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頻道> 要聞> 正文

奧斯卡書單:電影中最好的女性角色來自書中﹖

2017-02-27 09:15 來源﹕北京晚報  我有話說
2017-02-27 09:15:06來源﹕北京晚報作者﹕責任編輯﹕王春曉

  電影《夜行動物》海報

  沈 灃

  奧斯卡頒獎在即。上屆奧斯卡提名名單公佈﹐旋即被認為是最有書香味的一屆。其實2016年走進好萊塢的名作也不少。

  《圓夢巨人》(改編自英國兒童作家羅爾德‧達爾的《好心眼兒巨人》)﹑《佩小姐的奇幻城堡》(改編自蘭薩姆‧裡格斯的小說《怪物女孩》)﹑《地獄》(改編自丹‧布朗的同名小說)﹑《惡魔呼喚》(改編自美國作家派崔克‧奈斯的同名小說)這幾部影片﹐題材上就不合奧斯卡的口味﹐落選是自然之事。李安執導的電影《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無一提名則讓人意外。李安為這部電影傾注心血﹐做了高幀率拍攝的實踐﹐卻連一個技術獎項的提名都沒有得到。這部電影改編自本‧方登的暢銷小說《漫長的中場休息》﹐原著口碑一流﹐戰爭片亦是奧斯卡的常規選項。電影在國內極被認可﹐卻在美國票房撲街。相較之下﹐馬丁‧斯科塞斯執導的電影《沉默》﹐改編自日本作家遠藤周作的名篇﹐好歹還得了個技術提名。而像《火車上的女孩》(英國作家寶拉‧霍金斯的同名暢銷小說改編)﹑《美國牧歌》(改編自菲利普‧羅斯的同名代表作)﹐上映之後反響平平﹐祗能說是電影拖了原著的後腿。

  去年奧斯卡的幾部獲獎電影﹐如《房間》﹑《卡羅爾》﹑《丹麥女孩》和《布魯克林》﹐都是根據女性題材的小說改編。今年則有《她》和《夜行動物》。老當益壯的法國女星伊莎貝爾‧于佩爾﹐主演的兩部電影《將來的事》和《她》均入圍奧斯卡﹐《她》一片改編自法國作家菲利普‧迪昂的同名小說﹐更讓法國“于媽”首次獲得奧斯卡影后提名。根據菲利普‧迪昂的小說改編的另一部電影名作是《37°2》。《夜行動物》改編自美國作家奧斯丁‧萊特的小說《托尼與蘇珊》﹐向前任復仇的劇情很容易讓人聯想到2014年大衛‧芬奇執導的電影《消失的愛人》。導演是湯姆‧福特不僅在時尚業翻雲覆雨﹐拍電影也很會選題。

  奧斯卡提名名單中﹐有書可據的女性電影﹐還可以加上一部非虛構作品《隱藏人物》。主角是三位甘居美國宇航局幕後的黑人女性﹐改編自瑪格麗特‧李‧謝特利的同名傳記。電影開拍之時﹐書卻還未出版﹐劇本僅是根據全書的55頁大綱完成。

  在奧斯卡提名名單之外﹐今年亦有一些女性電影來自小說改編。艾米莉‧勃朗特主演的《火車上的女孩》改編自英國作家寶拉‧霍金斯的同名小說﹐克里斯汀‧斯圖爾特主演的《某種女人》改編自梅利‧梅洛伊的小說《貝絲‧特維斯》。

  今年美國《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文章認為“電影中最好的女性角色來自書中”。文章以好萊塢女星瑞茜‧威瑟斯龐為例。威瑟斯龐創辦了一家電影製片公司﹐目的就是為了把自己喜歡的女性小說和傳記搬上銀幕。2014年該公司推出的第一部作品《走出荒野》﹐根據女探險家謝麗爾‧斯特雷德的同名傳記改編﹐讓威瑟斯龐獲得了奧斯卡女主角的提名。《消失的愛人》亦是威瑟斯龐這家公司慧眼選中。從早年的《第凡內早餐》﹑《亂世佳人》到《龍紋身的女孩》﹑《五十度灰》﹐電影中的女性角色不再單純以性感的花瓶形象示人﹐而展現更多元的一面﹐甚至表現得很不可愛。

  “強大的女性角色”是好萊塢的一個熱門話題﹐美國媒體上這些年時不時拿出來討論一番。這些年好萊塢大片中女人確實越來越厲害﹐《殺死比爾》中的碧翠斯復仇不用槍﹐《瘋狂的麥克斯﹕狂暴之路》中費瑞奧薩開著戰車穿越荒野﹐《飢餓遊戲》中的凱特尼斯過著開了掛的人生,《星球大戰》電影破天荒地讓一個惹是生非的女孩子拿起了光劍。不過這個強大並非單指女人很能打﹐而是女性更多樣。J.R.托爾金的《指環王》無可爭議是經典﹐但其中最被詬病的卻是精靈公主阿爾溫一角﹐電影中由麗芙‧泰勒扮演﹐美則美矣﹐卻祗是阿拉貢王道之路的陪襯。從早年間的《第凡內早餐》﹑《亂世佳人》到近年來的熱門之作《龍紋身的女孩》﹑《五十度灰》﹐她們不再單純以性感的花瓶形象示人﹐而展現更多元的一面﹐甚至表現得很不可愛。早在2009年﹐希拉里‧斯萬克打算把美國女飛行家阿米莉婭的傳奇搬上大銀幕﹐《華盛頓郵報》對此打趣說﹕當時離茱莉亞‧羅伯茨拍《永不妥協》已經9年時間了﹐離朱迪‧福斯特拍《沉默的羔羊》已經又一個9年。一部電影裡面﹐女人沒有穿著莫羅伯拉尼克的高跟鞋﹐還想飛起來﹖今時今日情況似乎在改變﹐希拉里‧斯萬克早已憑藉《百萬美元寶貝》當上了奧斯卡影后。

  一項調查統計了2006年到2015年之間的133部高票房電影﹐結果很打臉。統計顯示﹐以女性角色為主導的電影﹐平均票房達到1.2億美元﹐而以男性角色為主導的電影﹐僅有略超8000萬美元的平均進賬。

  就此認為好萊塢的臺前幕後女性開始翻身做主﹐為時尚早。還是用數據說話。先說臺前﹐在2014年﹐女性在電影中挑大樑的比例卻僅僅是12%。2016年女性演員在好萊塢電影中開口說話的時間僅佔到27%﹐大部分臺詞都給了男人。同年在票房前10名的影片中﹐《海底總動員﹕多莉去哪兒》的表現最好﹐該片女性角色佔了53%的話語權﹐不過7成以上都被女主角一個人說了。想當年迪斯尼拍《花木蘭》﹐木蘭的臺詞還沒有那條叫木須的龍多。菲麗希緹‧瓊斯雖然站在了《星球大戰﹕俠盜一號》官方海報的最中間﹐可她感嘆說海報上畢竟祗有她一個女人﹐影片中有臺詞的女性角色不到10個﹐還有一個臺詞是由電腦說的。再說幕後﹐對美國票房排名前250的影片統計顯示﹐在導演﹑編劇﹑製片﹑執行製片﹑剪輯等一干幕後工作中﹐女性角色只佔了17%﹐比2015年下降了2%﹐比1998年更是下降了7%。

  “電影中最好的女性角色來自書中”或許祗是個偽命題﹐最好本無標準﹐仁者見仁。美國女作家帕翠西婭‧海史密斯以創作“天才雷普利”系列躋身一流懸疑作家之列﹐在1952年突發奇想寫了一部關於女同性戀的小說《鹽的代價》﹐去年改編為電影《卡羅爾》﹐小說半個世紀後再次大火。當年帕翠西婭‧海史密斯卻是害怕由此被貼上標籤而化名克萊爾‧莫根﹐只不過她怎麼也無法躲避“女性作家”這個標籤。女性電影一如女性作家﹑女性小說一般﹐最怕貼上概念模糊的獵奇標籤﹐只因稀少方顯其好。

 

[責任編輯:王春曉]

[值班總編推薦] 死亡率如患癌的托養中心該徹查

[值班總編推薦] 烏蘇里江畔唱新歌

[值班總編推薦] 俄美關係的變與不變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