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書畫頻道> 軼聞> 正文

楊曉陽﹕沒有曹雪芹﹐哪來的紅學家﹖

2018-04-25 09:22 來源﹕人民網-書畫頻道 
2018-04-25 09:22:51來源﹕人民網-書畫頻道作者﹕責任編輯﹕龐聰

    來源﹕《中國美術報》第107期 新聞時評

    【編者按】今年兩會上﹐中國國家畫院院長楊曉陽在提案中提出﹐美術實踐類博士學位的設置﹐違反了藝術本體的發展規律﹐影響了美術專業自身的發展。從2000年開始﹐清華大學美術學院﹑中國美術學院正式招收美術實踐類博士﹐2003年中央美術學院﹑中國藝術研究院等單位也開始招收美術實踐類博士﹐十幾年過去了﹐美術實踐類博士數量已經達到了一定的規模。“博士”一詞古已有之﹐但其意義與今天大不相同﹐在古代主要指博學之士﹐今天的“博士”更多是形式系統較為完備的學科學位﹐更重視的是專攻能力和研究深度。所授予博士學位者﹐是在某一專業領域有研究能力﹑建立成果的科研知識分子。雖然中國的現代教育體制主要是參考西方經驗﹐但在西方的學科建設中﹐美術實踐類專業是不設博士學位的。美術實踐類博士在設立之初﹐就處於一種尷尬的境地﹐既沒有現成的成功經驗可供參考﹐也沒有在制度和學理的基礎上有較為成熟的考量。因此﹐從設立之初到今天﹐質疑之聲一直不斷。那麼﹐美術實踐類博士到底應該培養什麼人才呢﹖是像目前學科設置中的博士學位一樣﹐在學術上有較深的鑽研能力﹐還是僅僅在實踐的繪畫中取得一定的成就﹖而現實的情況是﹐美術實踐類博士基本是以畫畫為主﹐由於時間和精力有限﹐在論文寫作和研究上注定難以顧及周全。同時﹐在當下﹐以美術博士為招牌的各種展覽也屢見不鮮﹐這也是美術實踐類博士屢遭非議的一個方面﹐以此為噱頭的各種活動﹐不僅不會讓人對美術實踐類博士形成良好的印象﹐反而會令人對當下的高校教育失去信任。本期時評特以“美術實踐類博士﹕為何屢遭非議﹖”為主題﹐邀請數名學者﹑批評家共同探討。

    美術專業實踐類博士的設置是一個奇特的現象﹐我對此事一直質疑。實踐與理論研究分屬不同專業﹐實踐是充分發揮個性創作而非學術研究。設置實踐類博士對實踐類專業的地位不僅沒有提高﹐反而降低了。眾所周知﹐實踐是研究的根本和前提﹐理論研究的開展離不開對實踐的總結﹐總結其生產規律﹐為了下一階段的再實踐﹑再認識﹐沒有實踐就沒有認識。因此﹐實踐本應受到尊重﹐而現實卻是﹐我們忽視甚至否認了它的首要性和原創性。

    放眼全球﹐為何其他國家的美術專業不設置實踐類博士﹖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專科學校曾經甚至連學士學位也沒有﹐但卻是世界一流。因為實踐創新並無規律可循﹐它在強調個性的前提下﹐打破規律﹐不斷創造﹐重視人的天賦﹐重視個性的發揮﹐更重視個人的天賦。而博士培養重視學術研究﹐需要綜合院校的多學科支撐﹐研究無數實踐個體的共性。我常將實踐與研究比作為一個曹雪芹與千千萬萬個紅學家的關係。沒有曹雪芹﹐哪來的紅學家﹖過往的經驗告訴我們﹐實踐者即便沒有碩士﹑博士學位﹐一樣可以成為時代的最高峰﹐比如畢加索﹐或者中國的齊白石。

    目前的教育部門沒有關注到美術實踐的特性﹐不尊重美術自身特點﹐以一般學科的方式對待這一特殊學科﹐直接導致一系列問題的產生﹐例如對實踐與理論研究重要性﹑首要性的誤判。之前美術理論專業有博士學位﹐而實踐類專業並沒有。在我看來﹐當下一部分人認為理論類博士高於實踐類碩士﹑理論類博導待遇必須高於實踐類碩導。這種觀點其實已經出現了差錯。這個情況最早出現在清華大學合併中央工藝美院之後﹐清華大學研究類博導的待遇高於原中央工藝美院實踐類的碩導﹐於是﹐原中央工藝美院的實踐類碩導也被授予“博導”的頭銜﹐之後便開招博士﹐所招的博士往往也是以實踐為主﹐而學校卻以理論類博士的標準來要求他們﹐實踐類博導其實無法指導以理論研究作為任務的博士﹐無奈之下﹐必須委託理論類博導來指導實踐類博士進行論文寫作。最後﹐以論文研究為主的評判標準﹐使得實踐出身的博士往往不能合格。此後陸續招收實踐類博士的中國美院﹑中央美院和西安美院也相繼出現這類問題﹐最後有關部門認定實踐類博士可以創作和理論同時進行﹐但實踐出身的博導還是帶不了理論研究。在歷史上﹐像石濤﹑黃賓虹﹑潘天壽﹑傅抱石﹑石魯等人﹐他們理論和實踐都強﹐但在當下的高等教育體系裡這樣的人又極少。因此﹐一些很有天賦的學生進入高校後﹐在理論研究上花費了大量的時間﹐而其理論的短板也並未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最後的結果必然導致理論做不好﹐實踐也沒做好。

    同時﹐一些實踐類博士由於長時間的研究別人的共性﹐卻削弱了自身的個性﹐個性在成長的旺盛期受到壓制和忽視﹐經過這一階段以後﹐考慮的共性多﹑個性少﹐於是出現了作品的千篇一律問題。導師如此﹐學生也是如此。此外﹐學校重視論文﹐人事部門評職稱以論文水平來衡量﹐受到忽視的是美術創作﹐惡果就是美術學院的創作水平越來越低﹐名畫家越來越少。一些畫家畫得好﹐最後就得離開學校來到創作單位﹐或成為自由藝術家。

    也有學者提出折中的辦法﹕設置實踐類的博士﹐規定以實踐為主。我認為不能折中﹐以實踐為主﹐同時有理論研究的任務﹐這就是既要做齊白石﹐還要去研究﹐齊白石的晉陞還要受別人的評判﹐那麼齊白石能作為我們這個百年的大師與畢加索對話嗎﹖對於這一問題﹐我認為最根本的解決辦法就是﹐承認實踐類碩士的地位相當於理論類的博士﹐把實踐類的碩導待遇提高至理論類博導的水平。

    當然﹐有人說中國這個百年實在沒有大師﹐拿齊白石湊數。說這話的人根本不懂中國的傳統文化﹐不懂藝術規律。中國傳統文化是世界文化藝術大家庭的尖端﹐它成熟最早﹑延續最長﹑文脈不斷﹐到現在仍然顯示出一種超時代性。要成為美術大家離不開創作實踐﹐創作不祗是有知識就可以﹐還需要天分以及這個時代給它提供的自然生長環境﹐沒有創作的時代是沒有希望的時代。齊白石沒有受過本科﹑碩士以及博士的教育﹐但齊白石有生活﹑有傳統。近百年來的美術界﹐有主張中西結合的﹐也有主張全盤西化的﹐哪一人能超越齊白石﹖真正的大師是要紮根於民族土壤﹐學習民族傳統﹐紮根於現實的生活﹐齊白石是最好的例證。

    中國美術有其自身的發展規律﹐近代以來的150餘年﹐各種改良﹑融合﹑嫁接﹑接軌不斷上演﹐人數如過江之鯽﹐但沒有一個超過齊白石。為什麼﹖因為齊白石是在中華民族的藝術土壤中﹐按照自身的藝術規律在成長﹐目不斜視﹐不受誘惑﹐才有可能自然發展成為大師。其受到畢加索﹑馬蒂斯的推崇﹐就是一個明證。那麼﹐就齊白石而言﹐中國美術的創作實踐需不需要博士呢﹖

[責任編輯:龐聰]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