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板橋的“六分半書”

2018-06-12 09:58 來源﹕中國文化報 
2018-06-12 09:58:14來源﹕中國文化報作者﹕責任編輯﹕張曉榮

行書冊頁 清 鄭板橋 山東濰坊市博物館藏

  行書冊頁 清 鄭板橋 山東濰坊市博物館藏

  原標題﹕鄭板橋的“六分半書”

  鄭板橋(1693-1765)﹐名鄭燮﹐字克柔﹐號理庵﹐又號板橋﹐清代江蘇興化縣人。其一生艱難﹐仕途尤為坎坷。在科舉道路上﹐他歷經康雍乾三朝﹐18歲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中秀才。40歲開始赴金陵鄉試﹐雍正十年(1732年)中舉人。乾隆元年(1736年)﹐44歲﹐經禮部會試中貢士﹐五月參加殿試﹐中二甲第八十八名進士﹐于乾隆七年(1742年)50歲時出任山東范縣知縣﹐由此步入仕途。乾隆十一年(1746年)調任濰縣任知縣。他兩任“七品官”﹐為官十餘載至乾隆十八年(1753)﹐辭官南歸﹐與李鱓﹑黃慎﹑汪士慎﹑李方膺等人鬻畫揚州為生﹐期間他們相識相處或短或少﹐但詩文酬唱﹐書畫交遊﹐惺惺相惜﹐互為益友﹐被後世稱為“揚州八怪”或“揚州畫派”。乾隆三十年(1765)鄭板橋病逝﹐享年73歲。

  鄭板橋詩﹑書﹑畫創作以真氣﹑真意﹑真趣而獨步文壇﹐彪炳藝林﹐尤以書法獨樹一幟形成獨具特色的“板橋體”﹐“六分半書”甲天下。

  作為清代中期頗具影響的著名的書法家﹐鄭板橋在藝術上反對墨守成規﹐刻意創新﹐敢於衝破“館閣體”的藩籬﹐領異標新以“怪”獨步書壇﹐學古而不泥古﹐在繼承的基礎上﹐獨闢蹊徑自樹一幟﹐形成了“隸﹑楷參半﹐有時雜以行草﹐亦間以畫法行之”。在章法上大小相間﹐濃淡並用﹐“亂石鋪街”般錯落有致。

  鄭板橋在《四子書真跡》序中說﹕“板橋既無涪翁(黃山谷)之勁拔﹐又鄙松雪(趙孟頫)之滑熟﹐徒矜奇異﹐創立真隸相參之法﹐而雜以行草﹐究之師心自用﹐無足觀也。”又在《劉柳村冊子》中﹐自述其書體曰﹕“莊生謂﹕‘鵬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古人又雲﹕‘草木怒生’。然則萬事萬物何可無怒耶﹖板橋書法以漢八分雜入隸行草。經顏魯公《座位帖》為行款﹐亦是怒不同人之意”。由此﹐表明鄭板橋不因循守舊﹑敢於創新的藝術創造精神和鮮明的個性。正是在這種思想的指導下﹐鄭板橋奮發攻書﹐“字學漢魏﹐崔蔡鍾繇﹔古碑斷碣﹐刻意搜求。”(《鄭板橋‧署中示舍弟墨》)﹐以雄視古今的雄心大志﹐創出了“怒不同人”的“六分半書”。

  “分書”即隸書﹐又稱為“八分書”。板橋的分書﹐是以隸摻入行楷﹐從而使書體介于隸楷之間﹐且隸多於楷﹐故而稱為“六分半書”﹐意即減八分之意。再加上他以畫蘭竹之筆法入書﹐因而就形成了鄭板橋匠心獨運﹑別具一格的獨有書體﹐這種書體被後人稱作“板橋體”。板橋創立“六分半書”經歷了長期而艱辛的磨煉與探索﹐“少工楷書﹐晚雜篆隸﹐間以畫法”﹐付出了相當的心血。後世評價﹐“板橋書尤精﹐惟不多作”(《清代學者像傳》)。鄭鑾《跋鄭燮臨蘭亭序》中說﹕“公少習懷素﹐筆勢奇妙﹐惜不可多見。”金冬心在《畫竹記》中說﹕“狂草古籀一字一筆﹐兼眾妙之長。”從以上評價及所見的板橋墨跡﹐足以證明板橋書法的非凡成就。

  鄭板橋經歷數十年生活和科舉制度的磨練﹐以及其宦海的失意﹐孤傲倔強的性格造就了他革新和突破古人之法的精神﹐在其藝術創作的過程中表現得淋漓盡致﹐同時也體現著鄭板橋書法創作的一個演變過程。從鄭板橋18歲所書小楷《秋聲賦》可見﹐他是嚴格研習王羲之《黃庭經》書法風格及規範的。36歲在興化天寧宮求學讀書時所寫《四書手寫稿》﹐其書風已開始尋求變革之法。五十歲以後﹐是鄭板橋書體進入精益求精的階段﹐特別是他去官復歸揚州後的十幾年﹐書法得心應手﹐無拘無束﹐“如雪柏風松﹐挺然而出於風塵之表。”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清代詩人蔣士銓曾作詩稱讚曰﹕“板橋作字如寫蘭﹐波磔奇古形翩翩﹔板橋寫蘭如作字﹐秀葉疏花見姿致。下筆別自成一家﹐書畫不願常人誇。頹唐偃仰各有志﹐常人盡笑板橋怪。”現代畫家傅抱石評價鄭板橋的書法時說﹕“他的字﹐是把真﹑草﹑隸﹑篆四書體而以真隸為主的綜合起來的一種新書體﹐而且是用作畫的方法去寫。這不但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