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頻道> 資訊> 正文

魯迅是一座山 張愛玲是一條河

2018-07-12 09:12 來源﹕廣州日報 
2018-07-12 09:12:42來源﹕廣州日報作者﹕責任編輯﹕楊帆

  《許子東現代文學課》 許子東 著 上海三聯書店

  2016年﹐知名學者許子東教授曾在騰訊“經典課堂”欄目上開講香港嶺南大學的中國現代文學課。這門課針對中文系的大一新生﹐希望他們對這門學問有基本﹑初步的概念﹐逐步引導他們去認識中國現代文學上的一些經典作家和經典作品。沒想到﹐這門課不僅香港學生喜歡聽﹐內地觀眾也非常喜歡。2018年﹐講稿結集成《許子東現代文學課》出版。書中﹐許子東特別開列了進階書單﹑經典作品選讀和大師創作談﹐為愛好文學的讀者提供了一份精華講義。而許子東也表示﹐為大家講授文學課﹐也是一種社會責任。

  濃縮更多新見解和更深化的思考

  在學界﹐許子東成名很早。他的著作《郁達夫新論》一問世﹐就很驚艷──他率先從文學的體驗﹑從作者的個人氣質出發﹐捕捉到新的主題。這種書寫現代的方式﹑對現代文學的體會開啟了中國現代文學研究的新路徑。如今﹐許子東又把很多新的見解﹑更深化的思考濃縮在《許子東現代文學課》中。

  這門課本來是面對大一學生和文學愛好者的課程﹐因而許子東沒有把課講得太深﹑太過理論化﹐但還是涉及文學最基本的問題。比如他講魯迅“鐵屋中的吶喊”﹐當年喚醒了沉睡的中國人﹐可現在的年輕人還有多少會去讀呢﹖許子東說﹐假如現在有一個巨大的計算機﹐把這幾億的手機集中在一個畫面上﹐做一個高速的統計﹐看看有多少人看魯迅﹖又有多少人在看直播﹑短視頻﹖騰訊副總編李倫曾問許子東﹐可不可以合作一些有意義﹑有價值的直播。許子東想了想﹐他能直播的﹐就是上課了。這樣的直播﹐可以做一點文化保存的事情。

  課程一經推出﹐反響就很熱烈。如今﹐講稿結集成書也獲得了學界的認可和大眾的追捧。在《許子東現代文學課》這本書中﹐除卻已有的知識譜系的介紹﹑其他專家的評價﹐還融入了很多許子東獨特的見解﹐而課堂實錄的金句化為小字旁批﹐約有160余條﹐與正文相映成趣。另增11份許子東開列的進階書單﹑10位文學巨匠的創作談﹑1條中國現代文學時間軸﹐以及260多個詳注﹐幫助讀者打開中國現代文學地圖﹐打通知識關聯﹐以獲得更廣闊的視野。

  近日﹐在《許子東現代文學課》的新書發佈會上﹐北京大學中文系主任陳曉明﹑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院長孫郁﹑騰訊副總編輯李倫等﹐與許子東共同探討了一百年來的中國現代文學及文學史話題。

  大家談

  許子東 文學祗有好壞﹐沒有新舊

  許子東說﹐讀者的總體時間是有限的﹐他們現在被電視﹑電腦﹑遊戲佔掉很多時間﹐因而讀書的時間縮小﹐“我們必須跟那些視頻爭奪閱讀的時間﹐爭奪的方法之一是我們必須做得好看﹐但是我們千萬不能降低自己的學術水準。”他說自己也曾幫電視臺做過節目﹐曾被要求說30分鐘內容﹐提到人名不能超過六個﹐因為電視臺做過統計﹐超過幾個人﹐電視觀眾就要換臺了﹐所以﹐每隔幾分鐘必須拋出一個幽默的笑話。他感慨道﹕“魯迅講《中國小說史略》不卑不亢﹐不講笑話﹐但是全場課堂裡坐滿。”

  在對魯迅的講述中﹐許子東不僅從魯迅的研究情況﹑魯迅和幾個女性的關係這些因素考慮﹐同時也深入《狂人日記》《阿Q正傳》《傷逝》等文本中﹐解讀魯迅與那個時代的關係。他評價說﹕“魯迅是一座山﹐後面很多作家都是山﹐被這座最高的山的影子遮蓋了﹐但張愛玲是一條河。”既傳達了魯迅不可超越的地位﹐又高度評價了張愛玲。

  在他看來﹐為大眾講授文學課也是一種社會責任。許子東舉了一個例子來說明文學的重要﹕2000年英國做了一個全民調查﹐選出一千年來最重要的人。到後來剩下兩個人競爭﹐一個是達爾文﹐一個是莎士比亞。“最後誰是第一名﹖莎士比亞。學科學可以馬上見成效﹐而且有一定的客觀標準。學文學的則比較慘﹐誰都可以跑來談文學的問題。但是我們有一個好處﹐科學到了一定時候就過去了﹐但文學不以變化發展為榮。我們不怕老﹐我們不會過時﹐文學祗有好壞﹐沒有新舊。”

  孫郁 以非學院派的方式融合學院派的智慧

  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院長孫郁曾邀請許子東在中國人民大學講張愛玲研究﹐結果每堂課都是爆滿。孫郁說﹐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時候﹐大家都迷信理論﹐用從西方傳來的思想來解讀文學﹐但許子東不是﹐他的《郁達夫新論》從文本的原點出發﹐從郁達夫的每一篇作品的細節出發﹐打撈出一些有趣的意象﹐然後加以闡釋﹐充滿了詩意和哲思﹐寫出了很多自己的東西。後來他的研究向不同的領域延伸﹐每到一個領域都有驚喜。“許子東是學院派裡的活躍的思想者﹐他用非學院派的方式來表達對於遠去的文化群落﹑知識群落的認知﹐同時又融入了學院派的智慧。所以大眾喜歡他﹐象牙塔里的人也喜歡他﹐這樣的學者很少。”

  而這也正是《許子東現代文學課》這本書的特點。“他的闡釋是有溫度的﹐這在目前的大學教學裡很少見。”

  陳曉明

  整個現代文學史就是一部少年中國精神史

  在北京大學中文系主任陳曉明看來﹐當代文學是從現代文學過來的﹐要理解了現代文學才能理解當代文學。他說﹕“對歷史的‘美’的塑造﹑書寫﹐要建立在‘真’的基礎上﹐在‘真’的基礎上又能把歷史講得‘美’﹐對歷史的塑造才是成功的。”特別在今天﹐審美變成人們生活的追求﹐文學史也應該講得娓娓動聽﹑引人入勝。而許子東的課和書都具有這個特點。

  另外﹐陳曉明認為﹐中國現代文學洋溢著一種青春的﹑浪漫的激情﹐有一種青春氣質在裡面。現代著名作家裡﹐除了魯迅寫《狂人日記》是三十幾歲外﹐其他作家如郭沫若﹑茅盾﹑巴金﹑曹禺﹑沈從文﹐都是二十出頭就在文壇大放光彩﹐可說是青春寫作﹐整個現代文學史就是一部少年中國精神史。而《許子東現代文學課》和其他中國現代文學史的最重要的區別﹐恰恰是從人物﹑從事件切入﹐充滿故事的生動性﹐不論講魯迅還是講張愛玲﹐都是在故事中展開文學史的情境﹐把人們帶入現代的情境﹐重現一個現代文學的現場﹐盡可能重現那個時代的氛圍和情調。陳曉明說﹕“讓讀者享受文學的生活﹐這很可貴。”

[責任編輯:楊帆]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