐卻如咫尺之近

  在守備營榮譽室裡﹐珍藏著一封來自遠方的“情書”。時光荏苒﹐一段深情故事也被塵封在歲月裡。

  寫信人是一位來自南京的女孩﹐剛滿20歲的她﹐從小崇拜軍人。一次﹐她在報紙上看到中建島守島官兵的故事﹐就想方設法聯繫在部隊服役的表姐﹐要到了郵寄地址。後來﹐這封“情書”真的漂洋過海﹐來到島上……信的結尾﹐女孩還留下了通信地址。

  軍醫蔡關泉是戰友們公認的“筆桿子”。官兵們提議﹐讓蔡關泉代表大家給這位女孩寫回信。誰知數月後﹐那封信卻被退了回來──原來﹐信在路上走得實在太慢﹐等寄到原來的地址﹐她已經大學畢業離開了學校……

  “中建人都很單純。”守備營某連指導員陳子民﹐軍校畢業後就到了中建島﹐他如陽光般熱情的性格﹐很快適應了島礁環境。用他自己的話說﹕“我是一個浪漫的水兵……”抑或﹐這也是陳子民內心的一份執著﹑一種詩與遠方。

  幾年間﹐陳子民帶領戰友在島上建起電子閱覽室﹐組織開展沙灘排球賽﹑籃球賽﹔用廢棄的衣櫃木板﹑撿來的馬尾松木﹐設計加工成一排海灘躺椅﹑用椰棕製成“遮陽傘”……每到周末﹐官兵們開展游泳訓練間隙﹐躺在自己製作的躺椅上休息﹐每個人臉上綻放的笑容﹐如浪花般純粹而清澈。

  聽著官兵們的講述﹐記者心頭收穫的是一份釋然﹐更收穫了一個答案──是滄海孤島的寂寞堅守﹐讓守島官兵用堅毅和頑強﹐抵禦著各種誘惑。

  駐守天涯﹐遠離親人﹐守島官兵有太多辛酸故事。但他們的情感世界並不苦澀﹐而是那樣豐富精彩﹐充滿軍人特有的浪漫情懷。

  中建島四季濕熱﹐但這裡也有“雪人”。官兵們根據心上人的模樣﹐用白色珊瑚石堆成一個個“雪人”﹐拍成照片發給“她”。他們還會在巡邏時撿來美麗貝殼﹐串成精美項鏈送給心上人。

  中士張昕是個有心人﹐他聽說虎斑貝象徵著忠貞與摯愛﹐就在一枚撿來的虎斑貝上刻下“愛的誓言”……如今已經牽手走進婚姻殿堂的小兩口始終覺得﹐中建島就是他們的福地﹐是他們人生幸福的新起點。

  陳子民與妻子結婚3年﹐兩人聚少離多﹐到今年5月又有將近半年沒見過面了。記者建議兩人“隔空示愛”﹐陳子民躲在角落想了好久﹐才在一張白紙上寫下一句﹕“何嵐﹐我想對你說﹐辛苦了。”

  那天﹐陳子民舉著那張紙﹐站在中建島主權碑前﹐身板挺得筆直。他一再提醒記者﹕“麻煩把我P得白一點﹐要是她看到我的‘西沙黑’會心疼的。”

  再過幾天﹐通信信號班班長李孝龍就要休假返鄉了。戰友們眼中“中建第一帥”的李孝龍﹐看上去神采飛揚。身邊的戰士悄悄告訴記者﹕孝龍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他這次返鄉﹐就是要跟經過10年愛情長跑的心上人領證結婚了。

  中建島這麼苦﹐有姑娘願意嫁給守島軍人嗎﹖李孝龍不無自豪地說﹐祗要素質好﹐天涯有芳草﹐我的戰友們找的對象一個比一個美麗。

  中建島的愛情﹐是常來常往﹑還是鴻雁傳書﹖官兵們說﹐都不是。過去中建島交通不便﹐很少有船祗能到中建島。海上風大浪高﹐有時候看著船來了﹐愛人和親人就近在咫尺﹐卻也祗能泊在外港。李孝龍就曾眼睜睜地看著即將相聚的愛人離島而去……

  船來了靠不了岸﹐這對戀愛中的人來說是殘酷的。然而﹐中建島絕不是愛的荒原。

  “如今不同了﹗”李孝龍告訴記者﹐雖然遠離陸地﹐他們卻同步享受著祖國發展的成果──今天的中建島﹐營區周圍綠樹成蔭﹐“三防菜地”裡時蔬不斷﹐學習室內有衛星電視﹐島上開通了4G信號﹐強軍網進班入排……

  “身處天涯﹐遠隔千山萬水﹐如今卻如同咫尺。”李孝龍說。

[ 責編﹕袁晴 ]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世園對話﹕“兩山”理論的世界意義

  • 核心價值觀百場講壇走進寧夏吳忠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6月18日﹐演員在珠峰文化旅遊節開幕式上表演。
2019-06-19 14:56
開幕式現場一棵杏樹吸引美女圍觀。活動現場﹐賽杏會﹑本土農副產品展銷會﹑歌舞表演等精彩節目輪番上演﹐亮點紛呈。賽杏會現場一盤盤千姿百態﹑色澤誘人的杏子讓現場觀眾垂涎不已﹐而品相多達64種的杏子則讓遊人大開眼界﹐嘖嘖稱奇。
2019-06-19 14:48
6月18日﹐在盧旺達首都基加利﹐搭乘盧旺達航空至中國廣州航班的旅客登機。盧旺達航空從盧旺達首都基加利前往中國廣州的航班18日凌晨開始執飛﹐意味著盧航開通至中國的航線。盧旺達航空從盧旺達首都基加利前往中國廣州的航班18日凌晨開始執飛﹐意味著盧航開通至中國的航線。
2019-06-19 14:44
6月18日﹐在德國柏林﹐德國總理默克爾(右)與到訪的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共同出席聯合記者會。
2019-06-19 14:42
6月17日﹐遊客在伊朗烏魯米耶湖邊拍照。近日﹐位於伊朗西北部的烏魯米耶湖水位上昇﹐吸引了眾多遊客前來遊玩。近日﹐位於伊朗西北部的烏魯米耶湖水位上昇﹐吸引了眾多遊客前來遊玩。
2019-06-19 14:40
日本氣象廳向山形縣﹑新潟縣和石川縣日本海沿岸地區發出海嘯警報﹐目前暫無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的報告。日本氣象廳向山形縣﹑新潟縣和石川縣日本海沿岸地區發出海嘯警報﹐目前暫無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的報告。
2019-06-19 14:37
這是6月17日拍攝的希臘克里特島干尼亞港口。干尼亞是希臘克里特島西北岸港口城市﹐擁有豐富的歷史遺產和優美的自然風光。干尼亞是希臘克里特島西北岸港口城市﹐擁有豐富的歷史遺產和優美的自然風光。
2019-06-19 14:35
北京大興國際機場航站樓工程目前已經進入系統調試﹑分項分部工程檢測驗收工作階段﹐預計6月底﹐航站樓工程將進行最後竣工驗收。之後﹐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將整體轉入投入運營前的各項調試﹑演練工作。
2019-06-19 09:09
今日﹐震後長寧雙河鎮中學操場安置點的第二個清晨﹐天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群眾開始排隊有序領取物資﹐各項生活有保障。(人民網 朱虹 攝)  人民網宜賓6月19日電(朱虹)今日﹐震後長寧雙河鎮中學操場安置點的第二個清晨﹐天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群眾開始排隊有序領取物資﹐各項生活有保障。
2019-06-19 09:03
6月13日﹐新建福廈高鐵湄洲灣跨海大橋340號和341號墩移動模架現澆梁順利澆築完成﹐標誌著國內時速350公里跨海高鐵首孔40米大跨度移動模架現澆梁施工取得關鍵性突破﹐此項成套技術在世界尚無先例。
2019-06-15 09:44
6月18日﹐在四川省人民醫院旁邊的港泰大廈停機坪﹐醫護人員護送傷者到四川省人民醫院。6月18日18時30分許﹐長寧地震首位重傷員通過直升機轉運到四川省人民醫院﹐接受進一步治療。
2019-06-19 10:55
6月18日﹐在廣西隆林縣輕工業園區一家繅絲廠﹐來自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的群眾在“扶貧車間”篩選蠶繭。近年來﹐廣西隆林各族自治縣依托輕工業園區開辦“扶貧車間”﹐幫助易地扶貧搬遷安置戶實現家門口再就業﹐確保他們搬得出﹑住得下﹑能發展。
2019-06-19 10:53
6月18日﹐在奧地利維也納國際機場﹐乘客走出中國南方航空公司廣州─烏魯木齊─維也納航線首趟航班。當日﹐中國南方航空公司廣州─烏魯木齊─維也納航線首趟航班安全降落維也納國際機場﹐標誌著該航線正式開通。
2019-06-19 10:43
6月18日﹐棲息在白皮松樹上的三隻蒼鷺﹐在夕陽的映照下﹐體態優美。在秦嶺深處的陝西省洛南縣石坡鎮周灣村﹐每年春天都有近百隻蒼鷺從南方遷徙而來﹐在山坡上3棵相擁而立的高大白皮松樹上築巢壘窩﹑展翅翱翔﹐成為當地一處獨有的自然景觀。
2019-06-19 10:40
“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近日﹐南寧市獅山公園的1000多株荷花﹑睡蓮競相綻放﹐美不勝收。人民網南寧6月18日電 (張芳)“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近日﹐南寧市獅山公園的1000多株荷花﹑睡蓮競相綻放﹐美不勝收。
2019-06-19 09:24
6月17日﹐高速鐵路CRTSⅢ型軌道板自動化檢測系統對高鐵軌道板進行檢測。新華社記者鞠煥宗攝  6月17日﹐一名技術人員通過軌道板自動化檢測系統對高鐵CRTSⅢ型軌道板進行檢測。新華社記者鞠煥宗攝  6月17日﹐一名技術人員通過軌道板自動化檢測系統對高鐵CRTSⅢ型軌道板進行檢測。
2019-06-19 09:17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