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頻道> 要聞> 正文

讀者和作家的博弈是永恆的

2017-04-18 09:57 來源﹕千龍網 
2017-04-18 09:57:09來源﹕千龍網作者﹕責任編輯﹕王春曉

  “以文學為生的人是一個‘少數民族’﹐我們是同一個種族﹐所以都是親人。”前天﹐作家﹑編劇劉恆親自為八月長安的新書《時間的女兒》站臺吆喝。這是八月長安暌違三年出版的首部散文。劉恆一方面誇著文學晚輩﹐一方面也論及作家和讀者的微妙關係﹐全程妙語不斷。

  八月長安出生於上世紀80年代末﹐自2009年推出長篇青春小說《你好﹐舊時光》以來﹐一直備受80後﹑90後關注。在《時間的女兒》一書中﹐八月長安回憶起自己青春時期的閨蜜﹑損友﹑表姐﹑學業上的對手﹑喜歡的男生……在與同齡人相處的過程中﹐她總是小心翼翼地不冒犯人﹐並體貼地替人解圍﹑化解尷尬。同時她也坦誠地向讀者“曝光”了青春時期所洞悉的長輩的種種不完美。劉恆評點道﹕“這個孩子的文字有點張愛玲的犀利和靈氣﹐但她卻沒有張愛玲那種陰郁﹑那種冷。”

  劉恆還談到了作家觀察世界方式的不同﹐他認為八月長安是那種內窺鏡式的寫作﹐“她好像在用內窺鏡探索自己皮膚裡的‘器官’一樣﹐我們一般外人看不到﹐結果她把內窺鏡伸進去看﹐而且展示給你。”他還提及另外一些作家﹐他們喜歡張著翅膀飛﹐喜歡飛得很高﹑看得很遠﹑看得很廣﹐“每個人的特點﹑思維習慣都不同﹐或者說上帝賦予他的能力是不一樣的。”

  事實上﹐每位作家的表達方式也不同﹐如劉恆所說“就跟唱歌一樣﹐每個人嗓音條件是不同的”。在他看來﹐這些沒有什麼好壞之分﹐關鍵在於用文字發射的導彈最後能否擊中讀者。話及此處﹐劉恆的京腔逗樂了大家﹐“現在的讀者多聰明啊﹐見多識廣。”而他要說的是﹐讀者和作家的博弈是永恆的。

  至於一些老作家或者一些保守的作家﹐劉恆言語間絲毫不客氣﹐“現在人家都用基因武器﹐你還在那用冷兵器﹑用大刀匕首搏鬥﹐讀者輕易就把你打敗了。”他總結說﹐最後的成敗就在最初的選擇中﹐以及對自己的選擇的修正中﹐幸運的人是極少數﹐大部分作家都會慢慢被淘汰掉﹐“像我這個年齡作者就處於被淘汰的過程當中。”

  劉恆現場爆料﹐作家遲子建的小說《月光下的革命》將被自己改編成電影﹐而且還會擔任導演。

[責任編輯:王春曉]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