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山東文學﹕有根的燦爛

山東文學﹕有根的燦爛

2018-12-05 10:01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山東文學﹕有根的燦爛

  ●藝術觀念的革新和開放的文學姿態是開啟輝煌之門的金鑰匙

  ●山東作家都深深地植根於腳下的大地﹐從故鄉的自然世界和鄉親的現實生存中獲得審美啟示

  ●山東作家的寫作往往有一種特殊的韌性﹐在時代風尚的流轉中表現出一種審美定力  

  山東是人口大省﹐也是文學大省﹐每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的人數一直在全國名列前茅。山東文學基礎紮實﹐特點鮮明﹐老中青結合的人才梯隊比較合理﹐各種文體發展較為均衡﹐建立了一種多元互動的文學生態。小說﹑報告文學﹑文學評論﹑詩歌創作都是山東的傳統優勢項目。近年的散文和兒童文學創作佳作迭出﹐夏立君﹑石耿立和劉海棲﹑張曉楠在全國性文學評獎中屢有斬獲。山東網絡文學作家是一支充滿活力的新軍﹐風凌天下﹑高樓大廈﹑減肥專家等人的創作有大量的粉絲﹐多部作品進入中國作家協會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推介榜單。在第七屆魯迅文學獎評選中﹐山東作家獲得3個獎項﹐還有4部作品獲得提名﹐在全國各省市中排名第一﹐獲獎和提名作品覆蓋了報告文學﹑散文﹑文學評論﹑短篇小說﹑詩歌5種文體﹐多點開花﹐顯示了山東文學的深厚底蘊。

  在改革開放走過40年的今天﹐回顧山東文學走過的歷程﹐我們不難發現﹐藝術觀念的革新和開放的文學姿態是開啟輝煌之門的金鑰匙。王潤滋﹑張煒﹑李貫通﹑矯健﹑李存葆﹑左建明﹑劉玉堂﹑苗長水﹑尤鳳偉﹑趙德發等作家以充滿激情的獨特探索﹐開創了新時期山東文學的新局面﹐奠定了“文學魯軍”的基本格局。他們的創作敏銳體察時代潮流的變遷﹐敢於創新﹐又有守正的齊魯文化中道義擔當的一面﹐在喧囂的流行風尚面前表現出足夠的定力。

  王潤滋的《內當家》《賣蟹》《魯班的子孫》﹑張煒的《秋天的憤怒》《聲音》《一潭清水》﹑矯健的《老霜的苦悶》《老人倉》﹑李貫通的《洞天》《天缺一角》﹑李存葆的《高山下的花環》《山中﹐那十九座墳塋》﹑苗長水的《冬天與夏天的區別》﹑左建明的《陰影》《黃河故道的娘兒們》﹑尤鳳偉的《為國瑞兄弟善後》《石門夜話》﹑劉玉堂的《最後一個生產隊》﹑趙德發的《通腿兒》等優秀的中短篇小說各具特色﹐從不同側面展現了鮮活的時代進程﹐叩問人性﹐探觸文化轉型中的陣痛與新生。

  山東作家的優秀長篇小說作品﹐在現實與歷史之間架設精神之橋。尤鳳偉以知識分子的社會責任感關注歷史與現實中的生命存在﹐趙德發的“農民三部曲”追問農民與土地﹑個體與家族之間的關係﹐都在當代文學進程中留下了個人化的印跡。張煒的《古船》《九月寓言》《你在高原》等作品之所以受到廣泛關注﹐源於其表現的是獨特的現實﹐作品有歷史的縱深感﹐有史詩的特徵。作家關注現實要有歷史的內涵﹐不能寫平面﹑流動的現實﹐優秀的作家寫現實一定要有歷史反思的意識﹐有前瞻的意識。

  現實主義文學是山東作家的創作主流﹐這和山東作家關注時代﹑關注現實的傳統有關。深入生活是山東作家開掘現實礦藏的利器﹐他們走出舒適的書房﹐通過鍛煉腳力來提昇自己的眼界﹐開拓精神格局。從李存葆﹑李延國﹑郭慎娟﹑王光明﹑牟崇光﹑彭艷華﹑賈魯生到鐵流﹑徐錦庚﹑高洪雷﹑王鴻鵬﹐山東的報告文學作家善於把握重大題材﹐深入挖掘獨特的思想價值與審美內涵。許晨的長篇報告文學《第四極──中國“蛟龍”號挑戰深海》獲得第七屆魯迅文學獎﹐正如作家葉梅所評價的那樣﹐這部作品的創作有“三難”──“難得”“難熬”“難忘”。作者曾作為一名科考隊員隨同“蛟龍號”遠航﹐在海洋深處經受大風大浪的考驗。

  山東的優秀作家在確保文學創作的質量方面有高度共識﹐他們重視文化積累﹐不抄近道﹐精雕細琢。散文作家夏立君創作《時間的壓力》的過程﹐是一段寂寞﹑枯燥的漫長時光。他與屈原﹑曹操﹑李白﹑司馬遷等先賢跨越時空的對話﹐承受著汗牛充棟的前人成果帶來的巨大壓力﹐為了不沿襲舊說﹐經常推倒重來﹐真是十年磨一劍。

  山東文學是有根的寫作。山東作家都深深地植根於腳下的大地﹐從故鄉的自然世界和鄉親的現實生存中獲得審美啟示﹐並以故鄉為精神根據地﹐展開與世界﹑歷史和文化的多元對話。王潤滋寫過一篇創作談《人民是土地文學是樹》﹐他說﹕“我們的作家應該尊敬農民﹐學習農民﹐描寫農民。”山東作家正是散佈于平原﹑深山和海濱的樹木﹐他們組成了茂盛的森林﹐不僅用根須汲取土地中的營養﹐而且以自己的生命守護這方水土﹐改善周圍的精神環境。王潤滋﹑劉玉堂等作家都喜歡在創作中運用方言土語﹐這種語言習慣源於他們的農家血脈﹐寄託了對故土和鄉親的濃烈情感。魯籍作家莫言的高密東北鄉﹐山東本土作家張煒的膠東大地﹑劉玉堂和趙德發的沂蒙山村﹑李貫通的微山湖區﹐既是對故土的描述和追憶﹐也寄託了作家的文化理想﹑審美理想﹐是作家的精神家園。劉玉棟筆下的齊周霧村也接續了這一傳統。他的《我們分到了土地》《給馬蘭姑姑押車》《年日如草》等作品﹐面向與自己骨肉相連的故鄉﹐將心比心地體諒普通人群的難處。東紫﹑王秀梅﹑艾瑪﹑常芳等作家以特色鮮明的藝術探索﹐從日常細節中發現人性的閃光﹐用相濡以沫的溫暖照亮生活﹐讓平凡的人積極向上﹐在艱難中不順流而下﹐用質樸乃至笨重的方式擺脫精神困擾﹐逆勢走向人性的高處﹐在瑣碎的生活中發光發熱。

  路也﹑王黎明﹑王夫剛﹑寒煙(劉燕)﹑韓宗寶﹑孫方傑﹑李林芳﹑阿華﹑軒轅軾軻等詩人的創作交相輝映﹐其中既有像露珠滾滾的麥穗一樣清新質樸的詩行﹐也有如同夜空裡的星群一樣純粹的光芒﹐穿透了世俗的塵埃。

  從宋遂良﹑吳開晉﹑孔范今﹑陳寶雲﹑袁忠岳﹑任孚先到譚好哲﹑李掖平﹑吳義勤﹑王光東﹑張清華﹑施戰軍﹐山東文學評論一直以自己的聲音推動當代文學的發展﹐形成了別具一格的特點﹐在全國的文學評論中佔有重要地位。如今﹐更為年輕的馬兵﹑叢新強﹑張麗軍﹑孫書文﹑張艷梅﹑劉永春等以新的批評姿態﹐介入當代文學的動態進程。

  山東作家的寫作往往有一種特殊的韌性﹐在時代風尚的流轉中表現出一種審美定力﹐拒絕隨波逐流﹐拒絕輕易轉換自己的立場與趣味﹐在自己的園地深耕不輟﹐有一種持續的生長性。另一方面﹐齊魯文化既有農耕文明的厚重與豐富﹐也有海洋文明的開放與包容﹐這種文化的融合性也賦予山東文學以審美的多樣性。王方晨的《老實街》以獨特的視角﹐關注老城在轉型過程中的掙紮與兩難﹐寫出了這個自成一格的文化空間逐漸碎裂的過程﹐就像一尊帶著裂紋的精美古瓷﹐在內外多重壓力的擠壓下緩緩碎裂。張繼﹑劉照如﹑瓦當﹑范瑋﹑宗利華﹑柏祥偉﹑張銳強﹑王宗坤﹑楊襲﹑凌可新﹑邢慶傑﹑閔凡利等一批優秀的小說家﹐李登建﹑丁建元﹑王月鵬﹑厲彥林﹑魏新﹑趙建英﹑陳原﹑王忠(簡默)﹑宋長征﹑林紓英等散文作家﹐都以各具特色的藝術探索﹐在荊棘叢生的荒野中趟出了一條自己的路。山東作家的創新不是凌空蹈虛的形式遊戲﹐它離不開對山東文脈的繼承與發揚﹐善於從充滿活力的民間文化中吸取精神滋養。也就是說﹐這種創新有底氣﹐也接地氣。年輕的魏思孝﹑吳永強(老四)﹑莊凌﹑徐曉等人的創作長勢喜人﹐呈現出別樣的趣味與美感。當然﹐山東文學要取得新的突破﹐需要更多具有衝擊力的新生力量﹐以無所畏懼的青春活力擺脫成規﹐推動文學的不斷創新。

  (作者系山東大學教授﹑山東作協主席 黃髮有)

[責編﹕楊帆]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熱天送清涼

  • 河北衡水﹕家門口就業助脫貧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圖片故事】指尖上的“老物件”
2019-05-23 11:24
湖北鄖西﹕家門口穿新鞋 走上脫貧致富路
2019-05-23 11:23
畢內亞﹕中尼青年應攜手推動兩國繁榮發展
2019-05-23 11:22
記者手記﹕探訪朝鮮國際商品展上的中國商品
2019-05-23 11:21
美國“飛虎隊”父子的中國情緣
2019-05-23 11:20
受到匈牙利人青睞的匈中雙語學校
2019-05-23 11:19
浙江德清﹕金色田野 小麥豐收
2019-05-23 09:14
索馬里首都汽車炸彈襲擊致4人死亡
2019-05-23 08:44
鳥趣
2019-05-23 08:41
河北衡水﹕家門口就業助脫貧
2019-05-23 08:40
內蒙古草原陸續進入返青期
2019-05-23 08:39
山西萬榮﹕親子遊戲迎“六一”
2019-05-23 08:38
熱天送清涼
2019-05-23 08:37
峨眉山景色秀美
2019-05-23 08:36
北京高溫來襲
2019-05-23 08:35
初夏的年保玉則
2019-05-23 08:34
中央芭蕾舞團亮相巴西 慶中巴建交45周年
2019-05-22 09:16
中國與歐盟首次簽署民航領域協定
2019-05-22 09:15
走進2019年全國科技活動周主場
2019-05-22 08:22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