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榜單﹐靠譜還得合意

2017-01-11 14:35 來源﹕光明網-《中華讀書報》  我有話說
2017-01-11 14:35:18來源﹕光明網-《中華讀書報》作者﹕責任編輯﹕張曉榮

  每到年底﹐各行各業的年終盤點紛紛活躍起來﹐各式各樣的年度圖書榜單于是也夾雜其間陸續閃亮登場。種種來自報刊雜誌﹑電視廣播﹑網絡媒介﹑實體書店以及專業研究機構等的年度圖書排行榜﹐在規模﹑數量上固然蔚為壯觀﹐然而﹐讀者要想從中看出個子丑寅卯﹐憑之指導自己的閱讀﹐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之所以這麼說﹐主要因為不同的圖書榜單之間差異太大﹐上榜圖書往往五花八門﹐莫衷一是。隨便列舉幾例﹕有著10年歷史的深圳讀書月十大好書榜﹐其2016年十大好書有《我的應許之地﹕以色列的榮耀與悲情》《思慮20世紀﹕托尼‧朱特思想自傳》《望春風》等﹔亞馬遜中國年度圖書榜單名目眾多﹐其中《島上書店》《解憂雜貨店》《這麼慢﹐這麼美》則位居“年度紙質圖書暢銷榜”﹔而像並不怎麼“高大上”的長沙書店店員年度好書榜入選圖書卻包括了《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份關於平庸的惡的報告》《我們的中國》《雕刻時光》等。面對讓人看花了眼的諸種榜單﹐讀者究竟該信誰﹖

  其實﹐有識之士早就指出﹐盲目“跟榜”讀書不靠譜﹐更有人將這種聽憑外在宣傳蒙頭跟著跑的讀書行為稱作“冒險的閱讀”。這樣的讀書真的有點類似于賭博﹐若遇榜單上正在讀的書恰好合乎自己口味﹐讓自己讀而有獲﹐那是自己的幸運﹔可如果“跟榜”讀的是一本與自己心性喜好完全不搭界的書﹐是一本根本不值得讀的爛書﹐那就不但浪費財力﹑精力﹐而且還會敗壞自己的閱讀胃口﹐乃至誤導個人思想認知。

  圖書榜單並非全然不可跟﹐關鍵在於怎麼跟。這就需要讀者對於圖書榜單在“知其然”後﹐還得知其“所以然”。事實上﹐市面上不同圖書榜單的背後﹐皆對應著一定的排榜訴求與選書標準。比如﹐商業力量助推下的圖書榜單﹐完全有可能是為著商業促銷打前鋒﹐甚至很難說沒有花錢買榜等“暗箱操作”因素裹挾其中﹐其選書標準自然不可能完全唯內容﹐唯利潤無疑不無道理。而像專業機構推出的圖書榜單﹐考慮的則可能祗是某一部分讀者﹐深圳讀書月十大好書榜推出多年來被不少讀者抱怨“太小眾﹑太高深”﹐其組織者的回應是“我們是為真正堅持人文閱讀﹑把讀書作為生活方式的人選書﹐不是為大眾選的。”這從而決定了他們在選書標準上有其個性﹐選學術著作注重原創和前沿性﹐選文學著作注重開拓。由此不難看出﹐對於不同圖書榜單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不能偏聽偏信﹐一概而論。

  這種狀況下﹐作為讀者﹐面對圖書榜單時應當自問──這份榜單是誰排的﹑為誰排的﹖有條件的情況下還可問一問“它是怎麼排出來的”。時不時繞到榜單背後一探究竟﹐有助於讀者做個“明白人”﹐于內心深處對於不同圖書榜單先進行一番權衡取捨﹐在大方向上把控好自己﹐防止走上跟讀歧途。

  一位資深媒體人針對圖書榜單曾經提到﹐大眾讀者和專家其實是兩群人﹐一個榜單不可能既滿足讀者﹐又滿足專家的閱讀喜好。這提示讀者﹐在選准一些靠譜榜單的基礎上﹐還必須再結合個人的讀書喜好﹐結合對上榜圖書的初步瞭解﹐再行決定自己的閱讀選擇。不管怎麼說﹐圖書榜單及其圖書﹐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在此﹐還需要提及一個關於“暢銷書”與“好書”的問題。時下種種圖書榜單﹐有的標注為“暢銷書榜”﹐有的則打著“好書榜”的名頭。單從概念來講﹐“暢銷書”與“好書”不難區分﹐暢銷書著眼於市場銷量﹐好書講求的是書籍的內在品質。暢銷書可能是好書﹐但暢銷書又不完全等同于好書。而目前來看﹐確有不少的暢銷書不乏“炒作”成分﹐不乏讀者跟風閱讀導致其銷售形勢一路高歌猛進﹐有鑒於此﹐深圳讀書月十大好書榜在評選時就有一條﹐不選市場熱門的暢銷書。作為讀者﹐對於暢銷書保持應有的警覺﹐別總在舒服﹑跟風中錯把一些“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暢銷書奉為適合自己的好書來讀﹐應不失為一種理性姿態。山西省長治市周慧虹

[責任編輯:張曉榮]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