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海上明月共潮生

海上明月共潮生

2018-08-31 15:50來源﹕光明網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海上明月共潮生

  圖書名稱﹕海上明月共潮生

  責任編輯﹕謝香

  定價﹕60.0元

  出版時間﹕2018年5月

  書號﹕ISBN 5194-4192-3

  作者介紹﹕

海上明月共潮生

  白舒榮﹕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出版社編審。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現任香港《文綜》雜誌副總編輯﹑中國世界華文文學聯盟副秘書長﹑中國世界華文文學學會副監事長﹑世界華文旅遊文學聯會副理事長﹑世界華文文學聯會理事﹐及多個海外華文文學社團顧問等。曾任中國文聯世界華文文學雜誌社社長兼執行主編﹐中國作家協會臺港澳暨海外華文文學聯絡委員會委員。出版《白薇評傳》《十位女作家》《熱情的大麗花》《自我完成挑戰──施叔青評傳》《以筆為劍書青史》《回眸──我與世界華文文學的緣分》《走進尹浩鏐的故事》《華英繽紛──白舒榮選集》等數百萬字﹔合著《中國現代女作家》《尋美的旅人》等。主編《世界華文文學精品庫》等多套海外華文作家叢書。

  名家點評﹕

  坐鎮北京的編輯﹐能四海溝通﹐知交遍天下﹐當今第一人也。──台灣著名作家陳若曦

  舒榮是文壇女俠客﹐號令天下英雄好漢﹐不論是辦雜誌﹑做出版﹐都是名家如林﹐佳作迭出﹐從本書的陣容也可見一斑﹗本書儼然是當今華文文壇的縮影﹐將為出版史留下重要一頁﹗

  ──香港作家聯會會長 世界華文文學聯會執行會長 《明報月刊》總編輯 潘耀明

  白舒榮女士數十年從事世界華文文學研究和編輯工作﹐交友無數。《海上明月共潮生》一書是她多年辛勤走筆的積累﹐幽默生動地書寫了不少港臺海外華文作家的成就和印象﹐為希望瞭解世界華文文學的讀者﹐提供了卓有史料價值和學術內涵的難得讀物。

  ──中國大陸著名文學評論家 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 中國作家協會名譽副主席 中國世界華文文學學會名譽會長 張炯

  內容簡介﹕

  《海上明月共潮生》所涉及的作家從臺港到美國﹑加拿大﹑瑞士﹑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印度尼西亞﹑菲律賓﹑日本﹐澳大利亞﹐以及中國現代。誠如中國大陸著名文學評論家﹑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中國作家協會名譽副主席﹑中國世界華文文學學會名譽會長張炯所言﹕白舒榮女士數十年從事世界華文文學研究和編輯工作﹐交友無數。《海上明月共潮生》一書是她多年辛勤走筆的積累﹐幽默生動地書寫了不少港臺海外華文作家的成就和印象﹐為希望瞭解世界華文文學的讀者﹐提供了卓有史料價值和學術內涵的難得讀物。

  《海上明月共潮生》所論及的作家從臺港到美國﹑歐洲﹑加拿大﹑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印度尼西亞﹑菲律賓﹑日本﹐再回到中國現代作家﹐雖非刻意為之﹐但這種編排卻形成有意味的架構﹐讓我們看到一個完整的時空流轉﹐那些作家﹑那些文事在文學和漢字的溝通中顯現出“華文文學”的跨越性﹑整體性特徵。而在區域空間之外﹐是時間的歷史感──從上世紀1980年代到2000年之後﹐散落的篇章勾勒出不同作家的特性﹑記載了文壇往事﹐以語言的溫度體現一個編輯者的熱情和真誠﹐以個體視角刻下時光之外的文學廣度。──朱雲霞

  文摘﹕

  畢生三最愛﹕寫稿做飯賺錢──蓉子

  蓉子﹐一個正牌潮州人。喝的是工夫茶﹐聽的是潮州歌。坎坷少年時﹐曾漂泊四方。生性樂觀﹐心常自寬。

  曾任寫作人協會理事﹑雜誌編輯﹑新加坡作家協會副會長﹐俱不務正業﹐業績全無。

  在《電視周刊》《聯合晚報》《電視廣播周刊》《新周刊》《新明日報》主持“愛情與生活信箱”二十餘年﹐未有名作。

  現為《聯合早報》《聯合晚報》《新明日報》專欄作者。

  蓉子畢生三最愛﹕寫稿﹑做飯﹑賺錢。這個文人下海又下廚﹐已從嬌滴滴的少女進化為老頑童。老頑童婚姻拋錨﹐長子為外交官﹐次子為西醫。三代同堂﹐一家十口──二子二媳二孫三代同住﹐是都市奇景之一。在沒有對手競爭的情況下﹐連任掌門。

  ──蓉子

海上明月共潮生

  蓉子在蘇州新寧診所

  蓉子的這個自供“行狀”風趣幽默令人莞爾﹐每讀到這段文字﹐總像她鮮活地站在面前。

  喜歡逛商店瘋狂置衣的愛美淑女﹐叱吒商海剛毅頑強的成功商人﹐奮筆疾書燈下趕稿的成名作家﹐做一手標準潮州菜﹑進得廚房的家庭主婦﹐耐心牽著﹑抱著﹑哄著﹑與小孫子講著理的好祖母﹐和二子兩媳二孫三佣三代同堂的賢德傳統家長……

  現代女性了不起的確實很多﹐但像蓉子這樣﹐將這麼多複雜矛盾﹑極現代又極傳統﹑非常富有挑戰性的角色總攬一身﹐且扮演得得心應手﹑心甘情願﹑樂在其中的﹐當今能數出幾人﹗

  在衣著名貴﹑略帶驕矜的成功人士外表下﹐蓉子有一顆樸素善良待人誠懇的平民心。

  這是蓉子的個人魅力所在﹐也是其文學作品的感人和過人之處。

  蓉子的創作不但與其生活同步﹐洋溢在作品中的社會關懷﹑道德良心﹑閃光智慧﹐也始終與她的個人行為互為印證﹐因果相攜。

  作家有創作自由﹐但作品像任何商品一樣﹐一經問世必然在社會發生作用產生影響﹔所以寫什麼﹑宣揚些什麼﹐決不能說完全是個人的事。除非你的作品只給自己看。新加坡作家蓉子的創作﹐頗有發人省處。

  山不礙路有志盡能暢通

  蓉子開始寫作“多因心緒無從訴”。往事不堪回首﹐一路走來泥濘坎坷。

  生為女兒身﹐被重男輕女缺少男孩子的家庭不見容。還好﹐沒按曾祖母的傳統將她滅掉﹐開恩把4歲的她送給了不育的姨母。弱齡離開親生母親的蓉子﹐在姨母那兒最常領到的禮物不是愛撫和玩具﹐而是令她肝膽俱裂的“洩憤般地打打打”。8歲時離開潮州家鄉﹐隨姨母漂洋過海到馬來亞(當時新﹑馬未分)與姨夫團聚。姨夫在雜貨店當夥計﹐收入低微﹐一家三口租住在一個大雜院裡。她立刻擔負起洗衣燒飯﹑提水劈柴﹑養鴨洗地等繁重的家務勞動﹐稍有差池﹐小則被敲頭擰臉﹐大則被抽出燒火木柴痛擊手指﹐或者用麻繩套在她脖子上﹐勒一勒松一松﹐姨母還惡狠狠地威脅﹕“你要死還是要活﹖”讓她心志不死的是書本。她非常愛讀書﹐雖然是班上的窮學生﹐連練習本都買不起新的﹐卻下課後偷偷做拔鴨毛的雜活兒﹐掙錢買故事書看。

  她以四年的時間完小畢業﹐勉強又念了二三年英文中學﹐便因家窮輟學﹐開始四處流浪打工。後來結婚成家。丈夫是富商子﹑工程師﹐她是工廠女工﹐門不當戶不對。但他力戰家庭阻撓﹐對她信誓旦旦。為了早日改變命運﹐為了他是追求者中學歷最高的﹐她選中了他。滿懷希望進入了新生活﹐擔任起新角色﹐不料仍然是苦海無邊﹐沒有回頭上岸。

  逆境惡緣。20年的婚姻生活滿含痛苦辛酸。每日以大蔥蘿卜干為三餐﹐經常被遣去雜貨店為丈夫借賭本……她真想跳進大海﹐一了百了﹐尋求徹底解脫。後來終於解除了這段苦多樂少的婚姻﹐立志艱苦創業﹐自力更生。

  她有個信念﹕“20歲以前﹐如有苦難﹐不是我的錯。20歲以後﹐再有苦難﹐一定是我之過”。

  是艱難困苦和不絕的噩運﹐磨煉和造就了今日的企業家和作家蓉子。正如法國文豪大仲馬所說﹐“開發人類智力的礦藏是少不了需要由患難來促成的”(《基督山伯爵》)。雨果亦有同樣的斷言﹕“堅強﹐稀有的性格便是這樣創造出來的﹕苦難﹐經常是後娘﹐有時卻也是慈母﹔困苦能孕育靈魂和精神的力量﹔災難是傲骨的奶娘﹔禍患是豪傑的好乳汁。”(《悲慘世界》)

  追索蓉子最早動筆寫作的時間﹐當始于1969年。當時她用過許多筆名。

  “蓉子”的筆名﹐是《新明日報》文藝副刊的“老編”──著名作家姚紫﹐幫她決定的。當時﹐姚紫和她都不知道﹐台灣已經有位女詩人名曰“蓉子”。這很正常﹐六十年代的世界華文文壇﹐遠非現在這般交流頻繁﹐信息暢通。

  為這個無意中雷同了的筆名﹐新加坡的“蓉子”沒少受閑氣。“這名字成了有心人的箭靶﹐有事沒事總要射它一箭”。面對嘲諷和打擊﹐她暗暗較上了勁兒﹕“我是石頭縫裡長出來的草﹐座右銘﹕大石橫前﹐弱者的障礙﹐強者的階梯。”

  那時她開始投身墾荒商海﹐像日本“阿信”似的艱難起步白手創業。身心勞碌可以想象﹐若就此丟棄寫作﹐一點也不奇怪。但因同名之累﹐激勵她決心堅持下去﹐誓不回頭。

  蓉子的創作﹐一路留痕﹐粗線條勾勒﹐大致如下﹕

  七十年代給《星洲日報》和《南洋商報》寫小說﹐寫專欄﹐用她的話說“文痴欲狂”。同期出版的作品有﹕散文集《星期六的世界》《蓉子隨筆》﹐小說《初見‧彩虹》《又是雨季》和《蜜月》﹔八十年代出版小說《伴侶》﹐小品《白啤酒》﹐改編作品《蝴蝶夢》和《紅樓夢》﹔到九十年代﹐再現七十年代時期的創作狂潮。寫了200余篇短文﹐最多的時候﹐同時寫五個專欄。計有《新明日報》的“秋芙信箱”﹐《聯合早報》的“老潮州”﹑“燈火闌珊”和“蓉記小廚”﹐《聯合晚報》的“唱雙簧”﹔同期出版的著作是﹕信箱作品集《情未了(一)》《情未了(二)》《你能永遠是男人的最愛嗎﹖》﹐小品《中國情》及其英文版﹑《百萬之愛》《誰道風情老無價》《芳草情》﹐劇評《戲言》﹐選集《悠悠中國情》等﹔2000年﹐她的散文集《燭光情》《陽光下的牢騷》《老潮州》﹐食譜《蓉記小廚》﹐信箱選集《別碰﹗那是別人的丈夫》問世﹐為她三十多年的創作﹐畫了個完滿的世紀性句號。

  商海鑿戰﹐文壇耕耘﹐兩者如左右手﹐似雙生子﹐她哪個都需要﹐它們是她說不盡的愛﹐戒不掉的癖好。雙管齊下﹐果實纍纍﹐祗是苦了自己。前者﹐需要她經常出國﹐拓展商機﹔後者﹐報紙的專欄不能斷炊﹐她不得不起早睡晚連夜備稿﹐甚至在旅途也得抓時間寫作。期間﹐她不忘深造提高﹐在廣州暨南大學為大學碩士學業拼搏。

  目前她隨新加坡外交官身份的長子住在中國上海﹐尤為《南洋藝術》特約撰稿人﹐擔任新加坡《聯合早報》《新明日報》和《聯合晚報》三大華文報紙的專欄作家﹐筆耕不輟。同時﹐仍然生財有道。

  綜觀她的二十多本著作﹐無論是主持信箱的結集﹑專欄文章的匯總﹐還是小說類創作﹐基本都具有很強的現實性﹑針對性和大眾性等特點。切近生活﹐充滿社會關懷﹐是其作品的內涵﹔樸素直白﹑風趣幽默﹑鋒芒袒露﹑簡練生動﹐是其作品的外在包裝。

  蓉子的許多作品都很有特色﹐如《陽光下的牢騷》《老潮州》《中國情》等﹐但最富個性﹐最令筆者感興趣﹑甚至震撼的﹐還是那些信箱問答集﹐及反映老人院生活的著作。

  智者不迷當為心靈良醫

  愛情婚姻家庭問題﹐是文學創作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永恆題材和主題。

  蓉子的作品﹐對這方面涉獵頗多﹐且比較直接。早期的小說《軌外》﹐談的是子女教育問題。單線條的故事結構﹐明明白白的警世主題。當時曾被改編成電視劇。

  更多關於愛情婚姻家庭題材的作品﹐不是《軌外》式的虛構故事﹐而是見之于“秋芙信箱”。她曾為《電視周報》《聯合晚報》《電視廣播周刊》《新周刊》《新明日報》等報刊﹐主持“愛情與生活信箱”(即“秋芙信箱”)二十餘年﹐深受大眾歡迎﹐名聞獅城。

  這些信箱文字結集成《未了情(一)》《未了情(二)》二書﹐和在中國內地出版的選集《別碰﹗那是別人的丈夫》。為行文方便﹐我姑且簡稱其為“信箱文集”。

  “信箱文集”﹐是蓉子作品中十分有特色﹑和直接貼近社會的部分﹐也最能充分展現她的個性和文風。作者在充當心理醫生角色時﹐所呈現出的思維方式﹑行事態度﹐以及語言形象﹐都深深打著“蓉記小廚”的烙印。可謂“筆下離經叛道﹐別有笑料”。

  信箱中﹐各類男女提出的問題﹐都在社會生活中﹐有一定代表性。她的答復﹐因而也具有普遍的認識和參考借鑒作用。

  比如﹕關於戀愛﹐她勸告對愛情幻想太多的女孩要現實﹕“瓊瑤小說裡的男主角﹐浪漫多情﹐專一而溫柔﹐英俊又多金﹐才華出眾﹐責任感強。”但“這哪是人﹖神仙轉世呢﹖”“你再多看一些迷情小說﹐包你一輩子嫁不成”。

  有位女士對求婚對象疑慮多多。蓉子告訴她﹐思考問題要辯證﹐事物總有兩方面﹕“他要與你結婚﹐是深愛你。你猜他是要利用你﹐你有金山還是銀山﹖你說他知道沒有別的女人會看上他﹐所以要與你結婚。當他與別的女人‘對上了’﹐你才後悔嗎﹖說他學歷低﹐人又矮。學歷低﹐可能智慧高﹔長得矮﹐也許本事強。學歷與外貌﹐都不及品德重要。別顛倒了﹗又說他大你幾歲﹐不過樣子很老。樣子老無所謂﹐能保持老樣子就好了。妻子年輕美麗﹐丈夫顯得老丑﹐他守著你還來不及﹐焉有餘力外頭打野食﹖丑男安全﹐令你放心﹗反正丈夫不是裝飾品﹗”

  另有問﹕38歲了﹐感情路上還交白卷﹐該這麼辦﹖

  她回答說﹕你說﹐38歲了﹐婚姻感情路上還交了白卷。不如說﹐38歲了﹐我還保留這這份權利。單身有單身的好處﹐至少是﹕不生愛情病﹐完全免疫。不必為家做牛馬﹐可專心自己的事業。生活上從心所欲﹐沒有顧慮沒有牽掛。枕邊無鼾聲﹐清靜。床夠大﹐沒有人搶被。如果你不覺得這些是好處﹐請盡力向外發展﹐多多放電﹗可是實話﹐呆板的女人少嬌媚﹐哪來吸引力。缺乏吸引力﹐誰要親近你﹗別罵我﹐省點力。花些心思研究電流才是正理。”

  蓉子的每篇釋疑﹐都不是板著臉﹑正兒八經向對方灌輸許多大道理﹐也沒有為之條分縷析深奧探討﹐而以樂觀﹑豁達的積極態度﹐以帶點阿Q精神式的幽默調侃﹐四兩撥千斤﹐讓人在憂心忡忡中﹐突發會心微笑﹐在會心微笑中﹐看到穿透濃霧愁雲射來的一線光亮。

  心理紓解固然代替不了現實問題的解決﹐但心結若開放﹐肯定有益身心健康﹔一個自信向上﹑充滿活力﹑笑面生活的人﹐無論哪個年齡段﹐都會具有磁鐵般的吸引力。

  有位女士寫信﹐訴說自己的婚後生活﹐最後詢問“我該怎麼辦﹖”。

  蓉子說﹕“你想太多往事﹐每一樁失意﹐你幾乎都要詳細記錄﹐回憶又回憶﹐不斷折磨自己。何不想想﹐生活的意義是什麼﹖過去的事能追回嗎﹖我認為你不應該離婚﹐婚姻不是兒戲﹐一時想‘要有個打算﹐要定居下來’﹐就找個人開條件結婚﹔一不高興了﹐便鬧離婚。除非十惡之輩﹐否則人人都有優點﹔同樣的﹐人人都有缺點。嫌枕邊人時﹐不妨先聽聽他的抱怨﹐也許自己也甚不合他的理想。婚姻出現不和﹐乃是萬家燈火萬家苦﹐不是你一人獨有。想辦法﹐解決問題。他跟你﹐是因為重視你﹐愛你﹗夫妻之間﹐別要求太多﹐得過且過吧﹗他希望你旺夫益家﹐也是人之常情﹐何必羞惱﹗問題在於你是否有愛﹖是否有心﹖”

  蓉子的回信﹐仍然是一貫風格。她不作無原則的迎合﹐敢於直率的批評﹐用換位思考的道理委婉勸告﹐以過來人的豁達﹐一句“別要求太多”﹐一針見血﹐道盡夫妻相處之道。

  其實﹐何止夫妻﹐舉凡生活中的一切人際交往﹐如果大家都能遵循“別要求太多”的原則﹐天下豈不太平得多﹗

  生活中﹐有人會因婚姻亮過紅燈﹐產生負面影響﹐扭曲心靈﹐滿眼暗淡。蓉子是生活中的強者﹐她沒有為曾遇人不淑﹐就否定愛情和婚姻﹐或者變得玩世不恭﹔反而﹐正是如此﹐對待生活﹐對待愛情婚姻﹐越發嚴肅認真﹐甚至很傳統。

  她從多方面說理﹐告誡女性﹐千萬不要當第三者﹐別碰有婦之夫﹐最終損人不利己。

  但蓉子畢竟是能文能武﹑叱吒商海和文壇﹐“我行我素”的現代女性﹐她傳統而不拘泥﹐嚴肅而不乏叛逆性。

  她告訴讀者﹕“秋芙亦是紅塵中人﹐但知生活不易﹐又極不願隨波逐流﹐故多時逆來順受﹐不能受時﹐則自我調整﹐不理別人如何說。”

  蓉子說自己對世俗的一套“不能受時”﹐就“不理別人如何說”﹐這正好道破了在有些人眼裡﹐她有點“怪僻”的根由。

  有位低收入﹑家庭負擔重﹐“滿身是債”的苦惱女司機﹐請她指點“迷津”。

  蓉子喜歡推己及人﹐自己能從苦海上岸﹐相信別人也應該做到﹐所以給這位求治者開的“藥方”很實際﹐聽起來卻難免有點“無情”﹕

  “條件不同﹐不要和別人站在同一水平線上去要求。人家吃蘋果﹐你吃皮﹔人家拍照﹐你搬椅子。求生存需要勇氣﹐勇氣是拿來對付自己﹔人在屋檐下﹐龍游淺水……不能要求這個那個。咬緊牙﹐努力吧﹐克制吧。哭也沒用﹗站起來﹐站起來﹗”可謂良藥苦口利於病。

  有讀者如是評價蓉子的信箱答疑﹕“拜讀解答﹐非常風趣﹐暫忘煩惱﹐心靈深處﹐真是過癮。”“您秘方多﹐第二黃蓉﹐詭計百端。”(“黃蓉”是金庸代表作《射雕英雄傳》裡的女主角﹐古靈精怪﹐絕頂聰明。)

  前句言其答問的效果和作用﹐後句稱其釋疑的才能機智。

  斷斷續續主持“秋芙信箱”﹐蓉子碰到形形色色的人﹐遇到五花八門的問題﹐她始終不厭其煩﹐始終嚴肅認真地面對待每位求助者﹐冀望以一己之綿薄﹑效力需要援一臂的問題人群。

  蓉子喜歡中國古典文學﹑民間文學﹐更酷愛戲劇。這些偏好﹐對她影響至大﹐尤其“信箱”中的書面語言風格﹐甚多直接受益。其行文修辭有話本痕跡﹐韻律感強得之于戲劇。

  獻愛心﹐光照垂暮黃昏

  蓉子近年來出版的《燭光情》一書﹐是她繼“信箱文集”後﹐另一類重要紀實性著作。

  讀《燭光情》﹐令人震撼。如果說作者在“信箱文集”表現出的社會關懷﹐比較間接﹑偏于思想性指導﹐那麼在《燭光情》裡﹐則是直接的﹐富有自身參與的實踐性。

  蓉子的商海活動中﹐有個開辦“老人院”的記錄。辦“老人院”當然是商業行為﹑獲利途徑﹐並非做義務慈善活動。但令人感動的是﹐她開辦老人院的動機﹐和全身心投入的精神。

  “家庭意識淡薄﹐社會焦點只在一些眼前有貢獻價值的人身上。大家對老人祗有憐﹐少有愛﹐更缺乏尊重與關心。人一老﹐委屈就來。”“都市生活少閑暇﹐人們欲望無止境﹐也都影響了兒女對長輩的關懷。”蓉子當年開辦“老人院”正是出此善良願望。

  老人院裡九成是臥病者﹐狀甚淒苦而淒慘。有的痴呆﹐有的類似植物人﹐滿床屎尿是平常﹐還有糖尿病後期患者﹕“背後五個大褥瘡”﹐已經潰爛成手掌放得進去的大血洞﹐腳指頭爛掉﹐哭爹喊娘……難怪有人會說﹐寧可死亡也不要衰老。

  但“衰老”是人生落幕西沉前﹐最後的必經通道。每一個死亡都要經過肉搏﹐“時間正像一個趨炎附勢的主人﹐對於一個臨去的客人不過和他略略握握手﹐對於一個新來的客人﹐都伸開了雙臂﹐飛也似的過去抱住他﹔歡迎永遠是含笑的﹐告別總是帶著嘆息。”(英國‧莎士比亞《特羅伊羅斯與克瑞西達》)

  “老人院”是人生告別場﹐送行地﹐嘆息罷﹐“西出陽關無故人”。子女家屬對送進“院”的老人﹐有的十分關心﹐噓寒問暖﹐再無望醫治的病也不惜代價出力搶救﹐親情濃得化不開﹔有的當作纍贅﹐丟棄在“院”裡卸包袱﹐甚至連住“院”費都拖著不肯交……

  這個弱勢人群的小社會﹐光怪陸離﹐五花八門。蓉子是老闆﹐是統帥﹐更像家長﹐還是事必躬親的普通員工。

  從天不亮起床﹐“晨運”般地跑到老人院﹐她立即聽取工作人員的匯報﹕甲吃多了家人帶的食物﹐整夜拉肚子折騰﹔乙鬧情緒﹐非要求某護士伺候﹔丙的老婆沒來探視﹐鬧說她跟人跑了﹐怒火衝天﹐吐了護士一臉濃痰﹔丁一晚上沒睡﹐跑到廚房搬木炭燒火﹔戊喪失生的意志﹐拒絕進食……大致聽罷﹐立即飛奔去做早餐﹐甲乙丙丁……喝哪種飲料都不能搞錯﹐心裡還得思考如何化解老人們發生的問題。

  分早餐時﹐家屬們的電話一個接一個。十點鐘召集每天的工作例會﹐電話還陸續不斷﹐問題五彩繽紛﹐不管對方多無理﹐都得賠上十倍的小心千倍的耐心。

  如﹕“我要阿公的屋子過名﹐律師說要你們的證明信﹐我現在來拿。”

  “我的家翁神經病﹗半夜起來燒鈔票﹐說要給他死去的老婆﹐我白天做到半死﹐晚上又給他嚇到半死﹐要送他去老人院﹐幾個小姑又不肯﹗你可以來帶他去嗎﹖這樣的老人﹐幾千萬給我也不要﹗”……

  開完例會﹐她要一個個看望老人﹐該看病的請大夫﹐心情壞的好言安慰﹐孤獨寂寞的陪著說會兒話……她親力親為﹐將老人院的環境建成花園﹐以身示範﹐把工作人員培訓得有愛心和耐心。她曾日洗四百碗連續數月﹐曾半夜被叫起﹐睡衣罩上外衣就往老人院跑﹐曾親自動手打蛇﹐也曾讓心智欠佳的老人朝身上吐濃痰﹐……

  每到過年﹐她這個“家長”﹐總想法設法為回不了家的老人﹐營造在家過年的氣氛。幾趟跑花圃﹐買上近百盆鮮花﹐把老人院打扮得璀璨亮麗。再去牛車水(新加坡的唐人街)﹐給每個老人買新衣﹐到大小巴剎購買食物﹐添滿院裡的大小冰箱。為討老人喜歡﹐提前向他們報告菜單﹕“我們今晚有大魚大蝦﹑雞﹑鴨﹐還有暖爐湯﹑海參魚鰾﹐明早初一吃素﹐有蓮蓉包﹑蓮子白果龍眼煮紅棗﹐吃了年年好﹐明晚豬肚燉雞……”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每天清晨六點半上班﹐夜晚九點半回家﹐15小時的工作時間﹐星期天公共假期照常。醫生說她是“工作狂﹐好似酒精中毒”。很多人不理解﹐可做的事很多﹐為什麼偏要辦“老人院”﹗“又臟又臭﹗又病又可憐﹗”人家避之唯恐不及﹐她偏干得這麼起勁﹗一般人往往看慣了病人﹐久而久之會麻木﹐她卻越做心越軟。如此這般﹐整整十年。十年﹐3600多天啊﹗

  支撐她的絕非僅僅為掙錢。一個大寫的“情”字﹐始終是她為人處世的基本出發點。

  我問她為什麼﹖她說﹕“我自小缺了溫情的關懷﹐所以將心比心﹐推己及人。社會﹐不能少了情﹐否則生活沒意思。”“強者的出現﹐是為了幫助弱者”。

  夕陽黃昏﹐淒美哀婉。走進老人院﹐會有末世之感﹐令人惶恐。她卻覺得“做老人院的工作很好﹐得以認識眾生困苦﹐雖然磨心勞神﹐慶幸尚有餘勇與人分憂。”辦了十幾年老人院﹐辛苦雖辛苦﹐卻也受益匪淺。對生活不斷增加的理解和感悟﹐讓她心胸開闊﹐做人更多智慧。

  有個大財主游說她合作﹐開間大型老人院﹐幾年後掛牌上市賺大錢。她不以為然﹐“他對我有信心﹐我對賺大錢可沒興趣﹐不是故作清高﹐長日對著老人﹐什麼名利之心早淡了﹐任他百萬千萬﹐最後癱瘓在床﹐一臉傻笑﹗”“賺大錢者誰有空享受﹖”

  她感慨﹐現代人親情淡漠﹕“愛心”“市面經常缺貨﹗”﹔反諷金錢高於一切﹕“錢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勸誡世人﹕“你若年老﹐請看破世情。你若年輕﹐多培養愛心。”

  蓉子是性情中人﹐她的作品長情﹑深情﹐但不同於瓊瑤﹐編織夢幻﹑大喜大悲到極緻式的煽情﹔她重寫實﹑不幻想﹑筆下鮮有甜蜜﹐在淺白幽默﹑俏皮平易﹑簡練乾淨的語言文字中﹐其“情”油然而生。

  2002年8月14日

  以篇名《現代的傳統女性──蓉子》同年刊于美國《中外論壇》第十二期

[責編﹕王春曉]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連接港珠新通道──走進港珠澳大橋澳門口岸

  • 進博會展品飛抵上海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當日﹐位於江西省九江市廬山風景區內的如琴湖雲霧繚繞﹐層林盡染﹐吸引眾多遊客前來觀賞遊玩。
2018-10-21 11:32
當日﹐位於江西省九江市廬山風景區內的如琴湖雲霧繚繞﹐層林盡染﹐吸引眾多遊客前來觀賞遊玩。
2018-10-21 09:40
港珠澳大橋將於本月24日通車運營﹐成為連接香港﹑澳門的新通道。記者19日驅車前往澳門口岸實地採訪﹐瞭解口岸內部設置和準備工作情況。
2018-10-21 09:28
日前﹐“植物中的大熊貓”龜甲牡丹在浙江省杭州植物園開花﹐龜甲牡丹繁殖困難﹐生長非常緩慢﹐開花的龜甲牡丹年齡已上百歲。
2018-10-21 09:22
從馬來西亞啟航的AW189直升機20日飛抵上海﹐將作為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的展品﹐入駐智能及高端裝備展區。
2018-10-21 09:21
希臘政府20日宣佈﹐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兼任外交部長﹐接替17日辭去外長職務的科恰斯。
2018-10-21 08:53
這是10月19日航拍的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舉辦場地──國家會展中心(上海)。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將於11月5日至10日在上海舉行。
2018-10-20 12:51
10月19日上午﹐經海南省人民政府批准﹐由海南省商務廳﹑海南省貿促會﹑振威展覽股份共同主辦的2018第三屆海南新能源汽車及電動車展覽會在海南國際會展中心隆重開幕。
2018-10-20 03:14
10月18日﹐搶險救災人員在群眾轉移安置點內搭建帳篷。10月17日﹐雅魯藏布江西藏米林縣派鎮加拉村附近突發山體滑坡﹐堵塞河道。10月17日﹐雅魯藏布江西藏米林縣派鎮加拉村附近突發山體滑坡﹐堵塞河道。
2018-10-19 08:27
從空中俯瞰雪後的烏魯木齊西大橋(10月18日無人機拍攝)。10月18日﹐新疆烏魯木齊迎來一場降雪。當日﹐新疆烏魯木齊迎來一場降雪。當日﹐新疆烏魯木齊迎來一場降雪。當日﹐新疆烏魯木齊迎來一場降雪。新華社記者 江文耀 攝
2018-10-19 08:26
由中國和冰島共同籌建的中-冰北極科學考察站18日正式運行。這是10月18日在冰島北部凱爾赫拍攝的中-冰北極科學考察站。新華社發(李斌 攝)  這是10月18日在冰島北部凱爾赫拍攝的中-冰北極科學考察站。
2018-10-19 08:26
本屆展覽和評獎活動共收到全國338家出版單位以及部分高校藝術院系師生的書籍設計作品3108種﹐分社科﹑科技﹑藝術﹑教育等10類。本屆展覽和評獎活動共收到全國338家出版單位以及部分高校藝術院系師生的書籍設計作品3108種﹐分社科﹑科技﹑藝術﹑教育等10類。
2018-10-19 08:25
10月18日在廣州長隆野生動物世界拍攝的馬來大狐蝠。馬來大狐蝠體長20至25厘米﹐翼幅最大近兩米﹐主要分佈在印度尼西亞與馬來西亞等地。馬來大狐蝠體長20至25厘米﹐翼幅最大近兩米﹐主要分佈在印度尼西亞與馬來西亞等地。
2018-10-19 08:24
10月18日﹐在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暴雨造成道路積水。突尼斯內政部18日發佈聲明說﹐突尼斯全國大部分地區17日晚出現強降雨﹐截至目前﹐共有5人在暴雨引發的各種事故中死亡﹐另有2人失蹤。
2018-10-19 08:23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