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王夢白《松鶴圖》賞析

2017-11-21 15:41 來源﹕中國文化報 
2017-11-21 15:41:39來源﹕中國文化報作者﹕責任編輯﹕郝魁府

王夢白《松鶴圖》賞析

松鶴圖(國畫) 王夢白

  楊佐

  王夢白(1887-1934年)﹐名雲﹐字夢白﹐號破齋主人﹐又號彡道人。生於江西豐城﹐幼時隨父母喬遷至浙江衢州。因其住所與三溪接壤﹐自號彡溪漁隱﹐即彡道人的來源。幼年在燈籠店﹑錢莊當學徒﹐刻苦讀書﹐勤奮作畫﹐稱居所為“映雪館”﹐又稱三衢讀畫樓。年輕時在上海錢莊當學徒時喜畫花鳥畫﹐學習任頤﹐並受到吳昌碩的指導﹐畫藝提高很快。1919年到北京任司法部錄事﹔1919─1924年間﹐由陳師曾推薦任北京美術專門學校(北平藝術專科學校)中國畫系主任﹑教授。擅花卉翎毛﹐喜寫生﹐尤擅畫猴。1929年曾赴日本舉辦個人畫展。1934年10月﹐病逝于天津﹐享年46歲。

  《松鶴圖》縱133厘米﹑橫49厘米﹐立軸﹐紙本水墨﹐現藏于鳳山書院。畫面題跋“甲戌秋日寫於鎖春樓中﹐夢白王雲”﹐白文印“夢白之印”﹐朱文印“夢白”。甲戌年秋日即1934年9月至11月﹐王夢白先生確切逝世時間是1934年10月﹐此幅《松鶴圖》應該是王夢白46歲人生巔峰之作﹐也是他書畫生涯絕筆之一。

  中國畫的花鳥畫﹐是以花草樹木﹑禽鳥魚蟲等客觀物象作為描繪對象﹐往往以物喻義﹐立意關乎作者思想感情的表達﹐它不是為了畫花鳥而畫花鳥﹐不是照抄自然物象﹐而是緊緊抓住動植物與人們生活遭際﹑思想情感的某種聯繫而給以強化的表現。它既重視真實﹐要求花鳥畫具有“識夫鳥獸木之名”的認識作用﹐又非常注意美與善的觀念的表達﹐強調其“奪造化而移精神遐想”的怡情作用﹐主張通過花鳥畫的創作與欣賞影響人們的志趣﹑情操與精神生活﹐表達作者的內在思想與追求。松鶴是中國常用的表示吉祥的組合──松﹐傲霜斗雪﹑卓然不群﹐樹齡長久﹐經冬不凋﹐經常被用來祝壽考﹑喻長生。鶴﹐被視為出世之物﹐高潔清雅﹐有飄然仙氣。人們都希望青春永駐﹑健康長壽。因此﹐以青春常駐﹑健康長壽為題材的吉祥圖畫﹐在民間流傳相當廣泛﹐《松鶴圖》則是大家最喜聞樂見的吉祥圖案之一。細品王夢白創作的《松鶴圖》﹐撲面而來的是一種水墨淋漓的元氣﹐畫家把現實中自然物象轉換為筆墨結構與形式﹐進行歸納﹑概括﹑總結與精神性的處理﹔可貴的是﹐畫家把自己所見到的物象在經過心靈加工﹑過濾後﹐化作筆簡墨妙的意識形象。畫面的主題是兩隻丹頂鶴﹐一隻回頭顧盼﹑亭亭玉立﹐一隻仰首唳天﹑長鳴九皋﹑聲聞于野﹐兩隻丹頂鶴棲息于蒼松枯藤之間﹐松與鶴的精神體現著吉祥如意﹐松的不屈精神﹑鶴的祥和﹐與表現人的超然灑脫﹑吉祥長壽﹐都在刪繁就簡之後﹐成為極單純﹑極簡練與極平實的“寫意”之象。就繪畫技巧而言﹐畫家採用多種筆法匯集﹕粗大的松樹主幹用側鋒淡墨雙勾略加皴擦並配以濃墨點苔﹐硃砂輔以淡墨的枯藤纏繞﹐色調與鶴頂紅色相呼應﹐顯得蒼潤而古樸﹐中鋒線條直接寫出的松針﹐充滿質感﹑力感和節奏感﹐具有書法線條的屬性﹐雙鶴則以柔美的淡墨線條中鋒雙勾出輪廓﹐用挺勁的濃墨線條畫出鶴嘴的角質感﹐堅韌而犀利﹐大塊濃墨側鋒撇出鶴尾﹐烘托出畫面﹐生動而灑脫﹐更為精彩是鶴的腿爪﹐中鋒淡墨直寫腿杆至爪部時運筆提按頓挫﹐爪部筋骨收放有度﹑結構分明﹐最後用濃墨點出的鱗甲層次﹐表現出爪部富有彈性的力量感。整幅畫面筆法多變﹑妙趣橫生﹐但畫家巧妙的統一﹐致使畫面充滿著中國水墨的意蘊和靈氣。

  王夢白先生家境貧寒﹐少年出外謀生﹐青年時代漂泊京城﹐其畫藝在當時的京城鶴立雞群﹐但其性格剛正﹑落拓不羈﹐年未不惑﹐卻若長髯仙翁﹐恨惡為仇﹐每遇伎倆者﹐君必盡意而罵﹐罵而不足﹐必攘臂伸拳﹐如欲噬之而後快﹐愛之者稱他是“畸於人者侔于天”﹐罵過比他年長的齊白石﹐拒絕過徐悲鴻索畫﹐又罵壽余紹宋﹐得罪的人很多﹐不重錢財﹑不畏權貴﹐最後窮困潦倒﹐卻因為內心鬱結而得重病去世。他的一生正如青松一樣﹐破士之初﹐難免雪壓風欺﹐才子不遇﹑英雄落難。但他的內心如鶴一樣﹐散發著瀟灑出塵的飄逸情懷。

  (作者為恭王府博物館畫家)

[責任編輯:郝魁府]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