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畫頻道> 藝評> 正文

楹聯的審美趣味

2018-02-14 07:01 來源﹕美術報 
2018-02-14 07:01:18來源﹕美術報作者﹕責任編輯﹕李超

  “千門萬戶瞳瞳日﹐總把新桃換舊符”﹐北宋著名文學家王安石的《元日》詩就記載了貼春聯的民俗。相傳可遠溯到軒轅黃帝。

  對聯﹐又稱“對子”﹑“楹聯”﹑“楹帖”﹑或稱“聯語”﹐以上下兩聯相對而得名。在桃符上題寫對偶聯語﹐據宋人筆記上記載﹐始於五代後蜀。“新年納餘慶﹐嘉節號長春”一聯被認為是我國最早一副春聯。春節題寫吉語貼在柱上﹑門上稱為春帖﹐也就是今天的春聯。宋時已有人把聯語刻鏤在建築物的楹柱上﹐從而有了“楹聯”之稱。

  楹聯書法是一種藝術現象﹐它與建築意象空間相互映襯。楹聯的萌生和發展有著悠久的歷史﹐從唐末起步﹐到宋代發展完備﹐直至明清發展到鼎盛時期﹐湧現出了一大批楹聯書法家﹐如鄭板橋﹑袁枚﹑紀曉嵐﹑翁方綱﹑鄧石如﹑阮元﹑何紹基﹑俞椒等。楹聯發展的漫長過程不僅包含了其外觀形制上的變化﹐更重要的是其所蘊含的文化思想情感也逐漸發生著改變﹐楹聯書法的形式和面貌在伴隨著其藝術性和實用性的雙重變革中表現出了多元化的趨勢。

  楹聯書法的審美觀照主要從以下三個維度展開。

  打通書體與楹聯文體的關聯

  楹聯欣賞是比較複雜的思維活動﹐雖有規律可循﹐但在欣賞過程中﹐感性認識和理性認識是相互作用的。楹聯書法的書體受限於楹聯客觀的文體﹐審美關照的前提是對創作客體進行詳細的甄別和分類。

  楹聯的文體類別十分豐富﹐從所處客觀環境來看主要包括園林名勝﹑廟宇﹑商舖﹑祠堂和尋常百姓人家等。按照楹聯書法的功能用途又可以分為春聯﹑喜聯﹑壽聯﹑挽聯﹑裝飾聯﹑行業聯﹑交際聯等。從書寫內容的多樣性來看有民間風俗﹑行業廣告﹑居室題飾﹑園林裝點﹑作品展覽﹑寫景狀物﹑寄意抒懷﹑述志自警﹑勵志勸勉﹑歌頌弔挽﹑奇巧妙對等。楹聯書體本身就有其審美主導性﹐篆書線條勻稱﹐蜿蜒變化而婉約通達﹐裝飾性較強﹔隸書用筆飄逸精密﹐古意盎然﹐有穩重樸實之感﹔楷書則轉折分明﹐端莊大方﹐在建築楹聯中比比皆是﹔行書則流暢瀟灑﹐活潑多姿﹐多用於輕鬆愉快的建築空間﹔草書筆走龍蛇﹐縱橫捭闔﹐近于符號抽象﹐雖識讀性不強﹐但能加強藝術的濃郁氣息。

  楹聯的書體也有具體要求和科學選擇﹐在皇宮﹑佛殿﹑道觀﹑祠堂﹑廟宇﹑牌坊﹑衙署以及廳堂等一般用莊重的書體﹐以楷﹑篆﹑隸為主。在風景名勝的樓閣亭臺﹑園林等處﹐楹聯書體相對自由﹐行﹑草書等使用較多﹐更偏重書法藝術的豐富變化。楹聯書法的審美觀照應結合楹聯文本的類別和特性來展開﹐確定字體與文體類別的對應關係﹐內含楹聯聯語之意﹐外彰書寫逸美之狀﹐書者陶然興會以酬應贈答﹐觀者耐人追尋而雅懸齋壁。

  形式表達與內容的意韻契合

  楹聯書法審美的形式表達須體現楹聯文本的傳播功能。楹聯有文化傳承﹑道德教化﹑文藝審美﹑愉悅性情﹑記事寫史﹑說明揭示和渲染氛圍等功能。楹聯藉助於書法的形式表達﹐將自身的功能更好地發揮。

  楹聯書法審美的形式表達要緊扣楹聯內容的效用主題。楹聯書法審美的形式表達強調“意在筆先”﹐構思和立意講究主題化﹐採用“因聯造景”的方式展開﹐創作主體根據聯句的思想感情加以融揉和寄託﹐注重意韻美感的塑造﹐緊扣點題立意﹑詠史懷古﹑情景交融﹑托物言志﹑借景喻理﹑擴展空間﹑裝飾建築和宣傳介紹的多重效用。

  楹聯書法審美的形式表達要彰顯楹聯處所的思想內涵。楹聯書法的審美活動首先是從形象感受開始﹐其形式表達要根據楹聯處所的不同因地制宜地展開。例如民居楹聯書法所表達的思想主要是勤儉持家﹑勵志讀書﹑修身養性﹑謙恭謹慎﹔佛寺楹聯書法所闡釋的思想則是闡釋佛理﹑弘揚佛法﹑描寫佛寺﹔道觀楹聯書法所宣揚的思想多為宣揚教義﹑稱頌上仙﹑記述教史﹔而祠廟楹聯書法所傳達的思想卻是敬畏自然神祇﹑崇拜先賢名士﹑追思祖先功德和體現忠孝思想﹔園林楹聯書法多抒發描寫風光和情景交融的思想情感﹔書院楹聯書法多以崇仰先賢先聖﹑融洽師生關係﹑強調躬行明德和樹立雄心壯志為主要的意韻追求。總之﹐楹聯書法審美的形式表達要與創作內容的意韻高度契合﹐還有賴於創作主體的長期積累和多次的良性催化。

  意境塑造結合物質載體

  楹聯書法是風景園林中人文情懷的物質載體﹐而風景園林是楹聯書法審美意境塑造的客觀環境。觀賞者置身其中的審美活動﹐除了“景”和“情”之外﹐還有“境”﹐這三者之間緊密關聯﹑相互影響。觸景而生情﹐情感經過沉澱和昇華之後進一步形成了意境。“意境”是客觀物象經過創作主體獨特的審美活動而創造出來的藝術形象﹐是主體與客體﹑心與物﹑意與境的有機統一﹐其本質就是物象與主體的情﹑意﹑理﹑趣﹑味相契合而形成的意識形態。情感和意境的觸發是因人﹑因時而異的﹐因地制宜的分析。楹聯書法審美意境的塑造可以依托借景﹑障景和虛景等意境創造手法﹐根據楹聯環境整體的秩序空間﹔結合楹聯幅式的視覺空間﹔創作楹聯書法的知覺空間。在書法形式的意境空間裡﹐創作主體可以充分地發揮詩意的想象﹐創作“不外于言亦不盡于言”的形象﹐做到“立境以盡意”。

  從環境學的角度來看﹐楹聯書法還要滿足觀者的心理﹑審美和倫理等多方面需求。要與環境相和諧﹐符合環境美學要求。要關照書體風格和建築物風格的對應和諧關係。蘇州怡園山上的六角亭﹐有祝允明書寫的行書楹聯“竹月漫當局﹐松風時在弦”﹐園林建築因為考慮到了書法風格和文辭內容以及整體環境的統一和諧﹑相互生發﹐遊人觸目所及﹐備感清秀可人﹑氣爽神清。楹聯書法在鐫刻後﹐還要輔以施染和貼金裝飾。如黑漆底色搭配金字﹑棕色柱子鐫刻石綠字等﹐從視覺美學的角度來看﹐就要考慮到建築物色相﹑明度等方面對比的觀賞效果﹐力求高雅而端莊。

[責任編輯:李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