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頻道> 書摘> 正文

三生三世不應該祗有十里桃花

2017-02-27 09:37 來源﹕北京晚報  我有話說
2017-02-27 09:37:08來源﹕北京晚報作者﹕責任編輯﹕王春曉

  ■何殊我

  “把外國神話故事的情調生搬硬造到中國﹐是他們所擅長的﹐而塌下心來認真研究中國傳統﹐讓更為精彩的古代神話煥發生機﹐資本不允許﹐參與人也未見得有這個耐心和水平。”

  最近﹐根據同名網絡文學改編的IP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異常火爆﹐不但收視率和網絡點擊數一路狂飆﹐熱度上甩了隔壁“世界第八大奇跡”景甜主演的《大唐榮耀》足足有一百條街。當然﹐魚和熊掌不可兼得﹐賺得眼球的同時﹐口碑和評價也在急速走低﹐豆瓣評分已經跌到了6.1﹐打1星的超過兩成。

  這幾年IP劇大行其道﹐以前的關注重點往往在演員表演太齣戲﹑劇本與原著的差異和對五毛錢特效的詬病﹐比如花千骨﹑誅仙﹑幻城﹑九州等等﹐大抵上口碑與質感一直是兩張皮。這些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上沒有看到絲毫改進。這個劇的表現﹐再次驗證了IP改編劇“盛名之下其實難副”的尷尬局面。

  作為一個標準的IP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故事非常簡單﹐就是男主和女主通過各種原因不能在一起﹐然後破除重重阻難終於在一起。不過﹐這部劇裡增加的難度是轉世投胎了三次﹐好在每一輪回的愛情故事也都不曲折﹐最終是男主女主在一起了﹐可能困難都給幕後的接生婆和產婦承擔了吧。

  劇情故事性不強﹐已經被廣泛吐槽了﹐在此不做贅言。筆者所要聊的是這部打著神話標籤的玄幻劇裡面的人物設置。跟絕大部分缺少中國傳統文化滋養的網絡作品一樣﹐這部劇裡面的人物設置分成了妖族(翼族)﹑神族﹑狐族三方勢力﹐妖族時時向另外兩方挑戰﹐可能是言情的緣故﹐這裡是溫和的妖族﹐沒想過要毀滅世界。這種神妖之間的劃分﹐很顯然是受了西方托爾金為主的作品的影響﹐也能看到不少網絡遊戲的影子﹐但與中國傳統神話的故事架構是完全不同的。這種人物設置﹐在網絡文學和影視改編中屢見不鮮﹐把外國神話故事的情調生搬硬造到中國﹐是他們所擅長的﹐而塌下心來認真研究中國傳統﹐讓更為精彩的古代神話煥發生機﹐資本不允許﹐參與人也未見得有這個耐心和水平。原著作者在訪談中不止一次談到《山海經》的影響﹐但是照搬幾個人名﹐就是有據可依了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大魚海棠》是不是自命為傳世經典了。

  根據神話學大師袁珂在《中國神話傳說》中的論斷﹕“古代神話和古代歷史兩條互相平行的線﹐而它們又時常糾纏在一起﹐攪混不清。”就拿《封神演義》來說﹐裡面所有人魔神仙的衝突﹐也大都是朝代更替之時的矛盾映射﹐而此衝突背後所謂神魔的鬥法﹐也是嚴格圍繞人的鬥爭展開的﹐古代神話的創造者們﹐仍然本著人為核心的看法。

  動輒三十萬年﹑七萬年的計時說法﹐與傳統的神話中的計年方式嚴重不符﹐要知道修行幾百年﹑千年對1949年以前的妖精們來說都殊為不易﹐君記否白蛇為了報恩苦苦修煉一千七百年才能下山﹐而青蛇區區五百年道行也足夠禍亂人間了。動輒幾萬年的說法﹐恐怕鴻鈞老祖﹑元始天尊等等神話界的元老也是不服的吧。

  古代神話﹐我們祖先自創或者吸收的計年方式多種多樣﹐“劫﹑紀”等等方式﹐《西遊記》中面對要搶玉帝寶座的孫悟空﹐如來佛祖就說“他自幼修持﹐苦歷過一千七百五十劫。每劫該十二萬九千六百年。你算﹐他該多少年數﹐方能享受此無極大道﹖”言語間透著一股不屑──你個石頭縫裡蹦出來的猴子是沒這種資格的。這種方式﹐不光讓神話多了一層迷人的色彩﹐也顯示了語言的魅力。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妖族﹑神族的第一次大戰﹐拙劣的特效讓陣地戰顯得非常卡通﹐而裡面怪獸部隊﹑打鬥細節也幾乎都是《指環王》﹑《魔獸》的皮毛﹐別說托爾金書中的陣法在史書上有據可依﹐即使封神中變幻莫測的陣法拿出來參考一下也是好的。可是我們的主創大人們﹐是不捨得開動這個腦筋的。

  難耐之下﹐發了一條朋友圈來吐槽﹐立刻就有一位劇迷小朋友教育我道“看點不是那般特效陣法﹐看的是那現世間少之又少的愛情。”一堆顏色再亮麗的顏料﹐不經過調配﹑在畫紙上精心謀篇佈局﹐胡亂堆砌一氣﹐能是一幅畫嗎﹖也如袁珂先生所言﹐“那種信口開河的‘神話’﹐祗能說是對神話的踐踏﹑蹂躪。”

  網絡文學經過20年的蟄伏﹐在這幾年迎來爆發﹐開始通過各個網絡平臺收割真金白銀。而被條條框框管得緊的製作方們﹐在政策窗口﹑手機電腦PAD等硬件發展﹑寬帶大普及等等各個條件的支持下﹐合力開啟了IP改編的大門。以至於﹐早年間值得稱道的一些改造古代神話的作品們﹐幾乎已經銷聲匿跡了。而那些靠幾個名詞橫絕四海的偽作者們﹐在互聯網抄襲利器的幫助下﹐靠著幾個名詞打天下﹐劣幣驅逐良幣。打著神話旗號寫字的多﹐但是有幾人能夠耐下心來去像茅盾一樣做一做研究﹐寫一本《中國神話研究ABC》。

  這種粗制濫造的景況﹐大有愈演愈烈之勢﹐藉助互聯網的威力﹐從文字到影像﹐是一個工業的閉環。生產者是無暇過多思考﹐來想著接續傳統制造精品的。而受眾們﹐會有各種吐槽﹐但是這種吐槽裡面﹐思考是愈發稀缺的。咀嚼消化著各種精神快餐的大眾﹐在各種興趣標籤的指引下﹐祗能與生產者們共生共滅地成為腸胃的奴隸。十年前那個朝氣蓬勃還有言論市場的網絡空間不見了﹐更遑論我們去接續八十年代﹑“五四”的精神之火了。

[責任編輯:王春曉]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