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畫頻道> 藝評> 正文

看懂藝術展 還需做功課

2018-07-03 10:51 來源﹕美術報 
2018-07-03 10:51:10來源﹕美術報作者﹕責任編輯﹕楊帆

  學習看展是沒有“天上掉餡餅”這回事的。祗有學習藝術史與文化史﹐別無他途。

  喜歡看藝術展的文藝青年有福了﹐今天中國的藝術展是前所未有的多。同時﹐文藝青年有難了﹐因為藝術展並不像電影﹐我們往往看不懂。其實看不懂很正常﹐因為藝術展一開始就是階層劃分的工具。

  藝術展的“前世今生”

  中國最早的藝術展就是文人和政治精英的小圈子遊戲。其實中國古代並沒有“藝術展”的概念。但並不是說古人的作品沒有展示之地﹐文人畫家們在書房﹑庭院﹑松林﹑書畫舫展示他們的畫作﹐手卷徐徐展開﹐長卷用竹竿挑起來。在這些最早的“藝術展”上﹐文人畫家之間的互相鑒賞﹑評判﹑口口相傳也具備了現代展覽的大部分元素﹐但是還沒有現代展覽的策劃﹑主題和針對空間的利用。

  在文人集團掌控著政治權力和文化話語權的時候﹐除了在小圈子的趴體(Party)上展示作品﹐不存在別的途徑揚名立萬。傳統文人壟斷了藝術圈的話語權﹐那就祗有一種展覽方式﹐文人畫之外的界畫﹑風俗畫等樣式都沒有機會進入文人壟斷的小圈子展覽。

  祗有當壟斷藝術圈話語權的文化精英受到第二種權力挑戰﹐才會產生第二種展覽的形式與空間。到了明代晚期﹐文人越來越多﹐也越來越不值錢﹐商人階層隨著生產力提昇和貿易而興起。為了提昇社會地位﹐商人們揮金如土地贊助文人雅集﹐進而改變了以前由文人階層壟斷的藝術圈。

  明末清初的中國藝術展覽的形式發生了微妙的變化﹐舊時在文人書房﹑園林中的書畫交流﹐漸漸轉移到鹽商巨賈的豪宅裡﹐商人階層成為文人雅集的重要贊助者和書畫交流的主要組織者﹐書畫的品位也由清雅悠遠的文人品位轉為吒紫嫣紅的市井審美。

  到了民國﹐中國繪畫的話語權已經由舊時的政治和文化精英手中轉到大眾手裡﹐傳統水墨畫家流行結社﹐留洋歸來的新派畫家興辦學校﹐各個派系爭先刊登廣告﹑公開辦展﹑大方售賣。藝術生態的多元化背後是民國的政治與文化力量的演變。

  1950年代之後﹐民國的多元化格局被取代。祗有一種藝術風格和展覽形式存在。於是﹐我們看到在1950年代到1970年代的30年間﹐在官方的展覽之外﹐幾乎沒有民間的展覽空間﹐也不存在藝術生態的多樣性。

  1979年之後﹐草草社﹑星星畫會等“地下小團體”和非官方的展覽開始萌芽﹐象徵著中國藝術生態的多元化再次復甦﹐在此種文化壁壘突破的背後﹐意味著原來的保守力量受到了另一種開放的挑戰。

  隨著1980年代的改革開放與思想啟蒙運動的開始﹐現當代藝術的新潮洶湧而至。當時全國出現了官方體制之外的數百個藝術小團體。他們在自己的宿舍﹑公園﹑倉庫﹐甚至馬路邊上舉辦了許多前衛藝術的展覽﹐這些民間的展覽空間對於官方的美術館提出了挑戰﹐前衛藝術也在體制藝術的夾縫中露出小荷尖尖角。

  現當代藝術新潮運動之後﹐中國的文化藝術的多元化生態已經勢不可擋。就像中國文化在思想啟蒙運動之後再也不會回到懵懂封閉的年代﹐中國現當代藝術也再不會回到祗有一種藝術風格﹐祗有一種形式的展覽空間的舊時代。

  作品依然是主角

  說完中國﹐說西方。歐洲早期的繪畫可能是教堂中的裝飾﹐可能是皇室城堡裡的點綴﹐但絕對不是空間的主角。歐洲最早的畫廊採取的展覽方式是從地面到天花板的密集式掛畫﹐甚至看不到一點牆面。直到19世紀末20世紀初﹐隨著畫家話語權的崛起﹐他們覺得作品應該是整個展覽空間的主角﹐他們開始爭取更為自主的掛畫布展方式﹐現實主義大師庫貝爾和莫奈都不滿主辦方的佈展﹐自己重新設計全新的展覽空間。

  今天我們在畫廊內常見的單排水平線對齊的畫作懸掛方式﹐直到19世紀末期才開始在英國國家美術館第一次出現。從此之後﹐此種掛畫方式成為主流﹐也意味著畫廊作為權威的現代藝術體系的建立。

  到了20世紀初﹐德國的現代主義展覽上﹐組織者開始用白色的粗布作為背景﹐後來直接把牆刷成白色﹐去除了干擾作品的因素。白色的牆壁讓作品從皇室貴族的金碧輝煌的牆上脫離出來﹐讓作品回歸到自身。畫廊的白盒子空間抽離了所有干擾藝術的元素﹐所有的電線﹑設備都被隱藏在潔白的牆壁和拋光的地板背後﹐隔離了一切“藝術之外”的因素。作品由空間的裝飾品成為空間的主角。

  展覽手冊和說明牌則嘗試讓更多的大眾瞭解藝術品﹐藝術展不再是為了那些從小就受到藝術熏陶的上層階級而開設。現代展覽模式的建立﹐不僅是對傳統展覽的觀看方式的改變﹐事實上也是貴族權力衰敗﹐中產階級與商人階層崛起的寫照。

  但是很遺憾﹐這種藝術展的低門檻祗是針對歐美的中產文青而言﹐因為我們中國人的教育裡並沒有藝術這一塊﹐所以再簡單的展覽恐怕也有些勉為其難。

  知識的儲備任重道遠

  我們今天的中產與文青願意放下手機幾分鐘(因為進了門還是要拍照發朋友圈﹐所以祗是放下幾分鐘)去看展覽﹐這當然讓人欣喜﹐但是說到如何能夠迅速學會看懂一個藝術展﹐這又讓人沮喪。有人說﹐西方藝術亂七八糟看不懂﹐其實你是啥都看不懂﹐包括中國藝術﹐什麼是氣韻生動?齊白石為什麼好?什麼是文人畫﹑院畫﹑界畫?你也分不清。所以﹐第一步還是學習藝術史。

  簡單來說﹐因為藝術展不是電影﹐電影是由你買單﹐所以導演必須拍得讓你看得懂和看得爽﹐而藝術展並不是你買單﹐所以它只對買單的人(業內人士)負責。如果你要看得懂﹐祗有學習藝術史與文化史﹐別無他途。

  是不是背熟了藝術史上的各種流派就看得懂藝術展了?那祗能保證你看得懂以往的展覽﹐要看懂今天的展覽﹐你還得瞭解全球化﹑消費主義﹑文化殖民﹑種族主義﹑女權主義﹑歐洲中心化﹑個人身份……等等這些歐美當代藝術家最常關注的政治與文化的主題。哦﹐最近歐美還流行難民題材﹐你還得學習一堆宗教文明的衝突與恐怖主義的起源﹐新保守主義與左派思想的分裂﹐才能看得懂最新的許多作品。

  當然了﹐話說回來﹐我們未必需要看得懂﹐才能享受一件事﹐很多人其實也看不懂自己的“男(女)票”﹐可是不也很享受大家在一起的時光嗎?去看藝術展也一樣。祗要謹記拍照的時候﹐別撞壞作品就行。

[責任編輯:楊帆]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