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畫頻道> 藝評> 正文

主題性美術創作的當代思考

2018-07-03 10:51 來源﹕中國文化報 
2018-07-03 10:51:26來源﹕中國文化報作者﹕責任編輯﹕楊帆

  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征程上﹐書寫當代視覺史詩已成為今天中國美術家的歷史重任。主題性美術創作也再次從藝術史中被喚醒﹐而世界在變﹐中國在變﹐時代在變﹐當下進行的主題性創作被賦予了諸多當代文化的審美特徵﹐有關主題性美術創作的當代價值也成為中國美術理論探討的重要命題。日前﹐由《美術》雜誌社與四川大學聯合主辦﹐四川大學藝術學院承辦的“中國當代美術建設專題研討會系列﹕主題性美術創作的當代性”在四川大學舉行﹐來自美術界的20余名專家學者以不同視角重新審視主題性美術創作的學術傳統與當代價值﹐並對今天主題性美術的創作實踐與新時代背景下的發展方向進行了深入探討。

  主題性與藝術性統一而不矛盾

  當下﹐重識主題性繪畫創作的藝術價值﹐探討主題性繪畫創作的藝術規律已成為解決與提高當代畫家思想認識的關鍵。中國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副主任﹑《美術》雜誌主編尚輝從東西方主題性繪畫創作的歷史﹐探討了被現代主義藝術理論所忽視的主題性繪畫的敘事特徵與審美價值。他認為﹐當代視覺史詩的創作﹐需要藝術理論的支撐引導。繪畫藝術從產生那天起就肩負著敘事的審美使命﹔不論哪種藝術﹐模仿性﹑再現性都是藝術的基本形態﹔抽象的﹑超驗的都祗是圍繞著這種常態的短暫變體。因此﹐再現性繪畫最典型顯現的主題性繪畫﹐也一定具備繪畫藝術﹑社會與審美價值的恆久性。

  主題性美術創作蘊含了更多的政治價值﹑歷史價值和文獻價值﹐因此﹐其作為美術創作本身的藝術價值也容易被忽視。中央美術學院副教授﹑國家主題性美術創作研究中心副主任于洋認為﹐對主題內容的認知和感觸是主題性美術創作構思與創作的基礎﹐但作為“主題”的內容卻並不是主題性美術創作的全部價值所在﹐藝術本體第一性的價值核心永遠根植于其藝術性。

  上海美術學院特聘教授﹑博士生導師鄭工則著重討論了美術創作主體的當代意識。他認為近30年中國美術創作中的現代性問題依然延續著﹐而當代性問題也已經出現﹐並有此消彼長的趨勢﹐這在主題性美術創作中同樣如此。中國國家畫院研究員﹑《中國美術報》執行總編王平表示﹐歷史題材主題美術創作的當代價值有三個主要方面﹐即歷史價值﹑時代價值﹑藝術價值。“重大歷史題材創作﹐必須從藝術與歷史兩個角度去判斷其優劣成敗。”王平說。

  在縱橫比較中反思借鑒

  研討會上﹐部分專家從國內外主題性美術創作的歷史梳理﹐探討了中外主題性美術創作的特點和規律。同時﹐回顧了20世紀以來中國主題性創作的發展歷程﹐對當時的時代風暴與審美特徵等進行了討論。

  四川大學藝術學院學術院長黃宗賢說﹕“探討重大題材美術創作在中國現代美術史上有過怎樣的發展歷程﹐其佔主導地位的緣由是什麼﹐經典的主題性美術作品的藝術魅力來自何處等﹐對重大題材美術創作健康良好的發展具有重要意義。”他認為﹐在中國現代美術史上﹐最具思想含量﹑藝術價值與歷史價值的藝術作品主要是主題性創作。它們體現為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意旨﹐蘊含著濃郁的家國情懷﹐是歷史真實與藝術真情的融合﹐體現了宏大敘事與藝術表達的融洽。

  天津師範大學新聞傳播學院講師梁舒涵對“主題性美術”的概念進行了考據﹐厘清這一概念與“主旋律美術”“敘事性美術”“情節性美術”或“歷史畫”之間的細微差異﹐從而確定主題性美術在東西方藝術傳統中各自的所指範圍。他提到﹐現代意義上的主題性美術並非來自中國本土藝術傳統﹐而是濫觴于1930年代以徐悲鴻等老一輩藝術家對西方歷史繪畫的改造和實踐﹐並通過歷輩美術創作者的凝練與革新成為了一道獨特的文化景觀。四川美術學院副教授屈波表示﹐在1980年代﹐中國畫的主題性創作進入了一個新階段﹐在敘事中加入了抒情﹐藝術家個人抒懷有機地融入了主題敘事中。如周思聰﹑邢慶仁等藝術家的創作﹐不但突破了中國畫主題性創作的既有格局﹐也對眾多非主題性創作產生影響﹐從而參與並一定程度上帶動了新時期以來中國畫的變革潮流。

  上海大學美術學院教授林木則對近10年幾次重大主題性創作的情況進行了回顧﹐他提到﹐由於國家精心組織和一批優秀藝術家參與﹐主題性創作近年來取得了可喜成就﹐但仍處於較為被動的狀況。“隨著國家的強盛和民族自豪感的增強﹐主題性美術創作的狀態會得到改善。”林木說。

  做新時代的書寫者

  按照“塑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