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頻道> 閱讀> 正文

文化自信與少兒題材影視劇創作

2017-03-06 09:37 來源﹕光明網 
2017-03-06 09:37:32來源﹕光明網作者﹕責任編輯﹕張曉榮

  王彥霞

  一年一度的全國“兩會”正在火熱舉行﹐“文化自信”一詞在會前調研﹑新聞發佈﹑委員提案及文藝界別的會議室裡都成了一個熱門詞。如果說﹐自信指人對自我的肯定性評價﹐是人的心智系統中一個重要環節﹐那麼﹐文化自信則指人對置身其中的物質與精神文明成果的肯定性評價﹐能促使人在遇到挑戰時作出適當的選擇﹐在面臨失敗時產生奮進的動力﹐在走向困境時萌發新的希望﹐並以本民族文化為榮﹐在尊重本國本土風俗﹑習慣﹑制度﹑禮儀等的同時﹐自覺守護本民族應有的文化立場﹐積極投身於民族文化的傳承與傳播之中。

  自信是內在的﹐文化自信則需內外結合進行培育才能養成﹐因此﹐“文化自信從娃娃抓起”成了人們的普遍共識。把文化自信貫注到少兒題材影視創作中﹐是實現“文化自信從娃娃抓起”的重要途徑。近年來﹐表現文化自信的少兒題材影視作品有不少﹐電影《洋妞到我家》﹑《最長的擁抱》﹐微電影《希望樹》﹑《一輩子》﹐電視劇《小別離》﹑《周末父母》等都從不同角度有所涉及﹐其中電影《洋妞到我家》是上乘之作﹐此片中的文化自信不是點綴﹐也不是噱頭﹐而是作品的靈魂﹐並滲透在角色設置﹑情節走向﹑臺詞表演等之中﹐隨著故事情節的起承轉合自然而然地展現出來。

  一﹐角色設置

  角色形象是作品思想內容的直接載體﹐通過演員的對話與肢體動作直觀訴諸于觀眾的視聽感官﹐潛移默化地對觀眾產生影響﹐以直觀﹑審美的方式使觀眾感受到文化的力量。《洋妞到我家》講的是北京一個普通三口之家的故事﹐人物形象設計採取了“雜取種種人﹐合成一個”的手法﹐在典型環境中刻畫典型人物﹐表現了對民族優秀文化的傳承與堅守。

  媽媽秦文娟以教化妝為職業﹐她勤儉持家﹐吃苦耐勞﹐把自己的全部身心都用在了經營家庭上﹐同時她也有自己的缺點﹐愛嘮叨﹐嫌丈夫忙﹐工資低﹐不顧家等等﹐像千千萬萬個普通的職業女性一樣真實可信﹐活靈活現。她把女兒當小公主一樣養著﹐生活﹑學業﹑性格﹑前途﹑出國等﹐在女兒身上寄托著自己的全部理想﹐是中國傳統文化中“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典型代表。

  爸爸蘇有志在市文化局擔任處長﹐親身參與民族文化的保護與傳承﹐監督戲劇院團的創作與演出。他為了讓自己管理的京劇團起死回生日夜忙碌﹐工作之餘喜歡書法﹐言談舉止﹐舞文弄墨﹐無時無刻不在維護民族文化﹐當他看到舞臺上京劇演員們為了吸引觀眾而穿“三點式”服裝時﹐嚴肅地加以制止﹐在文化管理面臨經濟大潮衝擊時的站穩了立場﹐直到親手把京劇團的演出市場開發到國外﹔當哥倫比亞籍互惠生娜塔莉對《孫融讓梨》的故事表示疑惑時﹐他細心講解“溫良恭儉讓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當娜塔莉帶皮皮坐地鐵出行並把省下的出租車費存起來用於賺錢時﹐他耐心教育“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時時處處表現出堅強的文化自信。

  聰明可愛的5歲女孩兒皮皮正處於對什麼都好奇﹑有強烈求知欲的年齡﹐尚未成熟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使她的心靈純潔得如同一張白紙﹐家長為她構築什麼樣的文化氛圍﹐就可能在她心目中生成什麼樣的文化風景。她從影片開頭想演灰姑娘卻祗能演一個小群眾﹐到後來成功地飾演小公主﹔從早上起床見不到媽媽時哭鬧並趕娜塔莉走﹐到後來要求媽媽四處尋找娜塔莉﹔從找互惠生開始學英語﹐到熟練地運用英語口語表達自己的思想﹔從被魚刺紮破噪子發生危險﹐到主動學習自己剔魚刺……皮皮的成長﹐既是中國基礎教育的縮影﹐又在中西文化融合過程中展現了中華文化的優勢與自信。

  二﹐情節走向

  影視劇講故事的最大優勢﹐是能夠以視聽結合的方式把情節的起承轉合交代清楚。《洋妞到我家》從秦文娟為女兒的前途操勞﹑準備辦理移民並從國外請互惠生為皮皮輔導英語講起﹐到最後放棄移民﹑夫妻和好結束﹐在“一波三折”的情節發展中融入文化自信的因子﹐耐人尋味﹐令人深思。

  移民需要經費﹐秦文娟勉力而為。蘇有志對移民一事不支持﹐是因為他並不讚成走這條路﹕首先﹐他有強大的文化自信心。其次﹐他認為日子越來越好﹐各方面都在日新月異地發展﹐沒必要以孩子前途為理由跑到國外去。第三﹐他有強大的心理定力﹐認為開心的人在哪裡都開心﹐不開心的話跑到月球上也不會開心。隨著劇情的發展﹐蘇有志以實際行動給妻子提供了有力的幫助﹐那就是從鄉下舅舅家轉借了80萬元錢﹐當他把銀行卡交到文娟手中時﹐夫妻兩個的眼神中洋溢著的不僅僅是文化自信﹐而且是包含著比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論自信還要豐富的精神內涵。

[責任編輯:張曉榮]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