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漢學家眼中的中國文學

漢學家眼中的中國文學

2018-10-10 09:23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日前舉行的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上﹐同時舉辦了賈平凹海外版權成果分享會﹐來自墨西哥﹑意大利﹑英國等國的出版人和翻譯家﹐現場分享了各自翻譯和在海外出版賈平凹作品的感受。據悉﹐賈平凹的作品已經被翻譯成英﹑法﹑德﹑俄﹑日﹑韓﹑越南語等30多個語種。其中﹐《浮躁》英文版獲得美國美孚飛馬文學獎﹔《廢都》法語版獲得法國費米娜外國小說獎﹔今年7月﹐《帶燈》意大利語版獲得意大利克拉麗絲‧阿皮安翻譯獎。

  進入世界文學視野的中國作品越來越多﹐中國作家正在向世界更全面﹑更立體﹑更真實生動地傳播新時代的聲音。那麼﹐在傳播的過程中﹐漢學家們如何理解中國文學﹖他們選擇中國作家的標準是什麼﹖為什麼選擇這一部作品而非另一部﹖翻譯家們各有不同的答案。

  首重文學價值和社會價值

  具有文學價值和社會價值的作品是漢學家們的首選﹐而“緣分”也是漢學家們時時提到的關鍵詞。

  早在1986年﹐韓國漢學家樸宰雨就開始翻譯中國文學作品。1992年韓中建交以來﹐樸宰雨擔任了韓中學術交流和國際漢學交流方面的重要角色。從2005年以來﹐他又增加了一個新的角色──韓中文學及作家之間的橋樑。在兩次重要的韓中文學交流活動中﹐樸宰雨擔任韓方組委﹐組織翻譯了《中國現當代中短篇小說集》﹐包括鐵凝的《逃跑》﹑莫言的《吃事兩篇》﹑郭文斌的《吉祥如意》﹑夏天敏的《好大一對羊》等。樸宰雨也參與翻譯了呂進﹑王家新﹑藍藍﹑唐曉渡等作家的散文及黃亞洲﹑舒羽﹑盧文麗﹑瀟瀟﹑北塔﹑戴濰娜﹑池凌雲﹑彭晏﹑胡桑﹑葦鳴﹑林幸謙等人的詩文。

  幾年前﹐得益於安徽大學出版社的積極建議與經費支持﹐樸宰雨負責《中國魯迅研究名家精選集》9部本在韓國的翻譯出版工作。對以魯迅與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為業的樸宰雨來說﹐中國有關機構大力支持有關魯迅的優秀研究著作在海外翻譯出版﹐是“固所願而不敢請”的事情。因此﹐他不但擔任了主編﹐自己也親自參與了王富仁的《中國需要魯迅》﹑孫郁的《魯迅與現代中國》等兩部書的翻譯工作。“我跟這兩位著者有十多二十年的朋友關係﹐緣分很深。韓國學界與韓國讀者也很需要具有個性的魯迅研究名家的著作譯本。因此我選擇這兩位作者的作品進行翻譯。”樸宰雨說。

  在選擇翻譯中國文學作品的問題上﹐樸宰雨的觀點是﹐首先考慮韓國的文學﹑學術﹑教學現實上有沒有引進翻譯介紹的需要﹔其次考慮翻譯對象在那個領域裡是否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作品與著作是否具有相當的質量與水平以及好的評判﹔第三﹐考慮翻譯者與作家或者研究專家之間有沒有個人緣分。

  1997年他選擇翻譯嚴家炎的《中國現代小說流派史》﹐1995年組織翻譯陳思和的《中國新文學整體觀》﹐都是基於這樣的理由。

  “我的唯一標準是作品寫得好”

  賈平凹的文字是公認的難翻。

  英國漢學家韓斌20年前開始翻譯中國文學作品﹐主要的原因有兩個﹕第一﹐她發現自己熱愛翻譯﹐第二﹐她希望能藉此激發英文讀者對中國當代文學的興趣。

  “一般來說﹐從市場的角度﹐一個作家最好翻譯一部小說。但是我翻譯了賈平凹的《倒流河》《高興》﹐現在開始翻譯他的第四部作品《秦腔》。我的唯一標準是作品寫得好。《高興》是一本充滿濃郁陝西特色的小說﹐我2008年第一次讀到它時就被主人公所吸引。劉高興是一個查理‧卓別林式的人物﹐”韓斌說﹐小說人物的對白機智幽默﹐在閱讀時常會忍俊不禁。

  然而﹐翻譯過程中遇到的挑戰也是前所未有的。“《高興》中主人公劉高興和他的朋友五富﹐是城市裡的農民工﹐說著陝西方言﹐還夾雜粗話。我開始翻譯這部小說時﹐覺得很大的一個挑戰就是如何翻譯這些人物的對話﹐如何做到令人信服。”韓斌回憶道﹐“問題在於﹐我不是男人﹐也不是工人﹐甚至不是美國人。而出版社是美國的﹐要寫‘美國英文’。”

  翻譯《極花》﹐則是另一種感受。這部作品寫了一個年輕女子被拐賣的故事。世界上到處有婦女兒童被拐賣的現象﹐她們的經歷在當代文學裡反映得並不多。翻譯過程中﹐怎麼把人物的語言進行“再創造”﹐韓斌認為這是很有意思的挑戰。她通過上網查閱資料﹐還托朋友的朋友輾轉聯繫到一名來自陝西的華人讀者﹐幫忙確認一些方言的含義﹐甚至把一些重要問題匯總﹐直接寫信詢問賈平凹。比如﹐她不確定書裡提到的“土灶”是什麼樣子﹐賈平凹就給她手繪了一幅畫﹐非常形象﹐一目瞭然。

  走進敘述者的內心

  上世紀90年代初﹐荷蘭漢學家林恪還是碩士生的時候﹐就開始接觸韓少功的作品。那時﹐韓少功的中篇小說《爸爸爸》剛被翻譯成法語﹐其象徵﹑寓言的方式吸引了林恪。然而﹐林恪印象最深的還是韓少功的短篇《歸去來》。小說講的是一個知青來到了中國南部山區﹐他那令人好奇的人生經歷﹐讓林恪在閱讀時產生了共鳴。

  “從第一句話開始﹐我就有一種仿佛走進了敘述者內心的感覺﹐和作者一起探索或試圖探索偏遠山區村寨的周圍環境──那是一個對於我和作者來說一樣神秘的地帶。令人費解的是﹐村寨裡的人們似乎都認識敘述者﹐這使整個故事籠罩在夢一般的氛圍中﹐我很快被吸引住了。這夢一般的氛圍﹐實際上是一種心理上的困惑﹐連我這個留學他鄉的荷蘭學生也能體會感受。”林恪認為﹐韓少功是有思想﹑有哲學性的作家﹐他在小說裡喜歡探討某些問題﹐而不是純粹地講故事。他沒有過多的描寫﹐風格簡潔扼要。

  林恪陸續翻譯了韓少功的《女女女》《鞋癖》《馬橋詞典》等。這些作品中包含豐富的地方文化傳說和民間故事﹐個人背景和文化背景互相交織而成的獨特風格深深吸引著林恪。“人們經常說韓少功的《馬橋詞典》是一部不可譯的小說。詞典體小說的方言含量那麼高﹐作者對漢語語文的分析和思考又那麼多﹐這些怎麼翻譯成外語呢﹖或者說﹐翻譯成西方語系的語言時﹐怎麼能保持小說的文學性﹐保持原文的清新韻味呢﹖我開始的時候也有點害怕﹐但嘗試翻譯了幾個詞條以後﹐慢慢發現這本小說其實是可譯的。”林恪說﹐可譯與不可譯有時候不在於一個詞或者一個概念難不難翻譯。《馬橋詞典》的“可譯性”取決於作者的風格﹑敘述者的獨特觀點﹐取決於作品的文學性。(舒晉瑜)

[責編﹕楊帆]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北京世園會園區建設基本成形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10月19日上午﹐經海南省人民政府批准﹐由海南省商務廳﹑海南省貿促會﹑振威展覽股份共同主辦的2018第三屆海南新能源汽車及電動車展覽會在海南國際會展中心隆重開幕。
2018-10-20 03:14
10月18日﹐搶險救災人員在群眾轉移安置點內搭建帳篷。10月17日﹐雅魯藏布江西藏米林縣派鎮加拉村附近突發山體滑坡﹐堵塞河道。10月17日﹐雅魯藏布江西藏米林縣派鎮加拉村附近突發山體滑坡﹐堵塞河道。
2018-10-19 08:27
從空中俯瞰雪後的烏魯木齊西大橋(10月18日無人機拍攝)。10月18日﹐新疆烏魯木齊迎來一場降雪。當日﹐新疆烏魯木齊迎來一場降雪。當日﹐新疆烏魯木齊迎來一場降雪。當日﹐新疆烏魯木齊迎來一場降雪。新華社記者 江文耀 攝
2018-10-19 08:26
由中國和冰島共同籌建的中-冰北極科學考察站18日正式運行。這是10月18日在冰島北部凱爾赫拍攝的中-冰北極科學考察站。新華社發(李斌 攝)  這是10月18日在冰島北部凱爾赫拍攝的中-冰北極科學考察站。
2018-10-19 08:26
本屆展覽和評獎活動共收到全國338家出版單位以及部分高校藝術院系師生的書籍設計作品3108種﹐分社科﹑科技﹑藝術﹑教育等10類。本屆展覽和評獎活動共收到全國338家出版單位以及部分高校藝術院系師生的書籍設計作品3108種﹐分社科﹑科技﹑藝術﹑教育等10類。
2018-10-19 08:25
10月18日在廣州長隆野生動物世界拍攝的馬來大狐蝠。馬來大狐蝠體長20至25厘米﹐翼幅最大近兩米﹐主要分佈在印度尼西亞與馬來西亞等地。馬來大狐蝠體長20至25厘米﹐翼幅最大近兩米﹐主要分佈在印度尼西亞與馬來西亞等地。
2018-10-19 08:24
10月18日﹐在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暴雨造成道路積水。突尼斯內政部18日發佈聲明說﹐突尼斯全國大部分地區17日晚出現強降雨﹐截至目前﹐共有5人在暴雨引發的各種事故中死亡﹐另有2人失蹤。
2018-10-19 08:23
遊客在喀什古城美食廣場內觀看節目(10月14日攝)。金秋時節﹐每到傍晚﹐新疆喀什古城美食廣場燈火通明﹐熱鬧非凡。這座夜市集美食與歌舞表演於一體﹐深受遊客青睞。金秋時節﹐每到傍晚﹐新疆喀什古城美食廣場燈火通明﹐熱鬧非凡。
2018-10-19 08:23
據北京世園局介紹﹐2019中國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簡稱北京世園會)園區工程已全面進入衝刺收官階段﹐園區建設基本成形。新華社記者 張晨霖 攝  10月18日拍攝的建設中的北京世園會永寧閣(無人機拍攝)。
2018-10-19 08:23
林輝﹐中國傳統工藝美術大師﹐福建省第五批省級非遺傳承人﹑林氏銅鑄胎掐絲琺琅第五代傳承人。新華社記者魏培全攝  10月18日﹐林輝在一件作品上完成點藍工藝。 新華社記者魏培全攝  10月18日﹐林輝燒制一件銅鑄胎掐絲琺琅作品的金邊。
2018-10-19 08:22
在太原市晉源區赤橋村﹐收割機在稻田裡作業(10月17日無人機拍攝)。金秋時節﹐農民們忙著收穫成熟的農作物﹐喜迎豐收。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高增鄉佔裡村晾滿稻谷的禾晾架與侗寨房屋相映成景(10月17日無人機拍攝)。
2018-10-18 08:52
近日﹐浙江省杭州市臨安區的省級標準化糧食生產基地──太陽鎮太陽米種植基地內﹐500多畝生態水稻收割正式拉開序幕。 新華社記者 徐昱 攝  10月17日﹐種植戶抓住幾隻放養在生態稻田裡的鴨子。
2018-10-18 08:52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