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頻道> 閱讀> 正文

風雪夜歸人──在唐詩中尋找家的溫暖

2017-01-17 10:31 來源﹕廣州日報  我有話說
2017-01-17 10:31:50來源﹕廣州日報作者﹕責任編輯﹕張曉榮

  “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劉長卿 (唐)

  “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

  詩歌是一種出發的藝術,例如“朝辭白帝彩雲間”,例如“晨起動征鐸”,遠遠地離開了家鄉,去尋找傳奇的人生,給最初的家留一個遠征的背影;詩歌也是一種尋找歸宿的藝術,例如“日暮鄉關何處是”,例如“建德非吾土,維揚憶舊游”。歸宿,或者是自己物質上地理上的家鄉,王安石所雲“明月何時照我還”即如此;而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歸宿,思想上的鄉土,這種歸宿,于物質上而言,憑藉一兩點媒介,發揮聯想,就能營造一個溫暖的家鄉,諸如“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諸如“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一杯酒,一爐火,一片莊稼,一個話題,便是故鄉,為什麼?因為有溫暖感。

  家的溫暖感,不祗是熱酒和火爐,桑麻和話題,不祗是以詩人為主角,而在冷色調的世界裡,在以詩人為旁觀者的空間裡,也有家的溫暖感。唐朝劉長卿的《逢雪宿芙蓉山主人》即如此。

  某一個嚴冬的黃昏,詩人劉長卿急急匆匆地走在山間小道上,山是何山?乃芙蓉山。天下以芙蓉命名的山川多了去,詩中的芙蓉山應該在江南一帶,因為劉長卿一生仕途坎坷,曾經被貶謫到睦州一帶,睦州在浙江,劉長卿在江南有過長期的工作生活,詩中的芙蓉山可能在江南區域。當然,在哪裡不要緊,要緊的是詩人在哪裡?家在哪裡?眼看著天陰沉沉地要下雪了,而眼前還有一重重的山,一層層的暮雲,伸長脖子急切地往遠方看,今晚的歸宿在哪裡?或許會這樣安慰自己:過了前面一重山,就有住宿的地方了。哪怕是一個簡單的棚子也好,一處茅舍也好,能遮擋今晚即將到來的風雪就行。此時的家,是一個有實用目的的建築物,它在一重重山外,詩人正在用焦灼的目光尋找它,“日暮蒼山遠”;終於,一處簡陋的建築出現在眼前,物質上簡陋,條件上寒磣,但是能容身,歸宿不在於貧富,而在於容身與安心,在荒郊野外彌足珍貴,“天寒白屋貧”。詩的前兩句,其實就是一個尋找家的過程,它沒有“把酒話桑麻”的愜意,也沒有“紅泥小火爐”的溫熱,而是多了一份迫切感,緊張感,也更顯示了家的分量,它不是用來寄託鄉愁的,而是用來投奔的,用來投奔的才是真正的家。

  不管如何簡陋,還是住宿下來了,屋外風雪愈重,屋內溫暖感愈濃。此時,詩人作為一個旁觀者,聽到柴門邊狗兒在叫,在風雪交加當中,主人歸來了。其實,不祗是主人歸來,而是詩人的心歸來了,或者說,是詩人的歸宿感通過白屋主人的歸來,又一次得到加強,“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通過感知別人的歸宿感而深化自己的歸宿感,從而進一步強化家的感覺。

  歸來,是詩歌中一個永恆的主題,劉長卿的詩則將這種個人的感覺擴充開來,與天下人的歸來感交融在一起,因此,畫面儘管看上去很小,容量卻很大,所以流傳千年不衰。寫感覺,就要寫自身與大家相通的感覺。劉黎平

[責任編輯:張曉榮]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