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八百年前的 “杭漂”日記

八百年前的 “杭漂”日記

2018-02-22 10:34來源﹕人民網

郭畀 雪竹圖(局部)

  郭畀 雪竹圖(局部)

  “廿二日四更到杭州城外﹐霜月滿天﹐寒氣逼人﹐候北關門﹐接待寺鐘響﹐換舟入城”。800年前深秋的某個早晨﹐一位前來謀取升職的鎮江文人用這樣一句話開始了他“蓄謀已久”的杭州之行。

  初客杭城謀求仕

  施水坊橋寓居客

  曙光剛剛刷亮江浙行省官署前睡意朦朧的石獅﹐他已來到這權欲橫流的元廷江南行政中樞﹐在禮部﹑照磨所﹑儒學提舉司等辦事衙門作穿梭般的拜訪謁造﹐包括會見親戚﹑同鄉﹑舊友﹑上司﹐分贈土產﹐遞交推薦信和個人求職申請﹐並盡可能爭取打聽到更多的內幕消息。這位時年28歲的年輕男人身體羸弱﹐目光明亮﹐生有一雙女人般的小手和一部美髯。當天晚些時候他下榻於城中位於清河坊附近的施水坊橋梳頭沈待詔之樓﹐與一位同樣來杭謀職的金壇人尹子源正好同寓。由於內心為即將實現的職業理想所激動﹐加上考慮到在杭期間官場應酬所必不可少﹐當房主人具酒為之洗塵時﹐他輕易甚至不無欣然地破除了禁絕已久的酒戒。夜深以後﹐他在床前一隻內置便桶的矮櫃上秉燭寫日記。由於一天應酬下來實在太累﹐只勉強記了100來字就草草上床安歇。

  此前20余天﹐他一直在為這次對他來說至關重要的行程作準備──從經濟學和關係學兩個方面。其間又有一半時間用於旅途﹐一半時間在家鄉鎮江精心謀劃。“為甘露寺本無傳長老鈔經﹐客有惠杭州潘又新筆者﹐書小楷數千而不伐﹐可愛可愛”。“同白無咎到太平寺觀壁上畫﹐水中作一筆﹐繞之不斷。立視久之﹐若洶湧生動之意﹐奇筆也”。沒有人相信出現在日記開頭部分的這種羽扇綸巾式的風雅﹐竟然祗是一篇重彩濃墨的世俗文章的一部分。事實上正是這位甘露寺裡贈筆的客人為他帶來了約定中的有關杭州的最新消息。而後者白無咎的父親白珽曾任位高權重的江浙儒學副提舉一職﹐對白拜訪的本意說穿了不過為求得一通薦書。所恨事有不偕﹐“值出江陰未回﹐乃子無咎﹑無華留飲”。

  接下來他急急趕去蘇州﹐那裡居住著另一位剛致仕的江浙儒學副提舉詩人龔璛。當晚他在龔家“留宿具晚飯﹐飯已﹐留燈夜話﹐是夕多蚊。”這樣的悠閑與愜意是否意味著事情已經有了眉目﹖答案應該是肯定的。在隨後幾天的日記中﹐我們將看到這封薦書已經順利到達了主管部門的官員手裡﹕“省西見張菊存下龔子敬書”。

  杭州施水坊橋開小旅館的剃頭匠沈六郎應該為自己無意中接待了這樣一位客人感到榮幸。這位談吐風雅的旅客名叫郭畀﹐字天錫﹐號雲山﹐是當時卓有名聲的一位詩人兼書畫家。他選擇這裡下榻僅僅因為地理上的便利──就在他前來幹事的江浙行省官署附近。在公元1308年的這個多雨的秋季﹐他的全部夢想就是為了把自己從一個鎮江儒學學錄的現職弄成學正。(相當於從現在的市教育局教育科科長陞為副局長)而手頭的薦書以及眾多朋友的精心謀劃使他覺得有足夠的理由對此充滿信心。至於偶然的雪泥鴻爪﹐使得這裡日後竟成為杭州的一處名勝﹐甚至連郭本人也從未想到過。

  除了幹事所需﹐其餘時間全被他用在了憑弔故國山水和會見朋友。他差不多訪遍了杭州的寺院與道觀。將日間諸事如實記于當晚的日記﹐是他多年來養成的一個良好習慣。因此﹐為後世杭州人所大大看重的“金鐘白塔”一事﹐在當天的日記中也不過是極為普通的個人文字功課。

  “晚登臨吳山﹐下視杭城﹐煙瓦鱗鱗﹐莫辨處所。左顧西湖﹐右俯浙江﹐望故宮蒼莽﹐獨見白塔屹立耳。”

  “……次游萬壽尊勝塔寺﹐亦楊其姓名者所建。正殿佛皆西番形像﹐赤體侍立﹐雖用金裝﹐無自然意。門立四青石柱﹐鐫鑿盤龍甚精緻﹐上猶有前朝銅鐘一口﹐上鑄淳熙改元﹐曾覿篆字銘在﹐皆故物也。”

  信手拈來的片羽只鱗﹐在同時或後代涉及杭州的文獻中一向未見記載﹐其珍貴程度當可想像。由此也可見一個作家在生活中敏銳地保持自己的觀察並將它如實記錄下來﹐無論對於歷史還是個人﹐都是多麼的重要。

  郭畀日記知者稀

  杭城名士讚真跡

  郭畀日記的全稱為四卷本的《郭天錫日記》﹐歷來知者幾稀。這裡需要感謝的一個人物是杭州名士厲樊榭﹐當時他偕一位朋友江硯南在揚州旅行講學──作為富甲海內的淮上巨賈程松門的座上賓。在一次例行的豪宴臨近尾聲時﹐令人興奮的事情發生了﹐“松門兄子岷東出觀所藏元京口郭天錫先生日記真跡﹐共四冊﹐行楷精妙﹐奕奕有神。中有至大戊申客杭一冊。時酒邊醉眼觀之﹐不甚記憶。後十餘日﹐耿耿于胸……即往言之岷東﹐岷東殊不秘也。攜至予寓舍﹐呼燈捉筆﹐寫成草本﹐略汰其無系武林典要者……。先生去今三百餘年﹐偶然攢筆﹐完好無恙﹐而適遇予兩人皆杭人﹐鈔而傳之﹐似乎有待者。”

  然而厲鶚在幹下一件好事的同時也干下了一件壞事﹐那就是他將日記中被認為有損郭形象的文字和細節大都刪去。那些文字和細節真實記錄了元代一個外省低級官員為謀取升職如何在省城四處活動﹐包括請讬﹐求薦﹐修改履歷﹐打通關節﹐甚至還包括索賄和行賄。在我看來正是這些生動﹑觸目驚心的所謂“無系武林典要者”﹐才構成了這部作品的特色和文學意義上的真正價值。這個刪節本後來被出版家鮑廷博刻入了他那著名的《知不足齋叢書》﹐書名《客杭日記》大約也為厲鶚所起。我們可以想象﹐如果不是後來八千卷樓的錢塘丁氏兄弟又從塘棲勞氏處購得真跡﹐將所有刪節一概補齊﹐並刻入《武林掌故叢書》﹐這對今天那些元代文化與吏治的研究者來說該是多麼殘酷的打擊。

  《客杭日記》後世推崇者甚多﹐其中杭州人又要明顯超過鎮江人──出於對客人由衷讚美自己家鄉的敬意。但由於生性慵懶以及對佛學的過於沉溺﹐似妨礙了作者後來文學上更大的發展。直至逝世之時﹐他留給文壇的全部遺產除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這冊日記外﹐僅祗有《元詩選》裡真假難辨的十幾首短詩(其中大半甚至還混入了元代另一畫家郭天錫的作品)。他晚年時對茶道情有獨鍾﹐這方面的志同道合者是小他20歲的畫家倪瓚。當時倪尚未去笠澤歸隱﹐他們每年總有一段時間在一起汲泉滌盞﹐談詩論文。後者曾為此寫過一首追憶體的短詩﹐詩中的郭瀟散﹐放浪﹐身若閑雲野鶴。是一個與《客杭日記》的作者形象迥異的人。一個天性淡泊的人。一個儒雅﹐天真﹐不知世事為何物的人。面對兩個仿佛來自不同世界的郭畀﹐我們到底應該相信哪一個呢﹖

  郭畀1281年生於鎮江﹐自小即飽讀詩書。在他少年時期﹐父親郭景星一直擔任當地淮海書院的山長﹐這個職務相當於今天一座中等城市的大學校長。青年時代由於父蔭以及機遇﹐他曾在外省的地方教育機構短暫任職。後來又極富傳奇色彩地在浙江的青田縣擔任稅務巡檢﹐從而對官僚機構的腐敗以及民生疾苦有著一定程度的瞭解。那時候他已是有相當影響的書畫家了。那枝被倪瓚譽為“毫端五色霞”的靈秀之筆在批改作業﹑抄呈公文的同時﹐也為他在江南的達官士子中贏來了不薄的名聲。18個月以後﹐他又突然回到家鄉鎮江擔任儒學學錄﹐並於上年即元大德11年匆匆去京參加教育官員的全國統考。一切似乎都按計劃順利進行著﹐直至我們在文章開頭處看到過的那個早晨﹐他背著一隻裝滿土產和名貴書畫的行囊﹐胸有成竹﹐來到杭州。  《客杭日記》使他成為同時代人中現實主義文學的典範﹐40多天的逗留和六千餘字的篇幅﹐記錄了100多個人物的言行風貌和差不多同樣數目的寺廟道觀﹐以及街道﹐山水﹐服飾﹐古跡﹐飲食﹐氣象﹔以及省中的制度﹐官場的禮節﹐公文的格式﹐上官的威儀﹔以及怎樣打點﹐怎樣運作﹐怎樣晚間摸到主管官員家裡去“付後司所用”﹔怎樣為應付辦事衙門勒索上親戚家借錢……

  仕途多舛饌山水

  懷揣夢梁沮喪無

  郭畀客杭期間另一件事情就是不停地為人作畫和寫字﹐這也佔據了日記中相當的筆墨。早在20歲以前﹐他的書畫已盡得小米(米友仁﹐宋代大畫家米芾之子﹐曾客寓鎮江多年)的精髓。而另一位老師高彥敬(字房山﹐元初書畫大家。與趙孟頫齊名)也是當時名滿天下的人物。從到杭的第三天“北村具酒午面﹐凂書數紙”起﹐到離杭前為一個偶然相識的閑官宋春卿的四幅山水題詩﹐出現在這張求請者名單上的人物竟有20餘人。其中有的是前輩高人﹐有的本身就是書壇聖手。他的熱情與謙卑使他對此採取來者不拒的態度﹐並盡可能做到隨求隨寫﹐當場打發。唯一的一次例外是自己的舅舅﹐“方仲明寄紙求書畫﹐因情緒不佳﹐更遲一二日下筆”。我們注意到﹐這一天的日期是10月21日﹐剛巧是他到達杭州的一個月後。

  飲饌也成為日記裡的一項主要內容。作為一個俸入廉薄的低職文官和出門在外者﹐況且還帶著一個書僮王二。如何經濟﹐方便﹐又盡可能不失體面地對付每天的吃飯問題﹐看來也是令他頗費腦筋的事情。一個常見格式是三杯薄酒一碗麵條﹐但這通常發生在他與朋友之間相互宴請的時候。平時在旅館裡吃些什麼雖無記載﹐但我們不難想像那種以果腹為目的的所謂吃飯。作為難得的奢侈﹐有時候為解嘴饞﹐他也會上飯館去吃一碗自己愛吃的片兒川或素雞湯麵﹐所費約在50文左右。當然﹐以今天杭州家庭主婦的眼光來看﹐郭畀客杭期間飲食方面勉強上得了臺面的大約祗有四次。一次是9月30日“路遇胡石塘主簿﹐煎魚沽酒”。一次是此後不久﹐“同尹子源見儲叔儀﹐留小酌。次同叔儀到子源寓樓﹐開樽薦亥首”。另一次作東的主人也是此人﹐“尹子源請薦海蜇﹐話至二鼓”。最後一次是他去拜訪一個擔任府判的鎮江人張雲心﹐“留坐﹐具午酌﹐薦糟蟹雞面”。

  平章知事獲調升

  諸吏送行廳無人

  類似這樣隨意而饒有興趣的記敘﹐通過偶然展露的一鱗半爪﹐令讀者得以略窺元代社會生活各個側面﹐我們這位野心勃勃的外省學官無意中扮演的是時代錄音師兼書記員的角色。整個客杭期間﹐他一邊遊山玩水﹐拜客送客﹐一邊每天到省中去督促事情的進展。一天上午他冒雨趕到儒學提舉司﹐發現“大雨中止有武老兀坐廳上﹐諸吏無來者”。幾天後的一次遭遇幾乎與此類同﹐整座政府大樓空空蕩蕩﹐原因是當時的平章知事(省長)別不花獲升調任﹐大小眾官都一窩蜂地趕去拍馬送行﹐以至無人辦公。還有一次的情景說來更為氣人﹐由於可能存在的打點的疏忽和不到位﹐主管官員當場給他吃了一個閉門羹﹐“到儒司﹐司官不出﹐獨吏輩兀坐司房而已”。郭在日記裡寫道。不得已﹐他祗好在一個朋友張竹村的陪同下﹐到附近一處書院看了一上午的詩牌﹐後又在仙村寺門口觀“一術士之女談星說命﹐若懸水然”﹐才略為消去心中的不快。

  由於上述挫折都集中發生在客杭的前期﹐雖然不無沮喪﹐卻絲毫也不影響郭對事情的結果仍然保持信心。像所有過於相信自己力量的年輕人一樣﹐他整天懷揣一卷《夢粱錄》﹐在這座城市裡東游西蕩。遊覽了西湖邊宋時舊稱楊駙馬宮﹐入元後修葺一新的開元宮﹐觀賞了玄同觀北斗殿壁上李息齋(著名畫家李衎)所畫的兩枝墨松﹐並經考證後認為北關門外塑有古觀音像的妙行寺即前人著作裡所記載的接待寺。他經常在一位年逾六旬的忘年交湯北村的陪同下去官巷喝茶。有時他上午還跟一幫朋友討論他的精神老師米友仁的畫技﹐隨後就獨自一人去某座寺廟欣賞佛畫消磨掉一整個下午。有一次他還去拜訪了一位性情怪異的前輩高人吾丘衍。此人終生不娶﹐住在城西一座破樓上潛心修道﹐幾年來不下樓梯半步。即使你是當朝的達官名宦前去禮賢下士﹐他也只送你到樓梯口為止。沒想到郭與他倒是一見莫逆。後者不僅與他討論了自己的新作《無稽集》﹐甚至還用那隻名氣很大的玉簫為他即興吹奏了幾闋古曲。

  僧道友人各行色

  鎩羽而歸玄同觀

  然後是他那些形形式式的僧道朋友﹐玄同觀的吳若遺﹐開元宮的王眉叟﹐妙行寺的伏維那﹑翠雲子以及來僧錄事柯以善。這些人的身份相當曖昧﹐既是宋室遺民﹐又是現職官員和世外高人。他還在一所道觀里多次與張景亮探討因果報應之說。此人是趙子昂的姐夫張師道的兒子﹐並即將出任吳江州判。當我們在20世紀90年代嘲笑一個和尚享受正處或副廳級待遇﹐沒有想到這種制度是源自于700年前的元代官場習氣。現在可以查明的是﹐吳若遺當時的官職是提點﹐王眉叟與伏維那也是提點﹐其餘兩人大約職位相當或略低。享受朝廷俸祿同時也笑納人間香火﹐使這些人的生活遠較一般同級官員要來得滋潤。如郭畀在杭期間所收受的唯一一件貴重禮品﹕一個魚面果盤﹐即由時任玄同觀主持的吳若遺所送。同時﹐作為當時的主要社交場所﹐寺廟道觀在客觀上發揮著現代社會的咖啡館與文藝沙龍的作用。政壇內幕﹐官場消息﹐名人隱私﹐生意供求﹐祗要你肯下功夫﹐在這裡你都能打探得到。考慮到郭來杭州的主要目的是謀求職務升遷﹐他對上述地點的頻頻造訪恐怕也不能說完全出自藝術與精神所需。

  他還在玄同觀的大殿上拜見了當時名望如日中天的趙孟頫。這已經是第三次了。前面兩次的拜訪時間是到杭後的第二天和第三天﹐但都因趙的原因未能如願。這位時任江浙儒學提舉﹐郭前來謀職的主管機構的最高行政長官的藝術大師向他打聽了北京的最新消息﹐當然是在得知郭年前剛去京城參加歲考以後。然而奇怪的是事情到此就沒有了下文﹐從而成為整部日記裡最令人感到可疑的部分。“湖上玄同觀見趙子昂﹐時郝左丞坐正席﹐子昂問都下事。”關於見面的情況到這裡就中斷了﹐並在以後的日記裡再也不見提起。當天下午他在西湖四周的寺廟亂逛﹐縱情山水之中。我們前面曾經提到過﹐當遇上意外和不如意的事情﹐郭一般都採取這種方式用於排遣心中的鬱悶與委屈。

  湖上玄同觀的會面過程中一定發生了什麼﹖儘管沒有更多的資料與事實來佐證﹐我對這一點仍然深信不疑。郭在杭州的活動最終以慘敗而告結束。

[責編﹕李超]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大洋一號”起航執行中國大洋52航次科考任務

  • 贛劇弋陽腔《還魂記•遊園驚夢》亮相百戲盛典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12月10日﹐南京部分高校的大學生代表來到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為遇難者名單牆上鐫刻的死難者名字添漆﹐寄託哀思。
2018-12-11 09:48
12月9日﹐部分新書在首發式會場陳列展示。當日﹐“不忘歷史 共鑄和平──2018年系列圖書首發式”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舉行﹐《和平之旅──東瀛友人口述史》《從城祭到國祭》《南京大屠殺史實展》等三大類﹑十多本新書共同首發。
2018-12-10 13:14
在記者與時間賽跑﹑搶救性拍攝記錄的同時﹐幸存者也在不斷離世﹐僅2018年初至今﹐已有20位幸存者相繼去世。記者經過梳理﹐將這些歷史的影像重新組合﹐表達悼念。新華社記者韓瑜慶﹑李響﹑季春鵬攝影報道
2018-12-10 13:13
12月9日﹐在亞美尼亞首都埃裡溫﹐尼科爾‧帕希尼揚(左)在投票站投票。亞美尼亞9日舉行新一屆議會選舉投票。這是今年10月尼科爾‧帕希尼揚宣佈辭去總理職務﹑議會自動解散後﹐亞美尼亞提前舉行的議會選舉。
2018-12-10 13:12
巴蒙王國是喀麥隆西部一支傳統部族﹐擁有600多年歷史。古恩社團代表用巴蒙語陳述國王過去兩年來的功績與失誤﹐隨後法官宣佈﹐國王可保留王位﹐但須記過3次。古恩社團代表用巴蒙語陳述國王過去兩年來的功績與失誤﹐隨後法官宣佈﹐國王可保留王位﹐但須記過3次。
2018-12-10 13:11
伍秀英﹐1933年5月25日出生。1937年﹐日軍進攻上海時﹐伍秀英參軍的哥哥隨著部隊前往上海﹐再也沒有音訊。1937年12月﹐日本兵攻進南京城﹐燒殺搶掠﹐伍秀英一家跑到南京五臺山一處難民營避難﹐家裡的房子被炸毀。
2018-12-10 12:45
12月9日﹐救援人員山體滑坡現場搜救。當日下午﹐四川敘永縣分水鎮一山體發生滑坡﹐導致部分房屋垮塌。截至9日20時﹐已挖出5人﹐其中1人在送醫途中死亡﹐目前搶救工作仍在進行中。當日下午﹐四川敘永縣分水鎮一山體發生滑坡﹐導致部分房屋垮塌。
2018-12-10 12:43
拼版照片﹕上圖為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景洪城全貌(資料照片)﹔下圖為瀾滄江兩岸的景洪城一角(11月30日新華社記者江文耀使用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發  拼版照片﹕上圖為1994年景洪港動工建設的場景(資料照片)﹔下圖為景洪港及瀾滄江兩岸(11月30日新華社記者江文耀使用無人機拍攝)。
2018-12-10 12:43
12月7日至9日﹐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縣肇興﹑佳所等侗寨的侗族同胞身著節日盛裝﹐與賓朋歡聚一堂﹐通過盛裝巡游﹑鼓樓對歌﹑侗戲展演﹑舞龍﹑打年粑等特色民俗活動﹐歡度侗年。
2018-12-10 12:42
在內蒙古興安盟阿爾山市境內﹐牛群在“不凍河”中飲水(12月9日無人機拍攝)。在內蒙古興安盟阿爾山市境內﹐哈拉哈河有一段河段嚴冬從不封凍﹐被稱為“不凍河”。據地質專家考證﹐這裡集聚著豐富的地熱資源﹐流經此地的河流﹐在嚴冬零下40多攝氏度的氣溫下也不結冰。
2018-12-10 12:42
12月9日﹐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科威特埃米爾(國家元首)薩巴赫﹑卡塔爾外交國務大臣蘇爾坦﹑阿曼副首相法赫德﹑沙特國王薩勒曼﹑巴林國王哈馬德與阿聯酋副總統穆罕默德(從左至右)出席第39屆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海合會)首腦會議。
2018-12-10 12:41
近日寒潮襲來﹐宏村迎來入冬首場降雪﹐粉牆黛瓦的徽派古民居銀裝素裹﹐宛如一幅淡裝素雅的水墨畫。 新華社發(施亞磊 攝)  12月9日拍攝的安徽黃山黟縣宏村雪後美景(無人機拍攝)。
2018-12-10 12:41
12月9日﹐一夜大雪後﹐江西廬山瓊枝玉葉﹐粉妝玉砌﹐皓然一色。當日﹐罕見的瀑布雲從小天池俯沖而下﹐在峽谷之間奔湧激蕩﹐氣勢磅礡﹐蔚為壯觀﹐如夢如幻。王劍/文 李敏/攝  罕見的瀑布雲從小天池俯沖而下﹐在峽谷之間奔湧激蕩﹐氣勢磅礡﹐蔚為壯觀﹐如夢如幻。
2018-12-10 12:40
中國“彩虹魚”2018馬里亞納海溝海試與科考團隊首席科學家劉如龍在“沈括”號上工作(12月8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建松 攝  “彩虹魚”著陸器在近6000米深的西太平洋海底捕獲的鉤蝦(12月4日攝)。
2018-12-10 11:31
12月9日﹐一夜風雪過後﹐杭州西湖的楊公堤上銀裝素裹﹐景色格外宜人。湖邊的古建築﹐搭配上雪景﹐讓人仿佛置身仙境。
2018-12-10 11:31
12月9日﹐模特在展示意大利時裝設計師Giovanni Clemente的時裝作品。12月6日至10日﹐2018絲綢之路國際時裝周在西安舉行﹐中國以及來自意大利﹑俄羅斯﹑印尼﹑新加坡等國家的設計師發佈了多款時裝作品。
2018-12-10 11:30
12月9日﹐南京迎來降雪天氣。在南京紅山森林動物園猴山上﹐獼猴迎風戲雪﹐自得其樂。在南京紅山森林動物園猴山上﹐獼猴迎風戲雪﹐自得其樂。在南京紅山森林動物園猴山上﹐獼猴迎風戲雪﹐自得其樂。
2018-12-10 11:29
12月9日﹐寧波市奉化區供電公司溪口供電所搶修人員在溪口鎮周家嶺村清理山林毛竹。當日﹐受寒潮降雪天氣影響﹐浙江省寧波市奉化區溪口鎮周家嶺村因冰雪傾壓山林毛竹﹐導致供電線路跳閘。
2018-12-10 11:22
近日﹐受強冷空氣影響﹐黃河山西河津段30多公里的河道全線出現流凌﹐大小不等的流凌順流而下﹐場面壯觀。當地黃河河務局已正式啟動防凌運行機制﹐展開防凌24小時值班﹑凌情觀測﹑工程防守等工作。
2018-12-10 11:22
12月9日﹐松溪縣鄭墩鎮萬前村農民在“百年蔗”製糖車間加工紅糖。新華社記者 張國俊 攝  12月9日﹐松溪縣鄭墩鎮萬前村農民在裝卸“百年蔗”。新華社記者 張國俊 攝  12月9日﹐遊人在松溪縣鄭墩鎮萬前村“百年蔗園”參觀。
2018-12-10 11:20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