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現代書畫領風騷 當代繪畫強勢崛起

2018-01-31 16:30 來源﹕收藏快報 
2018-01-31 16:30:59來源﹕收藏快報作者﹕責任編輯﹕李超

  齊白石《山水十二條屏》

  2011年以來﹐中國藝術品市場從巔峰滑落至今﹐市場都在翹首期盼“復甦”。偶爾出現的天價標的﹐偶然閃現的經典藝術品﹐仿佛讓人們以為﹐市場再一次勃興為時不遠。但並不精彩的總成交業績﹐又將人們拉回現實﹐冷靜對待尚未熱起來的市場大環境。即便被賦予諸多投資屬性﹐即便市場價格高低起伏﹐但經典藝術品永遠都難以掩蓋其光芒﹐低端藝術品總會露出馬腳。所以藝術市場的真正復興﹐必然伴隨著藝術創作的高潮﹐藝術審美需求的增長以及藝術價值的重新認知。

  作為中國藝術品市場中佔比最重的書畫市場而言﹐一些趨勢逐漸顯現﹕近現代書畫依舊佔據重要地位﹐當代繪畫份額逐漸凸顯。市場價格是藝術價值的動態表現﹐不會完全脫離藝術獨立存在。總體消沉而局部閃亮的市場格局中﹐或許是市場向藝術價值的真實回歸。

  獨佔鰲頭的近現代書畫

  長期以來﹐近現代書畫一直佔據國內藝術品市場的重要地位﹐2017年﹐不論在成交數量﹑成交價格﹑市場影響還是單幅作品成交價方面﹐這些作品都是市場主力。齊白石﹑黃賓虹﹑吳昌碩﹑傅抱石等名家作品輪流上演拍賣大戲。其中﹐以9.32億元成交的齊白石《山水十二條屏》﹑以3.45億元成交的黃賓虹《黃山湯口》﹑以2.09億元成交的吳昌碩《花卉十二屏》以及以1.87億元成交的傅抱石《茅山雄姿》都無不以自身實力﹐鞏固著近現代書畫不可撼動的地位。

  之所以近現代書畫能夠擁有如此堅實的市場地位﹐既有“去古未舊”的時間優勢﹐又有著數量龐大的市場存量﹐但更與其自身所固有的藝術特性分不開。以吳昌碩花卉十二條屏為例﹐就足見近現代藝術家在詩書畫印各個藝術門類的精深造詣與深度融合﹐成就了其他時期藝術家和作品難以企及的高度。

  吳昌碩是“後海派”的代表畫家﹐詩書畫印全才。繪畫藝術上﹐他充當著金石大寫意花鳥風領袖人物的角色。在篆刻領域﹐吳昌碩開“吳派”印風;書法上﹐他以石鼓文為基礎創新﹐並以石鼓筆法作行草;吳昌碩的詩文古趣﹐能搭配其書畫篆刻﹐直抒胸臆﹐尤以題畫詩為勝。從而樹立了“詩書畫印”結合﹐創立了文人綜合藝術標準﹐影響海內外至今。花卉十二屏完成於吳昌碩七十二三歲之間﹐是其最富於創造力的時期﹐十二屏皆有長題﹐其中有十一幅有題詩﹐作品中匯集了吳昌碩全方位的藝術成果﹐其藝術價值不言而喻。

  當代繪畫崛起

  在中國藝術品市場中﹐近現代繪畫的身影后﹐當代藝術品也正以旺盛活力逐漸顯露出強大市場潛力。不僅一些重要作品成交價格可以與近現代名作抗衡﹐整體作品數量也正呈現增長態勢。豐富了繪畫這一門類的藝術品數量﹐出現更多作品供投資者選擇。

  亮相于北京保利十二周年秋季拍賣會的崔如琢指墨山水十二條屏鏡心﹐就創作于2017年﹐經多輪競價﹐最終以2.41億元成交。其2010年作品《秋煙漠漠雨蒙蒙》亮相于保利香港2017年春季拍賣會﹐以1.26億元成交﹐2016年作品《萬里平鋪雪滿天》在北京保利十二周年春季拍賣會上以1.38億元成交。

  值得回憶的是﹐從2013年之後﹐香港保利連續五年九次推出崔如琢書畫精品專場拍賣會﹐總成交額達25.97億港幣﹐其中八件作品過億元港幣成交﹐成為中國藝術品的里程碑事件。

  如同近現代名家作品一樣﹐崔氏作品的市場價值也源自其作品的藝術內涵。崔如琢自幼留戀丹青﹐少年時經常臨摹故宮藏畫﹐廢寢忘食﹐夜以繼日。在創作實踐中﹐崔如琢繼石濤﹑潘天壽之後﹐以手指作畫筆﹐開創指墨書法先河。季羨林在觀看崔如琢畫冊後曾說﹕大氣磅礡﹐氣勢恢宏﹐有中國氣象﹐認為崔如琢的指墨山水﹐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開創了中國畫的新時代。

  因此﹐即便有拍賣公司集中力量經營崔如琢的作品﹐也是順應其作品藝術內涵與市場需求導向的真實反映。

  當代中國畫的崛起之時﹐中國油畫的市場地位也在進一步凸顯﹐使其逐漸成為市場一極﹐吸引著投資者目光。

  曾梵志1996年作品《面具系列1996 No. 6》在2017年藝術拍賣中放出光彩。曾梵志是國際藝壇備受關注的中國當代藝術家﹐隨著其作品相繼在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與盧浮宮展出﹐代表曾梵志的藝術創作受到西方最高藝術殿堂認同﹐標示了中國當代藝術經過30年急起直追﹐與西方藝術並駕齊驅。趙無極1964年作品《29.09.64》﹑《29.01.64》以及陳丹青多幅作品﹐都在2017年藝術市場中大放異彩。標誌著中國油畫受眾逐漸增加﹐相關作品開始在市場中與傳統中國書畫分庭抗禮。

  盛況掩映下的哀傷

  2017年﹐各大拍行的拍賣活動都要晚於往年﹐將要走到尾聲之際﹐各大拍場“捷報”頻傳。成交量不斷刷新﹐是否意味著藝術市場的全面復甦在拍賣公司慶祝“大麥”﹐歡呼“白手套”之時﹐一些人並不認為如此。

  收藏家嚴陸根通過媒體表示﹐造成2017年秋拍市場火爆的原因是﹕好長時間沒有好東西﹐這一次秋拍有了很多好東西﹐引起藏家紛紛入手;規避貨幣風險是投資人進入藝術市場的重要因素;年底資金回籠﹐投機投資找不到新空間﹐所以藝術品成了很多投資人的重大投資趨向。

  2017年藝術市場中﹐單件作品成交金額搶眼﹐但掩蓋不住其身後中﹑低價位作品的成交量和成交價格並沒有太多起色。甚至有人直言“明顯是頂級藝術品的狂歡”“祗是看上去回暖”。

  在一個健康的藝術品市場中﹐既需要偶爾出現高價格優質作品成交﹐更需要大量的中低價位作品呈現活躍的交易活動﹐在投資者之間自由流轉。如果僅有少量作品活躍﹐而大多數並不景氣﹐我們就不能武斷地評價為市場復甦﹐也正是整體成交的低落﹐才更凸顯了少數藝術精品的交易價格。

  從依舊堅挺的近現代名家作品和正在崛起的當代重要畫家作品中﹐我們能夠強烈感受到﹐市場價格的堅挺﹐得益於藝術價值的彰顯。輕藝術而重市場﹐是前些年市場火爆時造成的浮躁反映﹐這些現象透支了藝術品應有的價值量﹐使得當下眾多藝術品復甦乏力。

  在成熟的藝術市場中﹐藝術家制定潤格﹐接受正常的經濟利益外﹐應潛心創作﹐把銷售交給市場。曾經一些年﹐有些藝術家上陣賣畫﹐為市場交易作畫﹐創作大量應酬之作﹐造成了價格與藝術價值倒掛。鑒於此﹐當下除了偶爾一些“救市”大作外﹐藏家既不願意在此刻將珍藏出手﹐買家也不願再次冒險入市。藝術市場需要深度覺醒才能健康平穩運行。

  如同達‧芬奇《救世主》一樣﹐真正驚人的成交價格﹐凝結著藝術家數十年的心血﹐凝結著創作時迸發的靈感﹐更凝結著數個世紀的時間流轉。價格讓市場和時間去衡量﹐沒有思想﹑缺乏藝術價值﹑通過簡單複製製造出的“流水線”作品﹐終將被覺醒的市場淘汰。

[責任編輯:李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