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頻道> 閱讀> 正文

中國青少年興傳統文化熱 北京雙胞胎姐妹吟詩作賦忙

2017-03-12 17:14 來源﹕中國新聞網 
2017-03-12 17:14:12來源﹕中國新聞網作者﹕責任編輯﹕張曉榮

中國青少年興傳統文化熱北京雙胞胎姐妹吟詩作賦忙

  在母親生日時﹐姐妹倆手工製作了收集自己詩詞作品的線裝書致贈。

  中新網北京3月12日電 (記者 黃少華)春日正暖﹐萬物已萌。北京雙胞胎小姐妹李若曈﹑李若晗在忙著高三功課的同時﹐仍常吟詩作賦習文﹐著漢服品民俗﹐沉浸在濃厚的中華傳統文化氛圍中。

  時下中國﹐經濟社會快速發展轉型﹐多元文化深刻融合碰撞﹐移動通訊﹑網絡傳播﹑快餐飲食等催快人們的腳步﹐便利了生活﹐也讓很多“低頭族”迷失了前路。一種覺醒正蔚為風潮﹐“常回家看看”成為呼喚人們回歸倫理與傳統的標籤﹐而在青少年中悄然興起的“國學熱”“傳統文化熱”則昇華了其內涵。

  若曈﹑若晗分別就讀於一牆之隔的北京建華實驗學校和十一學校﹐自小都愛讀書﹐吟誦詩詞﹐揣摩韻律﹐逐漸領悟文學情愫﹔嘗試習作﹐在網絡詩詞論壇上就教﹐認知擬古體﹑流年體﹑實驗體﹔互相推敲﹐由稚嫩而漸入佳境。

  秋季抒懷﹐李若曈作《十六字令‧菊》﹕“秋﹐綠意紅情不肯留。重陽客﹐東水自行舟。”李若晗《少年游‧重陽節登高有感》為“登高日晚落霞紅﹐倦客俱歸蹤。衰陽殘柳﹐寒波鶴影﹐漣碧渡秋風。憑欄遠眺京城小﹐山色與霓虹。黯淡星河﹐依然明月﹐孰與古時同﹖”

  同樣詠梅﹐李若晗《梅》作曰﹕“誰倩春風至﹐遺我一枝梅。東君相去遠﹐煢煢愁不知。韶華無端誤﹐青春盡日稀。紅顏不肯老﹐猶自展娥眉。”李若曈在《臘月梅思》中則寫道﹐“冷蕊初香噙碧露﹐虯枝玉骨吐新嬌。西窗歲歲花開異﹐何故今宵似舊宵﹖”

  李若曈這樣表達對詩詞的喜愛﹕翻開一頁宋詞﹐在迷人的字句裡尋一座青山﹐游一湖綠水﹐體會千千萬萬種情懷。讓自己的靈與肉﹐融進古典的光陰。而你所必需的唯一途徑﹐便是深入靈魂的熱愛。

  由詩詞曲而賞中國文字之美﹐姐妹倆厚積薄發。

  李若晗的《永遠的梅瓶》寫道﹕“啪”的一聲﹐那搖搖晃晃的梅瓶不慎從書架上摔了下來﹐在地板上結結實實跌了個粉碎。新插的臘梅猶帶著幾滴清露﹐此刻卻揉碎了一地的殘紅﹐星星點點地散落著﹐在雪白的地毯上顯得格外觸目驚心……她勉強露出一個安撫的微笑﹐木然轉身走出來臥室的門﹐“咚”的一聲﹐把自己關進了書房裡。她太想一個人靜靜了。她此刻心中五味雜陳。書房的光線明亮又充足﹐透過印著碎花的紗帘照進來﹐烤得地面暖烘烘的。她往後一仰躺上了床﹐呆呆地看向天花板。空氣中浮動的塵埃在陽光強烈地照射下清晰可見﹐她漫無目的地瞧著它們在空中飄蕩﹐思緒也越來越遠……

  這篇作文被北京十一學校語文特級教師閆存林在一個講座中引用﹐講解記敘文的寫作技巧以及主旨表達﹐與會語文老師的普遍讚嘆作文文字的精煉與修飾的恰當﹐氣氛的烘托與人物的心理﹐無不細緻入微。

  李若曈亦不遑多讓。《北平的誘惑》就有這樣的文字﹕有位詩人說﹕一下雪﹐北京就變成了北平……這轉瞬即逝的雪花﹐正誘惑著我一步步﹐靠近北平。我應邀而來﹐身著桃紅的襖子﹑遮足的繡裙﹐撐一把油紙傘漫步在雪中的南鑼鼓巷﹐尋覓著遙遠的北平……門檐上白霜黛瓦﹐相映成趣﹐朱紅的門面因歲月的沉澱掉了些漆色﹐一對獅首銜著陳舊的門環。這對門環﹐也因風塵的蝕咬而鏽跡斑駁﹐別樣可愛。我停下了﹐忍不住伸出凍僵的手指﹐哆嗦著撫摸它……我所熟悉的不是北平﹐不是那個“渴不死西城﹐餓不死東城”﹐問著“喝了沒您”﹑“吃了沒您”的老北京……如今我走在雪花紛飛的巷陌﹐鼓起勇氣尋找遙遠的北平。

  兩姐妹以文學抒情達意﹐將傳統文化融入生活。在母親生日時﹐她們手工製作了收集自己詩詞作品的線裝書致贈。她們曾參加民俗活動﹐穿著的褙子在路上卻被人誤為韓服﹐她們一路忙著解釋“這是漢服”。(完)

[責任編輯:張曉榮]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