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張大千三十歲自畫像

2017-11-21 15:49 來源﹕中國文化報 
2017-11-21 15:49:51來源﹕中國文化報作者﹕責任編輯﹕郝魁府

張大千三十歲自畫像

三十自畫像(國畫) 1929年 張大千

  萬君超

  張大千一生畫過近百幅自畫像﹐這些自畫像從他二十九歲起至八十多歲﹐它們組成了一部獨一無二的張大千“自傳”﹐也是後人研究他生平的一份重要的文獻史料。而他於一九二九年(己巳)三十歲所畫的《己巳自寫小像》﹐無疑是其中最為重要﹑最具有文獻價值﹐也是存世最早的自畫像之一。該小像紙本設色(185×97厘米)﹐蒼松之下畫張大千半身像﹐不論是人物﹑松樹松葉﹑長袍衣褶等﹐均有較為明顯的石濤畫風。右下題“大千己巳自寫小像”﹐下鈐兩枚白文方印“張季爰印”和“大千”。應該作于上海大風堂。圖上及邊綾四周先後有曾熙﹑陳三立﹑楊度﹑曾重伯﹑趙熙﹑朱孝臧﹑方地山﹑林思進﹑井土經重(題詠兩次)﹑譚延闿﹑譚澤闿﹑魏紹殷﹑黃賓虹﹑諸宗元﹑葉恭綽﹑謝無量﹑汪律本﹑王禮培﹑向迪琮﹑樓辛壺﹑符鐵年﹑吳湖帆﹑鄭午昌﹑溥心畬﹑溥叔明﹑羅長銘﹑陳方﹑曾克耑﹑馬宗霍﹑鄭曼青﹑謝玉岑﹑謝稚柳﹐共計三十二人的三十三段題詠。在三十二家題詠中﹐有署年最早為一九二九年﹐最晚為一九五二年﹐前後跨度二十餘年。

  因為張大千出生於一八九九年五月十日(農曆四月初一)﹐所以有研究者將畫此小像的月份定為一九二九年五月。但根據曾熙(己巳二月)﹑楊度(己巳春)﹑魏紹殷(己巳花朝)等人題詠可知﹐此《己巳自寫小像》應該作于農曆二月(即公曆三月十一日至四月九日)。也是張大千為了紀念自己“三十而立”的一幅自畫像﹐他當時或許有將之視為“傳家”之想﹐而且還參加一九二九年四月在上海舉辦的教育部第一次全國美術展覽會。同年﹐上海文藝出版部出版的由張大千﹑汪亞塵編《全國美術展覽會精品‧中西畫集》﹐每位參加美展的中西畫家祗能選印一幅作品﹐張大千《己巳自寫小像》刊印在畫集中。一九二九年七月﹐張大千偕夫人及友人俞劍華﹑弟子胡若思到日本遊歷並擬舉辦畫展﹔一九三一年四月﹐張善孖﹑張大千赴日本參觀中國元明清古畫展﹐張大千均攜此小像東渡日本。日本友人井土經重先後在小像上題七絕詩二首。也由此可以想象﹐張大千極為看重此《己巳自寫小像》。

  張大千當年在畫《己巳自寫小像》時是否曾畫過類似的作品﹐或者是否有石濤類似的畫作作為參考﹖臺北故宮博物院藏石濤《自寫種松圖》卷﹐畫石濤坐于磐石蒼松之下。雖然有研究者認為此畫卷中石濤小像及僮子與猿猴並非石濤所畫﹐但松石等應是其手筆﹐此圖或是合作至畫。張大千在跋自藏清人朱鶴年節臨本《自寫種松圖》中有雲﹕“石師原本在羅志希(即羅家倫)先生處。”但張大千早年是否見過此卷石濤原作或影印本﹐則難以確認。

  另外﹐台灣歷史博物館收藏一件石濤(款)水墨紙本《松下高士圖》軸(345.4×134.1厘米)﹐圖中四棵鬱鬱蔥蔥蒼松之下﹐一半身高士持竹杖行吟在縹緲的雲靄嵐氣之中。圖左下行書題詩及跋﹕“嵐氣盡成雲﹐松濤半似雨。石徑野人歸﹐步步隨雲起。狂來發長嘯﹐聲聞擬千里。達者自心知﹐拂袖從誰語。清湘陳人濟山僧游山寫此極快。”款下鈐“膏盲子濟”“讚半世孫阿長”“大滌子”“搜盡奇峰打草稿”“靖江後人”諸印﹐圖右下角鈐有“問清曾藏”和“崇水陳氏書畫印”二方鑒藏印。此圖今已被斷定為是張大千三十歲左右偽贗石濤之作。有研究者認為﹕張大千早年山水畫由清初四僧畫風入手﹐其中尤以石濤與他一生藝術創作有著密不可分之關係。這幅畫作以文人水墨風格的技法完成﹐或許是張大千一生中仿製石濤畫作最大一幅。此畫應是張大千三十餘歲時所作﹐筆墨技法流暢高妙﹐完全是一副石濤的面目。加上落款的書法與用印幾可亂真﹐乃知所謂“認識石濤須通過大千”實非虛語。張大千同鄉﹑辛亥革命元老楊庶堪(字滄白)跋張大千一九二八年所作《臨石濤山水圖》卷中亦雲﹕“大千畫法師石濤﹐具體而微﹐當世好事者頗眩惑焉。雅聞今時鑒賞石濤畫﹐輒相警以得非張大千作耶﹖雖倭國人士亦然。然賤近之心﹐夷夏同病﹐大千遂不得不偶出狡獪以玩弄一世之人。廬山真面﹐若此卷者反難觀之﹐然則贗石濤何如真大千﹖”

  張大千在三十歲左右時﹐對自己摹學﹑臨仿及偽贗石濤作品﹐是有相當自信的﹐他無意或刻意之中儼然是“石濤再世”或“石濤復生”。曾熙在張大千《臨石濤山水手卷》題跋中亦有雲﹕“季爰寫石濤﹐能攝石濤之魂魄至腕下﹐其才不在石濤下。他年所進﹐尚不知如何耳。”所以張大千在《己巳自寫小像》中﹐運用石濤的筆墨將自己塑造成“今之石濤”的形象﹐也就可以理解了。它無疑是張大千一幅流動的宣傳海報或招貼畫。張大千晚年的英文秘書馮幼衡在《形象之外﹕張大千的藝術與生活》一書中評論此小像﹕“畫中的人蓋著黑漆漆的一臉絡腮鬍﹐兩眼圓黑﹑定定地凝視前方﹐其中有多少自信的神采﹐又有多少意氣的昂揚。”一九六八年﹐張目寒﹑高嶺梅為慶賀張大千七十壽辰﹐特地在香港印製刊行《大千己巳自寫小像》冊。

  一九三六年南京“張大千畫展”﹐一九五五年日本東京“張大千書畫展”﹐一九七二年美國舊金山狄昂博物館“張大千四十年回顧展”等﹐《己巳自寫小像》均作為重要展品展示在顯著位置。一九七七年定居臺北外雙溪之後﹐此自畫像又掛在摩耶精舍畫室中央最為醒目之處﹐成為“鎮宅之寶”之一。《己巳自寫小像》至少在二十餘種張大千畫集中刊印過﹐也是張大千一生中最為著名的一幅自畫像。

  張大千流傳于世的那些自畫像﹐是他的一份人生記錄﹐其中記載著許多有價值的信息。如就自畫像的意義和功能而言﹐他與十七世紀荷蘭繪畫大師倫勃朗頗為相似。張大千的自畫像是他在某一特定環境或境遇之中﹐一種情緒和情感的表達﹐一種自我人格與身份的認同。

  (作者為書畫鑒賞家)

[責任編輯:郝魁府]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