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寫中國瓷器史的河津固鎮窯長啥樣

2017-04-20 08:50 來源﹕山西晚報 
2017-04-20 08:50:09來源﹕山西晚報作者﹕責任編輯﹕張曉榮

  原標題﹕改寫中國瓷器史的河津固鎮窯長啥樣

  剛剛公佈的2016年度十大考古發現﹐河津固鎮宋金瓷窯址赫然在列。這個被評價為可以影響中國瓷器史的小村子也隨之聲名遠揚。

  4月14日﹐記者來到固鎮村宋金瓷窯址發掘地﹐聽當地文物局工作人員講述與發掘有關的故事。

  窯﹑爐﹑作坊整個生產鏈條保存完整

  固鎮村北﹐一個小土臺上﹐就是考古發掘點。

  朝向村子的切割面非常光滑﹐上面橫向劃著幾道深線﹐邊上寫著數字。河津市文物局辦公室負責人袁國華說﹐那線是標誌著不同年代的堆積的土層。

  土臺下邊﹐是剛種下的刺槐﹐還有隨處可見的酸棗苗。綠綠的葉和尖尖的刺下面﹐不時能發現一些白瓷片﹐祗是都很小﹐大的也就硬幣大小。

  另一個發掘點規模要大許多﹐同樣是高出周圍的一個土臺﹐左邊掘出一個淺窯﹐右邊是一個約兩米深的坑。

  袁國華稱﹐這個坑學名為“灰坑”﹐通俗些說﹐就是窯址使用時期的廢品堆。因為在古代制瓷業工藝和技術比較落後﹐成功率較低﹐很多殘次品一出窯便被扔到邊上。此次考古﹐不少品相不錯的瓷器﹐就是從這個廢品堆中發現的。從這裡出土的細瓷片﹐“胎薄如紙﹐釉白如玉”﹐與同時代的其他官窯相比也毫不遜色。

  河津市文物局局長張金龍說﹕“當時的細白瓷還是奢侈品﹐用現在的話講﹐這個窯是生產高檔瓷器的﹐一般老百姓用不起。”

  灰坑的邊上﹐就是此次考古最有價值的發現了。考古人員在此發現了古代的瓷窯址﹐面積祗有半間房大小﹐但價值卻很大。

  袁國華說﹐在此之前﹐山西發現了介休窯﹑渾源窯﹐但從沒有發現過像河津窯這樣窯﹑爐﹑作坊一整條完整的生產鏈條。這種生產要素的完整呈現﹐成為此次考古發現改變中國瓷器史的重要原因。

  如今﹐窯址已被保護性填埋。填埋時﹐工作人員首先用編織袋裝土填埋﹐到了地面再用土封蓋﹐地面上還可以看見一些編織袋露在外面。因為填埋的土方有些沉降﹐從周圍的裂縫可以看出窯址的大小和方位。

  窯址附近可撿到不少瓷片

  這個遺址﹐還有生產粗黑瓷的窯址﹐位於固鎮村西。麥苗正綠﹐從土臺上往下看﹐是整片整片的麥田﹐非常養眼。

  土臺邊緣﹐被挖了一片兩三米高﹑七八百平方米的工作區。在這裡﹐五六位考古專家和一些當地的村民﹐一點一點地挖﹐再一點一點地將裡面的瓷片撿出來﹐裝進袋子﹐用三輪車運到村裡的農家。

  固鎮幾個發掘點共出土瓷片﹑窯具標本6噸多﹐其中完整的和可復原的瓷器有1326件。

  在工作區﹐記者沒有發現細白瓷片﹐但黑瓷片隨處可見。幾分鐘﹐記者便撿了好幾塊黑瓷片﹐還拼成了一個幾乎完整的碗底。

  工作區的邊緣﹐還能看到整齊的一道高溫燒過的紅土﹐這是窯爐的位置。不遠處﹐一個被廢棄的磚瓦窯下面﹐同樣有道高低相同的燒焦面。持平的對面一個突起的土堆邊緣﹐也有一道燒焦面。

  袁國華解釋﹐這兩處原來就一個窯﹐瓷窯廢棄後﹐人們在上面又建了一個磚瓦窯。而此時﹐磚瓦窯也不知早已廢棄了多少年。土臺的下方﹐有一處用磚壘起來的豁口﹐磚下面卻是奇形怪狀的東西﹐袁國華解釋那是“匣缽”(將瓷器和坯體放置在耐火材料製成的容器中焙燒﹐這種容器即匣缽)﹐距離現在已有千年歷史了。

  上面幾處發掘點﹐加上沒有正式發掘的北午芹﹑古垛和老窯頭瓷窯址﹐都位於一個名為遮馬峪的附近。而老窯頭﹐那裡存量很多的高嶺土﹐正是燒制瓷器必不可少的原料。

  除了接近原料產地﹐河津窯在此的另一個主要原因是臨近水源。

  遮馬峪是河津境內的“三峪”之一﹐曾經水流量很大﹐最終在龍門匯入黃河﹐可以算作黃河的支流。瓷窯建在峪邊﹐不僅用水方便﹐更關鍵的是﹐可通過水運銷售到外地。

  擬在瓷窯址的保護利用上做文章

  “遠看是個挖土的﹐近看是個考古的。”固鎮村民邵俊芳對考古人員的形象開著玩笑。

  發掘時﹐考古人員在她家住了四五個月。她家是個小二樓﹐一家人平常居住的一樓已經裝潢了﹐但二樓還是水泥牆面﹐連電都沒有接。考古人員入住後﹐才從一樓引了一根電線。後來﹐隨著人員和東西越來越多﹐邵俊芳一家搬到了偏房﹐將正房的一樓也讓給了考古隊。

  “他們比農民還像農民﹐每天回來身上全是土﹐院子一天都得拖兩回。過幾天他們就用三輪車往家裡拉東西﹐全是裝滿了瓷片的袋子﹐門廳下﹑房檐下﹑院子裡全是﹐最多的時候院子擠得只容一個人通過﹐” 邵俊芳說﹐“以前知道河津的先人們燒琉璃很出名﹐沒想過我們村還有這樣的寶貝﹗”

  像邵俊芳這樣瞭解內情的人不多﹐在正式結果揭曉之前﹐此次的發掘過程造成的影響很小。

  河津市文物局局長張金龍說﹕“剛開始擔心挖不出東西﹐挖出東西了又怕讓人知道從而影響發掘工作﹐就一直沒大張旗鼓地說這事。”

  如今﹐全國年度“十大考古發現”的結果﹐在河津產生了不小的轟動。

  一直以來﹐河津缺少像樣的文化旅遊項目。固鎮瓷窯址的出土﹐讓當地政府和百姓都有所期待。在瓷窯址位置建立博物館﹖恢復瓷窯對外開放﹖帶動其他相關產業……種種設想在河津已經開始論證。

  河津市宣傳部門的負責人介紹﹐目前河津市正積極與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對接﹐希望在其指導下﹐能在瓷窯址的宣傳﹑保護和利用方面做點文章。

  而對於張金龍來講﹐因為固鎮瓷窯址還沒有任何文物保護級別﹐他們的首要工作是趕快準備相關申報手續﹐將其納入文物保護範圍。

[責任編輯:張曉榮]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