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閱讀頻道> 資訊> 正文

朱德庸﹕小孩的哲學讓你看透大人的世界

2018-07-11 10:46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07-11 10:46:38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責任編輯﹕李超

  當朱德庸還是朱小朋友的時候﹐他並不快樂。因為成績差﹐父母送他去補習班﹐可是沒用﹐他根本學不進去﹔又請了家教﹐但朱德庸會設定好一個鬧鐘﹐時間一到就響鈴﹐提醒家教“時間到了你快走吧”﹐最後沒有一個家教能幹超過一個月的。

  父母和老師都沒想到﹐長大後的朱德庸會成為一個漫畫家﹐《雙響炮》《澀女郎》《關於上班這件事》《大家都有病》等作品暢銷千萬冊﹐但這並不代表他就走出了童年陰影。

  10年前﹐他開始畫第一本《絕對小孩》﹐孩子中有幻想大師﹑古怪小孩﹑比賽小孩﹑貴族寶寶……成人世界的荒誕﹑古板﹑物欲﹑焦慮﹐在小孩哲學面前脫掉了皇帝的新裝。

  近日﹐《絕對小孩3﹕夢拐角》出版。漫畫裡的小孩永遠不會長大﹐而朱德庸﹐也永遠是一個潛伏在大人世界裡的小孩。童年那個充滿想象力的朱小朋友從未遠離﹐他在每一個新的夢的拐角等待。

  “你要好好努力﹐為家裡爭光。──老爸﹐你為什麼不先努力﹖”“錢並不會讓人進步﹐夢才會。”小孩的哲學﹐聽上去好有道理。

  在小孩的世界看大人﹐可以看得更通透

  朱德庸小時候的成績﹐差到“從小到大沒有一個老師說過我一句好話”。一個數學老師有一次跟他講﹕“你是我見過最聰明的學生。”朱德庸很開心﹐趕忙問為什麼。老師回答﹕“因為你每次算題目的時候﹐都會發明一些根本不存在的答案。”

  這是朱德庸從小唸書聽到的唯一一句“好話”。

  成績不好對朱德庸的影響非常大﹐他很小就發現﹐大人的世界和小孩不一樣。比如﹐老師在學校每次看到他就說“你是個笨孩子”﹐但有一天父親牽著他在路上走﹐遇到老師﹐老師就對父親說“你兒子很聰明”。

  “我很小就發現人原來有另外一面﹐甚至好幾面。我就是因為在很長時間裡都看到這種面孔﹐才畫出了後來的《雙響炮》。”當時的朱德庸26歲﹐沒有結婚﹐連戀愛都沒談過﹐卻畫出了男女之間的虛情假意﹐於是有傳言朱德庸是一個婚姻非常不幸的60歲老頭。

  憑藉《雙響炮》一炮而紅後﹐應酬和社交不可避免﹐但朱德庸學習得非常艱難﹐非常不習慣“大人世界的方式”。“我可以去裝﹐但我知道我不快樂。後來我決定﹐我不要學做大人﹐我寧可回到小孩的世界。因為在小孩的世界看大人的世界﹐可以看得更通透﹑更清晰。”

  朱德庸說﹕“在作人生選擇時﹐用大人的思維去選擇最有利的﹐也許在當時符合社會和所有人對我的期望﹐但沿著這條路走幾年﹐就會發現錯了。因為對我來說﹐不快樂﹐就是失敗的﹐而我祗要用大人的思維作決定﹐最後一定不快樂。”

  雖然自己學習成績不好﹐下一代身上卻出現了轉折。朱德庸對兒子實行“散養”﹐特地選了一家非常寬鬆的公立小學﹐經常和太太帶著他翹課去找蟲﹑爬山﹑看樹﹑玩水。但出人意料的是﹐兒子特別愛上學。

  有一天早上﹐兒子穿好校服﹑背上書包﹐走到床邊把朱德庸搖醒﹐讓他送自己去上學。睡得迷迷糊糊的朱德庸說﹕“今天別去了﹐一會兒帶你出去玩。”結果﹐兒子嚎啕大哭﹕“爸爸不讓我上學﹗”後來﹐兒子考上了台灣最好的一所大學。

  “我教不了我孩子﹐我唯一教他的是態度﹐要開心﹐要尊重自己﹑尊重別人。”朱德庸說﹐“父母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站在父母的立場上﹐決定小孩應該怎麼樣。其實父母永遠是上一個時代的人﹐而小孩要面對的是他們那個時代﹐所以幫小孩作決定是非常危險的。當然你可以說﹐小孩自己作決定也很危險﹐但那是他自己必須承擔的人生。”

  祗有得到父母的支持﹐小孩才有力量維持他要的童年

  小時候的朱德庸同時生活在兩個世界﹕一個是讓他很不快樂的大人世界﹔一個是讓他非常快樂的想象世界。朱小朋友很孤獨﹐但小孩的本能讓他去找尋快樂。

  “我不善於和人交往﹐就蹲在牆角看蟲子。同學們不喜歡我﹐我是被孤立的﹐但昆蟲帶給我無限的快樂。我可以用暑假整整兩個月時間﹐把我家院子裡的蟲子全部玩一遍。”聊起昆蟲﹐朱德庸有著不亞於對漫畫的熱情。

  比如螞蟻﹐朱德庸用糖水把兩個蟻穴連接在一起﹐兩隊螞蟻沿著糖水出來﹐在中途碰到後﹐就會馬上跑回去搬救兵﹐兩大隊人馬就在那裡打﹔比如蜘蛛﹐他把全家的蜘蛛都抓起來﹐讓它們一隻一隻對打﹐打到剩最後一隻﹐封它為“蜘蛛王”。

  這時候﹐唯一能支持小孩的就是父母。長大後的朱德庸說﹕“祗有得到父母的支持﹐小孩才有力量維持他要的童年生活。”

  除了昆蟲世界﹐朱德庸小時候還喜歡漫畫世界。但那個時候﹐大家覺得畫畫會餓死。當他問舅舅以後可不可以成為一個漫畫家﹐舅舅送了一支金筆﹐讓他以後活不下去了可以拿去當。

  在這樣的環境中﹐祗有父親一直支持﹐因為父親小時候也愛畫畫﹐但在他那個年代﹐更沒有可能靠畫畫為生。無法實現自己的夢想﹐父親祗能全力呵護兒子的夢想。朱德庸畫畫沒有本子﹐父親就把紙裁成八開大小﹐再用線縫成一本本冊子。每次快用完時﹐第二天桌子上就會出現一本新的。

  朱德庸說﹐一定要讓小孩活在自由的環境裡﹐所有不可能的事情祗要他喜歡﹐就讓他去想。“也許你們會覺得﹐別開玩笑了﹐在如此激烈的競爭環境中﹐不好好學習就會被淘汰。那我要講﹐如果不讓小孩擁有想象力﹐他才會被時代淘汰。很多我們熟知的行業﹐都在逐漸消失﹐現在送小孩接受的各種教育﹐都可能是落後的。但祗要他有想象力和創造力﹐就能在未來的世界﹐用他天馬行空的方式﹐找到人生值得去做的事情”。

  每個小孩都帶著天賦來到世界﹐童年是創作的力量

  要成為一個漫畫家﹐朱德庸覺得﹐必須要有幽默的天性去看世界上所有的事情﹐“比如﹐你看一個人正面衣冠楚楚﹐繞到背後卻發現他沒穿內褲﹐這是幽默﹐但你必須有繞到他背後的衝動和能力”。

  朱德庸踏入漫畫這行比較順利﹐但也因為太順利﹐他一度從早畫到晚﹐臺北最時尚的百貨公司的櫥窗第一次用漫畫﹐他做的﹔第一次把漫畫用到信用卡上﹐也是他的創造﹔還有拍廣告﹑代言﹐做到最後﹐他幾乎忘了自己為什麼要畫畫﹐快樂消失了。

  朱德庸強迫自己停下來﹐開始回想小時候為什麼要畫畫﹐一分錢都沒有的時候為什麼要畫畫。“我一直和別人說﹐一定要想起你的童年是怎樣的。我深深相信﹐每個小孩那魔法般的童年記憶﹐足以影響他一輩子﹐讓他知道未來的人生要怎麼走”。

  朱德庸說﹐《絕對小孩3﹕夢拐角》是自己最好玩的一本書﹐296則四格漫畫﹐講述了小孩與大人﹑小孩與小孩﹑小孩與自己﹑小孩與想象世界的相處與碰撞。“在畫的過程裡﹐我就在小孩的世界裡玩耍﹐一點一滴從夢拐角裡﹐找到了那個記憶裡熟悉的自己”。

  有人說漫畫家都是天生的才氣﹐但朱德庸覺得一切都是源於有跡可循的童年﹐童年給了他很多創作元素﹐也讓他後來有了創作的能力。因為小孩非常純粹﹐清楚地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每個小孩都是帶著天賦來到這個世界”。

  朱德庸說﹕“對這個時代的小孩﹐我希望還給他們一個做夢的權利和環境﹐在那兒﹐大人應該退到一旁﹐讓所有的小孩發揮與生俱來的‘夢天性’。而對這個時代的大人們﹐最重要的是隨著孩子們的夢﹐找回那個躲起來的小孩﹐抱一抱小時候的自己﹐和他一起並肩再面對這個世界。”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蔣肖斌

[責任編輯:李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